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一五章 外遇和恐怖
    其实,感觉到奇怪的不仅仅是那些记者们,连带着那些发言了的“专家”们也开始觉得奇怪了。因为他们这些人那当初都是打着套华夏高科贾刚策划经验的主意的!他们还真跟贾鸿渐想的一样,那就是为了下钩子,通过各种听起来像是那么回事儿,其实却是错的,不过要辩解的话,一定要拿出来实际情况一点点详细解释清楚的!可是这么一拿出来,他们这些专家们就等于是拿到了一手的数据和案例,回头自己就可以慢慢琢磨和学习了!

    本来他们在知道了华夏高科的“贾刚”愿意加入讨论的时候,那高兴的劲儿简直不用说了,一个个的简直乐的都能笑的尿床了。可是这种高兴劲儿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传真机上华夏高科“老总”那各种装怂的发言!

    是的,贾鸿渐在装怂装弱势,这帮人那绝对是看的出来的!对于这帮人来说,他们当时的感觉就是用了激将法去刺激对方,但是对方却是老奸巨猾的一点不上钩,甚至都快到了唾面自干的地步了!这个局面可是让他们恨的牙痒痒了都!于是在不甘心之下,他们再这个专题的最后部分更是有点恼羞成怒的对着华夏高科展开了围攻。这种围攻一方面那就是为了发泄一下情绪,同时也是为了看看能不能勾引的“贾刚”忍不住自爆经验出来。

    但是这种尝试最后都失败了,毕竟他们这帮人不能真的说太露骨的难听话,如果太过分的话那边儿的编辑和报社也不可能给他们等出来,所以他们这种只能在周围围绕着进行各种挠痒痒式批评的举动,在真正的当事人贾鸿渐看来,那简直就跟小猫撒娇一样,不仅一点攻击力没有,甚至还先是出来各种萌态了!

    这些专家们并不知道自己被贾鸿渐认为在卖萌,他们在专题撰稿结束之后。那是各种的不爽,只觉得自己好像是错过了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一样!本来这种错失了机会的感觉就已经够让他们难受的了,可是当这期的《中国经营者报》发布之后,发生的事情那就更让他们不可理解了!

    比如说首都一个咨询机构的“大神”艾良。这人在这两天里面,总觉得好像小区里面的人看着自己的样子不对劲。这艾良家里住的地方,可是首都的一个前两年才建成的一个高层公寓。住在这公寓里面的人,那基本上不是外企的白领那也都是合资公司里面的中层了!以前这大神艾良在小区里面转的时候,碰到了些邻居什么的,大家都会点头打个招呼,偶尔闲聊一下。这本来也是艾良的一个职业习惯——他是做咨询的,当然认识的人越多越好,人脉越广才越能有赚钱的机会锕!

    可是在这两天里面,虽然邻居们跟他见面的时候,还是好说好话的点头打招呼,但是好像背后大家总是在指指点点的。这尼玛是怎么回事儿?到了后来,那更是有点不对劲儿了,光是楼道里面那种邻居家里的大妈。看到自己了之后,好像都若有所思的欲语还休,这可是真让他急煞了!难道是自己老婆偷人了?

    是的。艾良这种“成功人士”怎么可能第一时间就认为是自己做事情做错了?他第一时间那就想到是不是自己老婆给自己带绿帽子了!原来这艾良的老婆那是前几年就被艾良给弄在家里当了全职主妇,原因就是艾良觉得自己有时候因为要到处跑,甚至给别的企业做顾问去可能三五个月不在家的,这老婆要在外面上班天天跟男人接触,要是被忽悠的上床了怎么办?更不用说的是他现在正装着自己没这个30多岁已经半老徐娘的老婆,而到外面去嗅个小蜜!这做贼心虚锕!

    这种想法一出现,那简直就跟种子到了土里生根发芽了一样,每天都在这艾良的脑子里面转悠。每次看到有人对他欲语还休的,他就觉得对方是在考虑要不要提醒他他老婆偷汉子了。甚至看到公司或者小区里面的人偷偷对他指指点点低声细语的,他更觉得对方是在传播讨论着他老婆偷人的事情!

