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零七章 道歉和腹黑
    “贾总,那个让我们节目审核暂停的命令收回了,还有那个让我们修改节目悬赏的命令也收回了!”袁明非常兴奋的在电话那头喊道。对此,在电话这头的贾鸿渐微微的笑了笑,然后轻声回答道:“恩,我知道了。”“神马?听不清,贾总你声音大点!”袁明此时兴奋的劲儿还没过去,在电话那头喊道。“大你个头,我这边上课呢!”贾鸿渐哭笑不得的轻声说了一句。

    没错,现在贾鸿渐就是一边上课一边偷偷的打这个电话。也还好的事,贾鸿渐是跟周芮菡坐在教室最后面的角落,轻声的打个电话也没被老师发现。虽然没被老师发现,不过倒是被周芮菡看到了。这冰山美女此时双眼仍然看着讲台上的老师,但是耳朵的注意力却是不由自主的转移到了贾鸿渐的这边。

    “行了,我知道了,别的事情回头再说吧。”又说了几句之后,贾鸿渐挂掉了电话。广电这边有人认输那是贾鸿渐早就预料到的事情,按照朱老总的性格,贾鸿渐既然提出来了这个拆分计划,那么最后这个计划肯定会非常认真的进行一个可行性的研究,接着还会像两边征询意见,结对就是往真正实行的路上走着。在这种情况下,在贾鸿渐还弄出来了一个好机会的情况下,广电的人不认输是不可能的!

    挂了电话之后,贾鸿渐微微扭头看了一下周芮菡。哎,要不是他贾鸿渐太低调,不然把现在这些事情说出来,那不得让这个小姑娘刮目相看?就在贾鸿渐这么“自怜”的时候,那陈清俊则是坐着火车亲自跑到了上沪来了。他来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找贾鸿渐道歉!

    这年头,做人当然要光棍!既然决定要低头,那就干脆做戏做全套!陈清俊反正是打算来了以后就做哭丧装,然后各种自抽的!既然要道歉。自然要让贾鸿渐满意,自然要显得要有诚意,这才能赢得贾鸿渐的原谅,这才能在以后得到更大的利益不是?这要按照别人的说法。他陈清俊完全就是滚刀肉性格,那绝对就是要光棍就光棍到底!不然他现在也到不了这个地位。

    陈清俊来到了上沪之后,居然就直接拉到了上沪电视台的人要请贾鸿渐吃饭,而且位置订的还是商户这边的国际饭店!这个陈清俊在饭店里面一边跟上沪电视台的人一起等着,一边在脑子里面过着各种方案。他这些方案里面基本都是各种状况下的预案,可是这一切却是突然被打断了,因为他看到了所谓的贾鸿渐!

    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大概也就是20岁上下这样,这样的一个年轻人,那就是传说中的贾鸿渐?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要建立华夏卫视的公子哥?他此时真心感觉到了一种戏谑,难道就是这样一个人弄出来了拆分广电的计划?难道这样一个年轻人就是现在的国家栋梁,就是能跟朱老总搭上线的智囊?

    不管这陈清俊怎么认为,他身边的那个上沪电视台的人已经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贾总好”了。这陈清俊赶忙也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给贾鸿渐鞠躬了一下。“这次怎么要请我吃饭了?”贾鸿渐装作不知道原因的坐了下来并且问道。“呵呵。这位是咱们广电传媒机构管理局的陈清俊陈局长,陈局长请客的……”

    当旁边的人介绍到了这里,陈清俊怎么也明白过来该他说话了。他赶忙说道:“久闻贾总大名,一直未曾逢面,这次我陈某正好来上沪出差,便想做个东,请贾总聚一下……”一边说着,这陈清俊一边准备叫服务员上酒菜。看起来这陈某人那是相当的熟稔于酒桌文化,这一套套的那都相当熟练了。

    不同的人在这个时候会有不同的反应,老谋深算的人会装作没事儿的样子吃人家一顿再说,脾气急一点的当场也许掀桌子就要走。而贾鸿渐此时却是选择了那种老谋深算的做法,他不知可否的眼观鼻鼻观心。不发表任何意见。很快菜都上来了之后,那陈清俊就先给自己面前倒了三杯酒,接着只看他自己站了起来,端起来一杯对着贾鸿渐说道:“贾总,之前华夏高科和我们局之间可能有点小误会,我也不推脱责任。我这个当领导的怎么说都有个领导责任,今天我陈某人就自罚三杯当是给贾总道歉了!”

