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七六章 绝杀和大头贴
    姜维现在简直就想哭!因为无数的媒体开始包围着他想要采访他,而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采访的,就是现在飞龙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而且这个时候之前的合作伙伴唐俊和王磊那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都不用这两人说明,姜维一猜就知道这是有人做局收拾他,而能这么大手笔的,那除了华夏高科还有谁?

    可是现在姜维再愤怒都没用,他知道他被华夏高科给耍了,可是现在他飞龙的每一分钱还都被占用了!甚至连下个月打过来的延生护宝液的货款那都赶不上了!在弄下去的话,那搞不好飞龙的全部资产,都会被当成银行自己的财产然后对外进行拍卖!说不定以后热毒平那都不是飞龙的产品了!这可是等于要了姜维的老命了!他可是雄心勃勃的想要把热毒平推广到市场上,然后大发一笔超越华夏高科和巨人公司,成为单个商品销量最高的保健品的!

    在无奈之下,姜维只能憋屈万分的在上沪召开了一个拍卖会。这个拍卖会上,拍卖的东西不是热毒平的相关专利和配方,而是相对没那么重要的延生护宝液的专利以及配方!没错,这个时候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的姜维又冲动了,他还不愿意跟贾鸿渐服软认输!哪怕是知道自己陷害人家被发现,知道这是人家的报复,他也没办法光棍的上去跟人家认输!这样一来的结果,那除了壮士断腕一般的开始拍卖还值几个钱的延生护宝液这样的第二线产品。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不过更让人欲哭无泪的是,当姜维来到了拍卖会,亲眼看到了这个延生护宝液根本就没人去拍,最多就是一个保健品厂商拍下来了一个为期一个月的优先权之外,就再也没人出价了!其实这个延生护宝液就现在来说,全年在国内还是有一年四个亿的市场的,那利润也是有个几千万快一亿的!这样一个产品哪怕是考虑到了产品生命周期。拍出去个两三亿也是非常可能的,但是此时就是没一个人拍,也就是只有一个人拍了个优先权!

    这个所谓的优先权为期一个月。有了这个优先权,就是说在一个月的期限内,如果有别家出价的话。这个由优先权的企业出个同样的价格,必须优先跟有优先权的企业交易签合同!但是,这样只是让飞龙半死不活吊着命而已!因为对方买个优先权,就是看好这个产品,但是却又不花钱拍下来,这为的是啥?还不是想等着银行没收财产之后进行公开拍卖?那时候搞不好付出的小钱钱会更少!

    可以说,现在这场拍卖之后,那飞龙就是再等死!而姜维是接受不了这个得,他完全接受不了之前飞龙还野心勃勃的想要统治国内,甚至还有入侵国外市场。结果现在却变成了这样的半死不活状态!他甚至主动的去找贾刚贾鸿渐苏萍一家认错,但是在诚恳的道歉完了之后,却是听到贾刚儿子贾鸿渐这么回答的——姜叔叔你说笑了,这个根本不是我们企业做的,我们华夏高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你放心。肯定不是我们背后弄你得……

    是的!没错!贾鸿渐根本就不接受对方的投降!这事儿要是按照贾鸿渐自己来说,那就是纯粹找理由收拾姜维而已,他贾鸿渐的习惯,那要整人就直接整的对方再也爬不起来,免得对方再侥幸逃脱之后反而以后怀恨在心的反咬一口!反正他们华夏高科说白了是没有真凭实据的证明是沈阳飞龙害他们的,但是现在也没有证据能证明一切都是华夏高科安排的锕!既然这样了。那就干脆装作不知道,惩罚这个姜维到底!

    他贾鸿渐虽然平常经常当好人,有时候心肠也有点软。但是这不代表贾鸿渐他是妇人之人,不代表他贾鸿渐面对着别人欺负上门了,回头当报复过去的时候看到对方苦逼了,就心软放下屠刀。他贾鸿渐要是铁石心肠起来,对方哪怕是哭死在面前也没用——现在知道后悔,你丫早干什么去了?我贾鸿渐是你丫当初想欺负就欺负,不想欺负又求饶的?

