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六章 假酒?
    具体申请专利的事情,那都可以交给叶静来弄,反正贾鸿渐在美国市场上面先抢注掉专利而已,现在是完全可以把这个蓝屏手机拿出来卖。不过要卖这个蓝屏手机之前,那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拍广告?当然不是了!拍广告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把现在的普通屏幕的手机库存给尽量处理掉!

    虽然贾鸿渐他们不是跟苹果一次只有一款手机在销售,但是有蓝屏手机在,这个普通屏幕的手机怎么都会被影响销量。这样的话普通屏幕的手机如果不尽量把现在的库存都给卖出去然后再调整产量的话,那这些手机基本上就是砸在手里了!

    要处理库存也很容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各种打折促销,只要一打折促销什么的,那是可以非常快的卖光的。现在既然这蓝屏手机都准备卖了,而且彩色stn屏幕手机也在研发当中了,那这普通屏幕手机要打折就必须马上干起来。要打折也简单,降低出厂价,通知经销商什么的开始促销了。

    这种具体零售端口的事情,贾鸿渐这样的老总并不用去跟着,他晃悠晃悠的回了华夏高科,然后看看没事儿,就回了学校。第二天他还是看没啥事儿,就晃悠晃悠的来到了华夏卫视。说实在的,这没事儿干的日子,贾鸿渐还真有点不适应呢!来到了这华夏卫视之后,其实也没啥事儿,这时候正是午休,除了个别值班员工之外,其他人都在进行午休吃午饭。贾鸿渐看了看真的没啥自己能参合的事儿,最后就晃倒了谭惜诵的办公室里面,准备在谭惜诵那儿蹭一顿午饭——他贾鸿渐都给了谭惜诵万的提成了,蹭她请一顿饭吃着没啥吧?

    谭惜诵看到了贾鸿渐来之后倒是挺信息的,“呦,贾总来了·请坐请坐!找我有事儿?有事儿您说话!”这女兵出身的她,那做事儿起来相当的雷厉风行,说话那叫一个生脆!而且外加拿了贾鸿渐他们一家万的提成,现在谭惜诵看到了贾鸿渐·那基本上跟看到了观音菩萨就差不多了!

    “贾总,你吃饭了没?”谭惜诵把贾鸿渐迎进来之后,听到他说没啥事儿,然后她看了看自己办公桌上的盒饭,顿时就顺口问道。“没呢,顺便过来转一圈儿,想着找你吃顿饭·走,跟我吃饭去,我请客。”嘛,这真不是贾鸿渐假客气,他真心想着要在吃完饭以后出门的时候结账来着——如果谭惜诵没有提前偷偷溜出来结账的话,但是谭惜诵会不提前结账么?

    要知道这谭惜诵现在可不是一般公司的小职员,一般公司的小职员那跟老板或者上司出去,让他们买单的话他们肯定觉得郁闷的不行不行——大哥·我才赚几个钱啊?好吃好喝的都让给你们了,你们还让我付钱?这欺负人啊?所以基本上不管是国内外,碰到这种状况那都是职位高的人买单。可是现在不同啊·现在贾鸿渐给了谭惜诵万提成,这谭惜诵还扣扣索索的一分钱不准备出?别的不说啥,贾鸿渐身上一共就那么几十块钱打的的,谭惜诵她不付钱就把贾鸿渐抵押在那边给人家刷碗吧!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下了楼,谭惜诵带着贾鸿渐来到了停车场,上了一辆崭新的普桑。

    “这你的车?”贾鸿渐戴好了安全带后好奇的问道。“恩,呵呵,见笑了。”“见笑啥啊,要不是我家人被老总这个身份制约着,你当我家人喜欢开好车啊?好车有什么好开的啊·开在路上还怕人蹭到了,你说人家一个骑自行车的蹭掉了你宝马的漆,你是让人家赔啊还是不让啊,人家一个月工资就四百,你这补漆就要千把块钱还不一定够……要不是为了公司面子,我家人宁愿要普桑呢·又皮实又耐用的,而且还不遭人嫉妒……”

    贾鸿渐这家伙前世一定是把“交际达人”这个技能点出来了,他这真是见到什么人说什么话,几句话就把谭惜诵那给说的心里痛快的——谁不愿意别人夸自己有眼光,买的东西脾气耐用?他贾鸿渐这种技能,要是放到卫道士嘴里,绝对被批评称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要贾鸿渐来说,那就是屁话——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难道还见人说鬼话,见鬼说人话?那是故意找别扭啊?哪怕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还是说人话,那鬼听的懂么?他贾鸿渐的老爹是君子,会为了社会正义站出来挑战当时的社会最高层,不过贾鸿渐跟他老爹不一样,他没这么多的正义感。

    两个人开簿车到了天天饭店吃三黄鸡,等着上菜的功夫,那谭惜诵叹了,“贾总,你还记得姬长空他们的秦池酒业不?”“记得啊,怎么不记得,他们不是连续两年得了标王么?94年和95年度标王大会的俩,号称开进央视一辆桑塔纳,开出去一辆皇冠还是什么来着······”贾鸿渐笑着说道,此时他突然有了点预感,不是这秦池酒业事发了吧?勾兑酒的事情被记者们提前发现了?“怎么,他们出事儿了?”

