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八八章 凑热闹的人们
    在知道了有保险公司愿意给他保险之后,柯受良自己都惊讶了半天!要知道这种飞跃的活动,那可是相当容易出状况的!甚至可以说飞跃的过程中,各种天气因素、空气湿度、风向、油门大小甚至是心理等等问题都会变成阻碍飞跃成功的原因!美国的历次表演性质的飞跃活动中,那可是不乏因为空气湿度大导致起飞跳台些许打滑导致莫推车或者是汽车在飞跃前无法达到既定的速度,结果就没办法成功的落到台子上!基本上一出这种问题,那就是车毁人亡的惨剧!

    最关键的是,壶口这里拿本身就是黄河最窄的地方,而且最那啥的是,柯受良为了飞跃的时候整个镜头感够美,那都是刻意选择了壶口瀑布这个地方作为飞跃的场所——瀑布锕!这里那各种水珠飞迸的,附近都有水雾的!那打滑是一定得!在这样的条件下,当初柯受良凭借着自己多年的飞车经验和特技经验知道,这种危险程度的保险那基本上全世界是没有保险公司敢保的!因为这出事的概率太大了,而万一出事了保险公司自己是要赔钱的!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做!

    听到了黄土高原省的这个中国人寿分公司想要给他保险,柯受良想了一会儿之后,面带笑意的看向贾鸿渐,“你们大陆的这保险公司可是胆子比我还大锕,呵呵。”听着这话,贾鸿渐苦笑了一下。他这个重生者知道,大陆这边的不只是保险公司,甚至包括老百姓甚至还有政府在内。基本上在2000年前没人意识到这种飞跃锕之类的事情是有伤亡风险的——不知道是中国这片土地运气好还是什么,反正光是柯受良自己的几次飞跃活动,甚至包括飞跃布达拉宫的活动。那都一点事情没发生,顺顺利利的完成了。而受到他的激励,更是出现了各种民间飞黄活动,甚至到了后来,这种刺激人眼球的活动那都成为了各地争相举行的一个“表演”!

    到了20世纪末的时候,西南很多省份也开始举行类似的民间活动,甚至还有人在黄河或者其他什么河或者是峡谷上拉上一根钢丝,然后表演单人走钢丝过去的!这可以说是中国世纪末的一次狂欢!而且神奇的是。这些活动也都一点问题没有,全部都顺顺利利的结束了,直到后来出现了第一例伤亡事件之后,大家仿佛才反应过来,原来这种极限活动那也是会死人的!到了这之后,各地的各种极限运动的风潮才渐渐的衰落了下去。

    在经历过了这个事儿之后,还有一件让柯受良以及贾鸿渐觉得惊奇的事情。那就是随着飞跃时间的临近,晋西省和黄土高原两个省份的官员们好像一下子突然发现了这个活动的眼球效应,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得,他们突然自发的开始参与到了这个活动当中,居然没跟华夏高科和柯受良联系。两个省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成立了一个所谓的“飞越黄河活动组委会”,然后各自当地政府还拨款要弄个像模像样的热场活动!等到贾鸿渐和柯受良知道的时候,双方已经都各安排了差不多一千人的演出团队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举动,贾鸿渐是无所谓的,虽然对方没有打招呼,但是也不占用贾鸿渐的什么时间,人家是表演给现场的围观群众们看的,跟贾鸿渐没有什么关系,贾鸿渐弄的是在电视上转播的,这个范围可是比现场小范围表演的受众群体大多了。这次转播的是央视,央视在台长都拍板转播的情况下本来有点官僚主义的央视机器那是特别有效的活动了起来,在短短的半年之内,居然把这个转播的内容差不多覆盖到了90个国家之多!里面不少央视国际屏道还没覆盖到的国家,都是转卖了2手的转播权,简直都跟奥运会有的一拼了!

    除了这个事情之外,还有个事情让贾鸿渐觉得有点小意外和小惊喜的,那就是他居然又碰到了梁家辉!甚至不仅是梁家辉,包括柯受良的双亲、太太、儿女,甚至还有港港的柳德华、曽质伟、谭咏麟、任大华等明星都纷纷到场,甚至还有唱那个“我是一只小小鸟”的赵传也来到了大本营准备看柯守良的飞黄过程!对于此,柯守良非常高兴,贾鸿渐也同样高兴,特别是在发现梁家辉看到他在之后,当时那惊讶表情的时候!

    “贾总……怎么你也在?你也是来看小黑飞黄的?”梁家辉诧异之后以为贾鸿渐也是来凑热闹的,结果问出了这个话之后,就发现旁边的小黑柯守良哈哈大笑着说道:“他不是来看我的,他这个贾家的少爷是赞助我这次飞越黄河的!”

