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五四章 生意与学校的选择
    “王大哥,你系知道我的,我胡指标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假话?什么时候骗过你?这次我跟你谈预付货款的事情,我知道很不符合江湖规矩,也很难理解……”胡指标此时坐在北方某商场的办公室里面,努力说服着那个商场的经理。可是谁知道对方却是有点反感的说道,“知道难以理解那你还跟我说?”

    “王大哥,因为这系对我们两方都好的事情啊!您看您,王大哥,您系一般的人嘛?对不对,如果我都系私心来找您,就系为了从你手里骗钱,你能看不出来嘛?系不系?”胡指标说话的时候,眼神是相当的诚恳,简直就像是掏心掏肺一样,“王大哥你混迹江湖多少年,对不对?想要骗钱的小伎俩你能看不出来嘛?我能骗得了你嘛?”

    这胡指标的一番马屁,算是拍对了位置,让那个王经理对立的情绪少了不少。“还算你看的明白……”王经理微微撇了下嘴之后继续婉拒道,“可是你知道么,我们这商场现在资金流真的紧张,本来买你们爱多的cvd就要先款再货,你们的东西又没有人家长宏的好卖,要不是你们的价格低一些,我早就不做你们的货了,结果你现在还要求10月份给你今年年末到明年未来第一季度全部货款?这真办不到!”

    怎么了?这胡指标居然要求对方在几个月后的10月份付给爱多今年年末到明年第一季度的全部货款?这胡指标是疯了么?是他们爱多遭遇到了资金链断裂么?以前爱多要求先款后货就已经相当不符合规矩了,现在居然还让别人提早交那么多的货款,这是真以为自己是苹果公司么?

    此时就听着胡指标依然真诚的解释道:“王大哥,我跟你说,接下来的话你不要告诉别人……我需要提前交货款的原因是,我们爱多今年要去竞争央视的标王!哪怕就是竞争不到标王,我们也要竞争到《新闻联播》之后《天气预报》之前的一个5秒广告的时间!”

    “标王?5秒广告?”那个王大哥顿时惊了!他是知道的,第一年的标王大会,华夏高科以3000万元的天价中标。第二年是秦池酒业以6000多万元中标!这价格一年翻的可是比一年高!都传说今年的价格肯定都要过亿了!这过亿的价格的情况下,胡指标的爱多居然还要去争?这赌性也太大了吧?而且听着意思,还是用他们这些经销商的钱去竞争标王?那万一最后没得到怎么办?他们这些经销商怎么办?这尼玛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啊!

    就在这王大哥先惊了,马上回过味儿来就要怒的时候。就听着胡指标小声的说道:“大哥,我知道标王的风险太大,可是如果万一中了呢?你想没想过万一中了是什么结果?你肯定是知道秦池的,那秦池在当标王之前算什么?如果我们中标了,明年我们的爱多cvd可能卖出去几百万台!而这里面你王大哥对我们的支持当然是最重要的,因此我们能给你的价格当然就比给别人的低!所以你明白么,这不是我要你白给钱。而是邀请你来投资未来!甚至哪怕我们没中标,可是只要中了一个5秒的全中国最黄金时段的广告,大哥你知道是什么作用!我们之前在体育台的5秒广告带来了多少效果您是亲眼能看得到的!去年我们买5秒广告的费用您也是出了一部分的,是包括您的货款的!”

    原来胡指标打的是这个主意!是啊……如果幻想标王身份是有点不切实际的话,那么弄个5秒广告应该不难吧?按照去年的价格的话,也就是四五千万的样子?哪怕就算今年涨价,六七千万应该就ok了?如果这么说的话,那还真是比较理性一点。还真能让人有点投资的想法!

    原来,这个胡指标就是打着当年的想法来的!去年胡指标曾经到处找经销商谈理想谈人生,最后拿了将将2000万人民币的货款。一边请了程龙来拍广告,一边去了央视的标王大会拍下来了一个体育台午间新闻之前的5秒广告时间,剩下的一点点钱全部用来买了原器件!而这样的一个结果,就让他们爱多厂光是今年上半年就已经销售额达到了将近亿元!按照一台价格2000元的cvd来算,一个月销售量就差不多有一万台!在这么大的一个中国,月销量才一万台显然并不是一个多么耀眼的成绩,毕竟人家长宏一个月就能销售出去将近5倍于爱多的cvd!可是胡指标不气馁,他把去年的做法发扬光大,今年更是想着靠经销商的货款以及他们工厂自己的结余,然后用更多的钱去砸今年的标王大会!至少今年胡指标自己是想要砸出去近7000万元!而这样的钱。他肯定没办法光靠着自己公司的利润出,怎么都需要资助!

