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九八章 低头还是报复?
    说真的,当贾鸿渐听到广电居然挡自己路的时候,那真心都想直接彪脏话了!什么不良风气?贾鸿渐又没用钱引诱良家妇女“下海”!怎么尼玛就不良风气了?还是说让普通人为了钱和合同而进行唱歌比赛,这就显得不纯洁了?不纯洁他娘!观众们是小孩儿么?现在社会上那已经出现了拜金主义风潮了,贾鸿渐没说这用钱砸人,只是让人为了更好的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而拼搏,这怎么就不良风气了?难道必须跟钱没关系这才叫纯洁?难道中国老百姓都是温室里的花朵,一点点风雨都不能接触?稍微有点损害纯洁心灵的东西广电就要挡下来?

    尼玛贾鸿渐怎么记得以前广电没这么烦人呢?当年在央视春晚里面,不是各种《小偷公司》各种《宇宙香烟》之类的讽刺相声、小品都可以上么!怎么现在尼玛开始跟我说纯洁?这尼玛不会是表面上人家否了自己这个节目,背地里其实是有人嫌自己手深的太长,所以要跟自己开战?

    当时贾鸿渐就不爽的一个电话直接甩个了央视的台长杨光,“喂?”当电话接通的时候,那头的杨光声音听起来很平和。“台长,我鸿渐,我这边儿有俩节目报批被退回来了……这怎么回事儿?听说是上面的意思?”贾鸿渐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的就这么问了,他知道有时候跟杨光这种年纪大的人云山雾罩的用画外音聊,那聊到最后都可能不知道在聊什么东西了!

    “有这事儿?”杨光声音丝毫不动声色,好像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是选择跟贾鸿渐说实话,“小鸿渐啊,台长我也跟你说实话吧,怎么说呢,山头主意你懂么?一行的人都是有点排外的。那你们华夏高科呢,怎么说都是一个行外人,哪怕是中国人,要进这个行业。一点刁难都没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甚至我这个副部长都没办法,这是一个体系内的排斥反应,我们阎王可以不刁难你,但是下面小鬼会用各种方法刁难……”

    我艹?贾鸿渐顿时又惊又怒!不过在他还没说话的时候,就听着杨光继续说道:“你别激动,这个事儿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们华夏高科又不是别的公司,你们跟中央上层的关系很好,跟我们广电上层关系也很好,所以要全面限制你们是不可能的,只可能是在稍微有点过线的地方抓的严一点。这些地方你们小心点那完全是没问题的,对吧?你也挺成熟的,我也跟你说心里话,人在世上混。谁一辈子不低头?哪怕我这个央视台长,碰到有些事情那还是必须低头,因为你要做成自己心里想做的事。就必须按照规则来。这在我们台内,叫做匍匐前进……

    其实别说你们是私人企业进入广电领域了,就是广电领域里面都有山头主义呢!你信不信有些节目,别的台可以放,你们上沪的两个台就是放不了?哪怕首都台都有的东西不能播,但是别的某个省级台就能播的……其实你们算不错了。你看看刘瑺乐,他也算是广电体系里面的人,但是电视台还没弄起来呢,已经都被硬性限定了收视群体人数了,你们华夏卫视起码没被这么强硬的限制吧?够不错了……”

    “行了。我知道了,谢谢台长,让我想想吧。”贾鸿渐客客气气的挂了电话。但是挂了电话之后,他火却是不打一处来!这尼玛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儿这么保守的山头注意?这搞没搞错啊!怪不得那野鸡卫视一直被限定收拾人群,原来是这个原因!本来前世的时候,贾鸿渐还以为野鸡卫视纯粹是因为脸长得丑。所以才被限定收视规模呢!现在看来原来也不是这样啊……

    突然间,贾鸿渐想起来了别的什么——没错,在历史上的2010年,中国大名鼎鼎的新华社办了一个自己的电视台——cnc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这个电视网在两年之间,不断的在全世界落地,代表着中国进行新闻报道。这样一个电视台,他们淡化了意识形态和宣传身份,尽量用中立的态度报道新闻。这样的一个新闻台那本来应该是中国媒体的一个新形象,就像是贾鸿渐做的一样——让别人看到,中国人的媒体也不是那么的邪恶。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电视台,那能在全世界都落地进入当地的电视台,甚至有各种外语台,却没办法把中文台在大陆落地!这可是新华社的电视台!都没办法在大陆落地!还不是因为以前新华社那就是一个通讯社而不是一个广电系统内的山头么?甚至这个新华社电视台的负责人那都说——只要政策允许,他们3分钟之内就能落地全国!可是这样都不能!

