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八七章 疯狂的保险公司
    在定下来了梁家辉之后,很快主创团队还在继续按照贾鸿渐的指导精神以及刘震运的剧本再挑选演员。而贾鸿渐同学则是在休息了几天之后,跟叶静一起来到了黄土高原省的长安市。来长安市的原因是因为,接下来几天之后柯受良飞跃黄河的那个壶口,就是在离长安算不上太远的地方——黄土高原和晋西省的交界处,西边是长征结束后的红色之都,而东边则是晋西省。

    虽然是在两省的交接之处,感觉起来应该离长安这个省会城市比较远,但是实际上黄土高原省并不大,从长安到户口一共也就是开车2个小时的路程而已,算起来也就是200公里左右的距离——其实到贾鸿渐老爹老妈下乡的渭阴市的话,从长安开车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功夫。

    柯受良飞越黄河的大本营是安排在了长安这边,未来在飞跃迁的两三天,会到壶口附近进行驻扎,离现在还有个两三天的功夫。到了长安跟柯受良见面之后,柯受良那对贾鸿渐可是一番大感谢,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贾鸿渐的赞助。本来能掏出来千万人民币赞助他飞跃黄河,那就已经是非常非常让人感动和感激的事儿了,而且因为贾鸿渐的种种策划和安排,现在柯受良的飞跃那显然已经成为了中国大陆近阶段最耀眼的活动!因为央视要转播以及各种企业的广告赞助,那到现在整个长安市到处都是广告横幅。可以说老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好多旅行社那都开辟了线路准备拉旅客去户口现场观看柯受良的飞跃了!

    贾鸿渐和叶静跟柯受良在长安的鼓楼附近的知名餐馆里面,吃了一顿天价的肉夹馍——不知道是什么工艺制作的,但是巨好吃,一个肉夹馍就30元!是这个年代的30元!一个老百姓一个月的收入那基本上就够在这个餐馆里面吃十个肉夹馍的!

    在吃完了之后,第二天贾鸿渐却是饶有兴趣的带着叶静跑路了——也没跑远,就是跑到了当初老爹老妈下乡的渭阴市。当初贾鸿渐老爹老妈下乡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是在渭阴市区,而是在渭阴市下属的华山县农村里面,一个叫做瓜皮镇的地方。在那里,有个叫陕化厂的化肥厂,就是曾经贾鸿渐老爹老妈挥洒汗水的所在。

    说起来也奇怪。在大上沪或者是首都,那基本上都是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一个老首都人或者老上沪人几年不回家,猛地一回去就会发现很多地方都变了,但是在这华山县的农村里面,却是没有怎么变。在瓜皮镇上,这陕化厂就是整个市里面最知名的化工企业,当初不知道是为啥给弄到了这穷山沟沟里面。不过当贾鸿渐带着叶静事隔多年的回来了之后,却惊讶的发现这里好像跟自己小时候随着爸妈过来旅游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任何变化都没有!

    在这里。厂区还是老厂区,住宅区还是老住宅区,住宅区里面还保留着7080年代放露天电影时候用的放映小楼,小楼上面的放映口还在。住宅区外面的商业街,那一溜的平房还是那些几十年前的老旧平方。店铺也是那些老店铺,好像时光停滞了一样!

    虽然非常有怀旧的感觉,但是这里逛个一天怎么也逛的足够足够的,而且贾鸿渐自己小时候毕竟没有在这里生活过,也没什么太多值得回味的地方,当年他老爹老妈那是直接去岭南那边读书的时候才怀了他。他自己出生地那其实是在羊城呢。于是乎,贾鸿渐跟叶静两个人第二天就干脆跑到了华山去玩儿。这个年头的华山那已经有了缆车。先是坐车通过了一系列特别陡峭的而且不好走的路之后,就来到了自古华山一条道的山脚下。

    光是站在山脚下,看着石头台阶几乎就是在刀锋一样的山脊上一路向上延伸的时候,从小在皇城根儿长大的叶静说了一句——“谁说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应该说不到华山非好汉锕,这山路光是看着那就够吓人的了……”

    在山脚下叶静是这么说得,等到两人放弃了坐缆车开始徒步爬山的时候,叶静大小姐那更是各种恐惧了——个别险峻的地方,人都已经没办法光靠腿走上去了,那都是几乎要四肢着地的爬上去,可见倾斜角度之大!当时贾鸿渐和叶静爬阶梯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是近乎在垂直的阶梯上爬着,必须左手抓着护栏铁链,右手跟攀岩一样的抓着上一层阶梯,然后双腿使劲才能爬上去!

