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九九章 体制问题和罗森登场
    “我们华夏高科深刻的知道现在的灾民中大概有三万余人因为各种原因基本上处于失业状态,这些人里面有人曾经是企业家而企业在地震中被毁灭了,有的人是上班族,因为自己供职的小公司小工厂因为地震倒闭或者毁灭了。而这三万于人里面,有一万多人是有劳动力的男人,其他的为老弱妇残孕等等,这些有劳动力的男人们很多时候不得不到神户以及大阪相关的地震废墟清理工地上,拿着微薄的临时工工资来赚取家人的伙食费。为此,我们华夏高科特别决定,凡是有灾民证的人来购买我们华夏高科大头贴机器的时候,还可以分期付款以按揭的模式来购买我们的机器!分期付款时,只要首付百分之五十,也就是三万日元,就可以拿到机器,然后通过十二个月,每个月归还3000日元到我们华夏高科的账户,就可以直接开始提前运营这个大头贴店铺!”

    听到了贾鸿渐这番介绍的时候,那些记者们当时差点直接疯了!之前他们还为大头贴机器6万日元的售价而称赞华夏高科有良心呢,结果刚过一分钟,华夏高科直接宣布可以分期付款!这简直是让人太……太没办法形容了!可以说这种事情那是全日本第一次有人做的事情——居然在产品还没上市,刚刚进行宣传而且还没竞争对手的时候,就自降身价!这完全违背了公司就是盈利的经济学原理,这简直就是圣人再世锕!

    看着下面记者们一个个惊讶的快要疯了的表情,现在视力终于恢复过来的叶静,那是嘴角微微翘着不停的偷乐!是的,她才不会告诉别人,这个机器在中国境内销售的话,那价格差不多就是2000元人民币!换算成这个年代的日元的话,那也就是4万日元上下。其实哪怕是算上各种税费的话,那么华夏高科其实卖个四万五千日元就能获得跟国内一样的盈利。但是在这个时候。贾鸿渐不但涨价到了六万日元,而且还通过分期付款这个方式吸引着小钱钱紧张的灾民们用十二个月的时间多还钱!首付三万外加十二个月一个月3000日元,那到最后就是六万六千日元!哪怕就是去掉银行的分期付款分走的利息,那赚得也比六万日元多!

    这贾鸿渐。简直让叶静都没办法形容了!他简直就是一边黑心的涨价,而另外一边居然还能被人顶礼膜拜的当成圣人,这尼玛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么?这种事情在眼前发生的时候,难道不让人觉得整个世界太滑稽太好玩了么?

    叶静知道这个事情,但是别人不知道,特别是现在在场的这些记者们!在记者们的眼里,华夏高科和贾鸿渐。那简直就是来自一个贫穷国度自己没什么钱,但是特别有良心有爱心的公司和老板,简直太让人感动了有木有?哪怕是偏向右派保守派的《产经新闻》的记者们,此时那都打定了主意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写一篇文章夸奖一下华夏高科和贾鸿渐!

    很快,当这个新闻随着《产经新闻》等等日本报纸以及电视台的新闻传播到了日本四岛的时候,几乎全体日本国民都震撼了!当初在小道消息里面知道了神户的山口组这个黑涩会帮忙救灾,出力比政府更甚,这已经够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坏掉了。而现在华夏高科这样一个来自“贫穷”中国的企业,居然能够做出来这样富有爱心的举动,那行动力!那研发能力!那做事的水平!跟日本本土的企业比起来。简直不知道高了多少!

    是的,在华夏高科出名的同时,那很多人都拿着日本本土的企业跟华夏高科做了对比。日本很多出名的大企业,那以前都是财阀背景出身,或者说在几辈儿祖宗之前那都是大地主大贵族之类的人上人!这种人本来就一直无视日本老百姓的生死,所以当初在甲午海战之后,虽然赌国运成功了,从满清政府得到了大笔的赔偿金,甚至赔付的银两都几倍于日本政府的年度财政收入,但是就是这样。日本政府也从来没想过把这种战争福利用来提高本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在他们这帮前任封建贵族看来,老百姓草民?那不就是一帮会说话的奴隶么?让他们过的好干嘛?

