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一二章 不打脸
    很快,在贾鸿渐的指点之下,倪润丰就和贾鸿渐跟《中国经营报》联系上了。面对着倪润丰和装成贾刚的贾鸿渐亲自上门要求参加辩论,这《中国经营报》那真心是开心的都要尿裤子了!他们赶忙答应了贾鸿渐和倪润丰的要求,说是要安排他俩进专题进行自白。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贾鸿渐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我建议大家进行类似在线……连线辩论,意思就是我们这边写好了针对上半期文章的辩论呢,传真给你们,你们传真给那几位,那几位根据我们的话然后再有什么意见呢写出来传真给你们,你们再传真给我们……”

    这叫一个累!本来贾鸿渐想说是跟在线采访或者跟在线聊天一样,结果说道了一半突然想起来这年头国内网络还是个稀罕物,甚至电脑都挺稀罕的,所以没办法把“在线”说成了一个“连线”。对于贾鸿渐提出来的这个要求,那《中国经营报》是相当的开心。因为他们本来想到的做法就是采访过那些人之后,再把这些人的一些论点总结出来告诉“贾刚”以及倪润丰,看看他们两位有什么反应。现在这位“贾刚”提出来的方法,虽然有点麻烦和占用时间,但是不得不说这么一来一往有来有往的过招那才有趣那才激烈那才吸引人锕!

    于是很快经过了《中国经营报》的撮合,之前下篇的专题就暂时作废,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们开始兴致勃勃摩拳擦掌的开始准备对华夏高科的“贾刚”和长宏的倪润丰来围追堵截、口诛笔伐了!

    首先先是一个首都什么食品公司的市场部总监。这个叫做戴泉的人是这么说得——“这次飞跃黄河的赞助策划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策划,非常失败。虽然华夏高科和长宏赞助的柯受良飞过了黄河,但是华夏高科和长宏自己能够飞到需求的彼岸么?如果说这次只是做而不是做市场的话,那这次几百万还不如在春晚上面打个广告,写xxxx公司恭祝全国人民xxxx的合适!如果说是追求轰动效应,那还真不如把长宏的显像管和华夏高科的生命一号给装到飞艇上,然后从几百米的高空扔下来。这样还能让全国人民听个响儿,我觉得这样那绝对轰动效应比赞助飞黄高。现在中国的市场已经非常接近充分竞争的市场了,不是那个一个点子救活一个厂子的年代了。现在已经是高手过招刺刀见红的年代了,如果华夏高科和长宏还这么弄下去的话,以后得日子真心不一定好过……”

    当看到了这个段子传真过来的时候。当时贾鸿渐真心问了《中国经营报》的编辑们一句——“这货到底是再说什么?”是锕!这首都的戴老兄磨磨蹭蹭磨磨唧唧的说得一大段,说到了最后,贾鸿渐就发现这人在耍嘴皮子,在当京油子,却没看到这人到底在说什么!从头到尾就是各种俏皮话挖苦,要是说华夏高科和长宏的策划差,那指出来哪里差了么?光是这种屁话的话,那根本不用这个什么市场部的总监,那找个叫郭德纲的说相声的胖子,绝对比这个人嘴毒!

    要是按照贾鸿渐自己的风格。他要是回应这个戴老兄的话,那就直接一句话——“中国经营报不是说相声的地方,请戴老兄搞清楚自己要说什么再来,谢谢”。这样一句话出来,那绝对能把这个姓戴的给噎的半死!丫不是就嘴皮子利索么?当贾鸿渐不会玩儿嘴皮怎么得?当街骂街贾鸿渐都能骂的丫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

    可惜锕。可惜就可惜在贾鸿渐给自己家定下来的“角色”那是弱势的知识分子形象的角色,是不能这么强势的跟公子哥儿一样上去踩着人家脸骂的,不然就太强势了锕!所以,贾鸿渐只能按照弱势的知识分子的样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嘴一样的尽量弱气的好好说话,这样倒不是认输。因为两个人争论的时候,一个人骂骂咧咧的嘴上老冒怪话妄图激怒对方,但是另外一个人态度一直很好,一直很温文尔雅,那到最后围观的群众们支持谁?肯定支持温文尔雅的锕,人家弱势不说,而且态度还那么好,一看就是好人,一看就是不会欺负人的那种锕!

    对此,贾鸿渐最后是这么写的“我们华夏高科这次其实本身是处于一种实验的心态来赞助这个飞越黄河的事情的,首先看着央视的广告标王费用的飙升,明显现在社会里面传统的广告模式成本会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常规广告模式的耗费比以及耗时已经变得有点难以把握了。所以,我们这次是关注到了这个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面虽然之前国内也有一些其他的企业做过,但是这么大的事件行销可以说是还没有人做过。我们两家这次也就是有点像是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算是摸着石头过河,如果成功了很好,如果失败了的话,那也能给我们以及其他的一些厂家带来一些有益的经验教训……”

    光是写完这段话,哪怕是贾鸿渐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看看这文章写的!那叫一个有理有据,那叫一个温文尔雅,光是他自己这么看着,都对说这个话的人有好感了!毕竟这才是正正经经说话的人,而不是玩嘴皮子的人不是?

