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九三章 秦池和贾鸿渐
    马上就要到公布这次标王大赛最终大奖的时间了,这个梅地亚会议中心里面齐聚的中国最优秀的商业精英们此时的注意力完全集中了!明年到底谁是英雄谁是狗熊,在下一刻就会揭晓!此时的谭惜诵可以说是完全调动起来大家的热情了。“在这次的标王大赛中,投标数额最高的将会得到标王的头衔,首先并且享受最好的广告时间段,第二名则是享受相对标王差一些短一些的时间段,而第三名则是比第二名的还差一些。现在,我们就来看看获得第三名的是谁……”

    听到了谭惜诵的这话之后,现场一阵失望之声,没有人能想得到居然她会先宣读第三名!但是谭惜诵会告诉他们,这个方法是她跟贾鸿渐学来的么?为的就是掉人胃口啊亲!“获得第三名的是……奉天飞龙集团!”

    虽然本来还是有点失望,但是真的听到了有人获得了第三名,顿时场面还是热烈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看向场地中央处坐着的飞龙集团的老总姜维。有的人是羡慕而有的人则是惊异,比如说贾鸿渐!贾鸿渐就在惊讶,这个飞龙不是不到两个月前说是自己开始整顿了么,怎么又出来了?难道这已经是整顿好了?难道是整顿好了以后,想继续开发市场,结果发现市场都被人占光了?

    事实还真的确跟贾鸿渐推测的一样,本来这个诗人姜维还想着来一个硕大的新闻发布会宣告飞龙的付出,结果在提前邀请经销商的时候,却猛然听到关系不错的一个经销商透露给他们的消息——哪怕飞龙再次进入市场,也不太会得到以前的那种待遇了,因为在飞龙暂时退出之后,整个市场已经被瓜分完毕了!甚至飞龙的那个延生护宝液产品还遭到了很多零售商的退货,因为消费者在一些恶劣的竞争对手的引导下,都以为飞龙肯定是产品质量出了问题!到了这时候,姜维才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误。他自己把自己的企业弄休克了,那到了这个时候,竞争对手们不顺水推舟的落井下石,还会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遵守骑士风度?所以没办法之下。这个诗人一般的姜维只能选择了把公司里面的最后一部分钱拿出来一些来竞争这个标王的身份。甚至到明明出了比去年华夏高科还多的4000万元,居然还只中了个第三名,这是应该高兴啊还是应该叹气啊?

    不过此时大家却没有关注姜维他们太久,因为接下来的就是到了宣读第二名的时间了!“获得了第二名的是……巨人集团!”在谭惜诵喊出来了巨人集团的名字之后,顿时场内响起了一阵倒吸气的声音。“是他们?”“史玉竹!”“他们出手了?”“他们巨人集团才得到了第二名?那第一名得多强?”连史玉竹本人在这个时候都有点惋惜了起来,他出价的是6000万元,这已经是现在公司营业利润的一半了!要知道。史玉竹本来是准备用标王身份来给明年的一百个产品开道的,而且已经都是去年华夏高科投入的一倍了!居然在砸下去了6000万之后,只得到了一个亚军?

    此时的史玉竹本人那真有点发怒了!他筹备了这么久的百款产品同时出发的万箭齐发策略,居然就因为出钱不够所以没有足够的广告时间?这不是搞笑么?不过现在已经这样了,已经变成了既成事实,他还能怎么样?

    “获得第一名的是……来自胶东的……秦池酒业,他们投标的金额是6666万元!恭喜秦池酒业,你们就是今年的广告标王!”谭惜诵此时简直是用了她全身的激情喊出来了这样一句话。而这句话则是完全点燃了整个会场。没有人能想得到居然是这个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阿猫阿狗一般的酒厂获得了标王的身份,难道今年的标王不是华夏高科?

    全场的人包括了史玉竹和姜维等人,他们不知道秦池酒业的人坐在那里。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扭头去找,而是先看向了华夏高科!但是当他们看过去的时候,只发现华夏高科的一家三口此时脸上都带着微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华夏高科对于被人抢了标王的身份丝毫都不介意?“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安排?是不是这个标王的效果并没有那么好?”顿时这种想法一下子在会场里面蔓延开来!甚至不少记者都忘记了去给站起来激动的握拳的姬长空拍照,而是对着华夏高科一家三口不断的浪费菲林!

