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六零章 撬妞进行时
    “你……你这是怎么了?”当时贾鸿渐看着艾静用个手帕捂着头,然后还带着个大墨镜,可怜兮兮像是刚被人打了一样的坐在会议室里,他直接就关心的急忙走上去。走上去之后,贾鸿渐表现的那叫一个关心,他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揭开手绢看看下面伤口,但是伸到一半又怕解开伤口让艾静疼,这种关心的进退失据的模样,直接那就让艾静突然有了一种回到了家看到了亲人的感觉!

    她一个人在87年18岁的时候,一个人从东北来到了首都,一个人考上了东方歌舞团这个曾经老总理关怀下才成立的国家级歌舞团。她成为了一个签约歌手,然后跟着歌舞团在各处慰第九六零章 撬妞进行时问演出什么的。一个女孩子在外地一个人这么拼搏,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的罪之有她自己知道。在家里的时候,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罪,爸妈以及两个妹妹还会心疼她,还会安慰她,可是到了这外地打拼,她一切都只能往肚子里咽。甚至一些事情回家了,她都选择不说,为的就是不让家人担心。

    在这种情况下,她能不怀念那种小时候打青霉素针了,屁股很疼半条腿都疼的时候,妈妈凑上来安慰的那种亲情么?如今跟刘卓晖打架了之后,受伤了,她本来就已经伤心欲绝了,再看到贾鸿渐表现出来的这种心疼,当时她一下忍不住眼泪就要出来了!她不知道怎么,此时突然把手绢拿了下来,找了一块儿干净的地方伸到墨镜里面把眼泪擦了擦,接着把墨镜拿了下来,反而爽朗的笑着安慰贾鸿渐起来:“没事儿的,贾总,就是不小心磕了一下,你看你急的,没啥事儿,伤口不大。我们东北女孩儿,都纯爷们儿,不怕这个!”

    “什么怕不怕的,你也真是的!走走走,跟我去医院第九六零章 撬妞进行时看看去,这伤口不小,怎么都要清洗一下,回头万一破伤风了怎么办?”说着贾鸿渐就要拉艾静走。谁知道艾静此时倒是赖在座位上不动了,“没事儿的,贾总,就是个小伤口……真不用去,哪儿那么容易得破伤风啊……”听着艾静这话,贾鸿渐当场就想反问了——你丫来我这儿不就是为了找安慰找关心么,什么都不要我做你来干嘛啊?

    当然了,这话心里吐槽一下就行,千万不能说明白了,说明白了反而容易破坏气氛。最终,贾鸿渐半拉半扯的,算是把艾静给拉动了。他亲自开车带着艾静去了医院,然后跑前跑后的帮忙挂号拿药什么的,算是把艾静都感动到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到了最后,从医院里出来了,艾静看了看快到中午饭点了,她对着刚才跑前跑后的贾鸿渐说道:“贾总,咱俩去吃饭吧,我请你!”

    “还叫什么贾总不贾总的,看得起我就叫我鸿渐得了。贾总那都是外人叫的……”说道了这里,贾鸿渐转换了一个话题,“走,上车,我带你去……去天天饭店吃三黄鸡去。”说罢,贾鸿渐就拉着艾静上了车,一路直奔天天饭店而去。

    本来贾鸿渐想说的是带妹子去乌江路小吃一条街,妹子嘛,总是喜欢吃这种小吃的。不过此时他突然回忆起来,乌江路此时还没改造,完全还没成为什么小吃一条街呢,现在的乌江路那边儿一地菜皮——是个大的农贸市场!这尼玛的去那边了能吃啥啊?菜皮么?想来想去,这年头上沪能吃的地方,也就是天天饭店的三黄鸡了,总不能带着艾静跟普通人一样去吃肯德基吧?

    此时的贾鸿渐好像根本就不关心艾静是怎么受伤的,他既没问,也没直接说刘卓晖的坏话。俗话说的好,疏不间亲,他现在还是外人,说刘某人的坏话,反而会让艾静起一种想为刘某人反驳的冲动——不管怎么说,那刘某人都是她艾静自己选的,也爱过,她潜意识里总会想要为自己曾经的选择进行辩护吧?

    两人去天天饭店定了个位置,还好这个时候是中午,来吃饭的人不算是人山人海,一个包间还是有的。贾鸿渐带着艾静两个人霸占了一个10个人的包间,点了各种用三黄鸡做的菜。点完了菜,贾鸿渐把菜谱交给了服务员的时候,还从兜里拿出来了一张大团结塞在了服务员妹子的手里:“帮帮忙,我这个朋友是东北人,吃本帮菜可能会觉得味道太淡了。我们口味都重,麻烦让厨房帮我们稍微多放点盐,好么?”

