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四五章 装刘备的华夏高科
    “什么,以后我们企业要低调的装弱者?这是什么意思?”贾刚和苏萍非常惊讶的问道。“爸妈,经过我的调查分析,我发现咱们国家的媒体有很多不理性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一群不折腾不舒服斯基的家伙,有的人认为这帮家伙只能锦上添花,只能落井下石,却不能雪中送炭。但是我认为不一样,我认为不能仅仅看着表面就对一个事务表示厌恶,我们应该去琢磨这个事务的本质,看这个事务有没有可能为我所用,这才是一个成熟成功的人士应该有的思路。”贾鸿渐先定下来了一个基调,然后才慢慢的解释他为什么要华夏高科装弱者。

    “就像是我刚才说的,咱们国家的媒体的从业人员的内心深处,有个连他们自己都没发现的价值评价体系。首先我们应该看这个媒体的从业人员都是什么出身,他们大多数都是汉语言专业方面出身,这也就是大众说得中文系,还有的是新闻系出身,这些人本身也是文科的。要知道文科的人,他们总是有点毛病的,他们总是怀着兼济天下的一种使命感,总是有着一种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可爱使命感。有了这种使命感之后,他们同时还有点古代知识分子的臭毛病,那就是清高以及自命不凡,同时认为自己这个阶层那就是最重要的。就像是罗贯中写三国演义的时候,本来没有什么三顾茅庐,他就是这么写出来,为的不就是抬举知识分子么,同样古代的终南捷径,那说得就是装清高的到终南山隐居,然后得到朝廷的任用,问题是这个终南山锕,就是再当时的首都旁边……一群傲娇的家伙。他们除了喜欢替生民立命之外,最喜欢的就是鼓吹知识分子,或者是成为知识分子的粉丝。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他们这些媒体从业人员的价值取向就是……”

    虽然不太明白傲娇和粉丝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并不妨碍贾刚和苏萍了解贾鸿渐这段话的意思,苏萍很快就接着贾鸿渐的话说道,“就是弱者和知识分子?”“从语法上来说不是,但是从逻辑上来说是的……”贾鸿渐拽文了一下之后,笑着说道,“他们的加之倾向就是。弱者是需要他们帮忙的,哪怕弱者犯了错,整个声张的过程就是个误会,那么他们也绝对不会去追讨弱者的错误,弱者天然就有一种需要被人帮助以及特别容易被人宽容原谅的特质,特别是对着媒体人的时候。同时呢,知识分子的话,特别容易受到尊重。比如史玉竹那个道歉的事情,如果是他强势的史玉竹来做,那就得不到媒体的原谅。但是要是一个特别弱势的人来做,或者一个知识分子,甚至是一个弱势的知识分子来做呢?不仅是媒体,甚至是老百姓都会轻易的原谅……”

    当贾鸿渐说道了这里的时候,苏萍若有所思的说道,“哦……我说呢,怎么电视里面坏人假装忏悔的时候,都表现得痛哭流涕,原来就是装弱势锕,这样特别容易得到别人的原谅和宽容……”

    “没错!”贾鸿渐笑着说道。“所以既然分析出来了这种状况,那么作为我们华夏高科的第一顾问,我贾鸿渐就建议如果要包装我们企业的话,那么我们应该做的包装形象是什么样的?那就应该是把我们华夏高科包装成一个弱者,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弱者加知识分子!因为在媒体甚至全国老百姓眼里。强势的家伙是不受宠的,因为不用管他们他们自己就能活的很好……当强势的企业活的很好的时候,当他们如日中天的时候,很多记者虽然会围绕在旁边大唱赞歌,但是当企业处了问题的时候,绝对会有九成的记者跑出来各种爆料黑幕,甚至不惜造假造谣,他们相用这种方法来表现自己反思、知青、批评的角色,来显示自己很有职业道德……”

    贾鸿渐说得这个道理,在演艺圈里面,特别是呆湾的演艺圈里面,很多戏子都领悟了,但是港港的戏子们没有多少人领悟,同时大陆的商业圈里,很多人到了2012年仍然没有领悟!说白了,就像是呆湾后来的一些明星陷入了什么被警察抓到他们吸食大麻之类的事情,他们上电视在记者老百姓的面前痛哭流涕一番,然后痛斥自己一番,深刻的检讨一番,装装弱者,发誓痛改前非,然后过段时间之后基本就没什么事情了。可是如果只是想出钱卖掉对方的新闻,那事后如果被爆料了……呵呵……

    “那我们怎么弱势呢?”贾刚此时开口问道。的确,发现一个现象容易,但是按照这个现象背后显现的规律来办事,来执行到细节,却不是那么容易了。现在的华夏高科可以说本身已经是如日中天了,之前的各种造势都已经让企业变得挺强势的,说白了已经都跟巨人之前的高大形象差不多了,怎么才能一下变得弱势呢?

