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八四章 诲淫诲盗?
    段钟沂先在非常非常惊讶,因为他明确的知道自己听到了什么!他刚才居然听到贾鸿渐小贾总,居然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一个小饭店的老板规划未来的发展方向?一般人怎么可能这么随便就帮别人规划方向?这完全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要是规划的烂了,对方肯定会埋怨,哪怕是规划的好了,要是对方操作的烂了,对方也会推卸责任而抱怨,哪怕就是规划的好操作的也好,那也没贾鸿渐什么利益!这要一般人来,谁会去帮忙?

    说是这么说,但是段钟沂知道,从贾鸿渐的方面来说,至少现在这个饭店完全能够快速供给华夏高科需要的盒饭,难道贾鸿渐就是为了能让公司的员工快一点吃到盒饭,就能冒着被人埋怨的风险去做这么不讨好的事情?这贾鸿渐难道对公司员工的效率已经要求到了这种地步了?

    就当段钟沂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贾鸿渐的时候,只见着贾鸿渐正好向他招手:“老段,来来来,一起来吃!”“哦……来了来了!”段钟沂和黄解放等管理人员下意识的朝贾鸿渐的方向走去。当他们坐到了位置上后,面前摆着都是他们刚才登记的盒饭。之前在苏萍找他们登记的时候,他们下意识的也登记了,不过却没当一回事儿,现在想来,这还真是要跟员工一起吃饭?

    此时他们环顾了一下四周,只发现四张长桌子被摆成了一个“口”字形。每张长桌的例外都坐满了人,这一百多人还差不多正好挤在了这里。这么跟员工们坐在一起,看着员工们略微兴奋的像是春游出去野餐的小学生一样,他们几个管理人员当时突然就觉得好像学到了什么。此时就看到贾鸿渐站了起来,他刚站起来还没说话呢,就只见着周围一百多个员工们居然几乎不约而同的都停下了筷子以及交谈,大家都看着贾鸿渐。好像等着他说点什么。“这次呢,来到了这里,因为条件和时间有限。也只能请大家吃一顿便饭,照顾不周,请大家海涵见谅……”

    哎呦呦!贾鸿渐这番话出来。那会场里面顿时就吵杂了起来,几乎所有的骨干都七嘴八舌的说道:“不碍事,贾总太客气了!”“就是就是,这比我自己带来的饭菜好多了,贾总你要这么客气的话,我家婆娘可没办法活了,哈哈哈……”“就是就是,这挺好吃的,贾总你太客气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突然间黄解放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突然感觉好像贾鸿渐和这些骨干们才是认识已久的工作伙伴,而他黄解放反而像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人!怎么会是这样呢?难道像贾鸿渐这么深入群众,居然能有这么好的效果?就在黄解放正在思考的时候,贾鸿渐这边一边吃着饭,一边类似闲聊一样的跟一百多个骨干们说道:“你们都是咱们东方台的骨干。未来咱们成立了卫视台,还都要仰仗大家,我一个人是办不成事情的,而且我也不是专业人士,当然要对大家好点了,不然我不就是孤家寡人了么?哈哈……”

    孤家寡人?突然间黄解放意识到了什么!对。他黄解放也需要下属们给他办事,但是他靠的是行政力量,他靠的是级别!他说的话别人不敢不遵从,至少是在工作领域是这样。但是贾鸿渐却不一样,贾鸿渐表现的像是普通人,他其实也有行政力量,但是他并不表现出来,他却好像是在利用传统中国社会的一种“人情力量”,就像是贾鸿渐对员工够义气,所以贾鸿渐让员工去做什么事的时候,员工不敢不做,不敢不尽心!这……可就是水平差异了!要知道,在传统的国企氛围里面,那是很少开除人的,所以国企正式员工资格被叫做是铁饭碗。而端着铁饭碗的工人们,那要是跟领导闹矛盾了,要反过来整领导也是很容易的——具体的事情具体的细节总是要人做的吧?于是当到了领导最关键的时刻,人家在什么工程的细节上马虎一下,于是什么工程什么项目拖沓了甚至完全毁了,这就害的领导升不上去!而领导这时候也没办法把那人给开除了什么的!

    通常在这种时候,普通国企里面的别的员工,那都是当看戏一样的看着两边互相斗的。但是在贾鸿渐这种管理模式下就不一样了,他有行政力量,但是隐藏在背后,表面上是人情,这样一来,如果有刺头闹事儿,从表面上来说就是不给贾鸿渐面子,这本身就能引起群众的闲话,如果这个时候贾鸿渐再来用行政手段收拾那刺头,群众们自然都站在贾鸿渐这边,到了最后如果刺头还要闹事,那自然就变成了一个万夫所指的局面!

