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六一章 动画导演的人选是
    导演,是对电影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个角色的工作不仅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把编剧的文字转化为画面而已,他需要做的更多更好。如果说一个作家或者一个编剧,本身在写作的时候,是用手把他们脑海中的场景以及情感转化为了一种叫做“文字”的语言的话,那么导演要做的就是一个翻译,他需要先把这种用“文字”这种语言写出来的场景和情感完全吃透,然后用另外一种叫做“镜头”的语言写作出来。

    在地球上的版权法里面,对于翻译作品都是给予不同于原著本身的另一个版权的,这种很法学的话翻译成比较通俗的人话,那就是“翻译本身就是一种再创作”。就像是把罗伯特-赫利克的《快摘玫瑰花苞》的诗句……给翻译成,把……翻译成一样。把这样一个英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骑士派诗人的古典英文诗给翻译成了中国古体诗的风格,还用了典故,这样的一个翻译显然是需要先吃透原来《快摘玫瑰花苞》诗句中的中心思想,再结合中国古典诗句的风格,做出来非常有韵味的中文古体诗,这显然是需要非常的才华的。

    而导演把剧本的文字转化成电影,也是需要差不多的才华,因为文字和镜头这两种东西,那真的跟英文和中文一样,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文字是直接被眼睛录入之后,直接作用于大脑负责想象的部分,直接是给人“感觉”;而镜头这东西,更多的是利用人类生活中就会运用的视觉获取信息的途径,把整个场景展现给观众看。所以。文字没办法给读者好莱坞大片的那种视觉冲击力,一个作者在文字里写着“人一上万,无边无际”这没办法给读者带来具体的感受,也许读者眼睛看着这个描述。脑子却是想象出来了一种几百人聚在一起的画面。但是镜头直接给出来上万人聚集在一起的那种画面,却能让观众直接就通过视觉吸收到那种压迫力!

    同样,文字类别中的武侠,从来没有办法传递给读者那种电影武打片儿里的拳拳到肉的暴力本身带来的爽快感,哪怕是如同金庸古龙一般的武侠大神,他们也只能用玄而又玄的文字写着“一个人手腕一抖甩出7个剑花,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这个剑花、这个真假,转化成视觉应该是怎么样的?普通读者是很难通过武侠中的描写直观的复述出来作者想要表达的那种具体的招式和体位,而这本身就是文字这个传递系统存在的一个“转达误差”。

    而导演需要做的,就是如同一个好的翻译,在掌握了一段文字的核心理念之后,他要用“另一种语言”把那种文字里面最核心的东西转化为一种可见的东西,这种转化本身是非常非常需要才华的。

    同样是罗伯特-赫利克的《快摘玫瑰花苞》,一个蹩脚的翻译可以翻译成“在可以摘的时候快摘玫瑰花苞”这样一个类似花农入门教程一样的无趣语言。而一个好翻译却可以翻译成“花开甚折直须折”这样让人惊艳觉得有趣的翻译。类似的是,一个蹩脚的导演,在按部就班的拍摄一个剧本的时候。可能把剧本里面所有的娱乐元素都加进去了,把所有要表达的都表达了,但是就是让人觉得没啥有趣的地方。而一个好的导演,却可以通过他的才华,来把一个本来教花农怎么培育玫瑰花的入门教程给拍的趣味丛生、引人入胜!这中间两者差了些什么地方?哪怕蹩脚导演完全了解了罗伯特赫利克诗句的核心意思,但是他那种讲故事的才华不够,翻译出来的东西就味同嚼蜡;而一个好导演,则是可以把罗伯特赫利克,甚至是一个真的《花农入门》给拍摄的非常好看,这背后差异的。也许不是专业知识掌握程度,而是一种怎么把别人的故事通过自己的改造讲述的更好玩更有趣的能力!

    贾鸿渐知道,其实哪怕就是他给美影厂亲自捉刀写出来一个剧本,对方没有好导演的话,其实很容易拍成“柳德华的眼睛郭富成的眉毛张雪友的胡子黎明的脸型=一个大众脸路人甲”。哪怕现在这个《博物馆之夜》只是一个动画片,但是要知道。动画片可是比真人电影麻烦多了!真人电影导演拍了一条不满意,可以多补几个镜头——比如说在没完全想好这个镜头要怎么表达的时候,可以先跟演员讨论,让演员在摄影机前演半天,都拍摄下来,然后后期剪辑的时候找条合适的用。但是动画电影就不能这样,毕竟总不能等到人家建模人员和美工都等着你这边的导演想好了到底镜头是怎么样的才姗姗来迟的告诉原画让人家怎么画线稿吧?

