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四六章 勾兑吧,秦池
    在华夏高科开始为将来有可能会碰到的危机在提前进行自我包装,规避风险的时候,秦池的姬长空却是在烦恼着。他在烦恼什么呢?原来是在烦恼现在居然自己的秦池酒业生产能力以及人员的全部环节都不足!这本来应该是个幸福的烦恼,本来最开始姬长空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但是现在老姬真心想把对他说这句话的人“弹**弹到死”——这种事情根本一点都不幸福好不好,根本就是让人烦躁的想要杀人放火了有没有?

    在现在的姬长空看来,产能不足那就是无数的经销商拿着现金和支票在厂门口挥舞着,结果他们却生产不出来足够的产品卖出去,不能收钱!这不是让人火大死了么?在没办法之下,一边尽量扩大产能,一边姬长空先开始进行预订货,先收钱再发货,甚至订单都已经排到了三四个月后了,可是人家经销商不乐意锕!人家经销商现在拼命进货是为啥?为的不就是在春节这个旺季大赚一笔么?结果现在上门来了哪怕先交钱了都要三四个月之后才能拿到货?三四个月之后他娘的早就过了春节了好不好?到时候经销商要这么酒有个鬼用锕!

    所以直接有人那一听到三四个月后才能发货,直接收好了支票转头就走,别人一问怎么回事,这人就说反正在央视做广告的又不只是秦池一家,胶东省的两孔同样出名——孔府家酒和孔府宴酒,干脆去那两家进货算球!别的经销商一听也是这么回事儿,反正现在产能不足,自家就算进不到秦池的,别人也进不到,预期在这里先把钱砸进去还拿不到货,还真不如直接跑到别家进货算了,这样起码自己春节期间还有白酒可以卖!

    面临着这种好多经销商转身就走的场面,得到了消息之后的姬长空要是还能听懂有人劝慰自己“这是幸福的烦恼”的话。他真心想把这家伙拉出去枪毙5分钟!这尼玛一点都不幸福好不好!就在这个时候,姬长空赶忙带着50万元现金来到了首都的王克木公司。现在的王克木,那就是秦池酒业的首席谋士!“王大师,救我!”

    在知道了秦池酒业的问题之后。这个王大师抽着香烟沉思了起来。按照姬长空的说法,原本他们秦池酒业里面的500口子,现在已经都超负荷运转了,几乎所有人都是三班倒,甚至有两三百人都把铺盖卷弄在工厂里,晚上累了直接就睡厂里然后起来刚上个厕所连刷牙洗脸都来不及直接就要开始工作,这尼玛一个月下来工厂里的人都变得跟野人一样了——但是问题是。这酿造工厂又不能完全找新人来顶替,毕竟这是个讲究经验的工作,另外尼玛就算是找到了足够的新人也没用——这酒起码都要几个月才能从粮食变成酒,现在哪怕招了十三亿人进秦池那都没用,都得等到几个月之后才能有更多的产量生产出来!

    “大师,大师请教我!”姬长空看着王克木思考了半天没说话,还以为是钱少了,赶忙说到。“大师,现在我们就签订一个长期合约吧?我们秦池酒业愿意请您当我们的顾问,请您当我们的军师!一年一百万。不,一年三百万!三年一千万!这个钱我拍板给您!”

    “我不是在讹你钱……”谁知道这个时候王克木却是这么说得,“我刚才是在想如何解开你这个局面……现在倒是有了个办法……”“什么办法,大师?”“办法就是勾兑!我们找个远点的厂子,比如说蜀川,比如说天南省,然后用他们那边采购过来的酒,跟我们的原酒进行勾兑!在弄点食品用的酒精什么的……”王克木大师此时双眼放光的说道。

    姬长空此时却是有点迟疑了,虽然以前刚刚开始打开东北市场的时候,他是用过勾兑的方法。但是就是那次采用了勾兑,才让他发现勾兑了以后味道还是没有原产的好!当时为了打开市场,是不得已才用了这种方法,到了今年年初趁着标王东风开始冲向全国的时候,上次冲击三倍市场时候扩大的产量已经可以出售了,所以他才放弃了购买别人的原酒。现在要是在这么做的话,会坏牌子的吧?毕竟老百姓第一次喝到了原产的秦池特曲,以后要是再喝到勾兑的秦池特曲,这味道已有诧异,很明显就能发掘出来锕!