    “是华夏高科赞助的?”梁家辉当时就有点吃惊了,他对大陆这边的事情关注的不多,前几天跟贾鸿渐见面的时候就以为华夏高科是大陆这边一个比较有钱的公司而已,没想到这华夏高科都已经这么牛,居然还能投资一千万来赞助整个飞黄了!

    贾鸿渐点了点头,笑而不语,而梁家辉看着贾鸿渐的眼神那就有点不一样了,好像有点重新认识了贾鸿渐和华夏高科的意思。很快,来为柯守良助兴的那些港港的明星们围在柯守良的身边,互相之间你一言我一语的一边聊着当年大家合作过时经历过的一些往事以及展望未来,而梁家辉此时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有点融入不到这个环境里面。

    他惊讶的发现,好像听着同行们兴高采烈回味过去以及展望未来的话,总是让他联想到了贾鸿渐曾经对他预言过的港片未来的末日。想来想去,实在有点放不下念头,他走到了正在屋外打电话的贾鸿渐身边。贾鸿渐打完电话收好手机之后,刚一转头就看到了梁家辉,此时梁家辉问道:“贾总怎么想起来要拍《三国演义》了?我听说国内这边的央视去年刚放了拍好的《三国演义》了?”

    “因为他们拍的是完美的复述《三国演义》这本书里的内容,只是把书的内容给影像化了,实际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是很没必要的。”贾鸿渐这话说的是真的,不管是什么电影,只要是从变成电影的,那不管中外,拍摄的时候都要进行改编。虽然改编的多少与改编的好坏是个非常重要的技术活,但是毕竟改编是需要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这部电视剧拍摄的武打戏有点弱,特技也有点弱,作为传世经典还是有点不完美,所以我就想自己出资拍一部戏。因为要重新拍一部,所以自然不能跟前面的那部情节一模一样,所以就要改编……”贾鸿渐继续说道,“所以,干脆拍一部这个年代的人能理解的三国演义出来好了,算是一种新解读吧。另外,对于三国我个人有个理论,那就是曹操指数……”

    “曹操指数?”梁家辉有点没搞懂。“对,曹操指数的具体意思,就是当一个时代对曹操的评价越高的时候,哪么这个时代的人就越功利,越讲究结果而不讲究过程……”

    “说得好!”刚听完梁家辉就猛然鼓掌了起来,其实不仅是大陆在90年代之后慢慢有了一种无视以前传统道德的倾向,在本来就是资本主义的港港也有这种倾向。像是港港90年代初拍摄的《江湖最后一个大佬》以及别的黑帮片里面,越来越出现新一代的黑帮分子不讲规矩不讲义气,为了钱什么都肯干,而不再像是传统的黑帮片里面那样讲义气。至于例外的《古惑仔》,这玩意儿是从漫画改编的,本身并不是原创电影,其实也不属于正统黑帮片的范畴。

    就梁家辉的记忆来说,在以前的确黑帮都是要讲究拜关公,哪怕在表面上也要讲究一个忠义讲究一个义气,有的事情能做有的事情不能做。但是现在很多人也的确越来越无视传统的道德,也的确是有一种开始觉得曹操是偶像的倾向!

    “所以,既然新时代来临了,我们不能只站在旧时代的立场上面批判,我们的批判没有任何作用,预期这样,倒是不如按照新时代的风气做点事情,我选择的做法,就是按照新时代的潜在观点重新解读三国。”贾鸿渐笑着说道,“比如刘备,传统都是说他是好人,他人不坏,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碰到事情只会哭。但是如果刘备是一个心思非常深的人呢?或者说的露骨一点,一个真的没有任何用的人能最后变成三家霸主之一?他做好人,一个是因为那个时代的风气就是要讲义气喜好名声,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是白手起家,不得不要口碑。所以如果把他解读成一个看起来是好人,但是实际上心思非常深,最后还要照顾到传统观众的一种审美惯性,又不能让他坏的太露骨,这就非常挑战演员的功力了……”

    听着贾鸿渐的话,梁家辉还真的突然发现这样的一个刘备要演起来的话,那对演员的演技还真是个大挑战,从这方面来说,他还真突然有了点兴趣……之前在看第十放映室的《恭贺2013》,一个吐槽评价2012年上映电影的节目。去年张小北写文案的那个吐槽2011年的版本让橘子笑到肚子痛,不过今年这期吐槽的稍微轻了那么一点,不过还是不错的吐槽片,算是非常有诚意的一个节目了,没看过的同学有空了也可以找来看看哦~(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