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六七章 我办事你放心
    贾鸿渐决定了跟迪士尼分手后,他听说江文和江武准别回首都去拉一帮属于自己的编剧队伍,好好的用几个月时间编剧,他亲自带着丁三石去送行。对于江文这个人,贾鸿渐并不是跟别人一样,只关注过他的《让子弹飞》。说实在的,很多社会上的人在看到了《让子弹飞》之后,千方百计的觉得江文就是在隐喻讽刺现实社会,这完全是一种蛋疼,甚至有人那都是立好了靶子,硬生生的从电影里面拽素材来说成是隐喻。

    不过,这也是江文这种隐喻的一种乐趣所在,基本每个人都能从江文的电影隐喻里面,看出来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公知精英们,能看出来内涵“**”,而毛派左派们,能看出来里面包含的“向伟人致敬”。可是在贾鸿渐看来,要想知道江文本人是怎么想的,那最好先了解一下江文本人的倾向。

    这大江本身是个近乎狂热的毛爷爷粉丝,江文自己家里到处都是毛爷爷语录和著作,甚至当年他自己第一次开的影视公司里面墙壁上都正正经经挂着马恩列斯毛的五位大幅照片,这大江能**?这简直就是说叶利钦是个虔诚的**员,说戈尔巴乔夫本人是苏联功臣一样天大的笑话!

    大江出生在63年,当毛爷爷去世的时候,他13岁。他生长在军区大院儿,接受的是跟王朔一样的那种充满了毛爷爷风格的“斗天,斗地。斗人”的英雄主义风格教育。与王朔一样,这大江其实骨子里面觉得自己就是英雄,并且看低一档老百姓——军队大院儿里的孩子,按照王朔的说法,欺负老百姓的孩子那是没本事!孩童时期,是一个人整个底蕴凝聚的时期,他的这些性格。完全可以映射到他后来的四部电影里面。

    像是看低老百姓一档,在《鬼子来了》里面,那就是**裸的嘲讽了——当日本鬼子对电影里的村里百姓好一点。百姓就对鬼子笑嘻嘻的,结果最后鬼子屠了村。这么说来的话,如果毛爷爷是讲了发动起来的群众多么具有力量。那江文实际上更是有点像是鲁迅,在批判老百姓的各种狡黠、胆小、麻木。其实,这点也是贾鸿渐认为为啥这《鬼子来了》被禁的原因之一。

    而认为大江实在借古讽今的,那真心是知识体系不够完善,像是《让子弹飞》里面六子被激的开肠验粉时候,有人总是联想到现今什么什么事情,拜托,这段子古已有之,金庸的《雪山飞狐》里就有差不多的段子!这段子最早据说是天平天国时候就有了,还被记载入了当地县志!

    并且。在看看江文那部片子是跟现在有紧密联系的?基本都没有!江文自己的视角一直就没靠近过78年以后的社会!至于为什么,因为他本身是一个被教育成了战天战地战人的男人,专心去赚钱这种事他不会太有兴趣,他在乎的是“站着”!

    接下来《让子弹飞》里面那个参与过了1911年辛亥革命的炸弹,引出来了黄四郎的身份。这个黄四郎显然就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前革命者。那辛亥革命之后,那个政权跟黄四郎一样变成了统治者?北洋、国民党。然后主角张麻子发动群众那招数特别像哪个势力?后来大败了国民党那个咯!那这个片子不就是变得非常清晰了么,说白了就是一部把中国近现代历史给偷偷塞进了剧情里而已。

    至于后来小弟们的离去,只要知道大江曾经这么评价过毛爷爷——“我觉得他可以把几万人带着迁徙,又没有补助费,像摩西出埃及一样。这种东西是精神上的。但他也很矛盾,很有悲剧性,他跟斯诺谈的那段话里提到,他的亲人死了那么多,我觉得那是他体会到某种悲剧感的时候。”当然,还有另外别的一些什么暗喻,就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了。

    在知道了江文本人的心里倾向之后,对照着《让子弹飞》看一遍之后,很多事情那简直就是明明白白的,清清楚楚的,简直就能一眼看出来江文想要夹带私货的是个什么东西,甚至连带那个一直跟在黄四郎身边类似“管家”的角色,在看到了光膀子的老百姓们被鼓动着冲破了大门之后,立马变身成为“带路党”,这种事情对照一下近代史,那全都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东西。

