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九七章 滨崎步和邪恶的爱国主义
    “中国公司华夏高科筹划协助灾民重新就职,背后更有庞大扶助计划!”当《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中日新闻》和《日本经济新闻》以及《产经新闻》纷纷都刊登了这个新闻。在这个新闻出来之后,可以说当时日本社会中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就被这个新闻给吸引走了。大家都知道,华夏高科这个公司那在之前的阪神大地震救助活动中,那都是被nhk整天翻来覆去报道的,简直就是成为了那些日子里面日本新闻里面唯一能听到看到的公司名字了!

    当时很多人已经开始惊讶为什么一个中国公司居然会这么热心的来救灾,如果说当时他们还是再内心深处有一点疑惑的话,那么现在这份疑惑已经在他们的意识里面简直都挥之不去了!在这片文章里面,这华夏高科的社长贾先生那说出来的话极富有人道主义精神,而且还提到的什么社会责任之类的东西,那简直就让日本人感觉是碰到了外星来客一般!

    要知道那再国外做慈善什么的本身也就是为了免税或者退税或者是为了给自己头上增加点高贵光环才做的事情,哪怕是在做慈善的时候,那些老总们也是万万不会自己亲自下基层,也不会让公司里的人把事情做的那么到位,毕竟他们那些老板只是冷艳高贵,只是坐在现代化的办公室里面,然后就如同指点着中国现代化太污染环境,应该不要现代化而保留传统美景的那些人一样。说白了,就是贾鸿渐现在的所作所为那已经完全超过了以前那些慈善团体们做的事情。如果说那些日本的慈善团体就是在流浪汉聚集的公园里面每天提供一些中饭和汤的话,那贾鸿渐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想要让那些遭灾了以后可能会成为流浪汉的人重新进入社会!这种东西在西方社会一般都是靠着ngo这样的非政府组织、非经济体、不以盈利为目标的社会团体或者公司来提供相关帮助的,但是华夏高科是个经济体锕,是个完全以盈利为目标的,所以说贾鸿渐他们的华夏高科做了这么多事情,那都让人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而且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什么呢,还是贾鸿渐根本就没有再采访中透露出来他接下来的计划到底是怎么样的!这样一个要做好事还遮遮掩掩的做法。那真心让人好奇那个背后的计划!而这本身,那就是贾鸿渐的一个饥饿营销!

    本来贾鸿渐是不太想在国外玩儿饥饿营销的,这其中的原因那就是玩儿饥饿营销的关键就一定是要在吊人胃口的时候,保证市面上一定不会出现有类似功能的产品!也就是说。不能玩儿饥饿营销玩儿到一半,结果人别的厂商开始大面积铺货类似的产品,结果弄到最后那就完全是给他人做了嫁衣!在国内的时候,因为很多时候华夏高科的产品那都是拥有了创意等等部分领先的成分,在历史上国内厂商没有做出来或者要玩几年才做出来的基础上,玩儿饥饿营销,这其中最重要的关键就是国内企业基本都是以市场为先。没有什么自己的研究部门,没有去研究下一代产品应该怎么做!但是国外就不同了,就像是电动自行车这东西,在国内贾鸿渐就也许就可以玩儿饥饿营销,毕竟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但是在日本这边,雅马哈那边可是也有电动自行车的!虽然造价和售价比华夏高科的高不少,但是人家毕竟也有!要是玩儿饥饿营销玩儿的久了,让雅马哈发现廉价版好像又时常。然后马上转头开始做廉价版的电动自行车,然后一下把华夏高科挤的没市场了怎么办?

    不过在现在,贾鸿渐却可以笃笃定定的在新闻领域里面玩儿饥饿营销。这背后就是拿准了不可能有人过来抢生意!当大家这么好奇了三四天之后,华夏高科终于要开始公开他们的救助计划了!当产经新闻、读卖新闻等等报纸的记者们急匆匆的来到了华夏高科公司租用的会场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只发现这个会场里面几乎聚集了所有跟产业经济方面有关的新闻媒体,甚至连五大电视台基本也都到了,真是还有一些什么日本的华人中文媒体居然也到场了!

