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零二章 开始报复
    贾鸿渐打电话给了杨光之后一个礼拜,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是贾鸿渐从来没对外有过任何反应一样。面对着这种奇怪的寂静,袁明等人有点紧张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贾鸿渐手下的人,他们自己也想明白了,他们早就上了贾鸿渐的贼船,哪怕他们想把自己摘出去,那现在也来不及了,要么跟着贾鸿渐一起跟整个广电行业干,要么就被整个广电行业和贾鸿渐一起干!

    不过虽然想好了跟贾鸿渐一起跟整个广电干,但是现在看着对面有这种暴风雨之前平静的感觉,袁明等人真心觉得有点慌!而贾鸿渐此时却是表现的非常非常平静,好像对他来说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至少在内部节目会议的时候,贾鸿渐表现出来的是这样。

    今天的会议也是在中午进行的,当然是为了照顾贾鸿渐休息的时间。不过当会议结束了之后,当贾鸿渐出了会议室准备回去上课的时候,只见着袁明一路小跑的来到了贾鸿渐的身边,并且小声的问道:“贾总,现在那边一直没反应,我们该怎么办锕?要不……要不我们就这样吧?对方也收手了,不如……不如我们就这么播吧?”“就这么播?”贾鸿渐停下脚步一回头,“那就让他们这么欺负我们了?那不就变成了他们冲上来抽了我一耳光,然后我能做的就是让别人别在抽我?”

    嘿!现在袁明这个明星主播直接就口吃了!她从来没想到贾鸿渐居然会这么比方!那种不继续做斗争的说法,在别人看来可能就是见好就收。毕竟整个节目的创意没有被否掉,但是现在怎么就被贾鸿渐给比喻成为了什么抽耳光不抽耳光的?那要是按照抽耳光来打比方的话,她袁明可是没办法继续劝了!难道对贾鸿渐老总说一句——哎呀,老总,为了大局,你挨一巴掌是没办法,现在人家不继续打已经很厚道了。已经是服软了,咱们“见好就收”?敢说这话那直接就能吸引贾鸿渐的仇恨好不好!

    “我母亲是一位非常温柔非常善良的女人,她曾经教育过我一句话。那就是要么不要打架,如果要打架就一定要打赢!别人要是敢欺负我们,我们就炸毛的翻过去抽到他们哭爹喊娘!抽的他们一辈子看到我们就筛糠一般的浑身发抖屁滚尿流!抽的他们一辈子都不敢再找我们麻烦!这不是杀性重。而是杀一儆百!如果我们软弱的收手了,以后所有人都会知道我贾鸿渐、我们东方台就是软柿子!我们被人欺负了以后就只会追求别人不再继续欺负!那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会上来咬我们一口!”

    贾鸿渐双眉微锁,一脸严肃。此时他身上好像散发出来了一种成熟男人的气场,就像是一头狮王一样拥有绝对不可置疑的权威!他说完之后看了袁明一眼,转身走了,留了袁明还在原地发呆。袁明看着贾鸿渐渐渐远去的背影,一时之间心里各种感概五味杂陈。她一方面觉得贾鸿渐说得对,一方面又有点担心事情闹大,不过最让她惊异的是,贾鸿渐这么小的年纪。是怎么拥有这种绝对气场的?

    这种气场她在很多人身上感受过,一般都是领导干部身上有。可是这些领导干部们,一般年纪都比她大不少,比她年纪小的男的还从来没有让她感受过这种气场的!甚至不少比她年纪小的男的,还会被她的气场影响。然后唯唯诺诺的跟个小猫一样。按照贾鸿渐的年纪来说,他不应该有这种气场锕!如果说天才,那可以是年纪小但是比别人更有悟性,更容易发现各种规律,这是可以没错,但是气场这种东西。那可是完全要看历练的锕!

    在袁明的注视之中,贾鸿渐上了车。他已经决定全面跟广电系统开战,或者说至少要表现出来要全面开战!对方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么是一群人还没讨论好要不要服软,要么就是认为他贾鸿渐根本就没有那种能力。既然这样的话,他贾鸿渐当然要多做一点事情,帮助对方快速决策一下,不是么?