    在胡指标忽悠着北方的商场经理王先生出钱“投资”的时候,贾鸿渐正在跟自己老爹老妈讨论着什么。“鸿渐,我看你现在这么忙的,干脆还是退学?要是你不想退学,咱们就休学?”苏萍有点为难的劝贾鸿渐道。“周校长都找了我好几次说这个事儿了,哪怕再为咱们家公司忙,你也是个学生,对吧?老在公司忙着,学校还一直给你各种平时成绩,以前高一高二的时候还好,现在眼见着过一个礼拜开学就是高三了,这在占着名额让学校不好做啊,最后总不能高考学校也给你个不错的成绩吧?”

    能让苏萍这样一个靠着读书改变命运的女人说出来这样的话,那真心是不容易。当年在78年回复高考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她考中了大学,那么作为一个知青回到上沪也很可能面临没工作的状况——贾刚当年回到了上沪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个文凭,又不要中央平反工作组帮忙安排工作,只能跟普通知青一样没工作,最后只能开始自己做小生意!

    所以对于苏萍来说,读书改变命运这个道理她简直比普通国人理解的更深刻,能让这样的一个苏萍说出来这样的话,显然她真心已经觉得现在贾鸿渐的工作和学业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做出选择的地步。

    “你跟别人不一样,如果你是个普通孩子,妈怎么都不会让你退学,可是你不是个天才么,太聪明了,读书的话,其实只是浪费你的时间而已。回头要是你想读书了,妈妈找关系然后出钱给你弄个学校,让你在里面读书好不好?”苏萍摸着儿子的背,跟劝小朋友一般的劝儿子道。

    本来苏萍和贾刚都以为,按照这几年来儿子拼命工作的架势,肯定不愿意去学校了。甚至他们心里面都能想到贾鸿渐的反应——谁愿意去上学啊?小爷我一秒钟几千万上下的,去上学?少赚多少钱啊!结果他们没想到的是,贾鸿渐在微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居然是这么说的——

    “算了,那我还是去上学吧。了不起平常有事情了你们给我打电话,我遥控指挥一下……”说着说着,贾鸿渐发现了爸妈满脸的诧异,他苦笑了一下,“不管怎么说,我18了……人一生没几个18岁。而且基本一辈子最好的朋友,都是22岁以下交到的吧?你们也不想我赚了富可敌国的钱,最后却一个知心朋友都没有吧?”

    看着贾鸿渐脸上的苦笑,听着贾鸿渐低沉的心声,作为父母的两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还要求儿子不读书?甚至可以说看着儿子那样的苦笑以及有点落寞的表情,他们夫妻俩都觉得好像是自己亏欠了儿子什么——因为他们俩能力不足,所以让儿子不得不一肩撑起整个公司。让儿子没能在最花季的年龄里面享受到普通孩子都能享受到的无忧无虑的乐趣,也许这是他们做父母的错。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怎么能让儿子只照顾公司不管他自己?

    “行!你愿意读书就去读,爸爸和你妈给你看着公司。”贾刚此时很man的拍板道,“真是的,不就是个企业么,你爸我以前怎么也是上市公司老总,之前那都是让着你操控,是培养你。一个破公司我还运营不好?”听着老爹的话,贾鸿渐都乐出来了。他点了点头,“恩。”

    虽然作为重生者来说,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好像有点像是找借口忽悠人。但是实际上他还真是有点舍不得校园生涯,怎么说好不容易重生一次,这本身是要来怀旧,是要享受快快乐乐的生活的啊!咱不能光为了赚钱和布局产业,而让自己活得整天跟狗一样的累,结果回头老了发现自己商业成绩很nb,却一点别的乐趣都没有吧?这不是白重生了么?怎么也得享受一下多种乐趣不是?怎么也得跑到学校里面,享受一下那种朦胧的感情不是?

    几天之后,要去学校报到的贾鸿渐却在找校服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打这个电话的人,是号称要连续闭关好几年练习气功——不是,是闭关好几年做研究的何鑫大能。这大叔跟贾鸿渐聊了几天之后,就飘然而去回到了首都,结果现在闭关中怎么打电话给贾鸿渐了?(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