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零六章 倾轧和道歉?
    “老头子,你翻来覆去的不睡觉干啥呢?赶紧睡!”杨光身边的老太婆不耐烦的唠叨道。跟很多同龄人不一样,杨光到了这六十岁的时候,并没有跟同龄人一样跟自己家的老太婆分床睡,而是还睡在一起。显然之前他夜不能寐的翻来覆去影响到了身边的老太婆了,“睡不着啊……”杨光想了想,干脆披了一件衣服坐了起来。

    他老婆听到了声音立马睡意消失了,赶忙问道:“你怎么了?心里有事儿?”“恩,工作上的事儿,那小贾鸿渐现在事情闹得太大了……”杨光叹了口气随口跟老婆说道。“小贾鸿渐?哦……就是你说那个特别天才的小孩儿?你不是之前说了他挺有闯劲的么?怎么,难道是在改革你们央视传统习惯的路上闯祸了?”

    “没有,人家贾鸿渐那家里厉害着呢,人家现在琢磨着是把整个广电系统给拆了!”说到了这里,坐在床边的老杨干脆跟老婆说了贾鸿渐弄得那些事情,“刚开始就是传媒管理局的那个小陈,估计他是想敲打一下贾鸿渐,显示一下权力,结果谁知道贾鸿渐根本不吃这套,直接尥蹶子闹起来了,现在贾鸿渐那要弄得,就是把整个广电给拆了,然后还要把传媒管理局给弄成一个类似半民间机构的东西……这可是遭人恨的啊!”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那杨光的老婆却突然说道:“那你愁什么?贾鸿渐这么做,那不是干了你多年想干而干不成的事情么?你不就是想把央视商业化。变成一个国际水平的一流大台么。不就是想弄得央视能代表中国么?但是那姓陈的又干什么事儿了?你前几天不是还愁,说要是你下台了,台里面接手的肯定弄不过姓陈的,接着肯定要被收紧,肯定要用的整天歌功颂德不敢针砭时弊了么?贾鸿渐帮你把刺儿拔掉了,你这要退休的老头应该拍手称赞人家,应该跟人家一起冲第一线吸引火力啊!”

    “?”杨光突然扭头看向老婆。他突然间反应过来老婆这是说的相当正确啊!他自己一直在发愁要退休了,但是手下又没有太多能够有魄力接手的人。孙宇胜?那家伙虽然也想改革,但是他太愣头青!这货要是上位了。那绝对没两天就要被人整下来!而别人的话,那萧规曹随还行,不过他们也会在广电的压力之下越来越保守。越来越歌功颂德,等于是走了改革的倒车!

    本来杨光看到贾鸿渐冲的那么猛,很是担心贾鸿渐自己会不会过于刚强而折断,但是现在经过老婆这么一提醒,他才发现,对啊!尼玛这广电要是被拆分了,对他和他的央视那好处的!反正他也要退休了,陪着贾鸿渐疯一次,利用他自己是广电副部长的官位把广电给架空了,那以后央视被没太多本事的人接手了也不太会开倒车了!

    杨光老头突然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我……哎!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还真是被体制给压久了!”老头懊悔的说道。是的。他发现自己虽然想改革,但是因为跟体制对抗的久了,一直都是匍匐前进,到了最后好像哪怕没有上方的封锁火力以及铁丝网,他好像都有点不太习惯站起来跑了!

    “老太婆。太谢谢你了!娶了你……嘿嘿……还真没错!”老头一边偷笑一边飞快的穿衣服,然后就要起身去书房。“老不正经的!你干嘛啊?不睡觉了?”老太婆刚刚调笑了自己老伴儿一句,却发现老伴儿要起身出去,赶忙问道。“睡啥啊?等我退休了天天都能睡觉睡到自然醒!”老杨头也不回的就出了卧室。

    到了第二天,眼睛有点发红的老杨,带着厚厚的一叠资料来到了朱老总的面前。朱老总拿着资料一看。只发现资料里面全部都是准备各种拆分的计划。“这……你们是……什么意思?”老总抬头诧异的问道。对于一个官僚集团来说,他们自己衡量成就的标准,从来就不是自己做了多少事情,而是自己有多大的权利,有多少拨款!就像是财政部,他们衡量自己业绩的办法,就是看收税的多少,他们从来都是按照今年的收税水平指定一个明年应该多收多少税的指标,而不管明年是不是真的能收到这么多。他们也不会提前的想好这些钱要怎么花掉——反正先收到手里再说,收到了之后,再想怎么花掉好了!