    如果说这里已经给人很惊险的感觉的话,那么等到了快到山顶的时候,那“长空栈道”的副本,更是让叶静腿肚子打哆嗦——这个长空栈道不是必经路线,但是非常恐怖和惊险,就是一段段的木头架在光滑垂直的山体外侧!虽然听起来好像并不怎么惊险,但是要知道这长空栈道上面的栈道木头,可是一共就一米宽左右只够一个人正常行走的,如果对面有个人过来,双方只能侧着身子脸贴脸的擦过去,而靠着外侧的人身后和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贾鸿渐和叶静两个人还算是胆大的,走的时候就是有点冒冷汗,叶静是有点腿软,而这个时节的游客里面那还有胆子小的看到长空栈道那直接就要休克了——一个八尺高的男儿,在看到了长空栈道下放没有一点岩石做支撑,完全是悬空的木头栈道的时候,当时就腿就直不起来了,整个人瘫软的坐在地上,满头冷汗,拉都拉不起来,最后要不容易在他同伴的帮助下走上了长空栈道,可是稍微看了一眼下面的万丈深渊之后,直接一下瘫软在地上不说,一边死死的抱住贴着山体的铁链不防,整个人坐在地上还拼命的喊救命,那声音惊恐的让人都没有了嘲笑的想法了!而且这么一个人瘫软在了长空栈道上,后面人那是根本没办法绕过去的,只能被堵着。

    不过在这个地方,大家倒是没有催促或者不耐烦,一个个的都鼓励着那八尺大汉,而贾鸿渐等靠的近的男的,那更是手把手的搀着扶着他,最后大家才安全的走了过去。后来下山的时候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哥们儿有点恐高症,刚开始是跟朋友互相胡扯,结果被朋友忽悠和激将了,就想硬撑着走长空栈道试试看,结果尼玛没想到一上去之后看了看脚下的虚空,当时身体和声带就不受控制了,据说一边头发晕一边眼前发黑一边浑身发软一边就快晕过去了,要不是意志力还强一点,当时搞不好自己就直接掉下山崖了!

    到了这时候,旁边一个跟着一起走的游客突然说了一句——“听说这华山这边的管理局想要学外国弄刺激,把长空栈道的木头板换成有机玻璃的,到时候……”刚说到这里,那八尺大汉直接脚一软又坐地上了!不仅是他,旁边的那些人不管是不是跟大汉一起的,听到这消息当时也觉得腿软了一下——这尼玛万丈高空上,本来就是悬浮在空中的一个木头栈道弄成透明的有机玻璃的!这尼玛走在上面看着脚下就是万丈深渊,是人就会腿软的好不好!到时候万一真软了一下掉下去了这算谁的?

    在玩儿过了华山之后,柯受良已经开始准备带队前往壶口的大本营了,贾鸿渐也叶静也收拾了一下行囊赶去了壶口。壶口这地方是黄河最窄之处,但是附近并没有什么大城市——红都安延这边是陕北,一直条件不太好,不然当初红军也不至于能在这里扎根,能扎根那还不是因为国民党在这穷乡僻壤的没兵力?国民党有兵力的那不都是条件起码还过得去的地方?

    而且这个大本营还不是安置在安延市里面,还是在郊区的郊区,是在周围没什么人烟的壶口!可以说,这里除了飞黄的大本营之外,周围老百姓都没几家!随着柯受良和大本营的来到,很快这里也跟来了很多记者,甚至还有很多准备围观的游客和群众,一时间这个本来没什么人烟的地方热闹非凡!

    随着热闹非凡,倒是也有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主动找到了贾鸿渐、华夏高科和柯受良!这就是黄土高原省的中国人寿保险分公司,居然吃了豹子胆的主动提出来希望贾鸿渐和华夏高科能给柯受良买保险!

    这个要求提出来之后,当时柯受良就惊了!他各种飞跃活动中,基本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敢接受保险的,更不用说是主动上门来提出要保险的了!这黄土高原省的保险公司,到底是胆子有多大锕?

    而这个保险公司提出的条件一点也不苛刻——只要出500万的本金,就敢给柯受良保一个赔偿总额最高可以达到6000万的人身意外保险!我擦咧,这是真对柯受良有信心锕,人柯受良自己都不一定有这种信心好不好!(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