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六五章 江文的黑色幽默
    当贾鸿渐在跟迪士尼的埃斯纳翻脸的时候,江文正在跟自己的弟弟江武一起窝于华美动漫公司里面看着各种各样的动画片儿。从来没拍过动画片儿也没怎么太看过动画片儿的大江几乎是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用在了看动画片儿里面,不管古今中外的,不管是什么风格的他都看,简直就像是一个长着30岁身体的学龄前小孩儿一样。

    这是因为江文知道一个道理,如果要在一个行业里面当大能,那起码要有0到一万个小时的时间是沉浸在这个专业里面的!哪怕是不说得这么专业,说得通俗点的话,在拍动画片儿之前,那总的了解动画片是个什么东西,是一种什么表达手法吧?

    一边蓬头垢面一边啃着馒头的江文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看光了美影厂的所有作品以及迪士尼的所有动画产品之后,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这玩意儿咱们也能拍锕!”如果贾鸿渐听到了这话,那肯定会坏笑着鼓掌的。为什么?因为历史上,后世的江文为什么会有《让子弹飞》这个作品的?就是因为陪着孩子看了好几年的维尼熊和蹦蹦虎,看了几年之后,江文突然觉得好像自己也能拍个这种东西出来,于是最后就有了一个成人版的动画片儿——《让子弹飞》出来。

    最后的这个《让子弹飞》不再是小孩子看得懂的,但是却能让大人们起码1个小时50分钟内全都看得懂最表面表达的故事!这本身那就是动画片儿的要求以及一个正统故事的叙事桥段的功劳,同样也可以说是江文老老实实的在线性讲着表面故事的原因。而背后那些若隐若现的黑色幽默,那些各种暗喻,这就需要所有的成人笑过之后,回家在不经意之间突然琢磨起来好像背后有点什么另外的意思!

    江文显然是很喜欢黑色幽默的,虽然他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本身是讲述一个集体成长回忆的故事,但是他江文儿就是喜欢黑色幽默,因为他们这代人的成长经历,那就像是一个黑色幽默。这种黑色幽默的部分。可以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东西,没办法说得太明白,所以很多他想表达的东西,就必须隐藏在表面之下。而在隐藏了之后,这个聪明并且知道自己聪明的男人,就会自恋的挑战同类的智商,把本来隐藏在“正经画”下面的“裸女画”给去掉几笔,去掉一些渲染,让别的明眼人看透了“正经画”之后,只能发现背后只有一些形状暧昧不可名言的曲线。有人可能会觉得这些曲线是一只美腿,有人觉得是抽象的唇,有人觉得是个老太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很聪明,看透了江文背后想表达的东西,却没发现这只是江文故意给聪明的同类挖的一个陷阱而已。

    而现在这样的一个动画片故事,实际上在某些层面上很符合江文的喜好——动画片,要让小朋友看的欢乐。必须是个喜剧,那么在小孩子能看到的表面是个喜剧的幽默的话,下面藏一层黑色幽默怎么样?然后把这个黑色的幽默给稍微去掉点关键的地方。让聪明的同类自己觉得自己看到了他江文想要表达的哈姆雷特,这种东西显然是江文非常喜欢玩儿的。

    这样的一个动画片,很能激发起他的征服欲,让他那种浑身上下的男人味儿那种无处发泄的荷尔蒙和激情充分的爆发出来。因为这样的一个动画片儿,里面的所有“演员”都是受到他江文控制的!江文很爱电影,同时很戏霸,他对电影有非常大的掌控**,同时他本身对电影的理解又非常有天分,所以他才会演戏演了一半儿的时候,突然架空导演改剧本控制剧组——因为他感觉到了导演拍的不对。他想要把这个角色演成自己理解的那种样子,甚至想要整个电影按照他理解的样子被拍摄出来!

