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七零章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罗琳双眼盯着贾鸿渐的眼睛,脸上的表情里面肯定没有欣喜或者跃跃欲试,甚至也没有那种女人被搭讪后,那种感觉到自己魅力被承认后的暗爽,而像是一个人在路上看到乞丐乞讨时,那种考虑要不要给钱一样的表情。

    静静的,时间一秒秒的过去。这样的等待对于别人来说也许非常难熬,但是此时贾鸿渐没空觉得难熬,他现在正发挥自己所有的演技,让自己表现得更加诚恳,更加关心罗琳。大概过去了5秒,十秒,或者是5个小时,贾鸿渐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最终,罗琳宣布了判决“请坐”。

    当贾鸿渐松了一口气,端着*啡坐下来之后,他没有急着感谢或者说什么别的,而是静静的看着罗琳,仿佛她正在思考怎么说自己的心情。“请你听了不要惊慌,其实……我想自杀。”罗琳喝了一口*啡,然后抬起头来,非常平静的,带着疲惫到快没力气发脾气一样的眼神,对贾鸿渐说道。看着她的这个状态,贾鸿渐吃惊了,一方面他从来不知道jk罗琳这个未来的大富婆居然想自杀,而另一方面,他看得出罗琳眼里的那种平淡,一种类似视死如归样的平淡!

    “我……”罗琳大概在考虑说出来丢脸与否,不过很快她还是决定说出来。于是,用着低沉的声音,她说到:“我大学毕业不久,就跟一个葡萄牙的记者结婚了,谈了半年恋爱。当时我坠入了爱河,觉得他就是我命中的唯一。我跟他去了葡萄牙,结婚,然后有了孩子,但是没想到过了三年,两个人的争吵越来越激烈,到了最后一次在街上的吵架。他居然把我赶下了车,就那么把我一个人留在街头,然后他开着车子走了……”

    如果是别人。在这个时候很可能开始安慰,但是贾鸿渐没有。他用着一种深沉却包含着理解的眼神,看着罗琳。鼓励着她继续往下说。“我爸爸再婚了,他娶了小他八岁的前秘书,我没办法去投靠他们,于是我投靠了我在爱丁堡的妹妹和妹夫。我来了这里,却找不到工作,他们帮我租了一间房子,我每周能拿到政府给的100英镑的失业救济金,然后再也没其他收入。我想写,却只能每天在这个妹夫跟别人合开的*啡馆里免费要一杯*啡,然后坐一天。把想到的内容写在*啡馆的便条纸上。我打印好了前三章写好的故事,发给出版社,没人愿意出版。我小时候,很想当作家,我父亲和母亲很反对。他们觉得当作家这种理想是没办法转换成实打实的工资,以及老了以后得退休金……我现在找不到工作,住着一间狭小的平方,作为单身妈妈,带着一个三岁不到的女儿,我的生活支离破碎。我的梦想支离破碎,我想自杀。我知道这样不对,我还有女儿。我去找我的心理诊所的医生,我想告诉他,我已经有了自杀倾向……但是,那个医生不再,一个顶班的医生告诉我,如果我抑郁,就让我找值班护士聊天……我是不是……活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居然连心理医生都不愿意听我说话……我是不是真的应该死了?我觉得死才是解脱,对么?”

    如果说之前贾鸿渐还在奇怪罗琳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答应倾诉,原来此时的她已经到了抑郁症最严重的阶段,居然都已经有自杀倾向了!这可是非常非常严重的!这不是那种冲动型的自杀,而是真的已经抑郁到了谷底,觉得整个社会整个人生就是黑洞,真心到了自杀才是解脱的阶段了!真的到了活着才是折磨的阶段了!

    贾鸿渐略微思考了一下,没有很匆忙的去劝罗琳不能自杀,而是静静的问道“你爱你女儿么?”“爱,她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我好几天前就已经想死了,我想到了割腕,想到了触电,当我静下来的时候,各种自杀的细节就在我脑海里面一点点的浮现,大脑不停的告诉我那么做才是解脱,很简单很容易,只要做一下就行!如果不是我身边的女儿,我根本就不会去心理诊所,我已经死了。”

    “你想死是因为?觉得自己活着没意义?婚姻破裂,理想破裂,甚至连找份工作都找不到?”贾鸿渐看到罗琳点头,然后再问道“有没有想过去〖中〗国当个英语外教?在那里你可能工资不高,按照汇率来说肯定根本比不上一个月400多英镑的钱,但是在那里学校可以给你安排住房,而且你教学任务也不重,可以利用业余的时间来写你得,甚至你还可以从你薪水里面拿出来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来请一个保姆平常帮你照顾孩子,而房租你甚至不用给学校,是学校帮你付。你只需要用你得母语跟学生们聊天交谈就可以,当然,我说得母语是伦敦腔英语,而不是……其他地方的口音英语……”