    “藤原君,你说华夏高科这次的那个所谓的计划是什么样的呢?据说是他们公司会贷款给灾民,然后让灾民购买他们企业的产品,用来恢复生活?这是他们企业的产品就真能回复生活么?我查了一下,他们企业的产品也就是一个电动自行车吧?”一个小记者问身边的一个师兄道。

    “谁知道呢,现在来的这么多人。不都是因为想不通这点么,要是大家都想通了,根本就不会有几个人来的。”那个被叫做藤原的人此时这样回答道。

    就在记者们正互相讨论着猜测着贾鸿渐他们华夏高科的真正方案的时候,贾鸿渐本人却是在准备室里面听到了一个奇怪的消息。八田英明此时凑到了贾鸿渐的身边,面带难色的说道:“社长,外面有个从东京跑过来的女孩儿说认识你。说一定想要加入我们的志愿者队伍,不过我们的志愿者队伍已经招聘完毕了……”

    “一个女孩儿说认识我?找上门来了?”贾鸿渐诧异了一下,此刻他到是有点想卖萌的自言自语一句——我在日本应该没有姘头锕,怎么会有姑娘抱着孩子找上门来呢?不过此时他当然知道这不是个卖萌的时候,就在他再猜测着东京那边有谁认识他的时候,就只听到八田英明继续说道:“那个女孩儿说她的名字叫做滨崎步……”

    “哦,是她锕,她现在就在现场外面?就在休息室外面?那让她进来吧。”贾鸿渐有点以外的如此决定道。于是,当八田英明走出了房间,几秒钟之后就有个贾鸿渐很眼熟的黄发女孩儿跟了进来。这个女孩儿不是现在仍然青涩的那个未来的日本天后巨星还能是谁?这个滨崎步走进来之后,看到了贾鸿渐时她的表情非常激动,不过随后她就看到了坐在贾鸿渐身边的叶静,而且这个时候叶静也正在打量她,一边打量着,叶静还一边有意无意的朝贾鸿渐的身边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好像在暗示她跟贾鸿渐关系亲密一样!

    “还真的是你锕,真是好久不见。不过你怎么跑过来了?还想要参加我们的临时工队伍?”贾鸿渐有点奇怪的用日语问未来的日本流行天后道。“贾社长好久不见,这次冒昧的未经实现联系就来请求见面实在是失礼了。华夏高科在阪神大地震阪神大地震的时候,对灾民做了很多,我非常为之感动,所以在知道了华夏高科招收临时工同时还有未来扶助灾民的计划后,我马上就想参加……”

    一边说着,这个滨崎步还微笑着冲着叶静点了点头。而叶静那边呢,因为听不太懂日语,不知道眼前这姑娘跟她家贾鸿渐到底讲了什么,所以在看到了对方的示好之后,迟疑了一下才回了一个示好。

    “你不是在东京努力在演艺圈里面发展么,怎么想到要来做临时工了?”贾鸿渐好奇的问道。按照他对这个滨崎步的了解,这未来的亚洲天后这两年应该是持续的在酒吧或者夜总会里面唱歌,在等着机会被经纪人公司的星探们挖掘什么的。现在她怎么不好好的在东京的夜总会里面唱歌,反而是很有爱心的跑到了关西来了?

    此时就听着这个未来的天后说出了一番不知道是应该说愤青呢,还是爱国的话语——“在关西遭受了这么大的灾难,据说还是从1926年后最大的地震,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声音,告诉我应该做一点什么,不应该只是在那边看着。所以在知道了贾社长你这样一个外国人都能这么积极主动善良的来帮助,我就决定一定要跟您一样,追随您的步伐!”

    这些话要是流传出去了,那绝对会被日本人认为是极右派的军国主义分子的!等等,爱国这种不应该是比较左派的么?怎么会被认为是右派的?原来,在二战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就是用各种“爱国”的口号征召和忽悠年轻人从军的。虽然这种事情全世界都在做,哪怕是美国也在做这种事情,但是谁让日本败了呢。于是在被美国占领之后,一夜之间仿佛这个“爱国”就披上了一种右派军国主义的外衣,只有右派的人在说要爱国,一般人和左派那说得都是要爱家乡!

    所以这种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种跨区域的救助事件那在日本是越来越难看到了,这背后就有着把“爱国主义”邪恶化的一众潜流。甚至这种潜流弄的日本中小学每周升旗的时候,都不能组织学生升国旗唱国歌!因为这种事情太“爱国”了,太右派了!而且甚至日本国旗那个卫生巾的“日之丸”也因为“爱国”被邪恶化,所以到了现在还都不是正规国旗!所以就更没理由升国旗了!(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