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二三章 关心和哭泣
    贾鸿渐他们一家第二天来到了上沪戏剧学院的时候,一家人穿的都是正装。贾鸿渐和贾刚穿的是参加标王大赛时候的昂贵手工西服,而苏萍穿的是昂贵的毛皮外套加内里的“长宏制衣厂”制作的全球唯一限量版旗袍——没错,这就是贾鸿渐曾经帮着蜀川省做过的一个方案,建立了一个厂子,找了一帮下岗职工什么的,然后用从〖日〗本韩国进口的昂贵不料的边角料做出来、拼出来的旗袍,绝对是全球唯一限量版,现在这样一套旗袍那在京城都被炒到了四五万一件了!

    在这个12月份的大冬天里面,一家人刚开着车到了上戏门口的时候,只看到一个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孩儿正孤零零的站在学校大门口,一阵寒风吹过,都能看到女孩儿瑟瑟发抖的样子。车子开到了女孩儿面前停了下来,贾鸿渐在车内一看,发现是李栤栤无误。他按了电动车窗,对着正好奇的低头看车内的她问道:“李栤栤?”

    “恩,你们三位就是华夏高科的贾总一家吧?我是李栤栤,特别感谢你们,那什么,这里是你们基金之前给我的助学款……”李栤栤急急忙忙的伸手从怀里要掏钱,好像现在就想还钱的样子,结果贾鸿渐此时却笑着问道“在这站了多久了?冷坏了吧?来,进车吧。”说着,他就把车门给打开了,然后自己还站了出来。

    站了出来以后,贾鸿渐一看这李栤栤好像没有电影里面看的高。本来他一直以为她起码170高呢,结果现在站出来一看发现对方也就是165、166的样子。此时的李栤栤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呢子大衣,大衣的样式看起来有点老旧。像是苏萍这辈人年轻时候流行的款式一样。这李栤栤扎着马尾,寒风吹过,明显可以看到她脖子后面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僵住的正在掏钱的手背被冻得红红的。

    现在站在贾鸿渐面前的李栤栤,脸上只有一点点非常淡的妆。完全不像是后世的大明星,反而就像是个邻家漂亮的女孩儿一样,而且还一点气场都没有——或者说,只是有一种想要自我保护小心翼翼的那种气场。“进车吧,跟我母亲坐一起。放心,我们不会拐卖了你的……”他温言说道。“恩……那……谢谢了。”李栤栤有点生硬的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坐到了车里,小心翼翼的拘束的坐在苏萍的身边。“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些冷不冷锕……”就在苏萍关心的问这话的时候,突然一阵车门关上的声音响了起来。李栤栤扭头一看,那个年轻的有点小帅气的小伙儿居然没上车!透过车窗,只见着他好像步行过马路。到马路对面的一个小商店里面去了。

    “怎么样,穿着这个会冷吧?是不是生活费不够?不是为了还钱弄的自己都没买衣服的钱了吧?”苏萍此时关心的问道,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大冷天的还穿着深秋的衣服,她能不关心么?“稍微有点,应该是还不习惯上沪这边的天气。在东北哪儿我们都有暖气。墙和玻璃都厚,在屋里穿着毛衣就行了。而且那边是干冷,大冬天屋里也能晾干衣服。上沪这边儿都是湿冷,还没暖气,感觉湿气随着冷风就到骨头里了,我来了一年半了还没习惯呢。今年又拍戏,在野外弄弄的话,估计脚上得生冻疮。呵呵……”也许是许久没有碰到关心自己的长辈,没有这么被人温柔的询问,一下子这个叫李栤栤的女孩儿说了很多。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叫做李栤栤的东北女孩儿只见着刚才跑到马路对边的那个年轻男孩儿,突然拎着一个电保暖壶和一个杯子从马路对面的商店里面出来,然后又回到了车旁。开了车之后。这个男生一下坐到了车里,坐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把杯子递给了她。杯子温温的,里面还有点水珠挂杯,看起来像是刚用热水冲过一样。那年轻的男生把手里的电保暖壶放在腿上,然后一按保暖壶最上面的的压力按钮,然后一股温热的水就进入了她手中的杯子里。

