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五零章 广告招商困境
    有理由粮,心中不慌。自从有了收视率调查报告之后,贾鸿渐明显发现了整个华夏卫视的员工们,那精气神直接就不一样了!在之前的时候,很多员工们脸上虽然挺自豪的,不过更多的还是一些疲惫之色,毕竟现在华夏卫视的人员缺乏问题还很棘手,哪怕贾总从外面调来了几个主持人什么的,可是这数量也太少了,三五个人能缓解个啥啊,只能让台里的节目基本正常运行而已,基本骨干员工那还是必须连轴转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在现在这有了收视率的数字之后,了解了自己家电视台已经一瞬间成为了中国第一的电视台,很多人那脸上身上的疲惫之色都没有了第九五零章 广告招商困境,一个个都是昂首挺胸行如风站如松坐如钟的。甚至之前因为连轴转疲乏而导致的很多员工控制不住脾气互相之间埋怨之类的事情,现在也都烟消云散,大家几乎就是一笑泯恩仇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贾鸿渐的脑子里却没有什么放松,因为他考虑的事情更加的重要和更加严峻——眼见着这就11月份了,现在既然这收视率数据已经出来,显然已经到了出售广告时间段的时候了。如果是别的电视台的话,那可能找人代理一下,接着随便卖卖就得了。但是贾鸿渐不想这样,他想弄一个类似央视标王大会的场面出来!

    没错,既然央视可以靠着他们的覆盖面和收视率大赚特赚,凭什么华夏高科不行?拼收视率还不一定谁赢呢!不过,现在眼看着这央视的标王大会就近在眼前了,收视率数据出来的稍微有点迟,让贾鸿渐没办法提前开始宣传、提前狙击央视的标王大会。这,应该怎么做呢?毕竟,如果让央视的标王大会在11月8号照常召开的话,那么全国最有钱的公司把资金第九五零章 广告招商困境都投过去显然是一定的!那之后能来投入华夏高科这边的显然就不多了。但是说要抢在央视前面召开,这又有点太仓促,商家可能没办法短时间之内就赶过来……这正反都是麻烦啊!

    而在这个时候,央视广告部主任谭惜诵又给贾鸿渐送来了一封红色的英雄帖,邀请贾鸿渐一家去参加那个央视的标王大赛。说真的,贾鸿渐这次真有点不想去了,虽然现在还没明说,不过实际上贾鸿渐他们一家现在已经成为了人家央视的竞争对手了。作为竞争对手再去人家的标王大赛,这怎么感觉都像是侦察敌情或者是砸场子去的。这要是参加了,贾鸿渐他们一家没什么事儿,但是事后贾鸿渐他们再召开自己的广告招标会的话,那让谭惜诵怎么做人啊?

    其实要让贾鸿渐说,他可以给谭惜诵做人的机会,同时甚至可以把谭惜诵给挖过来——这谭惜诵大姐在接手央视广告部的时候,已经43岁了,如今已经45岁,按照历史上的印象,这大姐应该是在98年老台长杨光退休之后,就离职了,然后下海去开了一家自己的广告公司。既然这谭惜诵大姐不是一定非得盯着央视不放,而且还得由台长来保着位置,随时有很多人盯着她的位置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来个急流勇退干脆下海来华夏卫视赚点快钱?起码华夏卫视的贾总敢给谭惜诵各种提成,央视敢给么?只要谭惜诵能给华夏卫视拉来5个亿的广告费,那贾鸿渐给谭惜诵500万又怎么了?这点作为事业单位的央视敢么?

    想到了这里之后,贾鸿渐干脆直接飞到了首都,找了谭惜诵吃了一顿晚饭。贾鸿渐这次算是精明了,跟老首都人一样,在首都最出名的烤鸭店里订了个位置——可不是什么全聚德,那玩意儿就有点像是上沪的南津路,完全都是外地人捧场的,首都人自己吃烤鸭去哪儿?去的是老字号“便宜坊”!

    这老首都人都会知道,便宜坊这老字号,那是明朝的时候都有,距今四五百年了,而全聚德呢?那是1860年代才建立的。而且两家的手法还不一样,便宜坊的讲究是焖炉烤鸭,也就是不用明火,就靠着明火熄灭以后炉子的余温来把鸭子烤熟,这样更加绿色健康一点,而且因为是焖熟的,所以相对更萱一点,不会太脆。这种焖炉子烤鸭,讲究的就是一个多年传承的技术——因为焖炉烤鸭的时候,这炉子是不能开的,也不能调整鸭子的体位。但是全聚德的挂炉烤鸭,那就是明火烤的,就可以随时随地的调整鸭子的体位,从这方面来说,便宜坊的烤鸭会让人觉得更加拥有技术含量一点。

