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五零章 救灾前线的黑涩会
    到了灾区现场之后,经过几天的志愿者活动,贾鸿渐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如果说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泄露事件,让很多中国人发现日本好像不是那个传说中注意细节到可怕、貌似能永远成为中国前方的一个敌人的角色,而是一个上下互相欺瞒,官僚主义到了冒傻气,跟国内某些冒傻气的官僚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国内官僚的地步!

    在这次的救灾中,虽然没有历史上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件里面那种欺上瞒下的事情,但是其官僚主义那简直可以说到了让人无语的地步了——没有汇总样政府级别的应及失态管理机构这也就罢了,在别的部门里,中央和地方甚至是中央政府各部门之间,完全没有面临大事的感觉,还在完全机械化的按照平时的分工在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过于强调本部门的只能权限,结果造成的就是一团乱麻、完全没有协调性和一致性!

    比如震后神户市消防车、救护车等救灾设施和救援物资严重不足,急切需要中央政府出面调动物力资源缓解压力时,却“几乎看不到政府的指挥以及在救灾方面的联络。”后面的这个评语那可是横滨市的市长亲自评价的!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中国总领馆和华夏高科的救援物资到达的速度比日本各级政府物资到位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地方政府的物资到位!到现在为止,尼玛神户市区外围的大本营内的物资除了附近民众捐献的之外,那基本就是华夏高科以及日本黑涩会在提供了!

    没错!是日本黑涩会在提供物资!日本政府完全没有提供任何物资——他们只是划了一片场地,就像是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泄露事件时候一样,让受灾民众去体育馆里面住,然后就不管了。在2011年的时候,那些受灾民众的吃喝用度都是当地自治团体和慈善团体提供的最初阶段救助。而现在也是一样,当地政府就让人过去住。然后什么都不提供,弄的那边的老百姓尼玛全睡纸板!然后一个个的老百姓那把纸板给弄成了一个个不到一米高的小隔间,一家人就睡在硬纸板上,要不是当地的黑涩会团体和华夏高科一起提供被褥和米粥。这帮人估计就这么呆在这里,然后每天一家人就出外趁着没人看到的时候捡点垃圾或者在被破坏的超市里“捡”一点食物过活了!

    此时的贾鸿渐算是开了眼了,第一次看到尼玛这么冷漠的政府!第一次看到这么热心的黑涩会!本来刚看到传说中的山口组的时候,看到那一个个穿着黑衣的家伙,当听说了这些就是黑涩会的时候,贾鸿渐还真惊了一下。本来他前世听说日本黑涩会参与了福岛核电站救援,那也是说背后黑涩会逼迫欠高利贷的老头儿们穿上防护服充当敢死队去给核电站里面浇水降温。但是还真没想到这个年代的山口组还这么温情的再救人!

    找了八田等人一问,贾鸿渐这才知道,原来这山口组跟中国的黑涩会有点不一样的是,他们的第五代掌门人号称“兔子不吃窝边草”,基本上在自己地盘核心区域要求属下不扰民,而不是像中国黑涩会成员那样专门兔子就吃窝边草!

    不仅这个让人惊讶,更让人惊讶的是,如果说第一个进入灾区救人的政府组织是中国驻大阪总领馆而不是他们日本中央、地方政府的话。那么第一个进入灾区救人的民间组织,那就是山口组了!而且还不仅如此,在这个大本营里面。所有的黑涩会成员那都彬彬有礼的,看到贾鸿渐了还主动的点头示意,甚至看到不认识的老百姓都点头,这尼玛都有点颠覆了贾鸿渐关于黑涩会这个概念的定义了!

    到了后来找到了八田一问,他才知道了缘由——原来这山口组的总部就在神户一个高档社区里面,而这个总部旁边一百米就是一个警察局,然后稀奇的是,这个总部门口还立了个牌子,上书“山口组”三个大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涩会。但是下面的字却能让人跌破眼镜——“我们不允许使用童工,也不贩卖毒品,还不乱扔烟头”……

    “不乱扔烟头……”尼玛这是乖宝宝么?不过经过了八田解释,贾鸿渐才详细的了解到,原来日本的黑涩会那基本不跟普通人打交道,他们的业务那基本都是早年间发展起来的固定行业——比如说在日本开放的风俗业。也就是“性服务行业”,以及各种合法的赌博,例如柏青哥弹珠机、赌马,然后还有就是走私以及工程——在早年间日本快速发展的时候,日本政府蛋疼的开始全国铺基建,有点类似中国后来的4万亿投资。