    擦,贾鸿渐这话一出来,当时服务员和艾静都惊讶了。服务员还有点不太好意思,手里拿着10元的大团结又不舍得还给贾鸿渐又有点不好意思,好像她觉得既然拿了酒店的工资,就不应该在另外收钱。“没事儿,你就收着吧。我们俩挺赶时间的,你就帮我们催的勤一点,让我们的菜快上一点,这点小意思是我谢谢你的,你来上海也不容易,大家互相体谅嘛!”

    “那……那怎么好意思呢……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服务员妹子还有点矜持。“没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知,没别人知道。回头你看你一忙起来,忘了帮我们提醒厨房,弄得菜又淡了,那我们吃起来也不舒服不是,麻烦妹子你多用心一点了,谢谢了啊!”听着贾鸿渐这么和蔼的话,妹子挺不好意思的把钱收了下来,然后精气神儿都不一样了,眼睛发光的对贾鸿渐保证道:“先生您放心,我肯定帮您盯好了,我也是北方人,我知道北方人的口味!绝对不让您失望!对了,我们这儿还有热茶,毛尖儿,我这就给您拿来一壶!”说着,服务员妹子快步就走了出去。

    啧啧,看看,稍微就给十块钱,也就是后世俩冰淇淋的钱,这年头服务员那态度都不一样了!这年头钱可真值钱,民心可真淳朴啊!就在贾鸿渐感慨的时候,旁边惊讶的艾静却感触万千。她作为一个北方人,在跟刘卓晖来到了上沪之后,那刘卓晖都没想到提醒服务员要按照她的口味多放点盐什么的,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不过这贾鸿渐怎么就宁愿为了点这么小事花钱呢?这种事情不是服务员的本职工作么?“给她钱……这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了?国外不都是有给小费的传统么?而且服务员工作一忙起来,很容易忘记我们的要求,就算服务员不忘记,厨子也容易忘记。用一点小钱,区区一张大团结就能解决的问题,就能避免的风险,我们为什么还要吝啬呢?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贾鸿渐笑眯眯的说道,“而且这妹子一看就是外地来沪打工的,家里不困难,谁出来打工啊。而且做餐饮这个行业是最辛苦的,每天从早忙到晚,别人吃饭的时候他们只能看着,最后别人酒足饭饱都走了,他们才能吃点东西,互相理解嘛……”

    哎呦呦,听着贾鸿渐前后两段话,那可真是让艾静对贾鸿渐刮目相看了,一方面她感觉出来了贾鸿渐身上那种有钱了之后强烈的自信和底气,另外一方面她也惊讶的发现,贾鸿渐好像对谁都特别体贴,好像敏感的可以为所有人都考虑一样。这个发现那可不寻常!要知道,如果贾鸿渐表现的对别人都无动于衷,但是只对她艾静表现的体贴入微,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他贾鸿渐对她艾静是有所图的啊!当他对她有所图的时候,现在表现出来的是体贴入微,但是以后呢?这以后万一变得跟刘卓晖一样了呢?谁知道他把姑娘骗到了手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啊?

    而且,让姑娘一旦发觉到男人对她有所图,几乎是下意识的女孩儿就会开始注意男人的缺点——这换一下角色也一样,当一个男人突然被一个女的倒追,然后那女的吧又表现的好像这辈子非这个男人不嫁了。这男人难道不会下意识的去挑着女人的缺点?长得不符合男人的喜好,身材不怎么好,家里也没什么钱,不太会打扮,带不出去,不会过日子,大手大脚买衣服化妆品……要鸡蛋里挑骨头怎么都能挑出来,人一旦发现别人对自己有所图,那当时心里位置就会不一样,下意识的就会这么鸡蛋里挑骨头!

    但是现在贾鸿渐这样表现出来对所有人都好那就不一样了,这证明他不是对她有所图,而是他对所有人都好。那么就不是对艾静有所图,她就会像是交朋友一样,放松自己的戒心,放下挑刺儿的心思,然后不停的就会发现贾鸿渐的优点!

    不一会儿功夫,热情的服务员又进门了,她笑呵呵的给贾鸿渐和艾静倒了热茶,还把茶壶放在了桌子上。“我给你们泡的是老板自己喝的茶叶,老板没注意我偷偷放的,这茶肯定比给普通顾客喝的好,两位慢慢享用,我去帮你们催催菜!”说着,这北方服务员妹子满脸墩笑的就出去了。

    “这十块钱花的还真值……”就在艾静心里默默独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