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二二章 哎呀,艾静?
    当然了,贾鸿渐其实脾气也没那么极端,只要对方不要过分的打压,那贾鸿渐还是能保持理智的。比如说,如果贾鸿渐跟陈沛斯一样被央视封杀了,那贾鸿渐当然不会没脸没皮的去私下拍马屁添人家的臭脚,他要么去做电影要么就跟陈沛斯一样换个行当玩儿话剧去!

    但是要做电影的话,贾鸿渐不太会像陈沛斯那样一点容不得黑幕——比如什么虚报票房啊之类的事情,陈沛斯很看不惯,所以他直接选择不参与这行。但是贾鸿渐相对来说,更容易与光同尘,更容易跟一些行业内潜规则和平共处——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和平共处。用贾鸿渐自己的话来说,他自己会第九二二章 哎呀,艾静?衡量一下做这事儿的乐趣和碰到黑幕的恶心那个比较多,他如果玩儿电影很快乐,那么有点恶心的黑幕他也能稍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只要对方不妨碍他得到乐趣就行。但是陈沛斯不是,陈沛斯是那种类似于从无菌室里面走出来的孩子,看不得天下一点黑幕,有一点黑幕在,他就觉得日子没办法过,就跟洁癖看到满屋子脏一样,完全呆不下去!

    这是贾鸿渐和陈沛斯的性格,他们俩碰到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是能一直做下去的。而艾静这姐姐就完全不同了——这姐们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比贾鸿渐随性的多——比如说她曾经在大陆玩儿音乐,玩儿了一段时间之后。功成名就了,然后觉得没啥意思了,然后就跟经纪人去开发日本市场——她是比女子十二乐坊更早进入日本市场的大陆女音乐人。

    但是这艾静坏在哪儿呢。她坏就坏在——如果有一天她觉得做音乐好像都是刻板的日子,好无聊啊,然后这姐姐就可能突然不唱歌了。找个找公寓一住,每天喝喝咖第九二二章 哎呀,艾静?啡逛逛街,然后不干任何跟音乐有关的事情,就安心的当一个普通的女人过日子——这尼玛也太成仙了!这也太随性了!姐姐你可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啊!你这样浪费才华简直就是对祖国的犯罪!有木有?

    贾鸿渐记得这个艾静,就是因为这艾静几乎在这90年代里面惊艳了一下之后,迅速就离开了乐坛——丫当作者当画家去了!她从99年开始学画画,然后在04年出版了一个自己的随笔散文集,接着在07年就正式以艺术家的身份去参加画展了!

    既然这个艾静这么赞。那贾鸿渐为啥刚开始要邀请明星的时候,根本就没邀请她?因为差不多就是这95年开始,艾静基本上已经觉得大陆没啥好玩儿的,准备在男朋友兼经纪人的操作下去日本市场开荒,甚至在这95年的4月,人家就已经跑到了日本开了两场演唱会了。既然人家要跑到日本去发展,那贾鸿渐拉人家回来拓展大陆这边的知名度啥的也没太大用处啊……好吧。以上都是胡说,真实情况是,贾鸿渐把艾静给忘了!

    这个艾静毕竟只是在贾鸿渐青春期的时候火了一下,之后十几年就基本没了什么音信,这样的情况下贾鸿渐本身每天都忙着工作上学啥的。哪儿有时间发现现在艾静在火热啊!艾静要来参加《中国歌手职业联赛》当然是极好的,因为这艾静现在和男朋友一起跟原来的大地唱片闹矛盾,明年差不多就会跟索尼签约,如果弄过来的话,说不定还能让艾静跟他们的梦工厂签约呢!不过问题就是,这个节目不是一个有淘汰赛的节目,第一集都录好了,这不能另外再加人吧?就像是欧洲的足球联赛,哪儿有联赛都开始了,然后再往联赛里面加人的道理?

    亦或者说把那些歌手们都找回来,然后让他们重新录一遍?且不说来来回回的麻烦不麻烦,光是这么一弄,贾鸿渐倒是乐意了,可是私下里让那些歌手们得多埋怨艾静啊——人家可不能埋怨贾鸿渐这大老板,怒火和不满肯定冲着艾静来啊,肯定觉得艾静太大牌啊,连汪杰、毛佳敏、柳欢、辛晓琪这种都要配合着艾静大神的时间表来啊……人家能不埋怨么?