    “这个得分几步来,第一步我们领导层的人甚至普通职员,以后出活动的时候,尽量都不要西装革履了。在这个年代西装革履的人不多,我们穿的太正经反而就强势了,我们应该穿的就跟普通人一样……”贾鸿渐说到,他并不是那种只能看到一个点就得意洋洋的人,看出来问题很简单,真正的做事难,这点他这个重生者当然是知道的。“另外,至少给媒体和老百姓的感觉,不要咄咄逼人,要尽量的软和柔和。说白了,就是跟老百姓交往的时候一样,一个人要是整天得意洋洋牛轰轰的,他得势的时候可能大家不得不在旁边歌功颂德拍马屁,但是要是他失势了,趁机踩一脚落井下石的人肯定很多。我们应该像是平常交往时候那种很随和的人一样,少表示一点优越感,多谦虚,哪怕是装也要装出来,另外就是要装傻,就是要时不时的装傻好人吃亏……”

    说着说着,贾鸿渐的这个包装理论越来越跟他理解里面的刘备的性格想象了!刘备不就是一只在装弱势——其实这货资源太少,想强势也强势不起来,另外经常装好人,经常无奈的哭,这么一哭,别人不都软了心肠来帮忙了么,所以几百上千年里,老百姓一直都说刘皇叔哭出来了一片天下,都觉得刘皇叔是正统是英雄。也就是到了21世纪,很多年轻人出于逆反心理才觉得刘皇叔肯定很坑,曹操这样的坏人才是正人君子……

    “我们企业之前不是就经常做傻好人,经常傻乎乎的吃亏捐钱么?”苏萍此时眼前一亮的说道,“没错,之前我是下意识想要这么做的,没想到这点正好符合了这个规律!”贾鸿渐笑着说道。是的,他以前可以说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这个方面,但是从来没跟媒体什么的联系到一起,也没有形成一个能解释大部分事情的理论。在当时贾鸿渐看来,假装做好人,假装吃亏,这就是老祖宗话的启示,这就是刷好感度,是想着好感度能多增加机会减少敌对,却没想到这些好感度在企业或者个人遇难的时候还可以弄到那么多的好处!

    “所以锕,老爸,以后出席各种场合的时候,你都要穿着最普通的衣服,不能西装革履,甚至头发也不能打理的那么好,要尽量显的就是个普通人,就跟平常的工人农民老百姓一样,说话尽量谦虚尽量和蔼……”贾鸿渐说着说着,突然觉得这好像就是让老爸变成岳不群了!不过岳不群这家伙那是后来做了坏事才被人说是伪君子的,如果岳不群一辈子都在做好事装好人,没做过坏事的话,那么谁能说他是伪君子?能装一辈子,那就是跟真的一样!

    贾刚这人本来就是个君子,不然不会在十年动乱的时候,就脑子抽筋的能够写书批判四人帮,这种事情是全国都没几个人能够做到的。他本人一直很正气,架子也不大,贾鸿渐要求他做的这些事情,刚开始听着他还稍微有点点反感,但是听到最后,他觉得好像也没什么——这不就是传统的君子形象么?他要是保持这种形象的话,本身就很应该锕!他才看不起那些暴发户一样的家伙们呢!虽然儿子的这个要求有点虚,不过他本人不虚,做好一个君子的本色那就行了,别的事情让儿子考虑去,他这个当老爹的,给公司做个场面做个形象,那也就算了。反正几十岁的人了,做公司还不是为儿子么,哪怕就是真伪君子,真需要他去做,他了不起也就做了……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以后我们公司也是这样锕,尽量低调点,做事高调点,这也就行了……”贾鸿渐笑着说道,“至于知识分子的形象,都不用装,直接以后需要的时候拉着倪老爷子出马就行,他百分百的老时代知识分子形象,呵呵……”(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