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六一章 撬妞的技巧
    上菜了之后,贾鸿渐每盘菜都殷勤的先给叶静夹两筷子,自己才会去尝,而且注意力随时放在艾静这边。什么时候艾静喝了茶水快没了,贾鸿渐就给倒满,什么时候艾静看着啥菜了,贾鸿渐就去帮忙夹过来。这听起来好像是花了很多精力在伺候,但是作为二世为人的贾鸿渐大叔来说,做这些事儿真心不用什么精力。毕竟光自己吃饭能花掉多少注意力啊,放在艾静身上的注意力又能有多少啊,不就是菜饭茶三样么。

    前世贾鸿渐还是毛头小伙子的时候,真心不懂这些。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给妹子夹,反正吃起来就顾着自己猛吃。后来一个北方妹子事后就跟贾鸿渐的第九六一章 撬妞的技巧“线民”周芮菡抱怨了——这贾鸿渐怎么也不照顾她,怎么也不给她夹菜什么的,感觉不把她当回事儿啊。

    到了这时候,经过了一些科普贾鸿渐才知道,有时候北方的妹子是想要那种被人追的没地儿躲没地儿藏的感觉,是那种爷们儿各种主动照顾,非常把女的当回事儿的感觉,是那种女的寝室门有点问题,男的赶忙就上门帮着修的感觉。对于这种感觉贾鸿渐以前不知道的时候,还真没意识到要提供,还一直以为给对方真心就行了呢,后来才知道,这些细节的表现那才是真心的一种表现。

    此时的贾鸿渐悉心的照顾着艾静,让艾静挺感动的,至少她感觉贾鸿渐虽然年纪好像没她大,但是给她一种哥哥的感觉,一种贾鸿渐随时随地可以关注她照顾她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真心受用。当两个人差不多酒足饭饱的时候,贾鸿渐突然说了一句话,“别太怪刘卓晖了,他应该是为你好,可能情绪表达上有点问题,不过应该是好心的……”

    艾静一听这话当时火气就起来了,虽然没说第九六一章 撬妞的技巧出口,但是她心里就想着——为我好?为我好能把我推到还让我头撞伤?为我好还打我耳光?这是为我好?那对我不好不是要杀了我啊?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贾鸿渐要是在艾静面前说刘卓晖的坏话,那艾静保准想着刘卓晖的好。但是当贾鸿渐开始为刘卓晖说好话的时候,艾静想到的都是刘卓晖的坏!当然了,贾鸿渐这说好话,那也要讲究一个度,也要讲究一个点。操作的不好,那就真的会成为劝合的人了,那就真是玩儿脱了!

    要办这种撬妞儿的事儿,那首先要装好人也不能真当好人了,这装模作样的劝合吧,也得挑着点进去。比如说千万就不能提人家刘卓晖以前怎么怎么好,因为这种方法那就是真正劝合的时候说的。比如一个老妈看着女儿任性要离婚什么的,可能就会劝——看你男人以前对你挺不错的,你也念着点人家的好……那这闺女一想,啊,的确,以前对我是挺好的,那气就削下去不少了。

    这撬妞儿的时候,那要假装劝和,实际上就要挑着对方会生气的地方去!比如说着刘卓晖打了艾静了,那贾鸿渐就不能提刘卓晖以前对艾静的好,就要说刘卓晖对艾静是好心,但是表达方式不对。这种劝法其实劝了没效果,反而容易让艾静留下来一种刘卓晖好像容易发脾气,然后容易使用暴力的印象,并且总是只能想到现在刘卓晖的坏,想不起来以前他的好!

    贾鸿渐接连一串的劝慰,那表面上是劝慰,但是实际上一句句的话那都是在拨撩着艾静内心的愤怒。到了最后,贾鸿渐借口上厕所,一边给艾静一个独处发酵情绪的空间,另外一面则是把帐给结了。等到最后贾鸿渐和艾静出门的时候,这艾静还想抢着付账。“贾总……鸿渐,我来付吧,今天你陪我这么久,肯定耽误了你很多事儿,就当是我请你吃吧……”

    “不用付,刚才那个服务员说偷偷把我们的账单给写成付掉了,我们不用付直接就可以走……”贾鸿渐忽悠艾静道。艾静此时哪儿知道贾鸿渐在忽悠人啊,她惊讶的看着贾鸿渐,“真的假的?”“你跟我走出门不就知道了么?”贾鸿渐一边笑着一边拉着艾静就往外走。艾静这被子哪儿逃过单啊,一路跟着贾鸿渐越来越靠近店门口,这艾静就越来越紧张,生怕突然有个人喊住他们,特别是有人这时候万一认出来她是艾静咋办?这明天就能上新闻啊!