    要“帮”对方快速决策一下,那贾鸿渐现在就开始准备推动分割广电的事情——他可不是光说说而已,他可是真随时准备做的!回到了学校之后,他就开始准备重新写一份报告。没错,之前那份给杨光看的报告,从某些程度上来说只是给普通人看的而已,主要突出的就是各种耸人听闻的意见而已。这次贾鸿渐重新写得,那就是完全按照朱老总的性格入手的,完全掩盖住耸人听闻程度,让整个计划越容易被采纳越好的方法!

    在这个计划文稿里面,贾鸿渐完全先是从头回顾了一下国企的各种病症,先是分析人浮于事,再是分析市场敏感度不够,各种脸难看事难办,最后还因为是铁饭碗,所以搞了很多不干活白拿钱的人还不能开除之后,这企业当然就被拖住了后腿!

    不过在贾鸿渐的这个文稿里面,他并没有指责什么制度问题,也没有说什么国退民进之类的问题,反而好像是根本就是在食君之禄忠君之忧一样的在为朱老总出谋划策!接着,贾鸿渐开始总结他这两年里面跟一些旗下国企合作的经验,在他的文章里面,跟他合作的国企哪怕没有任何制度改革,没有任何下岗计划,但是也都赚钱了!所以贾鸿渐给出来了一个他自己的经验总结——至少在目前这个年代,国企的问题其实不是内部的各种问题,也就是说,不是需要节流的问题,而是需要开源!

    没错!现在的一切问题都是因为国企不熟悉市场,没办法赚到钱而已!只要能赚到钱,那现在的一切问题几乎都不是问题了!因为在别的国家,这种官僚主义之类的事情到处都存在——就像是日本,那现在还在勉强实行终身制以及年资排序制度。人家日本还不开除人呢,人家也官僚主义到了大家看入社的年限来排队升迁,这种情况下日本企业还在全世界到处投资,那谁说中国国企内部差一点就是大毛病了?

    接着,对于打开市场这方面贾鸿渐又开始详细的叙述,他先是讲自己的经验,然后又很诚实的坦诚现在国内非常懂市场的人其实很少,所以让很多国内企业都学习华夏高科的模式并不一定能成功。那么那些国企应该怎么办呢?那就应该是采用贾鸿渐最新想出来的一个办法!这个办法是什么?就是组成了国企集团之后,大企业互相进入彼此的行业,然后展开国企之间的交叉竞争,而国家只是站在中立地位进行招标而已!

    比如说,像是很多领域就可以开始进行政企分离!比如说,像是邮电、铁路、电力、广电等等领域,那都可以进行政企分离,也就是大部负责高端掌控以及基础投资,但是具体公司机构负责运营。并且可以将这些机构分成两只三个子公司,让彼此之间充分进行混合领域的全面竞争——比如说铁路领域,就可以是铁路的铺设、投资、维护等等都是归于铁道部,而具体的列车分属于两三个国营列车公司所有,然后这两三个企业不分地盘,彼此混杂在一起争夺消费者等等……这样当然就可以像是联通和移动的竞争一样,互相降价然后让消费者得利!哪怕就算是比国际先进水平还有差距,但是也比最早的没有竞争的垄断国企要有上进心多了不是?而且最好还是把两边分成一样大的,不要弄得跟移动、联通一样一边大一边小,两边甚至三边一样大那才能充分产生竞争!

    说完了铁路,贾鸿渐开始说邮电——比如说,邮电部也可以进行政企分离,邮电部负责宏观掌控,然后分成邮政、电信两个集团公司,邮政公司里面可以负责运输投递、快递等等业务,电信公司可以负责电话、网络等等业务,然后每个集团公司再分出来两三个可以互相竞争的单位!

    说完了这些不算啥,贾鸿渐基本上把那几个大单位都给分割了——国家电力公司也被分成了电网公司和电力公司两个范围,不过电网公司并不准备进行分割——因为电这东西比较特殊,相对来说更像是液体,而电线则像是河道。有的时候比如上沪这边用电太多,那可是要从全国调电过来的!如果全国分成几张电网了,这互相之间要是像联通和移动一样出现互通互联的问题,那苦的可是国内企业和老百姓!

    为了拆分广电,贾鸿渐真是良苦用心,真心是拉了好几个单位进来陪绑拆分。现在说了这么多之后,终于开始要讲最重要的问题了——甚至几个部门之间不需要只开放行业内企业进行竞争,为了让企业之间更加充满竞争力,甚至可以开放强电的电网公司进入广电、电信领域!同时让广电进入电信的网络领域等等……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