    “这个事情让我考虑一下,回头我给你个电话吧。”贾鸿渐说道。这个艾静的音乐风格在这个年代还是很稀奇的,就像是她1992年时候发的那首歌《我的1997》,再后世听来也不难听——刚开始艾静自己自弹自唱,就跟《一封家书》一样,稍微有点这个年代民谣的风格,接着到了歌一半儿的时候,开始插入了一些民族戏剧的鼓点和伴奏,这就有点后来中国风的意思了!然后这些鼓点和伴奏结束了之后,又是现代的架子鼓等等乐器伴奏,整个作品给人的感觉就是又民族又世界的,既有那么点古典的意思又有流行风!

    艾静本身是个创作型歌手,她的男朋友又是当年为beyond写过歌词的港港音乐人,同时她从小就接受热爱民族乐曲的老爸以及评剧演员老妈的影响,所以她本身的风格那就是又民族又流行,如果好好发展下去的话,到了过几年中国风概念被挖掘出来之后,她肯定会大红大紫!

    那么,有这个机会自然要争取一下!不过具体这些麻烦事情怎么解决呢?贾鸿渐心里带着这样的疑问,却是基本上已经确定下来要加入这个艾静了。不过加入艾静之前,他觉得要先跟这姐姐和她男朋友好好的聊聊。让袁明发过去了见面邀请之后,艾静那边很快回复了——十月份马上她要在老家奉天办两场演唱会,只能演唱会之后再见面,现在实在走不开……

    哎呦,这样一来,哪怕就算快的话,她来的时候那都是第二次录制了,也就是要录制第三集第四集的内容了,这个时候要加那可就真不好加了!而且就算是现在贾鸿渐带着团队跑到奉天去迁就她,她那也要开演唱会,每天忙着排练哪儿有空录制啊?可是没办法,所有的事情只能等到见面之后再说。

    想起了艾静,想起了她的《我的1997》这首歌,贾鸿渐想起来,这个年代大陆因为流行音乐工业刚刚起步,很多地方都不完善——很多音乐人自己觉得好听弄出来的歌曲,其实不太符合流行歌曲的规范——传唱度不够!也就是说只能让人听,不能让人朗朗上口的跟着唱,这就会影响销量了!比如说李春波,他在这个年代算是红的,他唱的《小芳》街头巷尾几乎人人都会唱,大家是人就能哼几句,但是《一封家书》呢?这首歌可是也是他唱的,很多人也听过,但是就是没有《小芳》红,为啥?不就是因为不适合任何时候都唱么?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现在工作很忙吧?身体好吗?我现在羊城挺好的,爸爸妈妈不要太牵挂,虽然我很少写信,其实我很想家……”这就是《一封家书》的歌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完全就是歌手自己感情投入的歌词,但是这样的歌词难道就适合每个人么?要是说父爱母爱,或者说对父母的怀念,这样是每个人都有的,但是具体到了每家每户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有时候创作的太详细太仔细了,反而让听众没太多办法直接就爱上——毕竟歌曲不是,可以几万字铺垫让读者熟悉环境,爱上npc,但是歌曲就这么几分钟长度,它不行啊!

    现在的艾静也有点这种倾向,或者说着是她男朋友挖掘出来的倾向。她的男朋友叫做刘卓晖。这个刘卓晖当年在港港也是才子,跟beyond合作了《大地》等等歌曲的填词。可以说能给别安乐队的歌填词,就证明了这刘卓晖本来就是比较文青的人——只有文青的人才能玩儿摇滚,才能用心底的那种最**裸的真诚来表达对社会上面很多事情的不理解和愤怒!

    所以当男朋友比较文青,那么跟艾静几乎一起被挖掘出来的老狼等人,创造了《同桌的你》之类的民谣那也就不奇怪了。但是《同桌的你》里面没有太具体的描述同桌到底是胖是瘦,叫什么名字个子多高,只是单纯的回忆了一下当年暧昧的同桌,但是艾静就不同了,她的《我的1997》,那就是一个介绍自己的歌——说她的音乐被爸爸,说妈妈是评剧演员,说妈妈总是说没赶上好年代,说她离开了老家奉天来到了羊城,来羊城是因为她的他在港港。而要唱1997就是因为现在港港还是英国的,不能随便去,还要英国大使馆给签证才行,所以她不能随便去港港,她男友不能随便来大陆,所以就希望早点到97,起码两个人见面就不用这么麻烦……

    8过问题是,大姐,咱写歌唱歌,不是给咱自己听的啊,咱要给听众听,咱就得唱人家能喜欢的啊!不是唱咱喜欢的啊!r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