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八四章 中国影坛很像好莱坞?
    “我个人的所有电影,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都是我童年的延续。我夫人一直笑我,她一直评价我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把童年时候的那种种乐趣拿出来用在电影上。实际上也是这样,就像是《大白鲨》以及《侏罗纪公园》,其实这些都是一种我小时候扮怪物吓家人的一种延续,只不过我把廉价的怪物面具给换成了计算机特效制作的各种逼真的打怪兽,同时被我吓得家人变成了全世界的观众,仅此而已。”斯皮尔伯格40年代出生的人,明明差不多50岁了,现在居然还俏皮的耸耸肩,还真跟小孩儿一样。

    “斯皮尔伯格先生,我们中国影坛里面,有很多人还继承了以往的左派电影传统,如今还讲究一个现实主义,反应现实,要深刻的揭示人性等等……但是这样的片子在国外经常得奖,不过票房成绩并不是太好,对于这点您有什么可以给我们中国电影人的建议么?”贾鸿渐问道。这也算是他的一点私心吧,算是给后世那些没事儿就想拍个片子教育观众,隐隐藏藏的在所谓的“大片儿”里改造历史故事,按照自己所理解的人性去解构,结果还不愿意好好讲故事的导演们好好上一课!

    “我对中国影坛的具体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本来不应该说太多的。但是呢我可以说一点好莱坞的经验,实际上好莱坞在6070年代的时候,也是左派的大本营。那边有很多电影也都是讲究反映现实,讲究深刻的分析批判人性的。这个主要是在50年代到60年代之间,美国商业电影衰退,以及国际左派思潮的兴起而引起的。当然同时还有电视行业的竞争,不过更重要的是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以及法国新浪潮电影还有民族电影的冲击,这一些列的冲击,让美国的电影行业陷入了衰退。而衰退之中。很多电影人就开始反思,觉得以前那种不顾一切的乱拍商业电影是不是有问题,于是产生了很多深刻反思的剖析人性的电影……”

    斯皮尔伯格此时对很多人并不了解的好莱坞电影历史开始侃侃而谈。“其中主要还有个原因,就是60年代的美国本身就很混乱,一方面谋杀丛生。另一方面越南战争、黑人要求平等权利的民权运动,最后还有一个经济衰退。同时在70年,还发生了水门事件。美国国会有史以来第一次弹劾了总统,同时民众也对政府产生了很大的怀疑。所以这个时候社会上各种嬉皮士以及性解放运动横行,充斥着一种批判和逃避政治的批判化以及娱乐化并存的现象,于是再这个时候,好莱坞的电影开始摆脱了上一次好莱坞黄金年代的旧好莱坞电影,开始反应现实世界。

    就像是西尔维斯特-史泰龙的《第一滴血》里也带有一点这种现象,虽然这部片子上映的时间有点晚,不过其核心气质还是继承了6070年代好莱坞的那种批判精神和反应现实的意味。在这个影片的开头。史泰龙扮演的兰博结束了越战回到了国内,结果发现没人接受他。之前是国家让他上前线杀敌,他去了,结果回国所有人都把他当杀人凶手,他在前线可以随意使用上百万美元的军用设备。但是在美国国内却连一个洗车的工作都找不到!这不是一种反应现实的批判么?就像是很多6070年代的很多电影一样,《第一滴血》其实是在否定美国,是在批判美国,以前的好莱坞电影里面,美国都是世界第一,政府形象相当正面。但是从这之后,政府一直都是一种阴谋的存在,甚至美国本身都不再光鲜亮丽!”

    当说到了这里之后,斯皮尔伯格这个成长于6070年代的新好莱坞导演聊天的性质越来越高,都不用贾鸿渐继续提问,他就自己打开话匣子不停的说了起来:“如果说越战是毁掉了美国青年一代对国家的理想和梦的话,那么《第22条军规》之类的这个年代出来的书完全可以证实这点。另外再这个年代,还有更多的批判影片开始批判各个社会阶层,就像是达斯订霍夫曼67年出演的那个《毕业生》,则是撕开了美国中产阶级的温柔面纱,开始显露这个中产阶级黑暗凶残的面孔。达斯订霍夫曼扮演的学生在毕业之后,渐渐发现了美国社会的冷漠之后,毅然冲进了教堂,抢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私奔了。这种事情以前在美国那一点都不浪漫,这个电影完全可以说是跟传统美国文化的一种决裂!不过这样的一种决裂只保持了10年多一些的时间。到了70年代中后期之后,美国社会逐渐开始稳定下来,这个时候,那些曾经愤怒的青年们,也到了中年。他们这些当年曾经批判和放纵的人,最终自己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最终理智战胜了愤怒,他们开始发现,光是愤怒解决不了事情,光是批判解决不了事情……于是,就有了新好莱坞电影!”

