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一四章 关羽原来不姓关
    “我的想法,就是古书新读,我没有想弄出来什么可以传世的经典,想的也不是做出来一个复刻的经典,而是弄出来一个现代人能看懂的三国,就是这样而已。在我看来,无论是曹操还是刘备,他们都不是披着英雄外衣被传唱了1年的人,在我眼里他们没有光环,只是一个我们身边的张三李四,然后我们就如同他们的竞争者或者说是旁观者,看着他们从一个普通的路人一点点的成就各自的霸业,分析他们的想法和他们遭遇到的问题,进行一种精神分析,是什么促使他们这么选择的。或者说,是一个所有人的自传——按照自传的要求,就是写他们到底是怎么变成后来的模样的!”贾鸿渐这个青年,一边就着酱菜吃着泡饭,一边按着免提在吃着早饭,虽然现在已经是上午9点,按照这个年代的普遍习惯来说完全过了吃早饭的时间段。

    “恩恩……这个我很有兴趣!这样吧,小贾总,我今天下午就去买火车票,到时候我到了上沪咱们面谈!”说着,那刘震运就如此说道。谁知道贾鸿渐去这样回答道,“火车太慢了,你买飞机票吧,回头路费我给你报销!”“那感情好!”刘震运丝毫不客气,直接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刘震运很兴奋,说不兴奋是假的,因为江文这次介绍人还真介绍对了。刘震运其实在前几年写了好几部官场,托了这些年没有什么广电的福。同时宣传口还没有抓的那么紧,所以各种讽刺那简直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出来。北边儿首都里的梁佐,写了《小偷公司》等等讽刺官僚主义的相声段子。而他刘震运则是尝试着用了类似鲁迅先生那种白描的手法,深刻的刻画了一些官僚。在他的笔下,这些官僚们本身就跟老百姓一样。有各自的问题各自的选择,这都非常容易让人理解,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是官僚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这几方面合到了一起,就是他刘震运前些年的风格——新现实主义!

    对于这个新现实主义,其实就是不像老的现实主义那样只注重于批判,而是更通过从人性的角度。多角度、立体的刻画人物,从而展现出来一个时代的悲哀、人物的悲哀,刘震运自己是非常喜欢这种手法的。只不过这几年,他觉得自己的技巧之类的还有点不足,所以为了磨练技巧以及尝试新的各种技巧,他开始写了两三部故乡题材的。

    这些其实完全就是练笔,在里面他没事儿就折腾一下叙事的时间段。没事儿就切换一下技巧手法,一会儿这里来个结构,一会儿哪里来个架构,一会儿更是来个意识流!而在写的同时,在这个94年。他还跟冯小岗一起,把他那个写平民生活的《一地鸡毛》给弄成了电影。在这部里面,可以说刘震运采用的就是贾鸿渐所说的那种方法——所有人都是平民,所有人都有一地鸡毛一样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对于这次能跟贾鸿渐合作,弄这么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三国》,刘震运感觉非常兴奋,他甚至感觉这太符合他的风格了——一个老板上门要求他写东西,写的东西还是非常符合他性格的,这简直就像是找工作结果找到了自己最爱的行业,做的是自己最爱的工作,同时碰到的客户还是自己最喜欢的性格,那真心是舒坦锕!真心是可遇不可求锕!

    第一次坐上了飞机,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到了上沪,还真是让刘震运有点感慨。下了飞机之后,他还直接就在机场的通关道口遇到了贾鸿渐。“贾总想要的人物性格是怎么样的?我在来的时候想了一下,莫不是想把刘备写成一个腹黑的人?再来一个关羽其实不姓关?”见面之后,还没有任何招呼,刘震运上来直接就找贾鸿渐问道。

    有点诧异的贾鸿渐一边让丁三石收起来上面写着“刘震运”三个字的纸牌,一边饶有兴趣的问刘震运,“刘作家就不打算问一下写这个本子我准备开价多少?”“这种事情我现在不关心,只要包吃包住还给烟抽,之外的随便给点就行了,来来来,咱们说说人物性格的设计……”那刘震运好像真是对贾鸿渐的这个想法非常有兴趣,基本上连钱都不打算要的样子,好像能弄这么一个剧本,本身就是给他很大的奖励了!