    这基本就类似于,知道一个少年从小就喜欢裸女画,然后这少年成长过程中,经常拿裸女画改成小狗画来骗人,那么抓住了这个性格特征之后,以后哪怕是看到了这少年长大后画的一副油画在x光下展现出来了奇怪的曲线线条,那么对照一下这个少年的性格倾向,很容易就能联想到他画的估计就是以裸女,然后故意加了点线条和弄少了点线条,让人误会,妥妥的,一点都不会出错。

    到了宾馆楼下,接了俩胡子拉茬的跟野人一样的兄弟俩,贾鸿渐想了想,对着咧嘴笑的江文说道:“大江,给你说个事儿,这片子我就一要求,能让观众看懂,不管是3岁的观众还是30岁的观众,我这是相当茅台卖的,你别给我提炼成了纯酒精,结果把所有人都灌醉了!”

    “成,你放心吧。”江文很有特色的咧着嘴笑道,“我当初拍《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那到处找投资商,到处跟人聊这个要点那个要点,这个是拍什么那个是拍什么,你就这么一个要求,就只让我拍的能让人看懂,那绝对没问题,我要不达到这点,我以后再也不拍电影了!不就是让人看懂么,这有什么难的?”这大江显然很自信。

    “行了,那就交给你了,我放心。对了,本子写完了之后……”贾鸿渐考虑了一下江文现在的水平,最后勉强说道,“到时候给我看下,我给你把把关,免得你塞进去太多私货了。”谁知道此时江文乐了,“哈哈,贾总,你都要求我必须拍的能让3岁小孩儿都看得懂了,我能加什么私货进去锕?加的太深那不就没人能看懂了么?行吧行吧,谁让你是投资商是老板呢,谁让你说了咱们站着也能把钱赚了呢,我听你的。”

    “对了,这份儿协议你签一下。”说着,贾鸿渐掏出来了一份协议,交给了江文。“这什么东西?合同?”江文扫了一眼,猛然发现这好像是个影视合同!是的,到现在为止,贾鸿渐和江文兄弟俩那还没有任何合同呢!仨纯爷们儿之间哪儿用什么先小人后君子啊,要不是为了激励一下军心,贾鸿渐都有心一切合同都不签,到时候上映完了直接给江文兄弟俩钱就得了!

    “江文团队负责此次电影主创业务,包括剧本、拍摄、导演、剪辑等等一系列除了动画特效制作流程内,其他电影拍摄需要之工作皆有江文总负责,华夏高科将在影片上映后,于资方获得纯利润中分成%给江文团队,团队内部资金分成由江文个人负责……”江文读了一遍合同,此时那真是抬头惊讶的看着贾鸿渐,“贾总,你给我们这是分成合同?”

    不怪江文惊讶,在这年头甚至不说这年头,在后世也是,那基本只有大牌中的大牌导演和演员,才有可能谈分成合同,一般的人那都是直接买断价了事!江文虽然在电影圈电视圈作为演员很有名很大牌,但是作为导演他可是算个新人!这么直接大方的把所有权利交给他,那还给个分成的合同,这显然绝对看好他江文,绝对那够爷们儿够豪爽!

    这江文看到了合同之后,考虑了两三秒钟,然后一点矫情都没有,绝对没有假客气说哎呀这样不好意思接受什么的,而是直接严肃的点了点头,“放心吧,贾总,我办事儿你放心。你信的过我江文,我江文不会让你丢脸!”

    “呵呵,我信你。反正到时候钱什么的你做主,我也就不参合了,你做事我信得过。”贾鸿渐笑了笑,没说话。他还真心有点期待江文写好了剧本,拿给他看的那一天,到那时候,他倒是可以再得到一点智力上和感觉敏感度上的挑战,这种挑战那可不是时时都有的……橘子想起来看《让子弹飞》的时候,网上很多地方各种观众在讨论到底谁死没死,到底谁最后怎么样了。这让橘子觉得很好玩,看电影其实不是玩侦探游戏,不是一切都要按逻辑来。就像橘子当年上学的时候,在网上跟人合力制作小游戏的时候,橘子作为剧本,写了一个故事——每多少多少年会出一个勇者,命运就是要打败魔王给世界带来幸福,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发现魔王就是上一代的勇者。击败了魔王之后,勇者自己渐渐也变成了魔王……

    这样的一个故事,更多是是个环形结构,具体谁活谁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轮回。说得绕一点,结束,其实就是开始。这样的一个故事,只是不停的自我循环,就像是一个不停转动的陀螺,绕着中心点不断的转锕转锕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