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一六章 遏制政策
    朱老总让贾鸿渐写这篇打脸文,并不是作为唯一反击的文章。中科院、中国工程院里面,各种院士相关专业数据打脸那是更加的多,不过他们的这种东西跟贾鸿渐的文章不是一种功能的东西。贾鸿渐的文章在于挥斥方遒一般的高屋建瓴进行语言上的批判,而那些专家们的文章更多的是从理论上对贾鸿渐的文章进行支持!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面来说,在那些院士们看来贾鸿渐只是负责了一个普通人能看懂的驳斥,而他们自己做的才是真正有含量的驳斥。不过显然贾鸿渐的这种驳斥更加能得到普通人的叫好。当这篇文章作为一个发言稿在稍微精简之后被外交部的发言人念出来的效果那是相当的好!

    在前世,21世纪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例行新闻发布会里面,新闻发言人对各种国内外媒体的提问的腹黑回答那可是在贾鸿渐的圈子里相当知名的。比如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不想让日本入常,这应该怎么说?人家日本想要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那提出了要求之后,共和国的外交部例行发布会就说——“中方主张,在安理会改革问题上会员国应通过广泛、民主协商,兼顾各方利益和关切,寻求一揽子解决方案,争取达成最广泛一致”。

    这话平常听起来就跟没说一样,但是耳朵尖一点的人却是一下可以听出来里面根本就不想日本把这事儿办成的中国式语言!什么叫广泛、民主的协商?什么叫兼顾各方利益和关切,然后还要寻求一揽子解决方案?全世界国家将近两百个,人都说百口难调呢!两百个国家的利益都要一揽子一次性的都照顾到,这可能么?很多干过实事儿的人都知道,要弄好一个事情,那几个人负责就可以,如果要弄砸一个事情,那就尽情的往里面塞人!塞的越多越扯皮!

    就像是日本刚开始要一个国家入常,中国建议进行广泛民主的协商,当日本都快成功了,就说不行,你们日本是发达国家,那到了联合国常人理事会里面都是发达国家了,就中国一个代表发展中国家,这不行啊!好吧,既然中国这么说,那日本就拉印度一起来,这样中国老大你满意了吧?一个发展中一个发达一起进来,这不破坏平衡了吧?

    可是就在日本和印度快要成功的时候,中国开始说洲际不平衡的问题了——现在五常里面,三个欧洲的一个北美的一个亚洲的,那南美洲和非洲还没有呢!这是破坏洲际平衡啊,如果亚洲在来一个,这都是北半球的,南半球的人怎么办?

    恩,想来想去,日本拉了巴西,外加上印度这就三个了,然后想了想干脆把德国也拉上了,但是这么一大帮人都要进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时候,那原先的五大流氓就纷纷不乐意了——要是假如一个新人小弟还可以商量,尼玛现在突然加入四五个,这就能跟原来的五个大流氓分离抗衡了!哪个老大会傻的答应这种事情?于是这事儿五常之间商量都不用商量,直接否决!而且这四五个里面居然还有日本和德国!联合国就是对付了这俩国家之后才建立起来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俩国家!现在这俩国家还想一起成为大流氓?做梦!

    到底什么事情能让日本入常不成功呢?中国的这个建议就是!在中国外交部的这番话里面,那基本上是一句表面上反对的话都没有,但是骨子里面一句句透露出来的都是反对的意思!这尼玛简直就是官僚主义的艺术巅峰了!

    还有一个例子也能完美的体现这种状况,想当年印度的记者听说了中国要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建立三座水坝,这可是把印度急坏了。要知道雅鲁藏布江下游那可是到了印度的境内,中国要是在上面建立水坝,可是非常影响印度那边用水的!于是乎,印度的记者焦急的来到中国,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问了之后,却听到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如此回答——“我从来没有听说我国任何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建立水坝的计划,也不知道印度记者是在哪里听到的这个传言,我个人认为这是相当不实的……”

    一般人听到了这里,会觉得这个新闻发言人的意思是中国没有任何在雅鲁藏布江上建立水坝的意思,但是后来没过一个月,中国政府就批准了在雅鲁藏布江中游建立三座水坝的计划,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反应过来,那新闻发言人的意思实际上是他没听说过在“上游”建立水坝的计划,他听说的是在“中游”建立水坝的计划,所以印度记者问的问题跟“事实”不符!

