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三六章 怎么记录收视率
    斯皮尔伯格要拍电影这当然是个大事情,不过要真正操作起来还是相当费时间的。比如首先来说,斯皮尔伯格就要带着自己的团队来找合适的场景。团队里有哪些人呢?可能就有布景师、道具师,他们可能跟斯皮尔伯格在看场景的时候,就要一边跟史蒂芬一起讨论哪边弄个残垣断壁比较好,哪边被炸掉可能会比较赞。

    接下来还要做细致的调研,比如说那个突击队的作战服是怎么样的,用的什么武器,队里面大概组成是怎么样。驼峰航线的飞机是怎么样的,掉下来之后碰到的日军应该是什么样,说什么话,用什么武器,开什么坦克。虽然这些细节的东西很多时第九三六章 怎么记录收视率候国内的抗战奇幻电视剧并不在乎,但是斯皮尔伯格显然会在乎——历史上的《拯救大兵瑞恩》就被很多二战时候欧洲战场的幸存老兵们誉为最能反映二战欧洲真实战斗情况的电影!从这点上来说,斯皮尔伯格对细节的要求那是绝对严格的!

    在这些最基础的事情搞定之后,还要找演员。有时候可能会为了某个特别的演员给多写出来一个角色,找演员也要看演员们的档期合适不合适,要签约。然后还要安排演员们去军训——《拯救大兵瑞恩》一片里面据说就马特-达蒙一个人没有接受过军训,其他人都接受过。所以显然演员们接受军训也是必须的,而这军训可能为期一个月,也可能是三个月。所以总的来说。要等着片子开拍,估计还有时间要等呢。

    现在贾鸿渐要做的就是在看好自己的剧本,同时给江文打个招呼,让他腾出来档期以后给斯皮尔伯格用。对于这个事情其实也就是口头通知一下而已,江文现在毕竟是在当动画电影导演,哪儿还有空去演别的戏啊。不第九三六章 怎么记录收视率过贾鸿渐还是按照通常的规矩,跟江文预先签了一个约。给了定金,算是把档期约定了下来。

    在弄好这边的事情之后,很快卡森伯格来了电话。说是法国的那个索福瑞公司想来上沪实地调研一下,同时跟梦工厂公司在上沪接触一下。对于此贾鸿渐倒是挺乐意的,他非常好奇这个年代的收视率到底是怎么调查的。毕竟这个年代不像是后世。有什么数字的机顶盒可以自动记录。在贾鸿渐前世的记忆里,好像自己小的时候,也就是大概97年还是哪年,貌似一天晚上曾经有人敲门,然后探头进来看看贾鸿渐他们家在看什么节目,当时好像来调查的一共是两个人,调查完了之后,这俩人就继续去调查楼上的住户了,也没给贾鸿渐他们家什么好处。贾鸿渐甚至还记得,当时苏萍还抱怨。说这么给人家免费调查收视率,电视台什么的怎么也应该稍微送点礼物啊?

    差不多一个礼拜之后,一个叫做朱利安的男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助手就来到了上沪。这个叫做朱利安的法国佬一米八几的各自,典型的拉丁深色头发人种。看起来非常有魅力的样子。而且这中年法国男人居然还非常稀奇的会讲英语!这可是超少见的!要知道法国人那对语言的心态简直就跟清朝时候的中国人似的,整天还抱着功劳簿觉得自己是天朝上国,法国人那是一直抱着老黄历,觉得自己法语才是高贵语言,英语那都是低贱人才说的,会说英语的法国人这可真算是稀奇物种了。

    接待这朱利安一行人其实本来不需要贾鸿渐出场。不过贾鸿渐有些事情很好奇,于是选择了亲自接待。他先带着这朱利安和助手看了看华夏卫视里面的环境,了解了大概中国一些广电内部的事情之后,就听着贾鸿渐问道:“朱利安先生,请问你们发过那边是怎么调查收视率的?”

