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五八章 有请贾鸿渐
    贾鸿渐他们坐的位置是前三排的中央,他的话基本上前后三排都听到了!顿时一帮人都喷了出来!而在此时,贾鸿渐却是像没听到别人笑喷了一样的继续说道:“总的来说呢,四个伟人还是有功有过的,你看像是坏人犯罪为的是啥?还不是为了四个伟人?他们抢劫不就是为了抢到四个伟人么?不过呢,毕竟坏人还是少数,这倒不是套话,我们国家的罪犯总数为1286万人,占全国人口的107/万,比西方某些发达国家565/万的犯罪率低很多,这从一方面也可以证明,我国的确是好人占大多数,至少一万人里面才有107个罪犯,所以总的来说呢,好人需要四个伟人比较多,而坏人需要四个伟人相对少,所以四个伟人们是压倒性的好,基本可以达到一万分之九千九百八十九点三的好!”

    听着贾鸿渐这样的解释什么叫好人多坏人少,怎么叫伟人是功大于过,几乎所有人的都要晕倒了!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这绝对是一种非常没心没肺的解释办法,但是哪怕是比较古董的学生家长,那除了说贾鸿渐没心没肺之外,还真不能挑别的毛病。当然了,顿时之间刚刚回到学校的贾鸿渐,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就重新树立了自己在学生心目中“最酷同学”的宝座。

    贾景行此时自然是非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堂叔,他从来还没想到这种事情还能从这个方向来解释。不过还没等他过多的表达对贾鸿渐堂叔的仰慕之情,就只见着有老师上台了。老师上台了以后,拿着话筒让大家安静下来:“大家安静一下,接下来呢,我们将会邀请中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来给大家进行演讲,这位院士呢非常神奇也非常特别,他本人并没有接受过太多的专业教育。但是就凭借着自己的刻苦钻研和自习,成为了中科院的院士,已经是领国家工资的科学家了。那么这样一个科学家。是怎么看待现在社会上的的读书无用论呢?大家应该也知道,我们这届同学上了大学之后。将会面临一个高等院校不再包分配工作的现实情况,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同学时候还有必要努力学习去考大学呢?今天我们请到了何鑫何老师为我们讲讲他的看法……”

    别人听到这段介绍的时候,那叫一个惊奇!要知道在改革开放之后,一度之间读书无用论又开始流行了起来。特别是在这些年,很多小学没毕业的,居然下海了之后瞬间就变富翁了!而大学生却是基层的技术员!这种状况怎么可能不让人有读书无用论呢?而且因为国民经济转往经济发展的中心,很多时候国家机关拨款不足,还真有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能请来这样一个自学成才的中科院大知识分子给学生们讲解他的看法,那自然是非常非常好的!

    所有高三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几乎都是不约而同的鼓掌了起来。大家都非常想看看这个何鑫长什么样,想知道他的看法是什么。可是,就贾鸿渐现在正在惊讶着——啥?何鑫那大叔?中科院的何鑫?他说那个来上沪学校的演讲就是这个?我擦,之前怎么没问一声呢?

    此时就看着一个人在老师的带领下走上了台,看着这个人微胖的身躯以及那跟路人一样的脸。除了跟贾鸿渐聊了好几天的那个何鑫还能是谁?就在贾鸿渐诧异的看着何鑫觉得这世界太不科学的时候,那何鑫正好下意识的往观众席上看了一眼。也许他本来是想看看有多少学生来着,可是这一眼看完到了最后收回目光的时候,他一下突然觉得好像看到了什么很眼熟的人!定睛一看,嘿!贾鸿渐!这华夏高科的少当家怎么来这儿了?他是这个实验学校的学生?不能吧?当初他何鑫还没当中科院研究员的时候,甚至还没当研究员的副手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在国内最好的大学学习是很浪费时间的事情,所以作为跟现在的他能平等交换意见的一个国之栋梁,怎么也用不着来学校学习吧?还是个高中!