    这不是官僚主义言语艺术的巅峰么?从来不说自己知道的事实,只是根据别人的发言进行误导回答,而且到了最后人家还能发现,这官僚主义者一点都没说瞎话!这不是比当着印度记者说“老子就是要建,你丫怎么的”要腹黑的多了么?那样直白的回答也许能让年轻人觉得兴奋,不过像现在这样委婉的回答,那才是官僚主义的特色和腹黑啊!

    而如今,这样的一个官僚主义者站在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的台上,照着贾鸿渐的文章一念,用那种类似播音腔的一本正经、基本没有什么感情的强调,念出来贾鸿渐的那些吐槽和打脸,这倒是别有一番味道。这样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举行了之后,甚至贾鸿渐的这个稿子还上了央视的新闻联播以及各种党政报刊的相关评论。

    当这些贾鸿渐的吐槽开始播送出来之后,全国人民的士气当时就是一涨!如果说80年代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人看到了美国的强大,还特别自卑的觉得美国的就是好的话,还是被美国人骂了还觉得对方骂得对的话,那么到了现在这个90年代,一些自信和一些民族主义情绪已经开始弥漫开来了。虽然这种情绪并没有像是21世纪那么多,还没有人开始以美国为标准作为对中国要求的标准,但是毕竟已经比80年代强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贾鸿渐的这样一篇有点像是鲁迅先生那种嬉笑怒骂风格的文风一下就点燃了国内老百姓的那种爱国热情!在这个年代,没人说什么愤青不愤青,没人觉得爱国不对。在这个年代,很快就会有一本叫做《中国可以说不》的书在中国出现并且畅销,这足以证明了在这个年代的爱国基础,而贾鸿渐的这篇文章,那自然一下就让国内的热情爆棚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就当中国开始针对布朗报告这个文章发布了自己的反驳的时候,布朗在美国却好像是完全不知道中国反击了似的。他不断的在各地做报告、讲座,甚至还有出版社邀请他把他的那分文章充实一下,扩展成一本书出版!与此同时,还有别人开始加入进来了这个给中国挖坑,批判中国的浪潮。

    有一个叫做马丁-沃克的美国世界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发布了一份报告,在这份报告里面,马丁沃克干脆就是脱下了各种温情的外壳,直接光膀子上的开始给美国献计献策的怎么抑制中国发展——在他的文章里面,提出来了通过几个方面抑制中国。比如说有从污染方面进行移植的“污染遏制”策略。

    具体的说法,就是美国带领着西方国家,开始动用他们在全世界的话语权,进行宣传污染的危害,和环保的用处。一方面通过“污染”危害的宣传,让全世界的人都开始注重环保,另一方面则是开始号召全世界开始尽量的不要建设污染大的工业。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让欧美诸国凭借着自己的科技实力开发出来一个新的产业,另外一方面则是可以大幅度限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速度——毕竟连发达国家刚开始发展的时候,那也是从污染大的工业开始发展,现在把这个路子一堵死,那么发展中国家自己要建立相对环保的工业肯定压力很大,这就需要外国的志愿,而这种支援就可以变成一种遏制!

    还有一个,那就是“能源遏制”。这个说白了,就是看着中国块头大,而世界的能源供给有限,以此来限制中国的发展。如果打个比方的话,进入发达国家,那就像是一个长跑比赛,欧美诸国基本上已经都到达了终点线,现在***空余的跑道越来越少,如果中国凭借块头挤上了最后的一条跑道,那么中国的块头需要的“氧气”会连累的已经到了终点线的几个国家都“缺氧”了!

    在这个时候,一方面通过污染遏制的政策,限制中国不能像是发达国家一样先自主上工艺简单污染大的产业,而另一方面通过能源遏制,提高能源价格,让他们这些发达国家在已经发达之后的现在慢慢遭遇到能量价格上涨,这样对他们的伤害不大,而同时,中国这样的巨大的国家却是在刚刚起步的时候就遭遇了能源价格飞速上涨,这对经济增长速度的打击那可是非常大的!而像是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是没办法不发展的,不发展那就相当于死,就相当于崩溃——哪怕是在十年动乱的年代,每年的经济还是以不错的速度在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