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二四章 李栤栤和三国演义
    “这就是我的寝室,我是在一床的,这个是我的室友李玉,就是她帮我报名助学基金的。”眼睛稍微还有点红肿的李栤栤带着贾鸿渐一家进入了她的寝室,贾鸿渐跟着爸妈身后刚走了进来,就听到李栤栤对那个李玉说道“玉儿,他们就是华夏高科的贾总、苏总和小贾总。”此时贾鸿渐看了一眼那个叫李玉的女人,突然觉得这女的也有点眼熟,好像是《情深深雨蒙蒙》里面的一个演员?不过具体是演谁的到是忘了。

    贾鸿渐跟那李玉点了点头之后,就看起来了这个寝室。只见着这个寝室是最传统的那种四个人一见的房间,两张架子床摆在东面的墙那边,西面的则是一排四张书桌。房间里面摆着各种女孩儿的用品,有化妆品镜子之类的,还有写玩偶,墙上还贴着什么四大天王的海报。不过传说中李栤栤的一床那边,却干干净净的像是个男生的床,没有任何hua哨的东西,被子褥子看起来都像是学校发的制式货,甚至连枕头都是,床里面的墙上也没有任何的海报。

    贾鸿渐伸手摸了摸被子,感觉了一下厚度之后,又稍微掀开了点床单,看了看下面的褥子“冬天盖这个冷不冷?北方人可不容易接受上沪这边的湿冷,我当年在东北的时候,那冬天在房间里都敢光膀子,把那一帮东北哥们儿给唬住了,他们绝对不敢再上沪冬天的室内光膀子……”说道了这里之后,贾鸿渐稍微愣了下,诶,好像说漏嘴了?

    此时就听到苏萍扑哧一声笑了“你这孩子,你以前在东北呆过?”“那是,我全国各地哪儿没去过锕……妈你揭穿我干啥?”趁着老妈给的楼梯,贾鸿渐直接下了台,把刚才说漏嘴的事情给弄成了好像男孩儿在女孩儿面前为了逞强故意吹牛一样。此时那个李玉突然若有所思的分别看了一眼贾鸿渐和李栤栤。好像她发现了什么似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被打量的李栤栤却回答了之前贾鸿渐的问题“还行吧,虽然是比在家里睡觉冷点,不过我穿着毛衣睡就行了。”

    “你也不怕早上起来感冒了,突然一出被窝一冷一热的……妈,回头一会儿你记着提醒我,给她买个电热毯。再买两床8斤的棉胎,一床给她当褥子,一床当被子……”当贾鸿渐跟亲哥哥一样的这么说得时候,那李栤栤更是不好意思了,她赶忙上前拉着贾鸿渐说道“小贾总。没事儿呢,我真不用,不要给我hua钱了。”

    谁知道贾鸿渐却是这样回答的“你就当是我在路上掉了钱,然后你捡到了,而且你还不知道是谁掉的……这不就行了?又不图你什么,真是知道你家里条件相对没那么好,你又这么要强,家里又借钱供你上学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能力么,看到应该帮的就帮帮,我们一家三口都是这脾气,不然我们也不会出钱去建立什么资金。不过你这个事情倒是提醒我了,回头明年我们公司要是效益好了,准备拿10个亿出来,弄个全国范围的助学贷款。我们公司出钱跟学生签订合同,学校做担保,然后学生上学的时候不算利息。毕业的时候才开始算。然后利息也平价,以后10年里面毕业的学生陆续把贷款还清就行。这样的话也不太会占用我们太多的资金。也不至于让我们一家光付出,总得让我们有个类似存银行的利息吧,呵呵……”

    “小贾总……你们……你们这么对我好……让我怎么还锕……我还不起锕……”此时还清纯的李栤栤顿时眼泪又掉下来了,这才从东北老家出来一年半的21岁少女真心觉得没办法还这个人情了!她真心手足无措了!她真心觉得第一次碰到别人对她好她还很无奈,想让对方别这么对自己好!