    “现在?现在基本上都是靠机顶盒内的装置,当一个频道被持续观看了三分钟还没有转台,机顶盒内部的记录仪器就会记录下来这个有效的收视数据,定期我们会有人上门去提取数据的。不过现在这个方法在你们中国好像不太合适,我估计你们要用相对早期一点的方法……”这个朱利安倒是挺清楚现在中国社会上广播电视具体情况的。

    只听着他继续介绍道:“那最传统的方法,就是通过打电话、上门或者发传真进行调查,就跟市场调查一样,让受访者填调查问卷。不过这样的方式得到的数据一般真实程度会比较有问题,因为很多时候被访者自己都不记得自己一些细微的节目选择。比如说贾总,您能想起一个礼拜前的周五晚上7点55分在看什么电视节目么?”

    “我当时没有在看节目……”本来朱利安只是想通过这样一个问题,让贾鸿渐意识到想起来某一天看了什么节目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他绝对没想到,贾鸿渐此时想都没想,直接就这么斩钉截铁的回答了!这回答直接就让朱利安愣了!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贾鸿渐笑着说道:“上周那个时间正好是我们电视台首播日,所以当天下午开始我就一直在台里盯着以及做各种统筹协调工作,绝对没时间看电视,当天晚上我一直忙到了晚上10点才下班,所以晚上7点55分我绝对没在看电视……”

    “呵呵,原来是这样,不过相信贾先生不会每天都这么忙,而我们的收视群体可能就没办法像贾先生一想马上回想起来上周五晚上他们看了什么,于是很多时候一些细节想不起来的,他们就会写一个自己以为自己看过的,或者是干脆就瞎编一个!那这样的一个数据肯定是无效的,至少可信度并不高。”朱利安说道了这里,停了一下接着介绍道——

    “于是后来又出现了一种方法,那就是直接跟用户签订合同,给他们一个日志一样的记录表,让他们每隔15分钟就主动记录一次。不过这样的方法虽然现在世界上还有不少地方在用,比如日本就有些地区还在用,但是这个统计方法的准确度也不太理想,因为我们不能每时每刻都监督用户。用户这种生物,总是有惰性的,刚开始一两天他们可能还会认认真真的记录,但是时间长了?基本上按照我们的经验,超过3天,就会开始有用户胡编乱造随便填写了……”

    擦!贾鸿渐还没想到过原来统计收视率,还要这么跟观众们斗智斗勇,还要跟观众们本身的惰性或者偷懒的习性做斗争!不过说起来也是,如果他贾鸿渐自己也经历这种被调查的事情的话,估计几天之后他贾鸿渐自己也真会开始弄虚作假划水偷懒!不过这要是在没有机顶盒的情况下,到底要怎么记录才能避免这些认为的误差呢?

    此时的朱利安先生仿佛就听到了贾鸿渐内心的好奇一样,说道:“还有一种办法,不过并不实用,就是投资一定的金钱,在受访者家里安装记录仪器甚至是监控……这样虽然可以从根本上保证记录的准确,但是前期投资太大……不过这样的签字投入大也不是没有另外的好处,比如说这样因为能在软盘或者是磁带上记录下来每一分钟的收视率,就可以确定每个电视台相关每个时间段广告的收视率,广告的收视率越高,就说明广告的推广效果越好,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收视率调查机构跟市场调查机构是一个单位批两张皮,或者是干脆就挂一个牌子,毕竟通过收视率来调查什么产品的广告接受率高,这也是一种市场占有率的调查……”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只觉得脑内灵光一闪!这种给收拾观众家里加装记录仪器的办法,对没背景的收视率调查公司来说,的确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要投资的东东实在价格太大——毕竟他们自己没办法生产这种东西,就得跟外面买,哪怕100块钱人民币一个的记录仪,他们要在中国这个市场上安装一万个,就是100万,要是安装十万个,就是一千万!十万个用户来统计十几亿人的收视率,这已经算比例少的了吧?更不用说一百块钱怎么可能买到一台?

    但是对于华夏高科来说,这问题简直就不是问题!华夏高科内部就有倪广南、王继志这样的大能,让他们手刻个电路板或者实验室里弄个单片机那都是简单的跟玩儿一样——别忘了华夏高科早就跟覆旦大学等等合作建立了一个中国芯片设计中心!虽然这个设计中心就是小米公司挂的一个不起眼的牌子,但是这里怎么说也是上沪这边几个知名高校的硕士博士生实习点!

    而且,自己用华夏高科的生产线生产了记录仪了之后,别忘了华夏高科的兄弟单位长宏那边,可是专门生产电视机的!r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