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二六章 锅包肉与乡党
    “诸葛亮他们居然不是仁义不是忠义?是为了谋取天下?”此时李栤栤傻傻的问贾鸿渐道,她开始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要崩溃了,诸葛亮的《出师表》这不是每个中学生都会学习的么?这样一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义之人居然背后也是有各种邪恶的不可告人的谋划?

    “对锕,自己打下来一片江山多难,必须要有武将什么的,但是跟司马懿一样做谋士做军师,凭借着年龄优势耗死了主公,然后趁着大权在握,趁着新一代主公年幼,篡权这多方便锕!然后统一全国,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计策么?”贾鸿渐理所当然的问道。不过就在刚说完这话的时候,看着面前四个人那都是世界观崩溃的样子,他却是哈哈大笑着说道“好啦,这个是胡说的,要是诸葛亮真想篡权的话,在托孤之后就应该做一个权臣的本分,一边扩大自己的势力一边给自己家的子侄铺路,但是到诸葛亮死得时候,也就给家里留下来了一点点的田地和几十株桑树,最后他儿子也是因为能力不足所以没有得到什么太大的权力,从这方面来说,诸葛亮其实的确是个鞠躬尽瘁的好人,跟司马懿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从某些地方可以看出来,其实诸葛亮他们家族毕竟是那个时代的望族,说是天下士林排前几名的也不为过,为了能让家族延续,几个方面都下赌注是肯定的。而诸葛亮并不是为了图谋刘备的天下才投靠了刘备。毕竟当时刘备什么都没有。身边也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已……”

    听着贾鸿渐突然这么一说,四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现在松了气以后,四个人突然觉得,好像这样的一个解构后的三国还有点吓人锕!万一真的以前的忠臣经过了解读结果最后发现其实是奸臣,这怎么办?但是一方面他们又开始庆幸经过了解读,很多忠臣还的确是忠臣,甚至顺带着一瞬间,他们对三国的〖真〗实情况也产生了非常大的好奇——三国的背后,剥除了那演义的迷雾之外,到底还有什么大家都不知道的〖真〗实呢?

    此时就听着贾鸿渐继续说道:“其实按照元代时候的《三国志平话》。这本《三国演义》的前身、说书人的话本来说的话,其实那个时代天下第一的武将根本就不是吕布,吕布出名的也就是射箭而已,单打独斗其实根本不是天下第一。反而天下第一的是张飞!甚至关羽都比不上张飞!而张飞在虎牢关和后来,更是连续单挑打败了吕布两次!”

    “张飞是天下第一武将?”贾刚和苏萍诧异的问道。不过就在他们刚刚发问的时候,突然李栤栤却想到了什么,提出来了另一个问题——“所以罗贯中是想制造戏剧效果,给安排一个武将方面的大反派,为了有戏剧张力,才把吕布给塑造的更强,变成了天下第一?”

    “没错!戏剧就跟写一样,很多时候是需要矛盾来进行对抗,才有一种紧张感。才吸引人!”贾鸿渐这里笑着说道“就跟你们演戏一样,如果你们一直就是独角戏,那这个是很难演的,但是如果是演对手戏,如果对手是个老戏骨,他们带来的那种进入角色的气场,却是很容易把你也引导到了角色里面,然后双方就会产生一种剧中需要的冲突,一种类似〖真〗实角色的表现……”

    说道了这里。看着李栤栤和李玉若有所思的点头,贾鸿渐爽朗的笑着说道“其实我要拍的这个三国,从某些角度来说写剧本很难的,既要按照三国志正史来安排。又要做出来戏剧效果,还不能跟三国演义那样的太套路化。这可是比戴着镣铐跳舞还困难的事情……唔?天色也不早了?这才5点钟吗,天都黑了,还真是黑的够早的,走吧,带你们俩吃饭去……”

    说着,贾鸿渐一家人就带着李栤栤和李玉往外走。李栤栤还有点欲语还休,看着样子好像是有点想请贾鸿渐一家在学校的食堂里面吃,然后她出钱请大家吃小炒的样子,不过又有点不知道这么请吃一顿小炒贾鸿渐一家愿不愿意吃,毕竟人家华夏高科那么有钱呢,据说都好几十亿身家,那平常早上起床漱口搞不好都用参茶或者是燕窝吧,吃学校的小炒那是请客还是侮辱人家锕?