    就在黄解放在脑内各种分析贾鸿渐的管理策略的时候,贾鸿渐却依然在跟大家“胡乱”聊天——“大家都是专业人士,相信大家也知道可能这两年会有大量的省级台上星,回头咱们台也上星了以后,咱们要面临好多兄弟台的竞争……那大家觉得咱们应该怎么才能名列前茅呢?”

    贾鸿渐这个问题一出来,本来还热闹的会场一下子安静无声了,顿时之间骨干们有的思考有的吃饭,反正就是没人回答,一个个的还把头都低了下去,仿佛是在课堂上避免老师点自己名的学生一样!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能考虑的,也不是他们能插嘴的,而且他们也不太懂这种东西。当然了,贾鸿渐也没准备让他们回答。只听着贾鸿渐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反正我自己琢磨吧,我可能说的不对,毕竟我是外行,说错了大家多指正多包涵。反正我觉得吧,如果一个台做得好,那应该是一种什么情况呢,就是把电视机屏幕上面台标遮住以后,随便随机换台,然后观众就能凭借节目的风格一下就知道这是个什么台的节目……大家觉得呢?”

    说真的,很多骨干之前都没想到这点,或者说,他们觉得名列前茅什么的,跟贾鸿渐所说的这个段子没关系——这就跟学生考试一样,学生的分数和他答考卷的风格或者说写字的笔迹有什么关系么?这本来应该是没关系的!但是大家仔细又一想,诶,好像有那么点关系——比如说这些年比较火的武侠,读者们能记得谁的文风?金庸、古龙。金庸的文风最朴实,要辨别他的书很多时候只能从情节方面以及更多的一些细节方面来辨别,但是古龙就不一样了,古龙的那种有时候诗歌化的文字太具有个人风格,别人一看就能知道这是古龙的书,那么古龙难道不是一个名列前茅的家么?

    当然是!而且这电视台做的好跟学生考试还不一样,如果说能让人一下就分辨出来自己的节目,那就说明自己的台有与众不同的特色,而有与众不同的特色,这当然就能吸引人了!因为此时候别的台的最大特色就是没有特色,几乎所有的台的节目都差不多!所以,能在所有没有特色的台里面变得有特色,这就是拥有了比别人更多能名列前茅的可能,对吧?

    反正大家慢慢一琢磨,还真觉得贾鸿渐说的很对。就在大家下意识的纷纷点头的时候,只听着贾鸿渐继续说道:“我接着琢磨下来,那什么样的能令人印象深刻呢?按照古时候写的话来说,那就是诲淫诲盗,用现代化说,就是枕头和拳头,说的露骨点就是色情和暴力。这种东西最能吸引别人的眼球……”当贾鸿渐说道了这里的时候,明显就看到了几乎所有人都皱着眉头看向他了!没错,这个年代那还很保守呢!还不是21世纪有了网络以后的那种开放年代!不过此时贾鸿渐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我们作为有节操的电视台,当然不能跟欧美那种为了收视率什么都不管,没有道德下线的电视台一样,对吧?这种诲淫诲盗的东西,我们那是绝对不碰的!如果说的夸张一点,假设那些欧美的电视台有的是为了赚钱连自尊自爱都不要了,就是跪在地上乞讨赚钱的话,那我们就是要高端的站着还把钱赚了!”

    贾鸿渐这话一出来,当时就爆棚的掌声响了起来。没错,这个年代不是2012年,在2012年的时候跟媒体里面的员工说要打擦边球诲淫诲盗什么的,大家可能心照不宣的也就照做了,但是在这个年代不同,这个年代大家还保守的一塌糊涂,而且电视台的员工们本来一直还觉得自己有教化社会的责任,还觉得自己跟人类灵魂工程师有点同行关系,现在让他们直接脱裤子下海开始卖,他们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获得了大家的认同之后,贾鸿渐微笑了一下,又说道:“那么不诲淫诲盗的话,大家说观众喜欢看什么?我们现在就假设我们是个普通人,累了一天工作结束,回家洗洗弄弄吃过了之后,跟爱人躺在床上,随手换台,你们说你们看到什么会觉得有意思?你们觉得你们会想看到什么?”

    此时,全场静默,大家仿佛都开始了思考,没人注意到,贾鸿渐此时却是用了一种类似问答的形式,把众人的思维引向了他想要说明的领域……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