    在贾鸿渐以自己老爹的名义把这个文章传过去了之后,很快《中国经营报》就回过来了一片文章。这篇文章是《首都经济报》的一个叫做赵海林的记者写的,这个记者非常难得的给了贾鸿渐和倪润丰一个宽容,他写道——“从抓住机遇的角度来看,这次华夏高科和长宏可以说是相当的拥有魄力和勇气。要知道我们国内的国企总是有点反应慢的缺点,而华夏高科和长宏这次能这么快的做出来决断,这个本身我觉得是可以表扬的。他们两个厂商想着要抓住这次飞黄的机遇,测试一下事件营销的想法,从而达到借船出海、借梯上楼,从这点上来说,他们两方充分显示了自己的勇气和能力。如果要说实际效果呢。我个人觉得现在还有点为时过早,我个人愿意等到出水才看到两腿泥、盖棺定论的时候,再来总结这次事件营销的得失。毕竟现在就开始评价的话,还有点为时过早,而且处于对华夏高科营销能力的信心。我也不相信他们之后没有相应的手段或者计划。毕竟,打个水漂还能听个响,卖粮葫芦也能听个吆喝,我愿意等待这华夏高科和蜀川长宏的佳音……”

    虽然这个赵记者也有点京油子耍嘴皮子的意思,但是这说出来的话那多暖人心?从这点上看,华夏高科那以前做形象作的也不是没有用!要知道中国这些专家学者们,那真心是不贬低别人不能显示他们自己的高,这里面能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华夏高科说两句话,也就能说明华夏高科那做人做形象绝对可以!

    其实本来倪润丰非常想要丢数据出来打脸的!要知道,按照贾鸿渐和倪润丰的统计来说。这一家500万的小钱钱,那放在现在的中国里面,也就是能在央视的新闻联播之后的黄金广告时间段里面播放30次的!而且这个广告只有区区的5秒钟!现在倪润丰的长宏和贾鸿渐的华夏高科,那基本都是自己这个行当里面第一的企业,他们要按照注意力经济的原理来维持曝光度的话。那一个月基本就要花出去600万元的广告费才可以!不然长宏不打广告而竞争对手打了,这不就是让别人领先了么?

    但是实际上,但是从飞黄这件事情上面说,在贾鸿渐的策划下,持续曝光了多少时间?足足半年锕亲!这可是从94年的11月份就开始各种宣传,然后各地弄活动。一直炒到了这95年的5月份,这半年建保持自己在消费者的眼球前晃来晃去,只花了一家500万,这亏么?要是按照这样的一个数据来的话,一年下来也不过一千万的广告费,但是在央视弄个标王是什么价钱?94年底拍卖的那个95年的标王已经6000多万了!

    如果说这样的一个曝光作用没有央视标王效果好的话,如果说知名度跟购买欲没关系的话,那他娘的央视标王播的广告立马就能让消费者有**去购买?这不是扯的么!央视标王的广告效果那也是让消费者记着,然后以后有机会买的时候人家才会挑选标王的产品好不好!

    如果说这样一个事件营销的效果比央视标王的效果差远了,甚至没有人家五分之一的好甚至没有六分之一的好的话,那么倪润丰手里可是还有贾鸿渐找人调查出来的数据的——半年间广告持续覆盖人群达到5个亿!同时在半年里面,累计9家发行量总共超过1300万份的报纸,在总共5000万份左右的报纸里面投提到了华夏高科和蜀川长宏赞助小黑飞黄,这是一个什么广告效果?

    另外在今年其他竞争商,比如什么tlc锕、康家之类的品牌都加大了广告投入的情况下,长宏依靠着跟去年一样的广告投入,在半年里面还维持着市场上知名度第一,而且购买意愿第一的名次,这难道就是一次失败么?更不用说5月1号飞黄成功之后,那些蜂拥过来联系长宏的经销商了!全国几十上百万家的商场里面,总有地方是长宏的彩电和cvd机器铺货的地方,但是这次飞黄成功,还就是让长宏在全国90%的商场里面铺货成功,还就是比以前铺货更广了!这怎么说?

    “咱们跟他们掏心窝子说实话干嘛?他们感觉好就感觉好呗,我们告诉他们了,好么,他们都学会了我们吃什么?我们又不是他们爸爸,干嘛免费告诉他们这些?没事儿,听我的,咱俩就装弱势群体,就装着没好处!”可是,贾鸿渐用这段话劝说倪润丰放弃用数据打脸的想法……(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