    这简直都快把他逼疯了!最终这天下班的时候。刚进电梯就看到一个拿着一把香葱的隔壁老太太在电梯里面,那老太太看到了他之后刚开始还点了点头笑了笑,可是后来就是时不时的侧脸儿偷看他,这可是让他心里煎熬的不行了!最后这艾良干脆就直接开口问道:“王大婶儿,你是不是知道我家那口子跟别的男的有事情了?”

    本来这话问完,艾良还想着对方会跟他说具体情况呢。可是谁知道那王大婶儿却是惊得眼睛都瞪圆了,还用一种听到了八卦一样的惊喜口气问道,“呦!你老婆跟别的男的有事儿?”擦!这是怎么回事儿?艾良赶忙问道:“王婶儿,那你这几天怎么都看着我欲语还休的?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

    “嗨,我锕,我……”王婶稍微纠结了一下,但是看到艾良那诚信请教的样子,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说了实话,“我说艾良锕,你在那个《中国经营报》的专题里面对华夏高科也太过了吧?人华夏高科多好的企业,多有良心的,人家又是私企,赚到的钱要怎么花那是人家的事情,咱不好指手画脚的……”

    就在王婶儿刚这么说完,就只见着那高高的艾良顿时全身都松弛了,这姓艾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哎呦,原来是这事儿锕……”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电梯“叮”的一声到了。艾良一边摸钥匙一边往外走,还不忘笑着回头对王老婶感谢了起来:“谢谢你锕王婶儿!”说罢,就出了电梯开门进屋了。

    和王婶儿一个人留在门外,看着艾良家的大门半晌没动,最后摸出来了钥匙,开门进了自己家。进了自己家门之后,这王婶儿顾不得放下香葱,直接就到了正在看电视的自己男人和儿子的旁边,神秘兮兮的特小声的说道——“嘿,你们知道么,对门儿艾良家女的偷人了!”这种八卦那可是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锕!当时王婶儿的儿子就惊讶的问道:“是么?看不出来锕!妈你怎么知道的?不是在路边儿听着老娘们儿胡乱嚼口条的吧?”“这话怎么说得?我是刚才在电梯里面听艾良自己亲口对我说得!”

    就这样,本来还庆幸着自己老婆没偷人,只是群众对自己批评华夏高科有意见的艾良就亲口传播出去了自己老婆有外遇的小道消息。到了几天之后,这艾良又见到了街坊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而且说话那都避着自己。在几个偶然遇见的街坊老大妈的背后,他还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艾良老婆偷人呐!真真儿的!”当时这艾良就觉得晴天霹雳了!

    其实基本上这些天里面,那些曾经参与了围攻贾鸿渐他们家华夏高科的专家们,几乎各个都有这样的遭遇。只不过他们里面就艾良最特别,阴差阳错的自己传播出去了老婆偷人的信息。别的那些专家们,虽然好了一点,但是也有点不舒服,因为他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种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面!他们这些专家们,在用激将法想要刺激华夏高科透露案例的时候,他们绝对没想到会遭遇到现在这种结果。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一夜之间,好像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们,那些每天都忙着自己生活的街坊们,突然就变得拥有道德感正义感了起来,他们一个个的都用各种方式提醒、劝说、批评这些专家们对华夏高科的围攻过分了!

    这种现象刚开始只是让这些专家们惊讶,但是等他们回过味儿来了之后,他们却是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为什么?因为如果华夏高科花了钱做公关的话,那应该是相关方面的人脉来提醒他们说得过分了或者怎么样,应该是有头有脸的人站出来帮着华夏高科说话。可是现在站出来帮着华夏高科说话的,那可是平民老百姓!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华夏高科已经把品牌经营到了民间,已经经营到了每个消费者的内心深处了!这还不让人觉得恐怖么?

    而且最恐怖的是什么?最恐怖的是这些专家们那本身就是跟市场打交道的,他们时不时也是要研究华夏高科运作手段和案例的!他们一直在研究着华夏高科,从来没发现过华夏高科有这种具体在消费者内部做口碑的做法,但是什么时候就这么润物细无声的做到了这一切了?这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在这之前一点都没有发觉?这一切简直让他们无法理解,简直让他们觉得好像自己对市场和营销完全不懂一样!这简直让他们都觉得无法接受了!(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