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一三章 恶趣味计划
    此时的周捷伦并不是后世那个华语天王,此时的他还只是一个爱好音乐的小屁孩儿而已。这个比贾鸿渐还稍微小了这么一两岁的“小朋友”,在知道了贾鸿渐的年龄之后,那对贾鸿渐的仰慕之情真心就想滔滔江水一样连绵不绝了。这可不是夸张,要知道此时的周捷伦那还不是后世的天王,他这人本来是从四五岁开始学钢琴,一直到青春期之前那学的都是古典钢琴的东西,流行歌曲基本上是听都没听过!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偶尔一次听到了流行音乐,发现并不像是古典音乐那么正经,后来才没事儿把流星音乐当成是一种课余放松来玩儿。于是,这周捷伦按照自第九一三章 恶趣味计划己觉得好听的方式谱出来的曲子自然很容易跟市场需求不符。比如说,周捷伦此时自己经常听欧美音乐,于是知道欧美的rb什么的很流行,而且他自己也觉得好听,那没事儿就谱点rb的曲子来玩儿。

    可是这样的一个曲风在这个年代那可是“极端另类”、“极端小众”的!在这个年代,那玩儿的都是什么曲风?呆湾和大陆都是民谣,然后港港和大陆都有摇滚,接着就是大量的pop流行歌。这里要说明一下,所谓的pop流行歌和通常所说的流行歌曲不是一个概念,在最早的时候,为了让流行音乐和古典以及民谣分开,所以创造了“pop”这个词汇来形容流行音乐,在那个时候pop=流行音乐。

    但是在国外到了54年以后,因为流行音乐的发展,所以pop这个词汇一般不再用来形容一个广大范围的通俗音乐,而是越来越专业化的形容一种单一的曲风。这种曲风要确切的给个定义并不容易,但是基本上可以说这个年代的港台音乐基本上那都是单纯的狭义p第九一三章 恶趣味计划op流行乐。周捷伦写歌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觉得什么好听写什么,但是唱片公司和业界不需要这样,他们需要的是市场流行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因此周捷伦的歌写出来了以后。给唱片公司一看,除了觉得很复杂以外,就是小众和冷僻这样的评语。甚至不止是周捷伦被唱片公司这么评价,甚至很多歌手也是这么评价的。比如最开始的时候。周捷伦的《可爱女人》是给宪哥写的歌,原名字叫做《春夏秋冬》。可是宪哥拿到了歌之后,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个曲风自己唱不了,于是最后就退货,把这个周捷伦给他写的歌退了回去。没办法之下,周捷伦后来找了徐若萱来填词,也就变成了他后来自唱的《可爱女人》。

    无独有偶的是。像是《龙卷风》这歌,刚开始的时候也是给别人写的歌,结果因为rb风格被人家不接受,最后退货。《忍者》也是为别人写的歌,而且还是给当事的呆湾天后张慧妹写的,结果阿妹还就觉得自己接受不了这个曲风,然后退货,最后变成了周捷伦自唱的《忍者》。还有像是《爸我回来了》这首歌。最初也是为呆湾的一个三俗主持人康康写的歌,结果也是对方接受不了,退货。甚至后来温蓝唱过的一首《眼泪知道》这歌。那也是周捷伦和方丈山前期合作时候给别人写的一首歌,当初曲词都弄好了之后,宪哥还发动自己的人脉,把歌送到了四大天王柳德华的面前,亲自推荐给他唱。结果那柳德华当时哼了一下曲子,再看了一下次,有点不满意的说道:“眼泪知道?眼泪怎么可能会知道?眼泪又不是个人……”然后就不要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的确周捷伦最后自己开始唱歌那也是没办法,因为他自己写出来的歌明明自己觉得很好听,但是那些明星就是不要。一个个的都退货,这谁不火大?谁这个时候不会想着——你们都觉得怪?那老子自己唱!

    贾鸿渐领着周捷伦和方丈山来到了滚石公司里面一个最偏僻的、位于厕所旁边的小办公室里面,他告诉这两个未来大红大紫的人,这就是他们被安排来的地方。“对不起,虽然我能力撑签下来你们,但是公司太多人反对了。我要是再给你们弄好的办公室,全公司都要造反了……现在条件只能这么差,我真有点对不起你们……”贾鸿渐非常愧疚的说道。

    “没有啊!这里还蛮好的嘛。”周捷伦这个小屁孩儿耍酷一般的看了看整个办公室,然后满脸无所谓的样子继续说道,“我就是喜欢清静,跟别人凑在一起太吵了。”哎呦,这个小家伙还挺温柔的嘛!贾鸿渐心里在偷笑,但是脸上却表现的很沉重。此时方丈山也说话了,“贾总,没关系的,我在外面还接受过更差的待遇,现在有了你的支持,有了这样一个办公室,我已经很满意了!”

