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三一章 中投公司?
    就在中央要推进更严格的合资制度的时候,黄鸿年简直就不在国内呆着,而且这个时候他没留下属在大陆简直就成为了一个神来之笔——这样就基本没人能联系到他了!他跑到了日本之后,那是赶忙的跟朝日啤酒等四家厂家联系,更是托着伊藤忠商事赶紧帮忙在日本“拉皮条”!

    本来在这个黄鸿年看来,自己既然是跟伊藤忠商事这个所谓的伊藤忠财团合作的,那么对方这种国际的金融大鳄显然会帮着他来坑大陆的钱,这就是一个所谓的大鳄的职业道德。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那个一直躲在阴暗处的“死对头”贾鸿渐又开始建议政府做点刺激黄鸿年的事情了。

    在共和国理论上最高“议会”的7大长老会上,贾鸿渐现在正面对着7大长老兜售着他的坏主意——“我们国内包括很多领导干部在内,一直在潜意识里面都有一种以自己人和外人来区别阵营的倾向。其实这也不算没有原因,以前的冷战系统思维在美国还有残留呢,不能要求我们的干部们马上就忘记冷战几十年的那种压迫了。但是我要说得是,其实外国的那种资本本质上是很贱的,只要能给他赚钱,让他们卖了亲爹他们都不在乎……”

    贾鸿渐这可不算是无的放矢,当年跑到日本去弄什么动画片播放的事情,他当场被人放了四个小时鸽子,后来他反而放了对方8个小时的鸽子之后。对方不是照样服软么?很多时候在国际市场上,只要能给别人带来利益或者是大利益,那对方就能当你是亲爹!当然了。当对方亲爹的时候对方会很亲,拍着胸脯就跟亲儿子一样什么都答应,但是到了以后万一不能给对方带来利益了。那对方绝对下一秒钟就不认识你是谁了。

    对这个理论共和国的7大长老倒是没有表现什么意外的地方,毕竟在几十年前的共和国历史里面,一些军方用的“小东西”那不都是要从国外弄来么?有时候像是找外国公司弄这些“小东西”走私,那也是很正常的事儿!这种事情7大长老到了这种地位那都是有耳闻的,不过贾鸿渐现在说起来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黄鸿年如果是个坏人的话,他们那个集团其实是非常非常不稳固的。像是伊藤忠商事的话,他们公司曾经是70年代中日正常化的时候,第一批被我国定为的企业之一。我们国家当年很多时候要买化肥生产线什么的。都是靠着伊藤忠商事的人帮着牵线的,没错吧?那么对于伊藤忠他们来说,我们整个国家以后能给他们的好处那显然比现在这样跟着不明真相的被骗子煽动骗钱的好……我们应该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让他们明白以后我们中国跟日本的关系非常密切,还有很多大生意要做,伊藤忠商事明明可以发挥更大作用的……”

    在贾鸿渐这话说出来之后,这7位长老当时眼前就是一亮!他们并不笨。要是笨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坐到今天的位置。或者换句话说得话,能通过党内民主作为一个没啥背景的年轻人在体制内一路拼杀上来,挤掉了无数的竞争者,他们哪个不是精的跟人精一样?光是贾鸿渐这么说了第一段话,他们几乎各个都猜到了贾鸿渐下面的整段话的意思——直接从内部攻破黄鸿年的整个中策董事会!

    这么找着那些董事们聊一下的话。如果黄鸿年的确是个好人,那么显然不会造成什么破坏,也能更好的保护黄鸿年这个难得一见的好人。如果不幸黄鸿年是个坏人的话,显然可以让他再造成更大危害之前就把他能造孽的手脚都剪除!

    几乎不用贾鸿渐再多说什么,此时的7大长老直接就不约而同的举一反三的直接想到了要怎么跟那几家企业谈了——奥门赌王?等奥门回归了之后,你丫的赌牌都要中央给你呢!你丫现在跟中央不对付?港港的李超人李嘉诚?你丫一切的产业要不要了?李嘉诚的企业可不是全都是玩儿金融炒地皮的,他想对来说实业也不少!你丫这么一大坨的产业在这边,可能会移民么?而且中央在港港回归之后也需要一个典型,李家不是正好可以当个千金买马骨的典型么?要是现在就乖乖的听话,那以后就可以北上大陆自己发展,那不比现在偷偷摸摸骗这么点小钱好?