    贾鸿渐差点说漏了嘴,他本来想说是不能说威尔士语,因为jk罗琳出生地格温特郡在她出生的当年,正好重新从英格兰划归到了威尔士,理论上来说罗琳的母语应该算是英语和威尔士语!不过撇开这个不说,这么劝人利用母语去〖中〗国当语言老师,那真心是个好主意。虽然在这个年代不算是太好的主意,但是在21世纪是个好主意!现在那应该是跑到〖日〗本和韩国当英语教师是好主意,可是贾鸿渐干嘛把罗琳拐骗到〖日〗本和韩国去?

    “〖中〗国?”罗琳诧异的看了贾鸿渐一眼,然后很无奈的说道“可我该死的连买一张去〖中〗国的机票钱都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我穷困潦倒,拿的失业救济只能让我和女儿保持活着,我甚至连买稿纸的钱都没有,甚至连取暖的钱都没有!因为家里太冷,所以我只能跑到这里来要一杯免费的*啡,然后坐一天,还用他们的免费便签纸写!”

    “钱,我有。”说着,贾鸿渐拿出来一叠支票簿,作为一个美国即将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贾鸿渐手头没个美国银行的支票本,这可能么?他直接写了一张两千美元的支票,然后放到了罗琳的手边。“两千美元,够你从伦敦飞到〖中〗国上沪了。”他这样的一个举动,直接让罗琳思维死机了!这是什么情况?她的生活刚刚所有事情都崩溃了,结果现在突然出来了一个天使,给她2000美元,让她去〖中〗国教孩子们说英语?这是什么,是个骗局么?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先去银行兑换成现金。无意冒犯,但是女士,你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女儿?你甚至都不需要先带女儿去,你可以先去,在那边稳定了以后,再来接女儿。你不相信的话,可以一个人去……”贾鸿渐这可真是展现了充分的诚意了。他的这番诚意,也的确暂时打消了罗琳的自杀倾向,起码让罗琳现在貌似在认真思考这个事情一样。

    “我知道,对你来说人生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是你还有女儿,你爱她,如果没有你,她怎么办?我知道,在你看来哪怕去尝试新的事情,可能基本也是不会成功的,也是困难重重到了恐怖的地步。可是女儿是无辜的,对么,她的成长过程中,需要母亲的存在,对么?女士,我现在不是请您去改善您的生活,而是请您为了您的女儿,再尝试一次,哪怕是必然失败的结局,哪怕过程会让您受尽折磨,但是,这是为了您的女儿,毕竟,母爱是伟大的,母亲愿意为孩子做一切,对么?”

    贾鸿渐知道,对于这种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他们自己的生命根本无关紧要了,他们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觉得一切都是受罪。唯一能让他们勉强活着的,就是他们所爱的人。虽然这很矫情,很戏剧,但是就贾鸿渐自己亲眼见过的例子来说,的确是这样。人,可以不为自己活着,但是可以为家人爱人活着,可以为了爱和对家人的责任感,经受一切苦难的折磨,从而把那种自我毁灭的**压低到最底层。

    罗琳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被说动了,她不至于现在就答应跟贾鸿渐走,但是这个事情显然已经进入了她考虑的范围了。她此时像是突然恢复了正常一点,喝了一口*啡之后,微微挤了一点疲惫的笑容出来“谢谢你,先生,我还不知道你是……我叫罗琳,乔安娜罗琳。”

    “我叫贾,贾鸿渐。”说着,贾鸿渐又写了一张一千美元的支票“这里是给你得定金,你可以用来感谢一下你得妹妹和妹夫,顺便让她们帮忙照顾一下你得女儿一段时间。相信我,我很有诚意,对了,你得有成稿么?我想看看,我是一个迷。”

    说实在的,按照罗琳现在的心理状态,她本人是觉得贾鸿渐存在就是一个黑色幽默,就是上帝给她一个希望,稍后就会硬生生的夺走。要么这个贾鸿渐是个骗子,要么就是电视台的什么整人节目,要么之后就会出现什么困难。但是她觉得贾鸿渐有点说的很对,为了女儿,她有责任再尝试遭受一点罪,哪怕明知道失败也要尝试,为了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