    嘿,这话说的……怎么听起来那么不是味道呢?按照陈清俊的这个说法的话,那么整个事情只是个误会,甚至他本人也只是负一个领导责任而已?这怎么听起来反而像是推卸责任?原来,这陈清俊的预案里面就有这样一个方案,那就是如果贾鸿渐是个愣头青没什么城府的话,那他就这么表面的道歉一下,实际上是推卸责任的就糊弄过去了。

    此时的贾鸿渐也不说话,就是看着陈清俊手里的酒杯。这一来,陈清俊发现好像有点碰到对手了,好像不拿出来一点诚意完全不行的样子,他咬了咬牙,一仰头闷下了一杯白酒。放下杯子看了眼贾鸿渐,发现贾鸿渐又在看第二杯,而且还是什么都不表示的样子。被逼的没办法,陈清俊只能连干了三杯!

    喝了这三杯之后,陈清俊那只觉得胃里面跟着了火一样,火辣辣的。接着一股热气顺着食道就往上涌,一下就到了他的头,让他觉得有点晕。就在此时,只听着贾鸿渐姗姗来迟的说了一句:“喝三杯也太多了,陈局算了吧?”

    嘿,这什么意思?这要一般人听到那肯定发货,但是陈清俊知道,自己现在那是待罪之身,他也明白过来贾鸿渐虽然看起来非常年轻,但是一点都不好对付!接下来的饭局,这陈清俊真的像是放弃了所谓的自尊,开始把贾鸿渐当成是顶头上司一般的伺候着。对此,贾鸿渐完全没有表示任何谢意什么的。这一切可是让陈清俊有点受不了了,吃一顿饭他花钱这还是小事,但是问题是人贾鸿渐一句原谅的话都没有,这能行么?

    到了这最后的时候,陈清俊也明白,好像自己不彻底光棍一下,贾鸿渐真的就不会吃这套了。于是在最后贾鸿渐那都要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这陈清俊才赶忙说道:“贾总,还有一个事情,想跟你道歉一下,之前我们局有些事情做的不对,我也有些不对的地方,不过所谓不打不相识,希望以后贾总能够多海涵……以后我陈某人只要能帮的上的地方,贾总一句话,我绝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到了这里的时候,贾鸿渐微微一回头,脸上略带一些诧异,“有对不住我的地方?没有吧?哦……你说那事儿啊?我早就忘了!多小的一件事儿,你还记着干嘛?没事儿没事儿!”哼,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实际上贾鸿渐根本就不打算现在就原谅那个陈清俊!惹了小爷就想这么轻松的道个歉就算了?天底下哪儿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现在是看到了贾鸿渐亲自出手了,才知道贾鸿渐是铁板,踢不得,那别的没什么太多能力的或者不像是贾鸿渐一样有背景的,那得被这个陈清俊整成什么样?哪怕是为了这些人,贾鸿渐也得继续整这陈某人啊!而要整他,最好的做法那就是让他放松警惕,就是表面上接受怹的道歉,让他放心,然后回头到了关键的时候直接在他背后插一把匕首!

    只不过,插匕首这个事情呢,就不是贾鸿渐自己来做了。就在贾鸿渐吃完这顿饭没两天的功夫,杨光一个电话打到了贾鸿渐的手机上,“小鸿渐,我这边收到了一封信,里面是匿名检举那陈清俊生活作风不检点,在外面跟有夫之妇搞婚外情,还收受贿赂的……”听到这话,贾鸿渐嘴角翘了起来,就跟他之前想的一样,这种事情不用他自己出手,别人那自然就会做的!“是么?他还搞婚外情呢?这有证据么?”“有,好像就是前两天陈清俊出差到你们上沪的时候,因为业务上有点事情要用公章,结果他们副局长带头撬了姓陈的办公桌……现在不知道是谁寄过来了一张照片,里面是陈清俊和某个地方台女主持的……亲密照片……”

    哎呦!这趁着别人出差撬办公桌,简直就是没办法找黑材料的时候,最直接最暴力的办法啊,看来那管理局里面,副局长跟陈清俊是死对头,这次直接就想把陈清俊给整下去了?“那收受贿赂方面呢?”贾鸿渐问道,“这个也有,说是之前一个什么项目,好像是接受了外界某个商人的十几万元人民币,反正指名点姓的……这个我交给纪委吧?”杨光很明确的问道,他这个问法也直接暗示了他现在就是跟贾鸿渐站在一个战壕。

    “交吧,这不是您的职责么,谁也不能拦着您知情不报啊,否则您不也有责任么?”贾鸿渐笑眯眯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