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五五章 汪淡水驾到II
    当初这个何鑫大能在上沪的时候,时不时就找贾鸿渐聊聊经济政治方面的话题,那当时是相当的投缘,两个人也可以说是聊得相当尽兴。不过之后贾鸿渐一忙起来,就没空招呼何鑫了,所以呆了几天之后,何鑫就提出来要打道回府回首都。当贾鸿渐要给他买飞机票的时候,这何鑫还各种拒绝,强硬的表示他自己买火车票。当时在火车站里,何鑫大能还信誓旦旦的说,未来几年可能他都不太会出家门,如果哪天出来了,会主动的联系贾鸿渐的。这话后面的意思,贾鸿渐听着应该是说——“我闭关的时候,你小子闲的没事儿不要来找我”。好吧,不过这大师这么说完了才一个多月,怎么就主动打电话给贾鸿渐了?难道这已经闭关结束了?这也太快了吧!

    此时就听着那何鑫苦笑着主动解释道:“我是欲闭关而不得啊,你们上沪学校里面有大能耐的人多,听说了我之前来了上沪,就通过各种关系想让我去他们学校演讲一下,最后知道了我回了首都还愿意全程包费用,而且托各种人来说情,弄得我都没办法了。”

    “哦……是这么回事儿啊,那的确是挺辛苦的,哈哈,这时候何叔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出名了吧?我们这边学校又多,什么覆旦啊交通啊政法啊通济啊,甚至还有二军大等等学校,我又是上沪人,那要真出名了,真心是跑都跑不掉,随意为了不到处做报告,我干脆就不出名了。”贾鸿渐哈哈笑着说道。他没问对方被什么学校邀请,不过听着对方那么大能的样子,貌似应该是提到的这几个大学吧?这几个大学里面的校友怎么都有不少在中科院里面的,同事去找何鑫,何鑫推不掉不是正常么?

    “哈哈,你倒是有先见之明了?”何鑫笑道。“对了,回头过几天我去上沪,演讲完了之后,咱们小贾总有兴趣赏个脸吃个饭么?”“行啊。反正只要不是我付钱,我就随时有空!”贾鸿渐胡乱开玩笑道。事实情况当然不会是这样,他贾鸿渐这么有钱还会贪这种小便宜?而且他有这个时间么?

    “行!那就说定了!能请动你贾小爷这是大荣幸啊!”何鑫这个平常有点不苟言笑的人,在发现了他的很多看法都跟贾鸿渐相同之后,还真的产生了一些知音的感觉,顿时跟贾鸿渐也不那么端架子,还没大没小的开玩笑起来。

    两个人没什么别的好天南海北乱聊得。很快挂了电话之后,贾鸿渐又继续开始找起来自己的校服。这校服真心不好找,毕竟已经两年都没穿过了,鬼知道老妈塞到哪里……不对!老妈也一年半左右没怎么太做过家务,基本收拾东西都是家里的阿姨帮忙的。贾鸿渐想到了这里,走到了客厅正好看到家里的中年保姆阿姨正在洗地毯,就问道:“阿姨,我校服你给放哪了?”

    那阿姨“看”到了贾鸿渐在说话。马上关了吸尘器之后,又听了一遍贾鸿渐的问题,接着却没有直接回答。也没有思考的样子,反而是后退了一步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来贾鸿渐了!就在贾鸿渐觉得是不是自己裤子拉链没有系的时候,只听阿姨说道:“鸿渐啊,你那衣服穿不上了吧?你那校服都是一年多前的吧?这一年下来你可是长了点个子了,自从我来了到现在你……长了都有5厘米了!以前的衣服你穿了肯定小的!”

    呦?真的假的?贾鸿渐下意识的就对着客厅里面的半身镜照了照,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照镜子怎么能看出来自己长没长个子?不过按照记忆来说,前世贾鸿渐长得算是比较慢的,基本从初二开始才长个子,然后到了大一才基本定型,不过到了大四的时候。四年还是稍微长了两三厘米,之后就再没长过了。如果记忆没错的话,前世高三的时候,他的确是比高一的时候长高了差不多六七厘米的样子。而且前世在学校还真是一年领一次校服,而且每次领校服的时候,上次的校服都是有点小的!

    “鸿渐啊。你要校服的话,那我现在给你找去?应该是放在储藏室的行李袋里面了吧……”阿姨此时问道,一边问她还放下了吸尘器,随时准备动身的样子。“算了算了,”贾鸿渐挥了挥手,“小了就小了吧,我不穿了。”前世贾鸿渐曾经在上学的时候感觉整天被校服所连累,一天到晚想的就是什么时候上学可以不用穿校服,现在有了一个可以光明正大不用穿校服去上学的机会,他当然想试试感觉了!

