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八一章 原则同意与59岁现象
    “台长,您看这个飞跃黄河的计划,我们要转播么?”谭惜诵拿着一份草案进到了央视台长杨光的办公室,大概给杨光解释了一下整个活动后,如此问道。杨光手里拿着两张纸的草案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之后,突然问道:“这方案是贾鸿渐想出来的吧?”

    这么一问还真是让谭惜诵惊讶了,要知道她本来是想着把贾鸿渐名字说出来的,结果后来贾鸿渐让她说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这样她功劳更高。当时谭惜诵那真心是推辞了很久,最后才没办法的接受了贾鸿渐的这种照顾,可是没想到哪怕就是这么隐藏掉了贾鸿渐的名字,台长居然还是看出来了端倪!“台长……您怎么看出来的?”

    “呵呵……不是我不看好你,而是咱们台里面能拿出来这种精巧到极致,把每个环节都给计算到的那也就是贾鸿渐了。”杨光笑着说道。他其实刚开始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是贾鸿渐的手笔,但是看到后面这个飞黄行动还要在全国五个城市进行巡回练习赛,还要拉着各种演员歌星的去走穴演出给整个活动预热这种安排,他当时就突然觉得是贾鸿渐的手笔了——在他看来,这个方案简直太疯狂太极端了,而且成功率很高的样子,这样的方案现在全国范围内基本上出了贾鸿渐那个少年天才,其他人没听说过能做的出来的!

    “台长……那您的意思?”谭惜诵此时并没有退缩,反而嘿嘿笑着看着杨光。“行吧。你回头写一个详细的方案,我批了。对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听上面的人说,过两天就要召开的8届全国人大第10次会议上面会通过修订的《广告法》,很可能明年1月1号开始就不许在电视上面播放香烟广告了。这个你注意下,提前通知那些烟厂们注意,别来乱参加标王了,不然就算中标了明年我们也没办法给他们放。”

    听着杨光这个话,谭惜诵倒是一愣,她之前听说过国家好像要加强对烟草广告的控制,可是没想到这么快!“那……那甲a联赛冠名商哪怕是万宝路,我们也没办法给他们播广告了吧?估计他们知道了以后。明年就不会赞助了……”她有点惋惜的说道,毕竟不管怎么样,万宝路作为一个国际烟草巨头,赞助甲a联赛第一年,他们万宝路还特别舍得投钱的在央视各个〖运〗动比赛转播期间投放了不少烟草广告,给央视也带来了不少小钱钱。

    “没办法,服从组织要求吧。而且烟草这个事情上电视也的确不好。电视里面大人抽烟也就算了,要是还专门在电视上放烟草的广告,那小孩子可是都会学的。”杨光微微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也就罢了,也算是我们积德了。东墙没了我们找西墙补就是。”

    “行,我知道了!”谭希松点了点头,拿着草稿出了办公室。她回到了自己办公室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告诉贾鸿渐这个好消息。“鸿渐,我们台长原则性的同意了!”“恩,好的,也恭喜谭姐姐了,呵呵!”贾鸿渐呵呵笑着说道,他并不感觉到意外,因为他的这个方案可以说是给大家都有好处——老百姓hua钱得到了娱乐,贾鸿渐通过组织这个活动一边赚钱一边宣传自己,而央视也通过转播赚钱,甚至柯守良都通过这个事情有了钱来飞跃黄河,简直就是典型的多赢局面,除非是有人傻了才不会同意,哪怕是再有意外,别人也只更可能想要更便宜的投入和更多的产出,而不会反对这样一个合作的机会!

    “对了,鸿渐,这次标王大赛你们一定要来参加啊!要是来参加的话,我们央视可以给你们优惠,就跟去年一样,甚至给你们打个折都没问题!”谭惜诵私下里给贾鸿渐了这样一个保证。对她来说,这样的一个保证并不算是作假,比如说贾鸿渐投入的钱钱最多,别人都是投入了5000万,而贾鸿渐他们投入了一个亿的话,收钱的时候打个八折也没啥——在这个年代,那不都有回扣么?买东西给人家返点不是很正常么?

