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章 要么过,要么死
    贾鸿渐就是在敲山震虎,就是在打草惊蛇!作为一个新入行的人,居然被业内的人挑毛病进行“恐吓”,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应该恐吓回去!这就是贾鸿渐的习惯!他虽然想事情比较多,总是容易这边想想那边想想,但是从来都不会优柔寡断!要玩儿就玩儿大的!于是,贾鸿渐就想到了这样一个能让广电行业内部人士都吓到死的点子!

    没错,前世在上沪的地铁和公共汽车里面,贾鸿渐经常能看到所谓的“移动传媒”,就是利用中国人在狭窄空间内不习惯实现接触,从而导致眼睛没地方放的特点。弄出来这样一个传媒点之后,附近的乘客们都会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射到上面——当然了,后世出现的智能手机以及平板电脑等等会大量的分散这种注意力的投射,至少到了2012年的时候,在地铁上贾鸿渐就发现大多数的人都在玩自己的手机,而不是看地铁里的视频。

    不过那些是2012年才有的情况,并且这些情况并不影响贾鸿渐受到这样一个情况的启迪,从而把未来的事情给提前弄到这个年代提出来并且发扬光大!在2012年的时候,其实是可以在铁路上面对列车进行改造加入各种铁路“电视台”的,但是当时坐过火车的贾鸿渐知道,后世的火车还真没这种设计。既然后世还没人王者方面发展,那么贾鸿渐干嘛不在这个时候提一下呢?

    要知道,在这95年。那火车的地位跟后世的火车地位简直完全不一样。在这95年,全国上下不止是铁路没怎么提速,就是高速公路都没后世那么多。而因为高速公路不多,所以汽车客运想要威胁火车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想象一下,在2级3级的公路上开长途车,时速只有40公里每小时,这种速度跑“长途”的话。真的有人会坐?而且汽车内部空间狭小,运营时旅客不可以随意离开座位,那么这样的一个运营必定导致旅客舒适度极低!

    在这个年头。火车从上沪跑到长安就要200多块钱的票钱,这几乎是完全无竞争的一种市场——飞机这个年头上千块的票价谁去坐?要知道老百姓那才四百块的工资而已!用月入的2倍3倍去坐一次飞机?出差的话单位给报销么?所以在这个年头,远距离的客运基本上都是火车。而且这个年代的火车那对绝大多数阶层来说,都是一种不廉价的但是必须的存在!

    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为什么不通过改造一下车辆,从而给铁老大增加更多的利润?要知道后世那各种长途车泛滥,甚至各种机票打折到了可能都可以跟火车票拼一下价格的程度了!在未来的情况下,不少客源会被别的交通方式所分流,而这一切在现代并不存在!所以说在现在这个几乎垄断的局面下,那通过这种从第三方收费的附加服务上赚取利润,简直就是妥妥的!

    能想出来这样一个主意,那对贾鸿渐来说并不难。他本身就聪明。这次他是想敲山震虎,所以根本就没给朱老总发过去,只是发给了杨光。就在贾鸿渐打魂斗罗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电话响声,他暂停了游戏之后。接起了电话。“喂?鸿渐?你……这文章是什么意思?”杨光杨台长语气严肃外加急切的在电话中问道。

    “什么意思?敲山震虎啊,这不是很明显的么?”贾鸿渐开门见山的一点不隐瞒。他的这种态度那直接就让杨光感觉到了年轻人的凶猛,当时央视台长那就噎住了半天说不出来话,最后,他才憋出来了一句——“这样……会不会闹得太大了?”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是,贾鸿渐居然像是一个好学的小学生一样。很诚恳的问道:“闹得有点大了?”

    “当然大了!你知道这个文章要是递到了中央会产生多大的影响么?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中央的智囊团成员么?你一句话一个推荐,那中央都是要考量一下你的意见的!要真是回头按照你这种说法来了,那老广电里面的人从上倒下,从机关干部到电视台的基层员工,那都得恨你恨的牙痒痒!这样又何必呢?锋芒太露了!”