    于是,他干脆就直接穿了一条沙滩短裤,配了一件蓝色短袖衬衫,然后戴了个美国飞行员用的雷朋眼镜,踩了一双人字拖鞋,拎了个装了换洗衣服的旅行包就晃晃悠悠的出门了。要不是这年头国内还没有后世常见的旅行箱,否则贾鸿渐绝对可以打扮成刚从夏威夷度假回来的样子……

    在95年的时候,上沪的一号线彻底连通了。贾鸿渐现在要从新家去学校的话,可以坐公交去地铁站,然后再去学校。不过现在的贾鸿渐会这么坐吗?这8月底的上沪,那可真是湿热湿热的,简直就跟蒸笼一样,他吃撑了才去坐这个年代没有空调的公交车!干嘛不坐自己家的专车?此时贾鸿渐的老妈专门开了一辆家里的普桑,母子俩就这么往学校而去。

    其实按理来说,贾鸿渐他们家这么有钱,开什么普桑啊,不开直升飞机吧,起码开个宝马奔驰甚至是宾利什么的?弄个一百万两百万的车子开开,这总比开普桑好吧?贾鸿渐是这么想的,不过他老爸老妈不认同。俩人的看法是,这新房子附近,好多家那还都是挤在一个别墅里面住的普通老百姓,开好车刺激人家干嘛?

    贾鸿渐想想看也是,上沪这边老房子老别墅多,很多民国时候的老别墅在收归国有了之后,就被分配给了普通居民住,基本都是几家同住一层。贾鸿渐他们家买得这个别墅,那就是花钱跟每一户都谈好了,直接把整栋房子都买了下来,然后重新装修过的。在这样的环境里面,的确也没必要太嚣张太炫富——嚣张炫富也应该对富人来啊,跟平常老百姓炫耀有什么好得意的?所以贾鸿渐想着也干脆就答应了。

    苏萍开着车,沉默的带着贾鸿渐往实验学校而去。她没跟儿子说,其实本来她劝儿子退学或者休学的时候,同时也想着自己干脆辞职算了。结果没想到儿子倒是还想上学,这让她就不知道该怎么选了,是在学校照应一下儿子呢,还是辞职出来专心帮儿子打理公司呢?开了半天车之后,马上要到学校的时候,苏萍最终还是亲自问贾鸿渐了,“儿子,你说妈是在学校里面陪你好,还是辞职出来弄公司好?”

    “随你,”谁知道贾鸿渐居然飞速的这么回答道,好像一点都没经过思考似的,“你想在学校就在学校,想在公司就在公司。我又不是小孩儿,也不用你天天看着,再说学校老师你都认识,想了解我情况打个电话不就得了?所以别想那么多,你觉得在公司有意思就去公司,觉得在学校有意思就去学校。咱家赚钱,不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做选择的时候别有那么多掣肘的地方么?”本来苏萍还有点小纠结,可是这么一听儿子的话,还真觉得有道理!

    她一边停好了车,用眼角上下打量了一下开车门准备下车的儿子,“那我不在学校的时候你能不能老实?”她这打量的时候,那眼神叫一个挑衅,要是贾鸿渐真是18岁,还真搞不好就被激将了!嘿!这老妈还真有点手段啊!居然跟儿子都来激将法了?“我不老实能怎么样?能出去拔人家小姑娘的衣服?能哄着全校女孩儿一起跟我睡觉?真是的,我什么样人你不知道么?”贾鸿渐此时撇了撇嘴,完全不吃老妈那套。

    说完,贾鸿渐也不理老妈,转身下了车准备去行李厢那自己的旅行包,结果谁知道刚一下车,就发现车后门那边儿站着一个小妞儿!这小妞儿还挺眼熟的,擦,不只是眼熟而已,居然就是饭量有十个成年男人饭量那么大的、天生狐媚的狐狸精美少女汪淡水!

    贾鸿渐刚惊喜的想跟汪淡水打个招呼,却见着汪淡水脸上的表情凝固着——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凝固,经过了贾鸿渐大脑对视觉信号的解析,渐渐发现,她脸上的表情,应该是一种狂喜,然后混杂着惊讶,以及不敢置信,甚至……还有点巨大的失望?唔?这表情好复杂啊,别的都好理解,为什么会有失望?擦,不是刚才正好听到自己下车时候说的要拔小姑娘衣服或者是要哄全校女生睡觉的话吧?这尼玛被误会自己变成风流少爷了?

    这要是在三流言情剧里面,绝对就能演变成贾鸿渐要解释,然后汪淡水不听,结果汪淡水又碰到了对她一心一意的男人,然后就变成汪淡水跟那男的在一起,一次故意报复贾鸿渐气贾鸿渐的三流三角关系了!

    可是,贾鸿渐是谁?他能让这种三流言情剧的剧情出现?此时只见着贾鸿渐完全没有愧疚的、反而是满脸惊喜的笑了起来,然后开口道:“……”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