    而姜维此时却是各种感情陈杂,他一边恨!恨华夏高科居然敢这么对自己!居然敢设一个局!这简直太坏了!同时他又悔恨,为什么自己当初就被华夏高科派过来的人三言两语就给欺骗了呢?怎么就傻乎乎的按照对方说的就做了呢?怎么就对方说有资金投入他就信了呢?怎么就傻乎乎的真的把东西都抵押了拿去贷款呢?

    甚至,当初他为什么没事儿要找人弄华夏高科呢?现在出了这种事情,那肯定是他找人弄华夏高科的事情暴露了!要是当初他没有闲的蛋疼的找华夏高科的麻烦,那华夏高科也肯定不会找他的麻烦!他真的后悔锕,为什么要惹贾鸿渐贾刚他们一家呢?原来这个世界上是不可以这么任性的,不可以随便胡乱招惹人的……

    这么胡乱招惹人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现在好了……本来那个能给他带来无数荣耀无数金钱的热毒平,马上就要不归他所有了……

    最终,带着绝望眼神走出华夏高科的姜维就像是突然间老了很多一样,之后短时间之内他直接消失了,不知道人跑到了哪里去了,最后的结果是他们飞龙的延生护宝液和热毒平产品的相关生产权力以及专利等东西,被廉价拍卖了出去……买下来这个热毒平的,不是别人,正是贾鸿渐他们一家,总共花费了4000万元……

    这次飞龙的迅速倒塌,极大的刺激了新闻媒体们。在新闻媒体们看来,姜维这个人本来就是比较有毛病的一个家伙,记者们想不通一个经营的还算不错的企业,为什么突然开始自我休克一般的进行反省。虽然听起来好像挺爷们儿的,但是实际上这就是自寻死路锕!现在又出现了这样一个投资过度,导致自己都被牵扯进去倒闭掉的事情,那自然是吸引记者们报道的。

    不过就在记者们纷纷报道的时候,贾鸿渐却惊讶的看到了主动上门的王二磊。本来看到王二磊上门来,贾鸿渐和叶静是有点小奇怪,但是等知道了他的来意之后,两个人纷纷惊讶了!因为,这王二磊的来意是——投靠华夏高科!“你得意思是,要把你们那个公司挂靠在我们华夏高科的旗下?”贾鸿渐按照自己的理解问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这边以我建立的那个企业以及你给我的剩下的2000万元作为资本,跟咱们华夏高科进行合资,大家一起做那个软件公司!”王二磊此时虽然眼睛发亮了一些,但是他脸上那种呆呆的表情,还真让人有点搞不懂他到底是再开玩笑呢,还是再开玩笑呢?“磊子,你到底什么意思?”叶静问道。

    “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我觉得我现在的经商思维以及经验几乎都为零,我需要找个师傅学。而贾鸿渐就是个非常好的师傅,所以我愿意跑过来给贾鸿渐打工,跟他学。在学的阶段里面,我可以不要工资,只拿那2000万投资的分红,甚至股份我都可以不要,以后走的之后只要把2000万本金给我就行。我来就是来学经验的……”王二磊呆呆的但是非常认真的说道。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都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尼玛还是个二代三代么?尼玛这不是跟老百姓差不多了么?居然这么能吃苦?居然都这么有想法的愿意不拿工资来白打工学经验?这真给纨绔子弟“丢脸”,有木有!不过这种想法倒是真让贾鸿渐对这个二磊越来越有兴趣了,“我重申一下,但是我们公司并没有开发软件的意向……”

    “这方面具体的事情我们来做就行,我们已经想好了,我们现在学校里面老实在带着我们几个同学做一个关于做图像识别和输出的技术的设计,之后我们几个同学完全可以自己尽量设计出来,而这样一个项目或者说产品具体怎么营销,应该面对什么样的消费者,应该采用什么样的营销手段和宣传手段,这些我们是不懂得,所以我想跟贾鸿渐你学一下……”王二磊非常真诚的说道。

    “图像识别和输出?”贾鸿渐听到了这个名词之后,不知道怎么突然间脑子里面第一反应就是“大头贴”!虽然仔细一想的话,好像“图像识别和输出”跟“大头贴”之间任何关系都没有,但是不知道怎么就是让贾鸿渐联想到了这玩意儿……等等,大头贴?这玩意儿好像就是明后年才出来的一个产品?好像还是日本的一个普通人女人发明的?一下就风靡了东亚?做做这个东西赚赚小钱还是不错的……诶,这不就是一个营销方向么?贾鸿渐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