    “打断一下……”贾鸿渐此时觉得已经到了不得不打断的时候了,这不是要进广告,而是他觉得这段话跟中国好像关系很密切——有没有一种到了21世纪全国上下网民都批判政府的感觉?果然历史都是惊人的相似,哪怕不是一个国家,居然历史都能这么相似能供人借鉴!“斯皮尔伯格先生,我在这里觉得,好莱坞6070年代的这个现象跟中国有点像。虽然中国现在并没有那么多人批判国家,但是我们国家也正在经历一个惊人的转变,整个社会的经济体系转变,经济体系转变了,很多附加在上面的传统上层建筑就要改变。比如以前的各种道德就面临挑战,还有各种艺术形式都在面临死亡,在这种时候,很多中国人发出了这个年头情谊没有金钱重要的感慨。那您觉得中国这个时代的电影界,可以从好莱坞的发展历史里借鉴到什么呢?”

    “很好!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点了点头,“我个人正好是那个批判电影的年代走入工作岗位的当时新一代电影人,所以对这个我记忆很深刻。随着美国社会的逐渐稳定,好莱坞的电影公司还是回归本性,或者说他们一直都是在显露的本性,那就是媚俗!好莱坞电影一直最核心的理念,就是要明白观众想要看什么!这不是一个我们导演想拍什么就能拍什么的地方,我们想拍一个故事,可以,但是必须符合观众想看的故事!我们必须把我们想表达的,隐藏在观众想看的故事后面。就像是我们曾经借鉴过很多欧洲艺术电影、实验电影的手法,但是这些手法我们都必须隐藏到一个观众喜欢的故事背后!甚至当年好莱坞公司之所以拍批判现实的片子,也是因为社会上有这种批判的需要,是因为观众想要看!”

    说到了这里,史蒂芬斯皮尔伯格下了一个结语:“好莱坞电影说实在的,不是一个艺术电影的市场,好莱坞从来也只能是一个流行文化的制造工厂。在这里,我们按照观众的口味来拍片,在这里,通俗流行文化就是最重要的东西,通俗这个词就是最重要的东西。不管一个人想创作什么,能让观众愿意花钱买票来看,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关于这点,我倒是记得你们国家的**曾经说过一段话,说作家的作品要深入人民,要用人民听得懂的话来宣传。这点我非常认可,如果你说着一个谁也听不懂的外星语言宣扬爱和和平,谁也不会听你得。而很多时候,艺术电影里的很多东西,就是外星语言。我们好莱坞就是学会了他们的语言,然后用观众们能理解的来告诉他们意思,而这个讲述的过程,就是讲故事,就是拍电影……”

    很好!贾鸿渐觉得斯皮尔伯格这次已经按照他的引导讲述的非常非常明白了!那就是中国电影圈儿的那帮人,不要自己觉得自己挺不错的,去讲个老百姓看不懂的故事来展现自己的艺术性!连好莱坞的导演都知道要玩儿自己的花活得藏在通俗这两个字下面呢!你们这帮东西别自我感觉太良好,甚至故意把片子拍的增加理解难度,好像普通人越看不懂越显得你们是艺术家一样!真正曲高和寡的艺术家高更,那可是30多岁就自杀了!能活到老死得毕加索那是一辈子都被人追捧!

    “停!”导播看着已经采访完了,喊了一声停。不过哪怕是喊了停了,整个拍摄现场的工作员工们,却是一个个都愣在原地,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怎么了?一个个都愣着?上去帮忙拆微型话筒锕!”导播诧异的喊道。喊完,他也跟拆微型话筒的助理一起,走上前去。“斯皮尔伯格先生,你说得真是太好了,哪怕对我们电视行业也非常有启发性!”这导播一边对斯皮尔伯格说着,一边用眼神恳求贾鸿渐帮忙翻译……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