    同样,一个官僚的广电,那通常的做法应该是不断的抓取本来不属于自己的权利,然后严防死守自己被分走的权利,这才对!可是现在杨光作为广电系统内部的专家和领导,居然带头同意要分权要分割……这是啥意思?

    “该改的总是要改的。”杨光淡淡说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走了。他走了不要紧,回到了台里以后,他又不经意的把这个消息给泄露了出去。顿时半天之内,首都广电圈儿的人,都知道了这杨光居然转变阵营帮贾鸿渐摇旗呐喊了!这可是把很多人气坏了!但是气坏归气坏,泄露的消息里面,又隐约的说杨光最近可能要上报给朱老总一个建议调动到未来mpaa的广电官员名单!这样一来,很多人那哪怕是想骂杨光,都没心思去骂了!

    接着,这杨光到了广电部的办公室后,一个电话就把陈清俊给叫了过来。叫了过来之后,杨光没说话看着他半天,最后当把这个陈清俊都看毛了之后,老头才终于开口了。“你知道是你引起的这一切吧?”“杨部长,这事儿他不赖我啊!他们华夏卫视的那个节目是太拜金主义了!”当时这陈清俊居然还死不悔改的样子!

    杨光看了之后,直接摆了摆手,根本不想听下去的样子,“我这么跟你说吧,你可以准备开始找关系调动工作了。如果不呢,回头等到这事儿真要成了,那想要进入mpaa位置的人,肯定会到处找你麻烦,你到时候是想进监狱,还是想被开除?”听着杨光的话,陈清俊心里的那种恐惧直接弥漫开来,他整个人都有点歇斯底里了,“这怎么能怪我呢?明明是他们不好!凭什么我要调动?不关我的事!根本就不应该我负责!”

    “你不负责谁负责?我就明明白白的跟你说,哪怕是贾鸿渐弄出来的要拆分广电,但是广电的人也不会恨他,因为以后广电要是可以运营电话什么的,那要求贾鸿渐的地方还多着呢!而且人家贾鸿渐背景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的?人家对进入mpaa的官员名单一点都没有影响力?人家都能直接跟朱老总用保密线路打电话的!人家直接跟中顾委都有联系的!你惹了贾鸿渐,回头很多想要你位置的人,不会拿你祭旗顺便卖贾鸿渐一个人情换一个支持?反正你自己想清楚吧,我说这么多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

    嘿,这杨光居然还真的猜到了贾鸿渐的计划了!没错,他贾鸿渐能跟上面说上话的机会多了去了!他只要创造出来一个油水大的位置,让一群人去抢,然后现在得到这个位置可能最大的还是得罪了贾鸿渐的人,那别人能不找这人的黑材料?能不想方设法的把这人给放翻了?放翻了这人那就是让大家都回到同一个起跑线,同时还能得到贾鸿渐的支持,这就很有希望最后能上位!可以说贾鸿渐的那个二桃杀三士的计划,那就是要借刀杀人!哪怕贾鸿渐不是明明白白知道仇人就是陈清俊,但是怎么也能猜到就是这传媒管理局!他就是要弄这个传媒管理局,就是让其他的局都过来抢位置整人!这帮官僚们,别的水平可能没有,但是互相倾轧找黑材料排挤人什么的,这可是他们的专业!

    陈清俊大汗淋淋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都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现在这个天并不算很热,可是他身上全都湿透了。“我为啥要去招惹那什么贾鸿渐啊?我为啥啊?”他此时心里充满了懊悔,哪怕他在杨光面前仍然是拒绝承担责任的样子,但是他知道哪怕他不承认,别人也会拿他开刀的!

    他当初到底是为什么失心疯的要敲打别人?要敲打别人怎么也得事先打听好对方的背景吧?他怎么就忘记了呢?都怪这广电圈儿里下面的人都没什么背景,他早就习惯了当老大和无视别人背景什么的……那……那现在要跟贾鸿渐低头认错一下,能不能不被调走?突然一个念头出现在了陈清俊的脑海中!

    没错啊,杀人不过头点地,他现在去主动认错了,那贾鸿渐应该就不会还揪着不放了吧?那他就还能在这广电里面呆着吧?就能跟别人平等的竞争了吧?不!如果他道过歉了,那他就更有竞争性了,因为他是撞过铁板,是知道贾鸿渐不好惹的,别人不一定知道啊!r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