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八五章 紧张的试镜
    要知道,如今这北半球可是冬天!洛杉矶那边还好点,因为在沙漠里面,又正好因为洋流原因导致全年干燥并且气温最低也就是18-20度——说白了,这洛杉矶之类的地方,那基本就是在个戈壁沙漠的那种地形。在洛杉矶也许还可以晒太阳什么的,但是在这上沪,在这阴冷的冬天,那怎么把身体浓黑啊!

    想来想去,戴蒙和阿弗莱克想到了一个主意,他们找到了丁三石,拜托丁三石去专业的厂家买了几个紫外线高压汞灯回来。当时丁三石一听这俩人要买那种什么印刷厂商用的晒图的汞灯,还一下要不少,他都傻了——这俩老外要干啥啊这是?结果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在好莱坞那边儿,很多明星要晒黑的话都是用紫外线高压汞灯来晒,因为长波紫外线那就是传说中的晒黑段!

    这长波紫外线对衣物和人体皮肤的穿透性远比中波紫外线要强,可达到真皮深处,并可对表皮部位的黑色素起作用,从而引起皮肤黑色素沉着,使皮肤变黑——也就是皮肤自己为了防御紫外线,而使黑色素沉淀,然后来防御紫外线对皮肤的侵袭!

    这俩人让丁三石想办法找人弄了个架子,又把这些高压汞灯装上去之后,直接成了一个全天二十四小时可以使用的晒黑机器!这俩人基本上就穿着个内裤,然后带这个墨镜就开始全天晒黑!

    除了晒黑之外,那马特戴蒙还想出来了一个馊主意——为可快速使身体消瘦下去,这货居然决定两天才吃一顿饭,然后没事儿就跑出去干体力活去——专门跑到上沪附近的工地里面,免费帮人干活!那工地里面看到有个白皮老外过来帮忙,那一个个直接都看傻!后来也就是知道这老外原来是个电影演员,一帮工地里的人以为这老外是来体验生活的,那最后才允许了他进去帮忙!什么?他们拿的旅游签证不能打工?工地不给钱那就不算是打工啦!这很简单嘛!

    当一个礼拜后,贾鸿渐看到了这马特戴蒙和本-阿弗莱克的时候。那直接差点没认出他俩来!贾鸿渐惊讶的看着自己眼前这俩民工样的家伙,一个个黝黑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健康的小麦色,然后一个个皮包骨的样子,弄得贾鸿渐都以为这俩不是从希望国美利坚来的人,而是从刚刚从黑人执政的南非共和国里面跑出来的白人难民!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贾鸿渐愣愣的看着他们,当时他就想问旁边陪伴的丁三石怎么虐待这俩未来的一线明星了。“没有没有,贾先生。我们这是为了艺术而献身的,为了尽量模拟当年士兵的状态,我们就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我们想着当年亚热带那边蚊虫很多,而且气候太炎热,人的胃口也不怎么好,外加那个年代也算是美国刚经过大萧条没多久。我们自己估摸了一下,我们这两个角色应该就是青春期的时候遭遇了大萧条,因为营养不够身材很消瘦这是应该的……”

    听着这话,当时贾鸿渐那就相当佩服这马特戴蒙了——擦,这搞不好只是一个只有几个镜头的小喽罗,马特戴蒙居然就能根据对方的大概出场年代和年龄,给对方弄一个背景,然后自己尽量弄到对方的那种外表状态?这太专业了吧!而且看看这马特戴蒙和本-阿弗莱克脸上的那些到处起的豆豆!简直就像是在亚热带呆的时间长了以后各种皮脂分泌过多的结果!

    “你们……”贾鸿渐惊喜的发现,自己等着的那个考验居然已经被对方实现了!“你们跟我来吧。我会尽量说服斯皮尔伯格给你们个角色的,如果你们这么敬业而且专业的人才不能有获得一个机会的话,那这个世界就太不正常了!”

    听着贾鸿渐说出来的话,当时马特戴蒙和本-阿弗莱克那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俩这一个礼拜过的那简直就跟活在地狱里一样——每天晒皮肤,弄得皮肤很痛,睡都睡不好。更不用说两个人还饿着肚子去干重体力活,一天下来累的跟狗一样的,最后好不容易在饥饿和疼痛中睡着了,做梦还梦到在吃东西!这尼玛一个礼拜累的。他俩起了一脸的豆豆不说。从去工地的第三天开始,两个人就已经累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下面的那话都不升旗敬礼了!好几天后两人互相交流了一下。发现对方也这样之后,他们互相之间还苦笑着开玩笑——尼玛美国真应该把那些对儿童侵犯的色情狂们发配到重体力活儿的监狱工厂去,还不让他们吃饱,这样这些家伙就会一辈子累的想不到要发泄了!

