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一九章 用资本主义的钱发展社会主义
    罗老爷子苦口婆心的劝着贾鸿渐写文章上大天听反对黄鸿年,“再说了,小鸿渐你想想看,这个黄鸿年到哪里都能打包一个市的所有国企,这里面要是没有电猫腻谁信?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腐化党的干部锕!这你能眼睁睁的看着就不管?”

    “管!”贾鸿渐非常严肃的点了点头,“老爷子您就放心吧,这事儿哪怕就是我自己觉得没啥光是您这么一说我也得帮您,更不用说现在我也觉得不对劲。您就放心吧,我这就写!”安抚了罗老爷子之后,贾鸿渐先把老爷子给送回了家,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想应该怎么写这篇文章。

    说实在的,贾鸿渐光是听到了这黄鸿年的一系列做法,那就开始觉得这黄鸿年应该跟他贾鸿渐算是差不多的人。说实在的,想当年赵鑫先的三九开始全国各地兼并国企的时候,贾鸿渐不是没有想过上去学一下。到了后来全国各地开始在他的影响下开始结成航空母舰式的企业,而且还在某种程度上兼并了三家感光企业之后,贾鸿渐那可是真心想过想现在黄鸿年一样的跑到全国各地去大肆收购一番,之后稍微改造一下,炒弄一下概念,再弄到美国什么的一上市,只靠着这么一套资本运营手段,那真心能圈到一大笔钱。

    可是为什么贾鸿渐没做呢?因为这样圈钱虽然容易,但是比较难处理手尾,说白了就是有点像是这么一个情况——虽然推倒一个漂亮妹子上床嘿咻的过程很爽。但是爽完了之后,那是要面临妹子老公一个黑道大佬的追杀一样!这事儿收购国企虽然赚钱多,但是实际上后续的问题太多。至少贾鸿渐自己衡量了好几遍之后,觉得还是不愿意承受。

    虽然华夏高科其实自己也弄了几个企业,表面上看来华夏高科只是跟那几个企业双方共同出资建立了一个新的合资子公司。但是并不是华夏高科兼并了人家国企,人家国企的牌子自己也挂的好好的,而且国企本身也并没有流失什么国有资产,国企本身的股权也是全部属于国家的。只不过呢,这个新的合资子公司正好拥有这个国企的全部资产,并且借用了这个国企的办公楼以及所有设备、员工而已。这一套花活儿,虽然实际上看起来只是多此一举,但是却能在政治层面上给贾鸿渐提供一个保护伞!而地方政府也乐得这样。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是得到了好处而不太用背负风险,这种花花轿子大家抬的事情当然谁都愿意配合了!

    可是这次那黄鸿年可不一样了,他是直接出资给了国企,直接跟国企合资,这弄到最后再拿着超过50%的股份,基本上就可以认为是收购兼并了国企了!虽然在新企业里面国家还参股。不过问题是不具有控股权,而且以后要操作在国外上市的话,那更是要拿出来一部分股票作为流通股,比如说30%左右拿出去卖给股民,这倒最后很可能弄的中国国企的股份就被外国股民给买了。这在理论层面可能就会有被人抓小辫子的地方了!

    现在这个黄鸿年就是做了贾鸿渐想做但是没做的事情,可以说他现在遭遇的那就是贾鸿渐预料之中会遭遇到的非难。就在贾鸿渐考虑着自己要怎么帮着在黄鸿年头上撒一把土把他埋了的时候,突然间王蔻兰来电话了。“鸿渐,快!看中央二台!那黄鸿年上电视了!”

    “黄鸿年上电视了?”贾鸿渐惊讶了一下,赶忙打开了自己办公室里面的电视,调到了中央二台之后,正好看到黄鸿年正在接受央视二套财经记者的访问:“黄先生,您以前也在国内呆过,时间也挺长的,您也上山下乡过,相信您也会知道,您这样大肆合资之后,很可能有人会发出一种疑问——这黄鸿年是不是要改变国企的归属,是不是要改变国企的政治面貌,甚至其中可能会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您对可能会发出的这种言论怎么看?”

    嘿!光是看到了这里,贾鸿渐这简直都要为黄鸿年拍手了!为什么?这个新闻或者说访谈,播出的可是恰到好处锕!正好是全国各地老干部们上书天听反对黄鸿年的时候,他上了央视的访谈……这究竟是事先录好了,恰巧在这时候播放了呢,还是走通了关西临时抓了这个时间过来为自己辩解的呢?