    可以说,这江文在刚出道不久,还是个纯粹的演员的时候,他已经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可以通过自己对一个角色的诠释来影响一个电影的整体风格了。就像是21世纪时候。很多网民不屑一顾的《红高粱》。这个老谋子的电影在当年可以说是非常有突破性的,就像是《英雄》开创了国产大片时代一样,《红高粱》也开创了一个国产电影新风格的时代,而这种开启时代背后,有江文的一把力量。

    当年张一谋等第五代导演之前的第四代导演甚至是第三代导演,他们都是受到红旗的影响,讲究一种红色意识的现实主义。不管是谢敬贤还是谁,他们这些导演们在现实主义电影层面功力非常深刻,可以说要通过一个人的悲剧来展现一个时代的悲剧,他们可以讲述的非常稳,非常专业,远非21世纪那些毛头小伙子们连故事都讲的磕磕巴巴的那种能力可比的。

    不过这些导演们都只限于现实主义了,在80年代中前期之前,中国的电影太严肃。而摄影师出身的张一谋,用《红高粱》给中国电影界带来了一种跟以往电影完全不同的戏剧化娱乐成分,这种突破跟他后来突破他自己创造的风格,然后开创中国国产大片几乎一样。不过在《红高粱》里面,善于抓色彩是张一谋自己的,那种戏剧化的娱乐成分,却是江文这个主演带来的意外之喜!绝对可以说,是江文本身自己的表演,给整个片子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风格。

    而在之后的《李莲英》里面,江文扮演的李莲英,并没有如同港台片或者传统电影里面刻板的把太监的声音弄成尖着嗓子说话,他江文的表达声音却是一种沙哑的、带着一点点阴柔强调的冀北方言声音。这种声音破空而出之后,加上他江文的表演,一下就让人觉得这就应该是真正太监说话的味道。这种善于琢磨,善于抓角色,善于用自己的理解给角色画龙点睛的演技,同样给田壮壮的《李莲英》这个娱乐电影里面,加上了一种沉重的历史色彩,这也是江文对电影的一种影响。

    这种理解力和影响力到了最后,就让江文霸占欲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他想让一个电影里面的另一个角色,按照他江文对那个角色的理解来表演,而这样的一个要求,那是导演才有的权力!所以,江文现在慢慢就成为了导演。

    觉得自己能控制所有“演员”演出的江文,现在很是开心,他已经开始按照自己的计划跟弟弟商量起来了——“咱们把这些古董放到了南直隶之后,南直隶的那个古董仓库里面,还有些科教准备的蜡像怎么样?比如秦始皇……比如刘邦、项羽、唐太宗、成吉思汗、关羽张飞刘备?”江文双眼冒着光问道,他心里最深的地方,还就有点那么点儿的孩子气,他很容就想到如果自己是个小孩子跑到了博物馆里面,希望看到什么——当然是那些历史人物突然活过来了!这样多有意思!比如说,秦始皇是个说长安话的黑胖子,怎么样?

    一个小孩儿,爸爸是长途跋涉到了首都,然后带着国家瑰宝的文物南下,好奇的小朋友进入了仓库,在爸爸的带领下,见到了那些小朋友很感兴趣的历史人物……等等,小孩儿的这个设定挺好,就是设定在了首都人物南迁这点不好……这就要涉及到日本人,但是不适合让江文儿他表达日本人的双面性!江文在上中戏的时候,同届里可是因为中日邦交正常化而来了几个日本学生,甚至后来江文儿也去过日本,看了那本所谓的《菊与刀》,也知道了日本人一面彬彬有礼一面跟野兽一样的双面性,如果是战争状态的话,好像没有办法在博物馆的这个地方展现日本人的双面性?那改成在北洋时期的首都故宫?里面放了一点历朝历代的人物蜡像?恩,好像这样不错,然后日本专家可以过来,然后刚开始彬彬有礼,最后丧心病狂,这种反差就有了……

    不过,黑色幽默放哪儿呢……这倒是个问题,在哪儿可以塞进去他江文儿自己喜欢的黑色幽默来暗喻神马的呢……就这样,江文儿和弟弟一边“商量着”,一边开始操弄自己的剧本。这个剧本其实贾鸿渐不用追更新,就知道这剧本里面每个毛孔都肯定充斥着江文儿本身的那种味道。这种味道让贾鸿渐这种重生者哪怕在不知道这片儿是江文导演的时候看完,那都能一下闻出来这是江文的味道!

    与姜文的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特性剧本相比,美影厂或者说华美动漫人做出来的剧本,相对就中规中矩很多。如果没有江文的竞争,他们的剧本也许看起来非常好,各方面都照顾到了。但是可惜了,就因为江文的那种特质的存在,让他们那个本来中规中矩的剧本,突然一下就显得根本没才华,甚至趣味都没多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