    “锋芒太露了?这就对了!”谁知道贾鸿渐此时却哈哈大笑的说道,好像他的目的就是锋芒毕露!“真是老虎不发威,就当我是哆啦a梦啊?真当我是人畜无害啊?嘿!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小爷我当年屁资本没有,光棍一条的时候,我就敢带队冲到东北去搞王洪城!这两年来我和和气气的做生意,好像有人忘了我到底是什么人了吧?台长,我话今天还就说明白了,我贾鸿渐就是要锋芒毕露!他们还想给我下马威?呵呵……现在是我给他们下马威!他们一个个的都给我老实点!别不长眼睛的来跟我找事儿!弄得我不开心了,当心我把邮电部也拉进来弄一个三网合一!直接电信的电话线网、互联网、广播电视网合并!真当我贾鸿渐一点能力没有不是?好,哪怕我就真是没有能力,我也能找更强大的人来狐假虎威,怎么得?”

    “三……三网合一?”作为央视的台长,杨光不用太多的解释,一下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现在在国内,那大多数的城市里面有线电视这种东西还在铺设中。铺设有线电视,为的就是给卫星台上星落地打铺垫!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各地省台蒸蒸日上的时候,把铁老大甚至还有邮电部都拉进来……这可就是真一下把水搅浑了——而且还真不是一般的浑!

    杨光知道贾鸿渐他们华夏高科是拥有设计生产电信数字程控交换机的能力,这在国内那都是相当领先的!在这种情况下,要是真华夏高科弄出来了一个可以传输电视信号的程控交换机,然后趁着邮电部数字化的机会,弄的以后电话先入户直接就可以弄个分插头插电视上,然后电视就可以看节目了……这真心是对广电的灭顶之灾!虽然这样的情况下,节目内容还是要各地电视台提供,但是电视台的有线电视费就收不到了啊!这电视费就归了邮电部了啊!

    这……这不是损人不利己么?杨光突然想到。没错!贾鸿渐留着一手拉邮电部入场,那就是狐假虎威,那就是损人不利己,他还就是可以拉着邮电部来害广电,但是自己只是看着广电倒霉而干爽!

    “这……这……”杨光此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要是对着孙宇胜等人,那杨光还有东西可以说,可是对着贾鸿渐这样的“混不吝”,或者说梗着脖子就是要拉着大家一起死的那种,他还真没办法劝——哪怕劝了人家也不听啊!

    “这没啥……”谁知道贾鸿渐此时好像完全不怕事大一样,“杨台长,这样吧,我也给你个面子,这个稿子呢,我之所以给你先看,而不是直接递到中央,为的是什么您应该明白。那就麻烦您跟那些想收拾我的人传个话,就是说一句王洪城现在可是彻底消失了,让他们打听打听,当年我为了弄王洪城,具体用了一些什么招数,有些什么老干部给我提名留字。要是我要做的《中国歌手职业联赛》第一次上报的内容通过审批呢,那什么事情都没有……”

    听着贾鸿渐开的条件,杨光直接就插话了——“鸿渐……第一次?这……这有点那啥吧?你要是说就停留在现在这样,那肯定没问题,如果要通过第一次上报那个被挡回来的,他们也太没面子了……这样会丢掉和气的吧?”

    说实话,杨光这话真是老成持重,真是尽量不要得罪人的态度。但是贾鸿渐不是杨光,只听着贾鸿渐是如此说的:“我妈曾经交给我一句话,那就是如果没想要要跟一个人彻底翻脸,那就不要去得罪人家。这话我觉得说的挺好,所以看到了那些人这么直接的来找我麻烦,我当然就会觉得他们是已经做好了准备跟我彻底翻脸,同时也觉得我贾鸿渐翻脸以后的报复是他们完全能够接受的……既然这样的情况,我还需要顾全大局,还需要给他们留面子?他们当初给我留了吗?我就一句话,要么过,要么就等着我一辈子无穷无尽连续几十年不断的找他们麻烦吧!让他们别被我抓住机会!我贾鸿渐只要有一天能对中央决策产生影响,那么只要被我抓住一次能够插嘴广电未来的机会,那我肯定往死里弄他们!”

    这一番话说出来,那可真是杀气腾腾的!到了这时候,就连杨光都开始埋怨那几个吃撑了的广电人——你们他娘的没事儿招惹贾鸿渐干嘛?这不是给自己找难受么?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