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五七章 秘密和伟人
    “我啊……可以啊,不过家教时间不能太长啊,一个礼拜三天吧?不然我怕耽误姐姐你学习时间。”贾鸿渐笑着说道。“三天啊……好的!”本来汪淡水好像有点还想着跟贾鸿渐多要点的样子,但是看到了18岁的贾鸿渐脸上那种以前没出现过的“男人的决定”之后,汪淡水选择了服从。

    “那就这么说定了!”贾鸿渐笑着握了一下汪淡水的手,触感有点凉,然后很滑很细嫩,手感很好。看着贾鸿渐答应了,汪淡水很高兴,蹦蹦跳跳的在贾鸿渐身边问着这两年里面贾鸿渐的经历。一行人就这么聊着聊着,进入了实验学校的大门。今天来报道的人并不多,高三可以说是来的最早的,在8月中旬就来报道了,所以来报道的人都是高三的。

    走到了宿舍区之后,渐渐的就看到了自己的同学。他们基本上都是跟着自己的家人一起拿着铺盖卷、席子什么的来到学校,估计是想先收拾一下许久没住过的寝室,然后再去报到。看到了这场景,苏萍琢磨了一下“你那边的铺盖什么的估计都快烂了吧?都两年没用过了,回头我去外面商店给你买一套全新的吧。”

    “恩,行。”贾鸿渐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有人惊讶的问道:“鸿……鸿渐哥?”贾鸿渐一扭头,只见着是自己同班的同学……不过悲剧的是他已经忘了名字了。这真不怪他,他本身记忆就是那重生前的记忆。人活到了30几岁的时候。有几个人能够一点不差的回想起来高中时候每个同班同学的全名?能想起来一个姓就不错了!而这辈子,贾鸿渐重生之后就上了一个学期的课,之后基本都在各种乱忙,跟同班同学基本没怎么熟悉!于是现在的场景就尴尬了起来,他认得对方的脸是自己的同学,可是就忘记了对方叫什么名字,连姓都忘了!

    “啊?是你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啊?”贾鸿渐可不是个笨蛋,他当然不会因为想不起来对方名字就跟电影里面一样支支吾吾的,甚至非要别人都看出来他想不起来似的。他贾鸿渐那是相当聪明。直接就当是知道对方名字,然后故意不提一样!反正肯定是同学,先聊着呗!也许聊几分钟就能想起来了呢?

    当然了。这种事儿以前贾鸿渐碰到过,真心的说,还真不是每次都能聊着聊着就想起来。就像是贾鸿渐前生有一次,大概是在刚工作后不久,一次正在中午午休的时候,大家在办公楼最下层的停车库里吃午饭——那边有人办了一个小餐厅,就跟学校的餐厅差不多,办一张卡就能吃比外面店铺便宜不少的套餐。

    然后吃饭的时候,贾鸿渐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号码。是个外地号码,因为工作有时候是有外地客户,他就接了。然后就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很〖兴〗奋的找他聊天,他知道这个声音肯定是他哪个老同学,但是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想不起来。然后就若无其事的跟对方聊。就一边吃饭一边聊,聊啊聊啊,聊了足足10分钟,贾鸿渐还没想起来对方叫什么名字,这尼玛太尴尬了!就在这个时候,饭都快吃完的贾鸿渐很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你是谁啊?然后本来坐在周围那些认识不认识的白领们。之前尼玛还像是根本没听贾鸿渐打电话,都各自专心吃饭聊天一样,结果此时一听贾鸿渐问对方是谁,他们一帮人居然不约而同的同时笑喷了——大概都在喷饭贾鸿渐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居然跟对方像是老朋友一样聊了十分钟吧?

    聊了一会儿之后,一行人一起上楼,对方跟贾鸿渐根本不是住在一个楼层,这让贾鸿渐不用在实在想不出来对方名字的情况下继续聊天。当贾鸿渐走到了他的寝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寝室里面贾景行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行,我就是要给我叔铺,万一我叔回来呢?”呦?给贾鸿渐铺?铺什么东西?转了个身走到了门口,贾鸿渐一眼就看到屋里面人不少,有贾景行的父母,还有叶子自己。然后在贾鸿渐那个一号床的室长床铺上,贾景行正在铺着褥子和凉席。就在此时,只听着贾景行的老妈说道:“人家鸿渐都在公司忙,哪儿还有空来上学啊,你铺了这不就是落灰么?”

    感情意思是贾景行一直把贾鸿渐的铺盖拿回家,然后每次开学的时候都洗干净拿回来铺开来?虚席以待的等着贾鸿渐随时回来?这……这也有点太让人眼里进沙子了吧?“室长你回来了?”叶子此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贾鸿渐,顿时惊讶的说道。他这一出生,马上贾景行一家也猛地回头,贾景行那顿时一下蹦下了床,然后冲到了贾鸿渐的面前“叔,真是你回来了?”