    当贾鸿渐把这激动的家伙带到了试镜的化妆间,化妆师那看到这俩白人的样子那都吃了一惊——要不是这俩人脸实在不像中国人,不然那肤色和体格,怎么看怎么像是贫困山区的农民啊!结果,这妆都不用怎么化,给这俩人穿上道具师专门做旧的军装和道具枪之后,这俩人怎么看怎么像是电影里面二战的那种前线的战士!

    “化妆师!去外面抓两把土过来撒他们俩身上,这衣服太干净了,另外,找点机油啥的摸一点在他们脸上和手上!”贾鸿渐此时干脆就展现了自己伯乐的地方,他直接就开始指点着化妆师怎么给这俩人开小炤了!等到这么打扮完了之后,马特戴蒙和本阿弗莱克俩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都愣了——这尼玛哪儿还是在美国优生优育的白人啊,配合着两个人故意留的胡子茬,配合上军装以及刚才贾鸿渐故意让人弄得土和机油,这俩人在镜子里面那完全就像是伊拉克那噶哒叛逃出来的士兵啊!

    “贾先生……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本-阿弗莱克当时就感动了,不过谁知道贾鸿渐却是笑了笑这么回答的——“现在感谢太早了,等你们获得了角色之后再感谢吧,走,现在我们就去见斯皮尔伯格!”说罢,贾鸿渐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就转身带着他们去斯皮尔伯格那边的试镜办公室。

    进了试镜办公室,首先就看到办公室中间空了一大片地方,而在办公室的底部,摆着一台摄像机,摄像机连接到了一个电视机,而斯皮尔伯格就坐在电视机面前!这斯皮尔伯格一看到贾鸿渐带进来的这两个人,当时就是眼前一亮!“你们两个,是白人?叫什么名字?”斯皮尔伯格直接用英文开口道。

    “我叫马特戴蒙/我叫本-阿弗莱克……”两个人赶忙回答自己的姓名。“好,你们过来,谁先来?戴蒙你先?好的,这是你的台词纸,你有两分钟准备,然后就在镜头前给我念台词!”斯皮尔伯格一边说着,旁边的助手就递给了马特戴蒙一张纸。这张纸上用英文和中文写了两三句台词——“为了给那个家伙的妈妈送回去一个儿子?该死!我也有妈妈!那我妈妈没了儿子怎么办?你也有妈妈,他也有妈妈,上尉也有妈妈,我敢打赌我们连长应该也有个妈妈!我们tmd妈妈怎么办?凭什么让我们八个人去救那一个人?”

    马特戴蒙一拿到这个台词,立刻就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先看完了一遍台词之后,这马特立马就开始分析这台词是什么背景,需要什么样的角色表情,需要什么样的气场!要知道台词里面可是从来不会写角色应该有什么表情的,完全就是单纯的文字“口白”,没有一丁点儿的提示,什么表情什么反应,这都要演员自己来琢磨的!

    当时这马特戴蒙就觉得,这台词应该是个很愤怒的情况下说的吧?应该是一个士兵在质疑上级的命令?那这个时候应该是非常野气,那种坦胸漏服,满脸横肉的充满威胁性的说出来这样的话?等等!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这台词里面的那句“我敢打赌连长也有妈妈”就不应该有!因为这样一来反而有点小搞笑的效果,反而会削弱那种前后严肃的态度!那怎么办?是吊儿郎当说怪话的那种状态说么?可是万一这么吊儿郎当的表现不符合斯皮尔伯格的预想怎么办?当时马特戴蒙那天人交战的脑门子上汗滴都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斯皮尔伯格的助手喊道:“时间到,来镜头前!”

    马特戴蒙应了一声,一边往镜头前面走,一边继续专注的看台词,好像准备把台词全背下来似的!当走到了镜头前,之间这马特戴蒙把台词纸一叠,直接塞到了裤兜里,还就准备这么脱稿上了!这可是够胆大的!要知道,这种场景——一个小喽罗一般的死跑龙套的,好不容易跨越了半个地球祈求来了一个试镜的机会,然后现在就面临着世界级的导演,这可是很容易紧张的!万一他娘的一紧张忘词了怎么办?那给世界级导演留下来的印象可能就是这么一句台词都会忘词,那么如果角色的台词多点呢?

    就在旁人都为马特戴蒙的这种举动而担忧的时候,只见站在了摄像机前面的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对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问道:“谁有香烟?借我一根可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