    “出事儿倒是没出事儿,不过碰到事儿了,我听认识的人说,秦池他们吧,第一年的时候还兢兢业业的,第二年这才开始就胡乱来了。11月份刚赢了标王身份,这就直接压缩一切可以压缩的成本,不但在外面买酒勾兑不说,连防伪商标都是用最便宜的,听说这年前的市场上面,他们起码得丢掉四五成——都是被假酒给抢走的!”谭惜诵叹了口气。

    贾鸿渐本来刚开始听她说的时候,还惊讶于她也知道秦池勾兑酒的事情,心想着看来这事儿早就很多人知道了,不过很多人是因为身份原因没想着爆料而已啊!毕竟这谭惜诵历史上是央视的广告部长,那爆料了就是砸自己脚,这个时空她是华夏卫视的人,那说出来了是不是有点当叛徒掀老东家丑事的嫌疑

    不过这些心思在谭惜诵说出来了后面的话后,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惊讶的问道:“这年头有假酒了?”他可是还记得,历史上是在97年啊还是98年啊,中国大陆这边假酒那可是闹得很厉害的,晋西还是哪儿直接出现了工业酒精搀兑的假酒,直接把人都喝死了好几个!直接弄得中央下令打击假酒,而且相关打假的事儿那都上了《新闻联播》连续好几天报道的!怎么,难道9798年那时候的假酒风潮现在已经开始了?

    此时就听着谭惜诵苦笑着摇了摇头,“贾总,这话应该是啥时候没假酒!自从改革开放了,那大家心思都活了,心思活了社会治安就差了,社会治安差了还怕没假酒?别的不说,80年代的时候晋西那边儿就有地区性质的假酒作坊聚集地了,说出来你不信,那地方就是革命烈士刘胡兰的家乡,当地人自己都说呢,那地方除了出了个刘胡兰是真的,其他出的东西都mmd是假的!”

    哎呦我去!这尼玛造假制假是有历史了?就年代的时候传说的温洲皮鞋一样——当年最开始温洲那边的商人都做皮鞋,一家一户的都弄小工厂甚至是在自家后院儿里面做皮鞋,顿时温洲皮鞋卖遍全国,但是到了80年代末不知道怎么突然间那温洲人弄得皮鞋就开始弄虚作假了,什么用稻草充鞋底之类的,短短几年时间之内,大陆这边儿温洲皮鞋的名声集体坏完了!弄到后来,认真做皮鞋的温洲商人那要么不说自己的是温州皮鞋,要么就直接去国外发展了!

    “这些消息你确定么?”贾鸿渐慎重的问道。“确定啊,之前前两天我还跟姬长空的助手通电话呢,本来就是保持一下联系而已,结果他正好喝多了,一下多说了两句抱怨了一下市场······”谭惜诵特别确定的点了点头。此时贾鸿渐脸色越来越凝重了,他已经很认真的在考虑要不要让汪海带队去晋西那边打假了。

    假酒破坏了秦池的市场什么的,这不管贾鸿渐的事情,但是假酒喝死人这种事情,那必须要给打掉!

    当时他就直接站了起来说道:“谭姐,这样,你跟他们说一下,把菜做好直接打包送到公司去,菜钱算公司的,你带回家吃。我这边要处理点事情,你送我一下。”

    “啊?不吃了?哦!好咧!”谭惜诵此时大概知道了贾鸿渐要怎么处理——肯定是要打假或者怎么吧?这年头国内打假好像是有个叫汪海的团队听厉害的,等等!汪海他们那边儿的团队好像是叫鸿渐事务所?难道这跟眼前的贾鸿渐贾总还有关系?当时这谭惜诵心头涌起了种种猜测,那顿时让谭惜诵看着贾鸿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谭惜诵现在觉得,贾鸿渐简直就像是美国电影里面的超人有木有!人家超人平常是记者,关键时候衣服一扒开就变身超人。而贾鸿渐这平常时候是国内知名的老板,关键时候可以直接指挥手下一个打假队伍为全国老百姓撑腰!这不是英雄是什么?

    列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