    “恩,我回来了!这次回来就好好陪你上学,你这铺盖卷儿倒是没白帮我铺,哈哈!”贾鸿渐伸拳头捶了贾景行胸口一拳,笑着说道。“真的?那感情好!不过公司那边儿?”贾景行倒是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问题。“你还挺周到的,哈哈,公司有我和鸿渐他爸呢。”苏萍此时笑着说道。

    到了这时候,贾景行的爸妈走到了儿子身边,他妈有点歉意的对苏萍说道:“婶,你看我刚才,我还以为咱们鸿渐忙着回不来呢。”“没事儿没事儿,多大点儿事儿啊。”

    就在苏萍和贾景行的爸妈聊天的时候,那贾景行却是看到狐狸精美少女汪淡水居然就在贾鸿渐的身边,他惊奇了一下,刚开口想说什么,就只见着汪淡水突然眨了一下眼睛:“景行啊,你光是铺上了席子。席子洗没洗过啊?这样吧,你把席子拿着,咱俩去把席子洗洗干净,别让你叔回头还得自己洗,快!”

    “啊?哦……呵呵,叔,淡水姐对你真好……”贾景行卖萌了一下。然后马上过去卷起了席子就跟着汪淡水出去了。贾鸿渐微微扭头看了两个人离去的身影,看到汪淡水一边领着贾景行走,一边下意识的回头看。两个人的目光接触了以后,汪淡水顿时一笑,冲着贾鸿渐扮了个鬼脸……

    下了楼之后。贾景行开口问汪淡水道:“淡水姐,咋了?这席子我之前洗过了,都擦好了,你要拉我出来说啥?我叔不同意咱俩去他们公司?”原来,这汪淡水来找贾景行,却是想着拉贾景行一起去跟贾鸿渐提要求——并不是让汪淡水父母进华夏高科,而是他俩本身想要走后门进入华夏高科!

    是的,汪淡水这两年都没看到贾鸿渐,甚至多次到贾鸿渐老房子的小区门口等着,居然都没碰到贾鸿渐。最后。她干脆想着要来华夏高科里面主动“实习”而她一个人来又太奇怪,干脆就拉着贾景行这个小子一起来!更是说动了贾景行高中毕业后直接来给贾鸿渐打下手!本来两个人今天就是想找机会来学校等苏萍,然后跟苏萍一起去找贾鸿渐,再跟贾鸿渐说这事儿的!

    “我还没跟他说这事儿呢!那啥……情况有变。鸿渐想回到学校好好学习,所以我就要当他家教,那你也没必要去给他打下手了啊,他都回来了……”汪淡水拉着贾景行去了楼底下的洗手池旁,一边开水龙头洗席子一边说道。“啥?对,我叔刚才是说要回来……对啊。他要回来了我还干嘛非要去公司啊……那你的意思就让我跟他一起考大学?这席子我洗过了,姐!”

    “我知道!一会儿拿上去还是干的,那咱俩下来干嘛的?我也是这么说,反正你不就想着跟着他玩儿么?他要读大学你就读呗,反正读完了出来他进公司了,还能不管你?只要你说句话他不就点头让你过去?”汪淡水一边洗席子,一边怂恿贾景行道。“也是!那行,我听你的!”贾景行嘿嘿笑着说道。

    等到他们两个人洗好了席子回了寝室的时候,只发现一帮人正好浩浩荡荡的出门。“景行,正好,刚才宿管阿姨来通知,说是今天有个演讲,让你们学生们都去听,还说我们家长什么的也可以跟着去,淡水咱们一起去,景行你给带个路吧,说是在大讲堂,还是特别有名的教授来讲的。”“是么?好咧,我这就擦手!”贾景行和汪淡水两个人三两下把两把椅子放到了宿舍的阳台上,然后把擦的半干的席子给放到了椅子上,接着擦了擦手,就跟着贾鸿渐他们出门了。

    贾鸿渐他们这么一帮人走在路上浩浩荡荡的,而且前后基本上都是同学,不少人老同学看到了贾鸿渐之后,都惊喜的主动上来叫“鸿渐哥”问好,这架势看着苏萍都有点惊讶于贾鸿渐在同学们心中的分量了!此时那贾景行更是得意,仿佛现在得到大家当大哥对待的不是贾鸿渐而是他一样——“我叔可牛了!在学校的时候,那基本一个年级的人看到不管男女,不管学习咋样,都要恭恭敬敬的叫声鸿渐哥!”

    嘿,这臭小子,还真是够臭屁的!等到一行人来到了大礼堂,在大家坐着的区域找了位置坐下来之后,看着附近嘈杂的环境,贾景行特好奇的问贾鸿渐道“叔,我暑假里看了个杂志,里面说那些开国时候的领袖们好像都有……黑历史?以前不是都说他们特好么?怎么他们也办过错事儿?那些杂志里说的真的么?他们到底是好是坏啊?”

    “他们当然又好又坏了,比如毛爷爷、朱总那些人,他们提供了我们现在的好生活。你看国家为了让我们记得这点,还把毛爷爷他们四个伟人的头像印在了一百元钞票上。这就是告诉你,你能过上好日子,是因为有四个伟人!买小东西,需要全国各族人民,没有大团结,就不卖!同样,买大件需要四个伟人,你手里没有四个伟人,人家就不卖,你也没地方买……”贾鸿渐很没心没肺的解释道。

    “噗……”顿时周围的人都喷口水了……怎么四个伟人和印着四个伟人的钞票到贾鸿渐嘴里就是一样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