    “好!”贾鸿渐一边跟刘震运往停车场走,一边说道,“不过关羽其实不行关的这个事情你跟我说下?”“呵呵,这个事情我是最早从**哪里听说的,不是**亲自告诉我,是我从书上看到**对别人说得。说**看史书,发现有野史好像吧,记载关羽小时候不姓关,关羽刚19岁,他从下冯村来到解-州城,想求见郡守,陈述自己的报国之志。可是,郡守因他是无名之辈,拒不接见。当晚,他住在县城客栈里,听到隔壁有人哭,一问才知这个哭的人叫韩守义,他的女儿被城里恶霸吕熊强占蹂躏。吕熊是个员外,勾结官宦,欺男霸女。结果当晚仗义的关羽就把那员外一家给杀了,然后连夜出逃,逃到了潼-关,要通关的时候发现守卫要登记名字,情急之下他就谎称自己是姓潼-关的关……《中国古代历史考》里面的考据来说,关羽可能本姓冯,因为是从下冯村出来的,古代这种以姓为名的村子八成九成的老百姓都是那个姓的,所以关羽大概叫冯贤,字寿生……在《三国志》里面陈寿也有提到,说关羽本身是因为杀了人才逃到了刘备和张飞的家乡,所以这就很容易理解了……”

    “恩……这么一说得话,那关羽喜欢平民不喜欢官员的习惯那还非常容易理解。比如说是他杀那员外前,本来想威胁员外放人之类就算了,结果员外威胁他。说是郡守跟他是在一条船上,关羽就等着倒霉之类的,结果关羽一怒之下就杀人了。然后顺带着看不起官员?”当贾鸿渐刚说道这里时,就听着那刘震运接着帮忙构思道:“甚至是关羽听到有人哭,然后去看的同时,正好碰到了当地的英豪之类的出面来问,然后对方一听说是那员外的事情,当场就怂了,这时候特别傲的关羽干脆就出场了?这也能烘托出来他的性格!”

    “恩,对!刘备也可以这么处理!他不是中山靖王之后么。以前好像总有人说他是自己编的?我觉得倒是不如直接就安排他就是,但是因为混的不好,所以周围邻居什么的,甚至是地痞流氓什么的,看到他就调笑他是中山靖王之后,如果他有一点不乐意,对方直接就打。小时候的他打不过。渐渐的善于把自己的内心隐藏起来?”贾鸿渐真心觉得这个刘震运够给力,居然能顺着他贾鸿渐的话一下子把故事编圆了,而且还给那些贾鸿渐脑袋里面英雄们应该有的性格编出来了一个合理的成长环境!

    “好!甚至可以让刘备慢慢在成长过程中发现,或者是被父母教导发现,只有有了仁义的名头。才能混的比较好,毕竟当年是举孝廉,必须有名气才行,同时只有有名气,有普通人的支持,才不会被欺负!才能带领绵羊们跟狼群斗?”刘震运紧接着就接着贾鸿渐的设定往下编。

    两人坐着车子到了宾馆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把刘关张三人的性格和成长经历都排完了,就在贾鸿渐陪着刘震运上楼找房间的时候,贾鸿渐说道:“对了,你说要是安排孙权找刺客刺杀的他哥哥,怎么样?”“这不能吧?”本来正在走路的刘震运此时完全惊呆了!

    “怎么不能,咱们要按照公安侦查的方法来判断,孙策被刺杀了,谁得到的好处最大?孙权!那孙权在自己掌权之后,对哥哥的老婆和孩子态度怎么样?基本上几十年都处于忘记的状态,对哥哥的孩子一点都不好……这不能不让人怀疑锕……”贾鸿渐这么一说之后,刘震运一惊,他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不管历史上还是三国演义里面,基本上孙权都对哥哥的孩子不管不问的。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继续说道,“这个问题我以前专门找史书看过,里面说行刺的人可能是许贡家人找的刺客,因为许贡以前是被孙策杀了。但是要知道孙策打猎的时候,那肯定不是一个人去,肯定至少带亲兵去锕!能准确的知道孙策什么时候去哪里打猎,还能绕过亲兵的防守偷袭孙策……这真的是普通刺客能做到的?”

    “但是没理由锕,孙权难道是为了争权夺利就杀哥哥?”刘震运还有点想不通。“不一定,要知道按照史书来说,孙策这个小霸王是相当猛的,但是就是喜欢带兵出征,甚至不顾及自己的安危,这样最后弄得手下人意见很大,但是孙策就是不听。而另一方面孙权本人却很会笼络人心,在三国志和三国演义里面,手下拼了命都要救他,这一方面肯定就证明了孙权笼络身心的手段,而且生子当如孙仲谋这话可不是白说的!”

    说到了这里,贾鸿渐准备丢出来一点后世自己思考出来的绝活儿,“当时孙权和孙策两个人对于曹操集团的态度根本不同,在孙策上台的时候,虽然占据了江东,但是面临着官渡之战的时候,孙策想着是偷袭曹操大本营,但是在孙策挂掉之后,孙权马上选择了坚守江东,丝毫不去惹曹操,后来事实也证明了,曹操灭掉了袁绍,一下成为了全国最大的诸侯……也许,在当时的孙权看来,自己的哥哥不仅不会用人,而且太猛的,刚猛的太容易断,而且对曹操集团的态度那简直就是要带领江东集团走向灭亡,不得已之下,只好不小心把哥哥出去打猎的一切事情传到了许贡家人的二中,或者是顺便不小心谈论打猎的同时还掉下去了什么打猎时候亲兵的布防图之类的……”(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