    “看你挺冷的,我就去对面商店里面买了个保暖壶,还买了个杯子。水温还合适吧?这本来是人家售货员自己带来用的,结果被我给买来了,呵呵。我寻思着水温5060度的样子,你们女的喝应该正好……”这个西装革履的男孩儿说话的时候,满脸的笑容。笑容里面露出来的那种细心的关心,让人觉得他简直就是家人一样!当时李栤栤双手捧着杯子,感受着杯子里面的热水,一时间只觉得那些热水的热量透过杯壁直接烫着她的手,然后一路顺着胳膊上的血管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到了心脏之后又顺着动脉一路到了她头上,当时那热度热的她觉得眼睛hua了,一滴滴被热出来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她赶忙腾出一只手来,不过并没有去擦眼泪,而是伸手往兜里掏钱,一边掏钱还有点哽咽的说道“小贾总……我这里有钱,不能让你破费,你hua了多少钱我给你!”“一个亿,你给吧!”谁知道那贾鸿渐此时却是歪着头,把手直接伸到了李栤栤的面前,完全没有普通人的那种客气的意思。

    看到了贾鸿渐这举动后,愣了的李栤栤此时就听到苏萍说道“傻孩子,钱收起来吧,我家不缺钱。如果图钱的话,当初我家也不会出钱弄什么助学基金了,你的钱还是留着给你自己hua吧……”苏萍刚说道了这里,那李栤栤好像倒是火药被点燃了一样,她开始想要强硬的把钱给塞到苏萍手里“不行,我一定要还你……我靠我自己能行的!我能行!我还能养活我爸妈呢!阿姨,我真的能行!”

    “能行什么能行!”此时突然身边一直很温文尔雅的贾鸿渐却突然发火了,震得李栤栤噤若寒蝉。“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是这么胡糟蹋的么?就你有钱,就你最牛,就你欠不得别人的情!我们催你还了么?你在急什么?你有这些钱了,给爸妈多买点东西不好么?孝敬孝敬爸妈不好么,爸妈养你那么大,还砸锅卖铁的供你读大学,你把你赚来的钱给平白无故资助你的人?我们对你好才多一点,你爸妈对你好的是多少?你怎么就不先紧着爸妈呢?”

    本来噤若寒蝉的李栤栤被贾鸿渐这顿话训的,那是千言万语说不出来,一时间无数的委屈都憋在心里,加上她之前为了找工作早赚钱给爸妈还债,种种的压力加在一起之后,这未来的大明星一下崩溃了,用手臂挡着脸那就哇哇大哭了出来,那哭声简直委屈的伤心的都没话形容了!“你看你这孩子!那么凶干嘛,都给人家吓哭了!”苏萍埋怨了儿子一句,然后伸手搂住李栤栤就开始安慰了起来“闺女啊,别忘心里去,别委屈啊,我们家鸿渐刚才也是关心你不是?他心是好的,就是方法不太对,阿姨在这里替他给你道歉了好不好?你要是不解气锕,阿姨回头好好训训他,给你出气好不好?”

    明知道苏萍这些就是客气话,就是一些安慰的话,但是听着这么像是老妈哄女儿的话,听着那温柔的声音,李栤栤只觉得自己的情绪就像是冲破了大坝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完全控制不了了!她真心是时刻想停止哭泣,但是就是控制不了的足足哭了20分钟,到了最后都哭的累了,那还不听的掉眼泪和哽咽呢!

    “姐姐,咱别这么哭行么?还好这是大冬天,你们学校门口人不多,不然被你同学老师看到了,那不还得以为我是吃干抹净了就拍屁股走人锕……姐姐,真的,为了你的名誉着想,咱真不能哭了!”谁知道贾鸿渐这时候居然又说出来了这样的话!当时苏萍就瞪了贾鸿渐一眼,而李栤栤则是赶忙擦了眼泪就扭头透过车窗四处看,好像是真的生怕被人看到误解了,不过还好在这下午的冬季,在这学校门口还真是没什么认识的人经过,偶尔几个看起来也像是进城务工人员而已。

    “行了,擦擦眼泪吧。”贾鸿渐抽了两张从〖日〗本带回来的妮飘纸巾,递给了李栤栤说道。不一会儿的功夫,还在哽咽的她已经擦完了,脸上没有什么妆hua掉的痕迹,看起来还是很清纯。稍微有点哭肿的眼睛,而略微的哽咽,更是让她多了一种可怜无助的气质。“喝两口水吧,回头带我们去你宿舍看看。看你住的环境要是合适呢,我们也就放心了。这次来主要不是管你要钱,而是看看你的情况。真的,别苦了自己,没逼你还钱,有钱你先自己买衣服给爸妈买礼物,知道么?我们华夏高科还没到那差你几百块钱就要崩溃的地步……”说道了这里,贾鸿渐开始让丁三石把车子往学校里面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