    于是历史上到了1918年,日本爆发了历史上第一次全国性的大暴动。这次革命暴动最初是从渔村妇女抢米开端,各地一般也以抢米形式爆发,所以在日本历史上习惯地称为“米骚动”。 “米骚动”从抢米而发展到与地主、资本家进行面对面的斗争,与反动军警进行搏斗。而且在群众中公开提出“打倒寺内内阁”的口号,因此运动本身乃是革命性的政治斗争。

    要知道,在这个1918年的时候,那可是恰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在这个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欧美各资本主义大国把主要力量投入欧洲战场,日本乘机大举侵略中国,并向亚洲各国大力扩展它的对外贸易,从而国内资本主义又得到飞跃的发展。在此期间,日本的工业产值增加了4倍。日本在战争中由原来的债务国变成为债权国,除偿还了3亿日元外债以外,对外债权增加到17亿4千万日元,黄金储备增加到18亿日元!可以说日本从明治维新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每逢一次战争,资本主义就获得一次飞跃的发展。可是就是这样得到利益的同时,在整个国家的实力大发展的同时,国内的老百姓那不仅没有得到生活水平的提高,甚至连吃米都快变成一种可望而不可得的事情了!

    有着这种大财阀背景的日本出名的公司们,一个个的能稍微出钱意思一下做做慈善那在他们自己看来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还让他们为老百姓服务?这是吃撑了吧?

    所以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媒体里面,都充满了一种反思和对比。在左翼的nhk等等媒体里面,华夏高科作为了一种新时代的榜样,好像像是华夏高科这样拥有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普世真理的企业那才是日本企业学习的榜样,才是未来社会应该有的企业!而右翼的媒体则是各种反思,开始反思他们日本大企业的各种官僚主义各种反应慢,用一种特别有21世纪中国公知母知范儿的文章写着“面对着体制问题,我不禁陷入了深思……”

    而这样的一个结果那同时让日本的那三万多的灾民甚至还有更多的普通老百姓都对这个大头贴机器非常感兴趣!一时之间大概有将近十万人打电话过来咨询!这种电话咨询那叫一个电话轰炸,基本上像是滨崎步等等临时工都整天在接电话,接了十个小时的电话之后回到家里边耳朵还感觉被听筒压的生疼!

    同时在华高科的这样一个新闻如同平地一声雷一般的炸响了日本四岛之后,几天之内日本的一个叫做罗森的24小时便利店连锁公司很快联系上了华夏高科。他们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跟华夏高科合作,加入华夏高科这个救助关西灾民的行动,他们说他们的关西地区的网店每个店都可以免费提供给持有灾民证并且购买了华夏高科大头贴机器的彩民一个摆放大头贴机器的地方。

    当时在电话里面大概说出来了这样一个意思之后,罗森的董事会成员说过两天会来京都跟华夏高科和贾鸿渐详谈。挂了电话之后,叶静表示非常惊讶,“没想到日本人里面还有好人?”她这样自言自语道。“怎么没有,人家黑涩会里面不都是好人么,救灾比政府还积极呢……”贾鸿渐吐槽了一下之后,开始认真的说道,“不过表面上看着这个罗森是做好事,不过实际上我估计他们是另有所图……”

    “什么所图?”叶静很好奇的问道。“现在中国还没有24小时便利店,这种东西在日本才有,而像是八佰伴之类的百货业大商场已经开始进入了中国,而且生意非常好,我估摸着罗森也是瞄准了这个市场,想跑到上沪锕首都锕这样的特a级城市弄出来一个24小时连锁店之类的东西吧,所以先做做好事参与我们的计划,然后估计可能回头想让我们回上沪了之后,帮他们稍微跟国内的相关行业人士或者政府人士牵牵线之类的……”

    贾鸿渐这可不是胡说,按照他的记忆,在历史上的96年2月,也就是明年年初,这个日本罗森还真跑到了上沪去,跟上沪的百货业公司华联集团合资,成立了一个中国上沪罗森便利店有限公司,然后在中国大陆开出来了第一家全年无休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当时这在上沪那可是个大新闻!当年从来没见过这种24小时都开的便利店的贾鸿渐那还亲自晚上10点跑过去看过呢!(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