    所以她一路上都拉着贾鸿渐想停下来,结果谁知道贾鸿渐的劲儿很大,居然一路还能倒拉着她往外走,而且她此时还根本不敢出声喊,这玩意别人都注意了咋办?一路纠结之下,一路心跳越来越快,到了最后靠近店门口的柜台的时候,艾静下意识的往柜台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柜台的那男老板视线正好也看过来,当时那艾静叫一个脸红心跳快的,感觉简直就跟做贼一样!

    感觉自己被店老板看着,感觉自己好像被拆穿了,感觉自己好像正在被认出来就是艾静,当时她心里那种纠结和担心害怕的状态啊,真弄得她想一把抓住贾鸿渐去付账,结果谁知道那贾鸿渐居然劲儿好大,没几步就把她给拉出了门,而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没有人追出来!等一路跟贾鸿渐都走到停车的地方了,离店门口都一百多米远了,艾静回头看看还没人追出来,她这才惊恐的问贾鸿渐道:“你真逃单了?”

    贾鸿渐咳嗽了一声纠正她道,“是我们两个人逃单了!”艾静此时根本没时间欣赏这个纠正,她完全不理解的问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逃单呢?回头那个服务员被发现了,不是要被开除了么?我现在就回去把钱付了!”说罢,越想越不能逃单的艾静扭头就往回走。她认真的模样让贾鸿渐看着都笑了。

    “噗……逗你玩儿呢,钱我付过了,不然人家老板能让咱们走啊?服务员哪儿来那么大胆子给我们免单啊?”贾鸿渐看着艾静的单纯模样,哈哈大笑。

    “你……你付过单了?什么时候?上厕所的时候?”艾静此时总算是反映过来了什么,接着看着贾鸿渐哈哈大笑的样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气鼓鼓的走过来看着贾鸿渐,真是想动手捶又不好意思的样子,可爱极了。“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想都你开心么,来来来,上车吧……对了,带你去个好玩儿的地方逛逛。”

    “去哪儿?上沪还有好玩儿的地方?”艾静特不给面子的问道。“这话说的,虽然咱上沪没啥历史底蕴,不是什么六朝几朝古都的,但是咱这儿也有风景好不?”说罢,贾鸿渐就发动了车子,冲着肃州和坤山方向开去。他要带艾静去舟庄玩儿。在后世,舟庄那就是典型的江南水乡的旅游景点,去的人多的简直都不像话了。但是在这个年代不同,这个年代的周庄还没怎么经过开发,当地也没发现这种江南水乡原来也是一种旅游景观,可以说现在去的话,那还真是原生态。

    带着艾静去了舟庄一圈,参观了沈万三故居,在江南水乡划了船,这艾静玩儿的还挺开心尽兴的,基本上好像把早上的不开心的事情都忘的差不多了。最后贾鸿渐又带着艾静干脆跑到了肃州市区里面玩儿了一趟,等到两个人玩儿完,那都已经是晚上了。在肃州吃了一个夜宵之后,两个人才往上沪走。

    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让艾静回宾馆么?一般貌似在这个时候,那都是应该尽量避免她回去,这样才是拐带嘛!这样才叫撬妞嘛!不过贾鸿渐倒是完全不这么想,他还就是正人君子一般的把艾静给送了回去,送回去也就罢了,他还准备干脆送艾静进屋!这可是让艾静惊讶坏了,“你要送我回去?不用了吧?真不用了!”她担心的当然是回去如果刘卓晖发火的话,那她多在贾鸿渐面前丢面子啊!而且她一天都没带手机出来,这么在外面疯了一天,这时候才回去,还是被贾鸿渐送回去的,刘卓晖看到了要是揍贾鸿渐怎么办啊?

    可是谁知道贾鸿渐却这么说道:“没事儿,我是给你吸引火力呢。我过去一趟,当着我这外人的面,他总会考虑一下对你表达时候的方式,这样你也比较好过一些,同时我这外人也可以帮你作证,也能说一些他能听得进去的话,对吧?”啧啧,这贾鸿渐表面上说的这么好听,实际上那心里想的就是上去炫耀的,就是明摆着要告诉刘卓晖,老子带你的妞儿出去玩儿了一天,怎么的?你要是能面不改色的谈笑风生算你厉害!你要是敢丝毫有点进退失据或者是暴怒,那你又要被你的妞儿扣分咯!

    带着这种坏坏的想法,贾鸿渐陪着艾静来到了她房间的门口,并且敲响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