    “笨!”王克木在听到了姬长空的疑问之后,如此批评道,“你就傻到一定要用你们秦池特曲的名字?你不会开几个子品牌?不是我说你,你这人悟性真的有问题,你弄个秦池老窖、秦池古酒之类的子品牌名字不就行了?顺便还可以把这个产品和你们秦池特曲给做的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现在你们秦池特曲一瓶难求,你干脆就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你们将要提升秦池特曲的品牌,以后得秦池特曲那都是3年酿造的,秦池老窖代替现在的秦池特曲,用勾兑少点的酒,一半原酒一般采购来的。然后再弄个秦池古酒,只用三分之一原酒,三分之一采购的酒,三分之一食用酒精,再加点香料什么的勾兑一下糊弄糊弄就得了!这样一下你们生产线产品不就丰富多了?这样哪怕是经销商有所怀疑,但是你们把那两个新产品价格稍微下降点,经销商就算猜得到也不会说锕!他们只要有东西卖就行了!”

    这个主意显然是相当好的,但是姬长空还是有点疑虑,“好是好,大师,不过这是不是有点弄虚作假了?以前我是也做过,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秦池还默默无名,现在做了这个勾兑的,以后要是爆料出来了,不是砸牌子了么?”嘿!这专业军人干部现在也开始爱惜羽毛了!

    “笨!你就知道勾兑不好,你知道勾兑的本质是什么么?”王克木此时显然是恨铁不成钢。“造假?”姬长空问道。“滚!勾兑的本质是oem!算了,对你这种军人出身的,跟你说英文你也不懂。oem在国外是相当先进的代工流程,简单的说,就是比如耐克鞋的厂子,制造不过来了,他们怎么办呢,他们就再我们中国找个厂子,按照他们耐克的各种技术标准和要求造鞋子,造好了之后再绣上去人家耐克的标志,然后耐克就当自己生产的拿出去卖!这样是什么?这样就是盘活了整个市场,盘活了整个经济!你想啊,什么都你自己生产,你这不是吃独食么?咱们中国古代都最忌讳这种事情了!你知道背后有多少人眼红么?多少人想陷害你么?所以锕,我们要把一部分的业务拿出来分包给别人,这样就是大家一起吃蛋糕!就是大家都有的赚!别的厂子有了我们的这个业务,人家工人就能多拿工资,人家多拿工资了,就能多花点在市场上,最后转一圈还是会到我们这里来的,这才是货币的流通嘛!我们这是为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做贡献!我们勾兑,是为了在2000年的时候实现小康社会!”

    这个王克木嘴巴真够会说得,这一通话说下来,基本上就变成了不勾兑就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父母了!简直就是祖国民族的罪人!如果不勾兑,直接就可以拉到广场进行公审然后直接枪毙半小时的!

    姬长空本来自己觉得自己就算是能说会道够能交朋友的,但是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了什么——他的能说会道那也是在东北服役的时候,在东北人里算是能说会道的,别的不说跟南方人比,就是跟着首都的王大师比那也比不了锕!反正听了王大师的话,他还真觉得,这个什么o啥e的勾兑,也许真的没啥大事儿?“谢谢王大师,大师,咱们签约吧,以后你就作为我们秦池酒业的首席战略顾问,您看这样行么?咱们签三年,我给您三年一千万!”

    姬长空算是非常有魄力的,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工厂那都不是他的,那都是县里面的集体企业!按照他军人的个性来说,哪怕是在再他送了秦池上华山之巅的此时,突然县领导让他调动工作,去个跟以前的秦池一样烂的不行的企业……那他最多就是闷在家里发发脾气,最终还是会服从组织命令的,因为他当了十几年的兵,服从命令简直已经刻到了他的骨髓里!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姬长空来说,能拍板给别人三年一千万,那已经是非常大的“违纪行为”了!

    只不过,怂恿着秦池开始做勾兑酒,这真的是个类似oem代工一样的事情么?要知道哪怕真的等同于oem,那oem得合同和代理都是不能见光的!见光了,代价可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