    这也就是说,在拍动画电影的时候,作为动画导演那要比真人电影导演累的多,他没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戏骨来跟他一起讨论这段戏应该怎么拍怎么演,所有的场景所有的角色动作,都应该是导演实现就在脑海里想好的——说的夸张点,就可以说成是在动画电影开始制作之前,这个导演脑子里就应该有这个片子的成品存在了!等等……为什么这么说起来,让贾鸿渐越来越觉得国内就他自己合适了呢?

    这倒不是贾鸿渐自大,而是他这么在脑子里晃了一下,还真没想到什么合适的导演能来指导这个片子的。这两年最火的华语电影是啥?是《霸王别姬》!《霸王别姬》的导演名字挂的是程凯哥,但是实际上这哥们儿那就是在现场“打杂”的……等等,这里面有什么黑幕?为啥一个打杂的能挂名导演一名?还从来没有任何爆料?因为在背后真正掌握节奏的,是凯哥的老爷子、他老爹、他亲爸——郑老爷子!

    程凯哥老爹跟陈凯歌不同姓的原因在那个年代很正常,老爷子因为革命需要改过名字,后来一直没改过来,其实程姓是老爷子妈妈的姓,后来解放后叫习惯了也干脆就没改,反正也不是外人虚假的姓。正是因为这程凯哥大导演的老爷子在生命里的最后两年为自己儿子铺路,在幕后帮着儿子指点把关,这才让挂着导演名字的程凯哥拍出了惊人的《霸王别姬》。然后当老爷子在94年去世之后,这位程大导演再也没拍出来什么值得人们称赞的电影,甚至后来他的某部影片还被网络胡某给改成了一个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贾鸿渐掰着指头算了一下,按照中国导演分代来说,第一代导演那都是19世纪末出生的,30-50年代基本就去世了,这肯定没办法指望。接下来的第二代导演,基本都是三四十年代的时候活跃在影坛的,这帮人哪怕就算是没跑到资本主义世界,他们的经验和才华都跟现在的流行差了半个世纪,他们就是还活着,贾鸿渐也不敢请。

    第三代导演是五六十年代时候活跃的,这里面到有贾鸿渐比较熟悉的一个导演。这就是谢敬贤,这位导演当年拍摄了《高山下的花环》、《女篮五号》等等共和国的经典影片,在91年的时候还拍摄了关爱智障儿童的《启明星》。虽然这导演名头很大,但是他本人很不幸,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里面,有两个儿子就罹患智障,小儿子几十岁的人还跟小孩子一样,整天会走失。而拍摄《启明星》的时候,还有个38岁的儿子因为哮喘过失了,这样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让谢老大受打击,基本上之后就不再拍片。贾鸿渐面对这样的场景,也不太方便去叨扰人家谢老,就让人家安安静静的过一个晚年生活吧。

    第四代导演里面,基本都是动乱之前电影学院里面或者各地电影厂里面培养出来的电影导演,不过这些人经过了这么几十年之后,基本也没什么人比较出名了。第五代导演,基本上就是78年回复高考之后,那新的一批接受专业电影教育的年轻导演们。这里面有程凯哥,有摄影师出身的张一谋等等人。不过张一谋虽然跟贾鸿渐合作多次,不过贾鸿渐找张一谋要么是找他当广告导演,要么是当剪辑师,那时候贾鸿渐还亲自在背后盯着,说真的他很不放心张一谋。张一谋前几年拍摄了《大红灯笼高高挂》,这种片子在21世纪那是被网民影迷们各种鞭挞,说这是故意拍中国的落后,满足洋大人喜欢“原生态”的恶趣味的一种片子。

    不说这个《大红灯笼高高挂》,但说80年代最后一年张一谋拍摄的一个最市场化的电影——《代号美洲豹》。这个电影本来是非常商业化的,大概讲述的就是一个富商本来要飞往汉城——对不起,首尔这个年代还叫汉城,因为首尔旁边的那条河叫汉江——结果被一帮所谓的亚洲恐怖分子集团给劫机了,然后恐怖分子把飞机降落在了大陆的“四号地区”,对大陆喊出要求——呆湾那边要从监狱里面放出xxx!这种充分尊重了呆湾是我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恐怖分子得到了大陆和呆湾两边的欣赏,于是两边开始通力合作,最后成功搞定了劫匪。

    这片子猛地听起来非常有点好莱坞大片儿的意思是不是?但是这片子到现在,都让张一谋羞于提及,甚至老谋子一度都不敢承认这片子是他自己的作品——差点儿就说自己是挂名的,其实是别人拍的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