    是的,哪怕华夏高科这次不愿意再多花钱,但是一下子不知道怎么,他们还就是又称为了标王大赛的中心点!甚至姬长空这个“状元”都没办法在这里夺掉华夏高科的风头,甚至现在好多记者那都偷偷的靠近华夏高科的位置,就等着一会儿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摸过去采访一下!之前华夏高科的老总不是说很看好标王身份的“能量”么?不是说开进来一辆普桑开走一辆法拉利么,不是说今年要开走一辆迈巴赫么。怎么又突然变成了现在这样?好像又对着失去了标王身份丝毫不意外?是不是里面有什么内幕?是不是有什么新闻?

    此时激动的姬长空跟副手拥抱了好久,在眼角都湿润了之后,回过神来的他突然发现好像没太多人上来关注他,好像也没什么人上来恭喜。甚至坐在他旁边的不少人,那都是偷偷看两眼他然后又看了看华夏高科,好像他姬长空偷了华夏高科本来的荣誉。华夏高科马上就要展开报复似的!“哼!胜者为王败者寇,现在我们秦池是标王,到明年这个时候,看看谁笑谁哭!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就在姬长空这么偷偷在内心发狠的时候,谭惜诵在台上发言了:“现在,让我们有请这次标王大赛的所有中标企业上台,让他们接受我们大家的祝贺!”听到了这话,姬长空向着没人关注他的会场挥了挥手,好像是所有人都在为他喝彩一样,然后他昂着头挺着胸迈着大步就走向了领奖台。走到了领奖台边上的时候,他没忍住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华夏高科的三口子,只发现那三口子现在脸上还挂着笑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还彼此有说有笑的,貌似丝毫不介意皇冠他落……这是故意作秀表现的无所谓,还是真的无所谓?哪怕刚才内心再自信,现在姬长空自己还真的有点心虚了!他这付出的6666万元,那可以说都是挪用了好多必要的生产成本,甚至还从县委县政府以及县城里面的几家银行都贷款了不少钱的!这要是没有业绩出来,真心会死人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让姬长空感觉到雪上加霜的时,一群记者们趁着他们上台的时间,居然猫着腰沿着舞台的边缘来到了第一排座椅的前面。本来看起来他们应该是就近给标王们拍照的样子,但是谁知到他们居然过来之后一个个都聚到了华夏高科的位置前,还一个个的背对着那些标王们!姬长空能看到记者们一个个的拿着微型录音机或者是话筒,正在偷偷的采访着华夏高科的老总贾钢!

    “请问贾总,你们华夏高科这次没有得到标王的身份,为什么看起来你并不失落?”一个漂亮的女记者好像是这么问贾钢的!该死,这个女记者本来四应该来采访他姬长空的啊!

    “我们为什么要失落?付出了努力,结果是如何,这个不是我们能控制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结果出来了,就带着微笑接受吧。”贾钢此时非常有风度的回答道,看着那女记者脸上的惊讶表情,此时姬长空那叫一个嫉妒——甚至他以前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有嫉妒心,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你好,我是新华社的记者,请问鸿渐,你对今年的央视标王这个身份带来的广告效应的效果是怎么看的?”此时突然一个男的记者出人意料的顿在了路人一般的贾鸿渐面前,这么问他道!这倒是让贾鸿渐有点惊讶了,他本来就打算在旁边打打酱油卖卖萌就算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记者能来问他!不过这个是新华社的记者,从某些角度来说,跟他贾鸿渐这个在新华社挂名的家伙也算是同事,知道他在内参上写文章的能力那也不算奇怪。

    “哦……怎么说呢,我是挺看好标王的身份的,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打铁必须自身硬,没有良好的产品,营销做的再好也是有限度的。所以不同的标王能做到的成绩也是不同的,今年的标王是秦池酒业,我相信他们今年只要把握住一些关键点的话应该能做的不错,我个人恭喜他们……”贾鸿渐此时也微笑着,非常有风度的说出来了这番话。

    其实贾鸿渐的这番话说白了就是打太极拳,除了猛然听起来好像有点理智的道理之外,仔细想想其实就是什么都没说的废话!一个在社会里面混久了的人,特别是在官场里面混久了的人,说出来这种废话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但是贾鸿渐年纪的这样一个年轻人能说出来这样的话,那就非常的让人惊讶了!

    于是,刚开始记者们小惊讶了一下之后,马上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是一句很有道理的废话,但是再反应了两秒钟之后,他们所有记者都反应过来不对了!除了那个新华社的记者之外,其他的记者们都惊讶的看着这个貌似是华夏高科少当家的人物,难道华夏高科的人都是妖怪么?一个听说才十几岁的少当家就居然这么老油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