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罗森代表和日本遗孤
    果不其然的是,罗森集团的代表几天之后来到了华夏高科的办公楼之后,那还真是提出了贾鸿渐预见到的那个问题。“是这样的,贾社长,我们很愿意加入这次贵社关于救助扶助受灾民众的问题,我们方面非常认同贾社长的看法,甚至我们公司的老总在知道了贾总您这样一个外国人居然能第一时间提出来这样的一个慈善想法,甚至比我们日本人还快之后,对您提出了极高的评价……”

    只不过罗森的代表们此时显然很知道怎么是比较中国化的交往方式,明显是先给予在索取,先给予贾鸿渐一顶顶的高帽子,想着把贾鸿渐拍马屁拍的够舒服之后,才提出来他们的需求。不过贾鸿渐显然很坏,他这人那就是别人要是送糖衣炮弹过来,他绝对是那种把糖衣吃了把炮弹丢回去的那种。在享受了半天的马屁之后,他虽然有点爽不过并没有轻飘飘,就在这个时候,那罗森集团的代表开始转换话题了。

    “另外我们有点事情不太好意思说,这个事情锕,就是我们公司现在很看好中国大陆未来的发展潜力,所以特别想为中国的发展提供一份自己的力量。我们得知中国现在的快速消费品行业里面并没有24小时便利店这种模式存在,所以我们想到中国市场普及这种模式。毕竟有了这样的一个模式,质量更容易保证,更能提高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

    不得不说人家这罗森的人的确会说话,听着意思那怎么都像是一个披着外国人皮的中国人说出来话的意思?贾鸿渐作为一个中国人那可是从来都没听到过外国人这么会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来说话的!其实到了21世纪的时候。能完全按照中国人习惯办事儿说话的外国人那都珍稀的跟熊猫一样了,更不用说是在这个年代了!要不是眼前这个代表那日语绝对流利,而且听起来也不像是外国人发音,再加上他“林”这个姓在日本也真是有日本人姓,而且发音也不是“lin”而是……这个日本发音,否则贾鸿渐还真会以为对方那就是个中国人!

    “好说好说,林先生以前在中国呆过?”贾鸿渐先敷衍了一下对方。并没有直接拍胸脯答应下来,而是开始好奇的拐弯抹角的找对方的底细了!“是……或者说,我是在中国成长起来的。”此时那个叫做林的人直接就用着东北话回答道!

    听到这话的时候。当时贾鸿渐真心有点愣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一口东北话那叫一个流利和纯正!甚至都能跟21世纪时候的日本瓷娃娃福原爱相比了!当初那福原爱就因为从小在东北训练,所以会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结果到了最后她外语就是会中文里面的东北话,甚至接受英国记者采访的时候,都需要记者找来个勉强能说中文的外国人来当翻译!

    “林先生以前在中国呆过?你这中文够流利的锕!”贾鸿渐惊讶的说道。“那是当然,确切的说,我其实就是国籍是日本的,其实里面就是个中国人……”那林先生爽朗的笑了笑说道,好像丝毫都不以转换成日本国籍为耻,或者甚至好像觉得转换日本国籍没有任何会被别人另眼看待的可能一样。到了这时,贾鸿渐慢慢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说道。“这倒是不容易,归化成日本国籍的话光是住在这边时间长也不行,我记得日本归化法规定好像要住在日本满一百年才可以入籍?林先生本事很大锕……”

    这话表面上听起来是夸奖对方,实际上那对方是个中国人而且有点羞耻心的话,那绝对听得出来这是讽刺!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林先生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转眼看向西方,那个中国在的地方,用一种怀念故乡的模样说道:“我觉得自己是个中国人,不过血脉却是日本的。我母亲是当年的日本遗孤,当年日本投降的时候。我妈才14岁,后来被我姥姥姥爷收养了。姥姥姥爷是中国人,他们把我妈当成了亲生女儿一样,而我妈当时亲生爸妈因为战争都死了,无依无靠的也愿意在中国跟我姥姥姥爷生活。本来我妈这种在以前因为是自愿融入中国社会的,而且超过了13岁的年龄,所以日本政府当时根本就不承认她是遗孤。后来是在93年,日本政府终于算是承认了。当时我姥姥姥爷甚至都去世了,我妈年纪也大了,就跟我父亲来日本这边看了看。结果当年那些堂亲戚表亲戚什么的,根本就不接受我们。当时要不是为了能让我能移民到这边,多赚点钱什么的,我家老太太那就直接不要日本国籍回国了。我本来是不太想要的,结果老太太为我好,也只能接受了……甚至我的名字林佳树三个字那也是中国名字,林是我爸那边儿的姓。我来这儿入了日本籍,那也就是把这三个字给换成了日本训读的读音而已……”