    在这便宜坊里定了位置之后,贾鸿渐等了大概快一个小时,那谭惜诵才姗姗来迟。刚一坐下,谭惜诵就赶忙道歉道,“鸿渐啊,对不住对不住,眼见着这边要召开标王大会了,各种递条子的人都来了。哎,那帮人啊,都是有关系户的广告公司,就指着我们央视指缝里稍微漏点犄角旮旯的广告时间给他们,他们转手一卖就能过日子了。那边儿刚才来了个关系户,推不了,我真是脱不开身,真是对不住鸿渐你了……”

    “没事儿,谭姐姐咱俩谁跟谁啊,用得着这么客气么?你的为人我不知道?你是顶天的好爽,北方姑娘的那种爽快劲儿在你身上显露的那叫淋漓尽致,你来迟了肯定就是有事儿耽搁了,我怎么可能跟你计较这些?”贾鸿渐此时笑呵呵的不以为意的说道。

    “嘿嘿,还是我们鸿渐了解我。咱们叫菜吧?今天姐姐请你吃!”谭惜诵笑着说道。“付钱这个事情再说,姐姐,我可比你有钱,呵呵……”贾鸿渐没先提招揽的事情,反而是跟没事儿人一样,先点了菜。这便宜坊虽然主业是做鸭子,但是各种其他的菜也有,毕竟是四五百年的老字号,而且还是在皇城根儿四九城,要是没点拿手的东西也开不了几百年之久。

    等到吃的都差不多了,这贾鸿渐才挑了个时间开口道:“对了,姐姐,有没有想过来我们华夏卫视干?”他这话一出口,当时谭惜诵脸色就僵住了——兄弟,你这邀请也太赤果果了吧?别人要挖墙脚什么的,那还各种暗示各种溜边询问有没有跳槽的意思,这贾鸿渐倒好,居然直接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挖人了?

    这要是别人,谭惜诵直接就来一句——哈哈,这玩笑开的真不好笑!然后就糊弄过去了,但是贾鸿渐在,她就没这样。她缓解了一下僵住的脸,认真的看了贾鸿渐半天,最后才问道:“怎么想到要姐姐过去?”“很简单,你现在在央视的地位已经到顶了,说实在的我也知道,你的位置就跟采购部的主任一样,多少人盯着呢,那油水很大的,谭姐姐你我是信得过,但是别人不一定信得过你啊。这位置可真是不好待的,对吧?”

    贾鸿渐这种熟知底细的话一出口,当时谭惜诵那就被触动了!没错,她这个职位在外人看起来好像是风光无比,但是实际上被多少人惦记着呢!就是因为各种拿批条的人多,就是因为广告好卖,所以稍微有点松动原则,就很容易得到大量的油水,而这样一个位置怎么可能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有句话说得好,坐这种职位的人,那在内部人眼里只有两种形象,一种是大家都知道你收了好处的,还有一种是你肯定收了好处,但是大家还没发现马脚的。坐这种位置的人,那不是被最上面的人保着,可以说三两个月就下台简直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更不用说央视这种机关里面,太多的人没啥水平就善于内斗了!这位置,表面风光,但是内在受了多少罪和多少猜忌,那只有谭惜诵自己知道,这种事情她回家都不太跟家人讲,怕的就是家人担心!可是没想到贾鸿渐居然直接就猜到了!

    “而且姐姐,你也这个年纪了,孩子也不小了,咱应该是为以后以及孩子考虑考虑,万一孩子以后想去美国留学什么的,一下一年要4万美元的学费,这就是小30万,再加上生活费什么的,你靠着现在的工资能给么?咱不是30岁出头,还想着要升职什么的,咱现在工作不就是为了家人么?我这里有一份收视率表,姐姐你过目一下,要是你愿意,以后你来负责我们华夏卫视的招商,跟你现在在央视的职位一样,但是收入绝对不同,死工资一年15薪,也就是年底年终奖发三个月工资,年薪15万,外加百分之一的提成,只要能给台里弄到一个亿的广告收入,我拍板给你一百万的奖励!”

    “一……一百万?”当时谭惜诵的心理防线就有点被攻破了!尼玛这是100万啊!要知道这年头贪污个十几万就能被判死刑了!100万,这是多少人想犯罪都弄不到的钱,居然只要招商就行了?要知道,央视在谭惜诵接手的时候,一年的广告收入就5个亿,这两年在贾鸿渐的标王大赛创意刺激之下,这次标王大会预计将会彪到20个亿!哪怕就是华夏高科只有一般省台的收视率,哪怕就是按照一年5000万的规模来算,她谭惜诵也能拿到50万人民币的提成,外加15万的工资,这一年就是65万!65万什么概念?这尼玛现在国内最好的车车——丰田的皇冠,那一年都能买两三台!完全可以供的了孩子未来去美国自费留学的!这要是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