    “恩,对了,你们俩不要有太大压力,放心,没事的,所有事情我都提你们扛着,你们不要有压力,轻松开心的做自己的音乐就好,知道么?”贾鸿渐此时表现的非常像是父亲一样的角色,看到没有?不但慧眼识人,还愿意帮着他们扛住所有的风雨,让他们两人安心创作音乐,这能不让人感动么?

    其实这就是贾鸿渐的恶趣味、小计划,他就是要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一下子成为周捷伦和方丈山最信任的人,同时成为他们的知心大哥、领路人,这样一来周捷伦和方丈山以后还会叛变么?当然就不会了!而且现在先不告诉周捷伦他可以自己唱,先让他写几首歌很出来被别人退货,然后这个时候贾鸿渐站出来,拍着周捷伦的肩膀说——小鬼,你可以自己唱嘛!我相信你,咱们一起证明给大家看,我们的词曲就是最好的!

    这样一弄,最后周捷伦和方丈山再一出名了,那不是把贾鸿渐当成人生导师?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贵人?然后再任何场合一提到贾鸿渐,哪怕他们成为了巨星,都会恭恭敬敬的遥成一句——“鸿渐大哥!”能被一个有无数青年男女的偶像、未来横扫中华乐坛10余年的现象级巨星尊敬的称为大哥,而且时时刻刻对方都对自己保持尊敬,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机会的!能有这样的机会,贾鸿渐还不设个局?

    如今贾鸿渐面前的词曲达人就对他很感激,当然了,相对来说跟别人比更内向的周捷伦此时显得相当外向,因为他起码还有点表情,而方丈山此时那真是一张扑克脸看着贾鸿渐。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就看着贾鸿渐,这真心让贾鸿渐一度觉得方丈山此时的表情不是感动,而是——“大哥,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语文不太好,没听懂……”

    到了这个时候,贾鸿渐想起来还有点填词方面的诀窍要告诉方丈山,他拍了拍方丈山的肩膀,搂着这个穿着像是快递员的家伙说道:“谱词呢,你不要去学别人,要找出自己的一套东西来。比如说,别人写夕阳西下的教堂,可能就写夕阳下的教堂,但是你写就不一定要这么写,你可以写成阴影爬上教堂的窗或者是墙,这样就很有一种动感,很有一种镜头感,对不对?”

    贾鸿渐开始泄露天机了!原来在历史上,类似水电工的方丈山进入了唱片行业之后,刚开始那写的词还是乱七八糟的,后来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没基础,就想多学点专业的东西,但是市场上又没有教填词的,他就报了一个编剧班。结果编剧理论里面的各种镜头运动以及蒙太奇剪接理论就滋润了这个水电工,让他慢慢就变得跟别人不一样了!而此时贾鸿渐就是省去了那什么编剧班,直接就告诉方丈山这么弄不错!

    “比如说,编剧里面有一种蒙太奇理论,这个理论是什么,就是两个孤立的镜头之间其实根本什么关系都没有,但是按照一定顺序放在一起之后,却能让人产生一种镜头之间是有联系的错觉。比如说一个镜头是我甩飞刀,另外一个镜头是飞刀扎中了墙上的苍蝇。说实话这两个镜头之间有关系吗?谁说扎中苍蝇的飞刀就是我丢的?但是当你把这两个镜头放在一起的时候,观众就会觉得扎苍蝇的飞刀就是我丢的,就会觉得我是小李飞刀……这样你明白么?”贾鸿渐十分神棍的教育到。

    此时不只是方丈山聚精会神的听着,甚至连周捷伦也好奇的开始认真的听了起来。而此时贾鸿渐继续说道,“比如说,这句话是个陈述句,一点都不表述什么东西,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很冰冷,但是后面跟上一句,这是不是一下就有了个场面的感觉?一下让人有了一种看到镜头和画面的感觉?再加上什么的,这虽然已经有了一点历史的沧桑感,但是还是一个历史的叙述句,跟教科书上的一段话差不多,但是再加一句和,这一下是不是就有了一种画面感和场面感了?但是法典和后面的镜头有关么?没关系,这就是蒙太奇!”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