    就在贾鸿渐正疑惑的时候,只听着电视里面的黄鸿年一脸正气、一副爱国华侨的表情说道:“对于这种言论我非常理解,我不觉得他们说错了,我只是觉得他们误会我了,是没有真正了解我做的事情的目的。我不是为了把社会主义中国给改成资本主义,根本没有这个想法,甚至我也不是用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钱来收购社会主义的企业,根本不是这样。我做的事情,其实是用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钱,来发展咱们社会主义的企业!”

    嚯!看看人家的口才!这可真不是盖的!还真可以说跟贾鸿渐的口才那有几分类似的!本来就是用人家外国投资银行和财团的钱收购中国企业运作到海外上市,这么简单的一个赚钱的事情,那要按照本质说成是用帝国主义的钱收购社会主义也是完全正确的。可是人家就能把“收购”一词给回避了,换成一个“用人家的钱来发展社会主义”!这话一听,那老干部心里的对抗意识就能减少不少!这黄鸿年锕,还真是在中国呆过的!这可真是了解国内的政治风向,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得!

    “用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钱来发展社会主义?黄先生的这个观点可是非常新颖的,能详细说说么?”记者现在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黄鸿年的口才了的,邀请他多说一点。此时就听着黄鸿年一脸正气的说道,“我听说很多人在背后议论,说这黄鸿年拿到了合资公司50%以上的股份,这按照国外的观点,那就是收购了国企啊,对此我可完全不认同。虽然我获得了控股权,但是我再这里要解释辩解一下,我这不是收购并购。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我要收购并购,那我肯定会找最赚钱的企业,其实你们去查一下,我这次合资的企业里面有不少国企那日子都是快过不下去了!甚至不止是这些企业,你们中央台的记者可以去采访一下那些跟我合作的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问问他们我们合作时候的具体条款。看看我黄某人是不是不在乎负债,不在乎接受人员包袱?恩?

    说实在的,这一点就是我跟国际上面的人最大的不同。我是中国人,我身体里面留着中国人的血,我是炎黄子孙,我知道咱们祖国现在有点小困难,我是来帮忙的,不是来占便宜的。你看看随便找个哈佛耶鲁毕业的国际高级经理人来,你看他们敢动中国的国企么?他们不敢!为什么?他们不了解,他们在不了解的基础上,更怕负担负债以及人员包袱!这对他们来说都是麻烦事,但是我就不怕麻烦。我不仅敢承担下来国企的负债,甚至我还敢保证跟当地市委市政府的人一起,合理的妥善的解决可能下岗的职工安置的问题,不论是给钱还是怎么样,我都愿意坐下来大家好好谈谈,认真去做。**不就说过么,凡事就怕认真二字!我来投资,连合资国企,不是为了流失国有资产,不是为了挖社会主义墙角,是为了引进更先进的技术和机器,带来更先进的经营理念,增值国有资产!甚至在这里我还可以跟全国人民保证,我黄鸿年跟国企合资,不管是多少国企,我都绝对不派一个人来当监工!没错,我一个人都不派!我就靠着这群原来的国企领导层来经营!”

    哎呦喂!这黄鸿年那可算是口才相当了得的了!听听他的这番话,那打着血脉的亲近,那一番自辩,简直都能让不少不太懂的到底怎么回事儿而围观的青年男女们转而帮着他说话了!看看人家这气度,恩?都愿意一个人都不派来监管着!这份豪爽的气度全天下能有几个人做得到?哪怕就是华夏高科的那个盛大,可是也拍了个张凤姑过去盯着呢!

    当然了,黄鸿年这话也就是忽悠一下不太懂事儿的年轻男女,他同样一句话在贾鸿渐耳朵里,却能听出来完全不同的意味!一个人不派来,这在别人看起来是豪爽,但是在贾鸿渐这样老谋深算的人看来,那就是为了省钱!

    省钱?这么一个大富豪还省这么三瓜俩枣的?那当然!这货到了现在那如果算上了旅顺那边,总共加起来都有快两百个国企了!这两百个国企,哪怕一边儿配上一个来自港港的“监工”,这就要两百个人。按照这年头港港那边的工资,一个人工资加上出差到大陆的补助,这一个人一个月怎么都得两万港币吧?哪怕就算是两万人民币,这两百个人,一个月那就是400万!一年再乘以12,就是4万!而且有时候一个监工是不够的,要是弄个监视监工的人,那整个价钱至少要翻倍,一年最少就是9600万!这尼玛是什么概念?有这9600万,他能再弄到手好几个厂子信不信?(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