    听到了这个事情,贾鸿渐还真有点意外。他倒是从来没想到这林先生原来还有这种身世呢!一时之间他倒是有点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不过此时他倒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在前世他好像看过个报道,说那些当年被中国人抚养过的日本遗孤在回到了日本之后,基本都被自己家的日本亲戚排斥,最后只能沦落成为日本社会最底层的人员。而且因为他们离开中国的时候,中国这边所有认识的人都以为他们回去是享福的,所以他们只能打落的牙齿咽下去,不愿意回国被人嘲笑……虽然这些人是在日本混的很凄惨,不过他们都还记得当年中国和中国人对他们的恩情,所以基本上日本的日中友好促进会之类的民间协会里面,都是这种人充当着会员……

    就在贾鸿渐想着什么的时候,那个林佳树说话了:“贾老板,这次我们公司呢,是想进入中国市场。一般来说大公司进入上沪的话那都会得到市委市政府的接待什么的,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公司实在不是那种大卖场,八佰伴进入大陆可以得到超级优待,但是我们公司过去谈判对方都不一定太当我们是回事儿,毕竟商业思维模式思维的差别在这边,因此希望能搭上华夏高科这艘大船。我们也不麻烦贾先生帮我们谈判什么的,只要稍微牵线搭桥,帮我们说服一下市委市政府,能让我们按照一个正常的商业合作能合作成功,这就行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贾鸿渐知道那林佳树显然已经是摆明了自己的国人身份,然后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这本身就已经显示出来对方的诚意了——要是对方鸡贼一点,或者小人一点,那完全可以装成外国人不会中国话,然后恰到好处的做一点中国人通常做的事情,那就可以一边不跟贾鸿渐拉关系,一边做成事情还不露底!而现在这样把底都说出来了,一切的决定权就都在贾鸿渐手里了!

    “行,我能帮到的我都会帮忙的。只要不违反原则,一切好说。”贾鸿渐此时倒是也很爽快,他直接拍板道。林佳树当时一听这话,一下就高兴了起来,拉着贾鸿渐要一起去京都这边一个唐人街的饭馆儿吃吃正宗的东北菜。贾鸿渐的那番话听起来好像是大包大揽的,好像是答应了很多事情。但是实际上“能帮到的都会帮”这句话里面那“能帮到”的可是一个很主观的范围。碰到贾鸿渐不愿意帮的,他完全可以说自己帮不到!虽然对方已经露底好像什么话都说了,很坦诚,但是这是商场!贾鸿渐不会天真的把自己全部的真诚都表现给对方的!怎么说也得表现出来七分隐藏三分吧……终于知道自己嘴巴为什么张不大了……智齿冠周炎急性发作,牙龈肿胀,疼痛,后期多伴有面颊部肿胀疼痛,张口受限,淋巴结肿大等。一般初期全身无明显反应,病人自觉患侧磨牙后区肿痛不适,当进食咀嚼、吞咽、开口活动时疼痛加重。如病情继续发展,局部可呈自发性跳痛或沿耳颞神经分布区产生放射性痛。若炎症侵及咀嚼肌时,可引起肌肉反射性痉挛而出现不同程度的张口受限,甚至出现“牙关紧闭”。全身症状可有不同程度的畏寒、发热、头痛、全身不适、食欲减退及大便秘结、白细胞总数稍有增高,中性粒细胞比例上升

    另外之前打了几个电话,因为想起来一个朋友去年好像就得过这个。结果一问还真是,我那朋友当时不仅症状比我大,而且疼痛还大,甚至炎症影响到三叉神经还是啥,嘴巴已经完全张开不能了……上沪这边的牙医坑爹的贵,我估摸着自己去看一趟几百块钱是少不了的。还是先从朋友那边讨了几个药名,明天去买点药自己吃吃看,先消炎了再说吧。

    最后,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并还能引起来抵抗力降低。怪不得这两天橘子还感冒,原来都是这个病弄的。朋友推荐的药里面阿莫西林是处方药,没处方在药店买不到,不过朋友推荐了另外两种当初吃过的药——甲硝锉芬布芬、乙酰螺旋霉素。大家如果以后有相应病症了,也建议可以试试看的说,毕竟嘴长不大的话,牙医也没办法进行处理的说。如果疼痛严重的话还可以配布洛芬缓释胶囊或者是地塞米松片,这两个是镇痛的。牙周疾病貌似治疗器会稍微有点小长,会遭几天罪的说……(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