    “呵呵,谁让你还人情了?我们华夏高科弄那个助学基金,说实话就没打算让人还人情甚至是还钱。打算弄钱的话,我们老早就投入别的地方了,用得着再这方面赚人情么?每个企业都有社会责任,我们华夏高科能发展到今天,可以说是社会和国家给我们的机会,我们不回报一下行么?不行,人要知足,要感恩,所以我们要汇报。我知道你是想发扬高风亮节,但是你不能这样做知道么?在春秋时代的时候,孔子所在的鲁国有一条法律,就是如果在外看到鲁国人遭了难或者是变成努力了,当时帮着赎买出来,给对方〖自〗由之身,那么等会到鲁国的时候,国家会给补偿和赏赐。但是孔子的学生端木赐,也就是子贡解救了一个同胞,回国的时候国家要给赏赐,他高风亮节的拒绝了。结果孔子就批评他了,说得是——你高风亮节可以,但是我们鲁国现在富人少穷人多,你一高风亮节了,别人解救了同胞,那能好意思舔着脸要赏赐?也只能不要,最后就变成表面上大家都高风亮节了,但是实际上就没人去救同胞了,最后子贡接受了鲁国的补偿和赏赐。这个事儿也是一样,如果我们借钱给困难的家庭,资助他们的孩子上学还需要补偿的话,那么那些家庭为什么要跟我们借呢?他们完全可以跟自己的亲友借,甚至跟那种混混借,反正都是一样要还的嘛,但是这种还款的压力,会让很多读书的孩子压力太大,如果为了还钱做出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你,李栤栤,愿意看到这些事情发生么?如果发生了,根子就在你哦……”

    本来这个时候苏萍还想帮贾鸿渐劝李栤栤呢,但是听到了贾鸿渐这段话,再看到李栤栤捂着嘴再也不敢说还钱的表情,她一下开心的笑了——看到自己儿子说服人的本事这么大,她能不乐么?不过就在她乐的时候,她的宝贝儿子又说话了“如果你想回报我们,那很简单,以后在你赚了大钱,有了名气,成为了著名演员的时候,免费帮我们的助学基金拍个广告,我觉得这就很好啊。用你的名气和影响力,我们一起来帮助更多的人,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有人情味,变得更好,这样多好?”

    不得不说的是,贾鸿渐这货真心是个妖孽!这货真心是继承了刘备的性格,真心是装好人起来能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不出来有木有!刘备那样一个枭雄,明明知道自己是不占天时也不占地利,只能占人和,所以才故意各种讲仁义〖道〗德,用这个口号来团结死忠,结果居然能被全世界的人认为他就只会哭,还能哭出来一片江山,这不是枭雄是啥?贾鸿渐这家伙同样,明明是算计的很精明的家伙,但是在社会上、在〖中〗央,甚至是在未来的大明星李栤栤的眼里,贾鸿渐的正气值和好人值已经都高的快突破天际了!现在还青涩的李栤栤眼里,那贾鸿渐简直就像是个传说中傻乎乎的理想主义者,简直理想主义到了让人忍不住想告诉他世界上坏人很多的!忍不住想帮助他,免得他这样一个纯真的有爱心的人被污浊的社会污染!免得他被人骗!

    可是有一点,那就是贾鸿渐表现的越好,就让李栤栤觉得越要报答。本来女孩儿对于被送礼物或者被帮助有种很谨慎的感觉,至少是两家女孩儿在收到礼物的时候,心里都会琢磨对方送的这礼物要怎么才能回报对方。更别说是李栤栤出身是一个不太宽裕的家庭,当初考中了上戏的时候,爸妈出去跟亲友借钱凑学费,那些亲友中个别人平常亲热的不得了,结果要借钱的时候一分钱不愿意借的那副面孔,还有爸妈却不得不低声下气恳求对方的样子,都让李栤栤给自己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让她觉得不能欠人情,而且还一定要成功,一定要回报爸妈。现在看着贾鸿渐这样的大方,还无私的帮助,让丝毫不敢松懈下来的李栤栤真心觉得没办法回报,想了半天之后,她想出来了一个更加压迫自己的办法,一个在拼命学习演戏和拼命拍片赚钱的同时,还挤出来业余时间回报的办法——“那要不贾总,苏总,小贾总,你们让我来你们华夏高科打工吧?我业余时间都可以来工作,不要钱,我就是想回报一下,不然我真睡觉都睡不安心,总是想着你们帮助了我这么多……求求你们了,就让我为你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好不好?”

    “哎呀,小李,你太那啥了,听阿姨的话……”苏萍刚劝出口,贾鸿渐却是突然打断了,他问李栤栤道“你愿意来我们公司打工?”“愿意愿意!”李栤栤飞快的点头道。“行,我这边正好有个活儿要找人帮忙盯着,你愿意来是最好的……”贾鸿渐此时突然改变了之前完全不要李栤栤回报的态度,非常认真的说道“我个人是准备投资20个亿来拍一个我个人解读版本的《三国演义》,现在已经找了大荷兰省的作家刘震运来帮忙写剧本,就是《一地鸡毛》那个电影的编剧,陈道名演的那个,知道吧?然后这几天我想这准备联系一下,把今年刚拍完的《三国演义》的剧组都找回来,我们出钱请他们帮忙拍。不过我们一家三口事情都比较忙,而且对这行里面的一些细节不太清楚,那麻烦冰冰姐帮我来盯着一下,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