    本来李栤栤和李玉以为贾鸿渐他们会带着她俩到什么大饭店去吃,结果没想到的是,贾鸿渐一家的车子居然直接把她们俩带到了以前法租界里面。进了这个安静又有文艺范儿的法租界区之后,双车道两边都林立着以前的旧上沪的各种老别墅。不一会儿的功夫,车子就开到了一个老别墅里面。“今天也就不带你们到外面吃了,请你们来家里,我和我们家鸿渐亲自下厨给你们做点好吃的……”苏萍说道。

    听到了这话李栤栤和李玉顿时一惊!这两层楼还带着小院子的别墅……是贾鸿渐一家的家?此时就听着贾鸿渐笑着说道“我们这儿是吴康路390号,以前是旧上沪时期意大利领事馆的老房子,隔着几家到了393号,就是以前跟孙中山一起起义的黄兴先生的旧宅,到了113号是巴金先生的故居,40弄1号是以前民国第一任〖总〗理,被刺杀的唐绍仪的旧宅,再往前,还有宋庆龄先生的故居……”

    没错,这个房子就是贾鸿渐他们一家跟罗li姿一家买老房子的地方。贾鸿渐他家看中的是393号的老意大利公使馆,而王蔻兰她家买的也很近,就在395号而已,走路3分钟就能到。这房子现在买下来非常便宜,一套百十万而已,哪怕是加上回复到以前解放前的老式装修以及对房子进行加固和修理,也不过hua了100多万而已,总共两百万,就能在市中心地区最安静的一个“富人区”里面弄一套老别墅,现在不买还等什么?

    “我老妈以前是在华山脚下下乡插队的,所以手艺基本上比较偏北方,跟各地的知青们学的鲁菜、豫菜、上沪本帮菜等等都有,结果现在口味混在一起倒是不像上沪本帮菜那么清淡那么甜,更有种咸咸的北方味儿,上沪现在没有什么比较好的东北馆子,所以也没办法让你唱一下家乡风味儿,我想想就干脆带你们来家里了,起码是可以吃到正宗北方风味不是?”贾鸿渐的这一番话可真是把李栤栤给感动的眼泪又要掉下来了——人家辛辛苦苦的居然就是为了让她尝一下类似家乡的风味儿,人在异乡的时候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感人的?

    不过还没当他们俩说什么的时候,贾鸿渐又笑着说道“不过我还算是会两道东北菜,到时候给你们漏两手,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个锅包肉,做个地三鲜,做个猪肉炖粉条,也就会这么三道,而且上沪要买宽粉也不好买,只能用普通的粉条,你凑活吃一下哈。”听到了这话,李栤栤那眼泪真心是啪嗒啪嗒的掉下来了!说真的,要是一个男同学什么的,亲自下厨专门做几道东北菜给她找个人在异乡的东北姑娘吃,追她到手基本没有任何问题了!而贾鸿渐是这样的一个大公司少当家,不仅帮了她那么多,还这么温柔细致感人,真心让她只能掉眼泪,甚至连拒绝都没办法了……

    看着李栤栤掉眼泪,李玉从贾鸿渐的手上接过来了妮飘纸巾,一边帮着李栤栤擦眼泪,一边笑着对贾鸿渐说道“小贾总,伯母以前是在我们黄土高原插队的?我就是长安人啊!今天我可算是沾了我们栤栤的光,能吃到家乡口味了嘛!”“呦,是吗?乡党锕!我爸妈都是在华山脚下当知青,离你们长安坐火车就一站锕!乡党,真是乡党!哎!本来还想弄个羊肉泡什么的,结果上沪这边买不到白吉馍,而且这边的羊肉也不如西北的好,没办法,只能让你吃炒菜了,见谅锕……”

    “么哒哒!小贾总你也太客气了,能让我吃到家里的味儿我就满足了,不奢求什么羊肉泡、白吉馍……”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李玉这姑娘光是提到家乡的羊肉泡和白吉馍,甚至联想到家乡用白吉馍做的肉夹馍,那口水哗啦哗啦就出来了,甚至肚子都开始咕噜咕噜叫了!

    “李玉你是长安的乡党,那肯定吃不惯米饭了?我让我妈给你弄点臊子面去,正好前几天我家的合作伙伴给我家弄来了点晋西的老陈醋,做臊子面那可真心好吃!别推辞锕,臊子面弄起来快的很,而且还是手擀面,绝对比外面的挂面好吃!”

    听着贾鸿渐的话, 李玉此时都感动的快说不出来话了!自己就是多说了一句,说双方离的很近,对方居然就说要大公司的老板娘亲自下厨给她另外做手擀面、臊子面这种黄土高原的风味儿。哪怕她听到了。水都快滴出来了,但是也是真心不好意思接受,真心想让对方别这么客气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