    光是这么一来,那中策董事会里面的五家企业就去掉了三家,剩下的就是美国的摩根斯坦利和黄鸿年自己了!可是这个摩根斯坦利怎么谈呢?毕竟现在摩根斯坦利在国内可是没有什么具体利益的!就在这7大长老正在疑惑的时候,只听着贾鸿渐像是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样,突然就开始说摩根斯坦利的事情了——“对于摩根斯坦利来说,要搞定也很容易,比如说我们找个中央的企业或者直接新建立一个企业,假设这个企业叫做中投,中国投资有限责任有限公司。然后我们让这个中投直接买进摩根斯坦利2亿美元的股份……这样一来,他们拿到了小钱钱,而且中啤上市之内他们也能拿到佣金,这何乐而不为呢?之后我们只要找人接手黄鸿年的中策,吃掉那些黄鸿年签下的合约,就没事儿啦!”

    贾鸿渐这话可是直接让7大长老犹豫了,“这不是拿国家的税收去交给摩根斯坦利当保护费么?这种事情怎么能做……我们这个中投公司不是用来交保护费的,而是做投资,同志们!要知道摩根斯坦利每年的盈利也不少的!我们中投公司到底是做什么事情的呢?主要就是为我们国家在海外做投资……以一个公司的身份。比如说我们现在美元外汇不少,如果有一天美元贬值了咋办?那我们的钱不都成绿纸了?现在美元那就是个信用货币,美国就是靠着印这个绿色的小纸片在全世界搜刮的……再说了,欧洲的欧共体这些年不是已经决定了要把欧洲经济一体化么,以后还要弄欧元,因为互相之间有汇率涨跌问题,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些投资来让我国避免损失。甚至现在原油市场也相比以前价格涨了不少,我国现在经济发展这么迅速,以后化工等等行业都要石油,如果有个公司在国际原油市场上面为国家做做期货投资,低买高卖,甚至哪怕就是低买了不卖,到时候我们收获原油这不是也不错么?可以对抗国际原油价格波动……而且……”

    说实话,贾鸿渐这段对于投资公司的阐述还真让7大长老耳目一新!虽然这7大长老都很聪明,但是他们以前毕竟都没有玩儿过金融,对这方面不熟不知道是很正常的!现在听到了贾鸿渐这么一说,那还真让他们有了点兴趣。而且他们还举一反三的想到了别的问题,因为现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稍微有了点中国买啥啥涨价的架势了,那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有个公司跑到全世界——好吧,其实就是非洲,买买矿山什么的,或者是跑到北朝鲜弄个铁矿什么的,这对国内也相当有好处嘛!

    不过,此时7大长老却是被贾鸿渐那句“而且”吸引了。“而且什么?”他们问道。此时他们就看到贾鸿渐用一种光芒四射的睿智表情说道——“而且在必要的时候,我们的中投公司也完全可以不当赚钱的工具,完全不以盈利作为评价他们业绩的标准……”

    听到了这里的时候,朱老总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在心里想到了这么一句话——“不是以盈利?难道还是以亏损?”就在他刚这么想完之后,就听着贾鸿渐说出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中投公司完全在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以亏损来衡量他们的功劳!”

    当时不止是朱老总,几乎7大长老当时第一时间都觉得贾鸿渐是不是疯了!他们几个共和国理论上权力最大的人,那还整宿整宿为了国企亏损的事情头疼呢,结果贾鸿渐现在说要建立一个中央直属的央企,然后还可以以亏损为功劳?这一定是贾鸿渐疯了吧?

    就在几大长老这么想着的时候,就看着贾鸿渐仍然满脸闪耀着自信的光芒——“我请7位同志脱离狭隘的数据的局限,而以长远的战略布局目光来看!我们中投公司可以做什么呢?用中国的资金在海外投资!如果亏损了会怎么样?我们只是损失了一些钱,可是我们肯定不是这些项目的主办企业!如果我们只是在其中参股了非常非常小的部分,比如几亿美元十几亿美元什么的,然后项目失败了,我们亏了一点小钱,可是那些投入的比我们多的合作者却会亏得血本无归……”

    七大长老此时突然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为什么一个亏钱的行为可以被贾鸿渐说得好像是要自损八百杀敌一万的举动?难道国企四处赔钱,做啥亏啥,这还成为红色中国最锋利的尖刀了?(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