    既然这样的话,那贾鸿渐是干脆捏着鼻子算了?毕竟他还有个那么大的计划什么的……不!当然不!上辈子他贾鸿渐做事儿有时候就不得不低头,现在好不容易重生了,做事儿还得不得不低头,那他重生了图个啥?哪怕拼个鱼死网破的,他怕啥?他还活不下去了?还没饭吃了?

    但是,要跟人家对着干,却不能简简单单的无脑对着干!为什么?因为现在人家拿着审批权!贾鸿渐无脑跟人家斗,这不就是把把柄送到人家手上么?这样到了最后哪怕有人能帮贾鸿渐那都不太好帮了!比如说贾鸿渐如果硬是无视对方的评审,硬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拍完了,然后给强硬的上星播出了,这就是播出事故!这样的播出事故广电领域里面绝对那是要严重批评,甚至搞不好要停止播放的!这样一个行业内部的全面大反对,哪怕是中央要力挺那也没办法完全让贾鸿渐他们的台避免处罚!所以哪怕要对着干,也得稍微有技巧那么一点点。

    贾鸿渐想着想着,一个模糊的计划渐渐在心中成型。“丫以为这破山头就是自己的天地了?尼玛敢惹老子,敢排挤老子?老子把你们的山头都给炸了信不信?”没错!贾鸿渐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别人整他,他要报复起来,那绝对不会直接上去就揍人家,那样显得太没技术含量,基本上贾鸿渐平常的做法,就是把对方的真个基本盘都掀了!叫你丫再装!爷让你这一辈子再也牛不起来!

    虽然心中有这个计划,不过贾鸿渐并不准备暂时马上就行动。现在就是对方警惕性最高的时候,现在来弄那当然不行,而且他还要继续细化自己的计划,给对方一个完美的没有反抗机会的“惊喜”!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贾鸿渐就像是真的按照上面的要求,取消了所谓的奖金,然后按部就班的做着各种节目的预先录制。就在表面上好像一点都没有波澜的时候,贾鸿渐每天晚上在家里,偷偷写着一篇文章。“在美国,因为每四年一次的大选,其社会内部宣传机器有充分的机会分成两个派别互相攻击、竞争。像美国的福克斯电视网,就是典型的共和党派别媒体,只站在富人的立场说话,而喜剧中心相对就偏向于左派民主党派别,于是在平常两边媒体之间会互相攻击,互相抓对方把柄,在如此平常的练手之后,美国的媒体在全世界范围内就有极强的洗脑能力……美国的电视台虽然没有政府直接管理,但是其内部也有相当程度的政治正确优先的潜规则……”

    “如今要增强部分垄断国企的竞争力,唯有进行市场化改革,而市场化改革第一步则是要进行政企分离。政企分离之后,可以认为分为两至三个阵营进行互相竞争,这样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刺激企业本身的生长技能以及竞争技能……”

    唔?贾鸿渐的这个文章怎么听起来好像怪怪的?到底是为了干什么呢……日早上,一名外籍旅客口含小蝌蚪欲蒙混过安检,被白云国际机场安检员识破,后该名旅客无奈地将小蝌蚪拿出去自行处理。早上9点左右,一名女性旅客走进白云国际安检通道。当安检员在对其随身物品进行安全检查时,发现其行李包内有瓶液态物品,于是要求进行开包检查。这名旅客打开包后,从包里拿了个小玻璃瓶出来,并趁安检员不注意迅速地打开盖子一饮而尽,后向安检员摇摇空瓶准备拿行李离开通道。但安检开包员小谭发现该名旅客的行为有些古怪,而且喝完水后一直没有吞咽的动作,于是要求该名旅客打开嘴巴检查。见此情况,该名旅客只好将口中的水吐回玻璃瓶。安检员这才看清玻璃瓶内竟装有三只小蝌蚪。该名旅客向安检员解释这是一个中国朋友送给她的,不舍得丢,后该名旅客无奈地将这三只小蝌蚪拿出去自行处理。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