    “放心,谭姐姐,今年我们肯定去,而且肯定争第一!”贾鸿渐嘴上这么说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很想争这个标王身份,他知道实际上历史上让标王大赛出名的那个第二届大赛才算是最实惠的,后面再来的标王大赛那简直就是“三头会议”——耍hua头、出风头、当冤大头!这种三头会议贾鸿渐那一向是能少参加就少参加的。不过基本的面子还是要给谭惜诵,如果不想要标王的话,那到时候出价稍微保守点就是了,反正经过华夏高科去年的范例,今年肯定很多人去竞争。

    贾鸿渐没有猜错,今年想来参加标王大赛的人那是相当的多,除了姬长空的秦池酒业,还有史玉竹的巨人集团,甚至还有一大批烟厂!不过就在贾鸿渐和谭惜诵挂了电话之后,那些积极的想要参与标王大赛的厂商里面最知名的一家烟厂的老总接到了谭惜诵的电话。这个老总的名字叫做朱世建,是玉溪烟厂的厂长。

    这个玉溪卷烟厂,虽然1956年,几十年的历史里面,大多数的时间那都是天南省里面一个众多小卷烟厂里面的一个,丝毫没有什么知名的地方。在这个朱世建来到玉溪卷烟厂之前,这个厂子的玉溪香烟以及红塔山香烟那简直就是当地最没名气的香烟品牌之二!但是当1979年末,朱世建来到了这个小小的卷烟厂之后,马上带着卷烟厂高速发展了起来!

    在80年代和90年代,玉溪烟厂的红塔山香烟,那就是全国老百姓能抽到的买到的最好的香烟,还没有之一!当时这种红塔山香烟哪怕是在老百姓一个月只有两百块工资的时候,那售价都是10元一包的!甚至比好多外烟那都贵了不少!经过了这些发展,现在的玉溪卷烟厂,那简直就是天南省内最大的单个卷烟厂了!不过这个朱世建并没有这样就放松而已。

    在这个94年的第三季度,他听说国家开始放松了控制,准备放开建立航空母舰企业,聪明的他一下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一面靠着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一面靠着他们玉溪厂的利润,一下子在9月和10月兼并吃掉了省内的不少卷烟厂。在这个快速壮大的时刻,朱世建一边准备在95年年初把玉溪卷烟厂给改名成“玉溪红塔烟草集团”一边准备让自己集团的烟草广告登上央视的平台做广告!

    可是在这个时候,居然突然接到了这个央视广告部掌门女侠谭惜诵打来的广告,这怎么能不让他一下感觉到英雄气短?“谭主任,这个消息确切么?”他赶忙问道。“基本没什么问题,再说了,人大的第十次会议27号就会开,也就两三天了,到时候如果通过了这个修正案,到时候你在电视新闻上直接就听看到了。”谭惜诵有点抱歉的说道。

    而在另一面,刚刚又联系好了柯守良通知了央视可能会转播事情的贾鸿渐,此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才谭惜诵在电话里面说到了烟厂,提到烟厂的话,贾鸿渐道是想起来了烟厂历史上的一个知名人物——历史上被判处了无期徒刑的朱世建,那个朱世建后来其实坐了没几年牢就出狱了,这老头儿70多岁开始承包荒山种橘子,这种“朱橘”倒是被很多后来mbo成功的家伙们当成了前驱者,很多人hua了不少钱来买这种朱橘,最后弄的朱世建80多岁的时候,又成了亿万富翁了……

    不过贾鸿渐想到的到不是这个朱世建的经历多麽传奇,而是想到了这个朱世建带来后世很多的“经验教训”。可以说就是这个朱世建让世人开始了解了什么叫做“59岁现象”并且开始正视国企领导人的待遇问题。原来,这个朱世建hua了将近30年,把以前一文不名的玉溪卷烟厂给带到了全国最赚钱的卷烟厂之后,面临着退休的他开始觉得不符了——虽然隔几年就能得到省委省政府颁发的一百万的特别奖励,但是他觉得还是不服气,觉得那时的红塔集团应该都是他的!

    所以,最后自己觉得亏了又不能给孩子们留下来什么好处的他,在退休前夕转移了红塔集团的部分资金,当成了自己家这么多年来的“好处费”。不过这种事情被人发现了,那就是一定要吃官司的。自从这个朱世建被判了无期徒刑之后,国家才开始提升国有企业领导人的待遇——朱世建的接任者一上台,就直接开始享受百万年薪了……

    贾鸿渐觉得朱世建进监狱并没有什么值得可惜的地方,人做错了事就接受惩罚呗,不过这种国企领导人把国企带的赚钱了,然后觉得自己什么大钱都没拿到、觉得自己亏了,这种事情到是90年代中后期到处发生的事情,他们这些人最后做错事进监狱并不让人惋惜,不过让人惋惜的倒是很多本来出色的企业被活活的弄的半死不活了,那些企业里面的职工简直就是遭受了无妄之灾——本来没他们的什么事情,可是工厂突然就效益不行了,他们到哪里喊冤啊?

    贾鸿渐觉得,应该写个文章稍微提一下这个事情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