    不过跟中国各地政府把旧小区拆了盖新小区不同,日本政府更加蛋疼,他们在全国到处铺公路,甚至在北海道几乎没有人的地方铺公路,弄到最后这公路上只有野生熊在跑,然后被日本人戏称是“熊公路”。然后最蛋疼的还不是熊公路,而是尼玛他们日本几乎把所有的河道的河床都给弄成了水泥的……

    本来工程承包以及相关的行业里面,就是最容易跟黑涩会搭上边的,在当年日本这么蛋疼疯狂的堆基建的时候,日本的黑涩会左手是色-情业,右手是建筑业,当然不用跟老百姓打交道,也不用跟老百姓诈什么保护费了!更不用说,到了92年,日本政府颁布了一个打击暴利团体的法律,然后黑涩会发现了原来玩儿毒-品锕、赌博外围之类的东西太容易被警察扫荡,于是干脆就把自己洗白了,更多的是开始靠着软暴力威胁的去参与企业经营和投资,反而更加跟暴力不沾边了……到了这个时候,显然要更加注重自己的形象,更加会兔子不吃窝边草了!

    不说日本的黑涩会问题,只说救灾。在当志愿者救灾的过程中,贾鸿渐惊讶的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好像除了日本政府奇怪的冷漠之外,日本那些遭灾的民众本身也冷漠的奇怪——他们一个个就像是被遗弃的小动物一样,只要给他们一口吃的,一个睡觉的地方,然后他们就乖乖的在那里呆着,好像只要没有人发布命令,他们就会一直这么呆在那里。这种场面看起来,让贾鸿渐感觉他们好像就是一群机器人一样,好像真的就只会按照事先输入的程序做事,当事情发生意外的时候,如果没有任何一个人第一个站出来说要打破规则,一切“从权”的话,那么所有人就会坐在这边等着……不过贾鸿渐奇怪也就只是奇怪而已,他可不会很漫画主角一般的对那些人质问或者怎么样,反正又不是中国人,都是日本人,能救他们已经不错了,改变他们民族性干嘛?

    等到一天忙完开始休息的时候,贾鸿渐累的不行躺在床上,却又睡不着。他想了想,觉得日本人这种性格貌似是因为岛国和多灾多难产生的。这个国家本身就多灾多难,然后加上人口多耕地少,结果就是大家必须当工蚁,当机器人,整个民族才能生存下来。任何一个莫名其妙想法特别活跃的人,都可能会是害群之马,所以一个个的没人带头都不会往前走!

    相对来说中国就不同了,虽然中国人更多,人均耕地也没富裕到哪里去,但是相对来说比日本好不少,而且地震之类的灾难少,所以自古以来人的想法就比较活跃——或者说幺蛾子比较多,大家都有独立思维,甚至有点太过于独立了。至少,日本的天皇一家可以说是万世一系,千百年来都是一家,而中国呢,则是在公元前就喊出来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了。反正要是让贾鸿渐选的话,他无论那辈子,都宁愿选当中国人,哪怕难度高点,不然老当这种机器人,生活还有毛意思锕……

    在华夏高科提供了诸多的劳动力以及物资之后,贾鸿渐和华夏高科上了nhk的头条。其实这也是人nhk没办法中的办法,按照原本的道理,应该是突出华夏高科和山口组这两个出力特别多的民间团体,塑造两个英雄形象。但是nhk这样的国营媒体,能给暴力团伙打软广告么?所以哪怕知道山口组是第一批进入灾区救援的民间团体,nhk根本提都不提,好像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黑涩会这个东西一样!这样一来,那能夸的就是贾鸿渐他们的华夏高科了!

    甚至nhk的这种不间断的报道华夏高科的新闻,都惊讶了中国媒体,一时间在央视的带领下,全国的媒体都开始非常稀奇的报道起了灾区前沿的华夏高科——华夏高科之前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他们要去日本救灾,要不是nhk报道的话,中国媒体还不知道华夏高科去了呢!

    为什么华夏高科这么不声不响的就去了?为什么不宣传呢?明明都是公司的少当家亲自上前线了,这本来是应该大吹特吹的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