    何鑫看到了贾鸿渐之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贾鸿渐,好像很快就有了什么定论。他很快坐到了主席台前,此时甚至都不用人说,全场寂静的掉一根针都听得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个何鑫身上,所有人都想听听他怎么说学习的功效的!就在此时,只见着何鑫张开了嘴:“大家好,我是何鑫,中国国家科学院的研究员。我个人没有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大一我读了一年就退学了,接下来的一年我一直在流浪。住是住在首都的犄角旮旯,吃么吃的是一天两个馒头……”

    擦?这样一个大能居然退学还流浪?这真的假的?这么不像正经人的事儿他都做过?那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大知识分子的?就在大家好奇的时候,只听着何鑫继续说道:“当时我流浪,是为了在首都图书馆。我当时觉得学校老师教的东西,其实不如我自己自学来的好。毕竟老师教的很多时候是要照顾到班级里面的平均水平,对我个人可能不太合适。可以说我是自学变成了中科院的院士,但是我想说,今天其实我个人并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演讲,现场有人远比我适合!”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内心深处突然出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擦,这何鑫大叔不会害我吧?在贾鸿渐内心猜测的时候,整个会场的学生以及家长们甚至还有老师们都好奇无比!什么,现场还有人更适合?真的假的?老师们都好奇坏了,现场哪里还有更适合的?

    此时就听着何鑫说道——“他,曾经以少年之身,获得了我们国家决策接管的智囊身份,国家这两年的很多相关政策,都跟我说的这位少年有关系,而这位少年,现在就在现场!”听到了这里,全场一阵倒吸气,所有人都开始扭头看着前后左右,在惊奇到底是谁能这么厉害!少年身份,国家智囊,还是这两年!难道此时还是个少年?就在大家到处找着是谁的时候,只听台上的何鑫冲着贾鸿渐说道:“接下来,让我们大家一起邀请贾鸿渐同学!”

    “哗!”顿时全场都乱了!所有人都在惊奇,怎么贾鸿渐这个人是所谓的少年智囊?学生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而家长们则是好奇的一边观望一边问自己的孩子谁是贾鸿渐。甚至此时连贾景行一家和汪淡水,那都吃惊的看向贾鸿渐,“鸿渐,这?”汪淡水刚问完,就看着贾鸿渐歉意的冲她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一点点的走出了座位,接着施施然的走上了主席台。在贾鸿渐上台的过程中,现场千八百人的目光都惊异的聚集在了贾鸿渐身上,而贾鸿渐呢,走上了台之后,满脸微笑的走到了何鑫身边,跟他拥抱了一下。拥抱的时候,贾鸿渐的脸保持着笑容,但是嘴巴却悄悄的小声说道:“你够狠!回头你完蛋了!”“切,明明是你来拆我台先!我在这边演讲,你来不就是拆台的么?那我干脆让你来讲!”何鑫大叔脸上笑眯眯的,却同样小声的说道。

    听着这话贾鸿渐都愣了,啥?何大叔你是国家栋梁诶!你现在怎么这么孩子气的?我什么时候拆你台了?我明明就是这里的学生好不好!不过此时贾鸿渐也没时间跟何鑫辩论,他瞪了何鑫一眼,然后慢慢做到了何鑫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的时候,他显得好像非常镇定,不急不慢的接过了何鑫递过来的话筒,然后不紧不慢的调整着话筒支架的高低。现在看起来这么镇定这么不紧不慢,其实他脑子里面在飞速旋转着!他是在拖时间考虑到底要讲什么!

    贾鸿渐这边装作不会调整,拧了半天都没弄好,很快就有一个老师主动上来帮着弄。这一来一回,就20秒半分钟过去了。弄好之后,贾鸿渐坐了下来,对着全场微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之前是何老师过誉了,我本人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正好在新华社上沪分社实习,有时候写报道的时候,加入了一点自己的看法,结果正好我的看法和发生的事情走向类似,其实只是侥幸而已……”

    贾鸿渐这么客气了两句之后,明显看着全场人的惊讶情绪收缩了很多。的确,一个十几岁少年成为国之栋梁也太惊悚了,要是成为一个实习记者,然后稍微在报道里面写了点自己的看法,凑巧跟事实走向一样,也许是乌鸦嘴的关系,然后被人欣赏,这还是可以理解嘛。贾鸿渐这样一句话,就抵消了何鑫对他贾鸿渐当幕后黑手策略的打击,然后慢慢说道:“前段时间,我有幸跟何鑫老师请教过一些事情。当然了,我一个后学末进,没什么自己的看法,主要还是从何老师那边学来的……既然何老师今天想让我来讲,那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个考验,是想看看我对之前聊得知识掌握程度怎么样。区区在下年龄还小,说的不对的或者有疏漏的简直就是一定的,如今忝列于台上,还希望大家能海涵……”

    贾鸿渐这番话,那简直就是滴水不漏!很多同龄人听到了之后,还真以为贾鸿渐是复述何鑫讲过的内容。但是不少眼明的成年人一听,却顿时觉得这样一个跟自己家孩子差不多的小同学,居然能说出来这样很多成年人都没办法说出来的滴水不漏的话,这水平已经显现出来了啊!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