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八章 忆苦思甜
    史玉竹的巨人公司过得不好那简直就是一定的!在95年开始,这个史玉竹的公司就各种出问题。(

    )首先是他们在年初展开了大攻势,瞬间一百多个产品上市,那阵仗叫一个吓人,更不用说95年的前两周居然营业额超过了华夏高科,那简直让史玉竹开心的都快尿了!可是两周之后,巨人公司猛然膨胀的销售体系就出现了大问题,各种虚假销售各种混乱,甚至有分公司经理瓜分公司财产的事情发生,这足足是让史玉竹伤透了心。

    这事儿来了弄得史玉竹不得不让全部的子公司整顿一番,整顿过了以后,却不知道怎么销量还一直上不去,也就是略逊于华夏高科一筹,这可是让史玉竹不爽坏了。为了能让公司有个起色,他最后决定了把巨人公司的全面进攻策略改变成为重点攻坚,这才有了所谓的巨人吃饭香,但是他们的那个由知名系和新闻系的才子才女们充当研究员的研发部,却是给巨人集团弄了个攻击哇哈哈的节奏。

    结果最后弄得史玉竹不得不被贾鸿渐忽悠的公开道歉,当时史玉竹一直觉得自己这么做了会导致市场对自己很看好——起码看起来很爷们儿不是?可是谁知道那些老百姓们却像是不领情,弄得巨人集团的销量还是没有起色!这可是让史玉竹气坏了!

    之后这大半年的时间里面,这巨人集团的业绩还是没有起色,甚至随着年末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销售额还越来越差了!这销售额越来越差没啥,问题是史玉竹现在还是个没经验的鸡窝头青年,他可是预计自己公司95年能入账100个亿的!而且还是按照这个收入来安排支出的!他除了抽公司的血去建造那个70层的巨人大厦之外,还想着在周边弄商业周边出来甚至还有居民楼出来。一切想的很好,但是极大的增加了他们巨人集团的经济压力!

    这个巨人集团的巨人大厦虽然说已经开工了好几年了,但是到了现在那地基还没弄好——也怪这个史玉竹三番两次的要改计划,刚开始说是38层后来是40层后来又是64层接着又是70层!这让人家已经设计好了图纸的设计方不是头疼死么,不是让施工方头疼死么?这都已经开始打地基了,这老板又说把地基拆了重新盖,有这么耍人的么?

    现在巨人集团那说是危机,其实也不是危机,如果这史玉竹愿意跟银行贷款,那一切都好说,问题就是他不愿意。而且随着通货膨胀,那施工方的施工费越来越贵,本来十几亿的价格那一路飙升,到现在都到了差不多20个亿了!这些钱对于华夏高科来说那不是个事儿,但是对于巨人集团来说可就是挺大的负担了。

    如今这巨人集团,那可以说就是在一个不断失血的过程,巨人大厦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寄生在巨人集团上的大肿瘤,不断的吸收掉巨人集团本身的营养,让巨人集团不断的损失流通资金。如今可以说是到了一个挺危险的地步了,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出来爆料一下说巨人集团没钱了,说史玉竹要跑路了,那么瞬间,分公司的那些经理们就开始有花花心思了,那么经销商们就会想着拖欠货款了,那么各种买了巨人集团楼花的人们就会想着要来讨债还钱了!那么可以说一瞬间,由于东西卖不出去不说,钱还收不回来,这巨人集团可能直接就会遭遇到灭顶之灾!

    此时的贾鸿渐虽然很希望史玉竹遭遇灭顶之灾,不过他却不会当第一个去爆料的——反正历史上都会有人爆料,现在他一爆料的话,未来把史玉竹给弄到自己公司里面来,回头人家史玉竹知道了这件事情,那要是当时就气的把贾鸿渐给用刀捅了咋办?

    此时的他,难得的碰到了一个周末,正在家里跟老爸老妈享受着周末时光呢。此时的贾刚那正在“忆苦思甜”——讲他们年轻时候的往事儿:“现在这国家是好了,冬天也能有这么多新鲜的菜可以吃,以前哪儿有这么多菜啊……”这话说了一半,他就住嘴不说了,低头吃着东西。这话把贾鸿渐的瘾给勾上来了,他前世看着爸妈老了,没事儿就喜欢陪自己家的这俩老头老太太聊天,现在这捧哏的都成习惯了。“当年没菜的?”他装的很白痴的样子问道。

    “当年哪儿有菜啊!我跟你妈在黄土高原那边儿的时候,不论是插队还是工作,那到了冬天不是白菜就是萝卜,反正就这俩天天吃,油还不够!更别说肉了,而且我和你妈工作的那厂子虽然是国有工厂,但是招的基本都是当地的,还有知青和支援内地省份的知青,那边儿72年的时候食堂里面都没桌椅板凳的!所有人都是跟老陕一样蹲在地上捧着碗吃!给他们桌椅他们都蹲在椅子上吃的!”

    这贾刚越说越上瘾了,“别的不说啥,你想吧,你小时候五六岁的时候,就80年代,那时候冬天有啥吃的?新鲜菜能跟今天比?在黄土高原的时候吃的东西更少!我们当年当知青插队的那会儿,粮食倒是够吃,菜不够!油也不够!弄到最后人饿得啊,就偷地里东西吃。我们一组比如十个人,这十个人就是住一起的,有男有女。白天在地里干活赚工分,等到下班的时候,要回家了,比如今天轮到你妈了,你妈就故意走在最后面,然后趁着别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赶忙从地里弄俩茄子什么的揣兜里,然后回去做。那时候油也不够,经常弄得就是把水倒在锅里,把水当成是油那么干炒茄子,最后就是稍微放点盐,那味道你根本想不到……”

    贾刚这么一说,苏萍的回忆也被勾起来了,“谁说不是?你爸他们组还好点,全都是汉民,我们那组里有俩咱们上沪过去的回民,那把我们坑的。每年过年的时候,生产队那是会发一人二两猪肉,十个人一组就是两斤,结果我们组里有俩回回女的,这下可好了,生产队直接把我们组的猪肉给免了,换了5斤鸡蛋给我们……我们女的还行,但是那几个男的气的不行不行的,后来他们男的去生产队领了鸡蛋,直接去集市上找人换了一斤多猪肉,回来以后做成了红烧肉,当着回回面吃不说,还逼着回回也吃!”

    “这有点那啥了吧?”贾鸿渐听着这头一次听到的故事,表示了有点欺负人了。结果谁知道苏萍这当**却这么说——“那几个男的气呗,觉得就是两个回民女的弄得肉少了,当时还威胁人家,说人家要是敢不吃就打,如果回头敢说出去也打!反正你想想吧,那年头要是有东西吃,几个上沪男的至于那样?别的不说啥,你爸当年偷人家老乡家的老母鸡,可是被人堵着宿舍楼骂了一个礼拜!”

    哎呦我擦,这君子的一塌糊涂的贾刚当年还有着事儿呢?当时贾鸿渐就来兴趣了,结果就听着贾刚有点惭愧的说道,“当年也是我傻,我当年插队完了以后,就被招进当地的厂子里了,就在当地住单身宿舍呗。结果那时候正好安排我们四个上沪的住一起,于是大家在一起整天讲究兄弟义气,什么发工资了,大家拿三分之二出来当共同的伙食费,然后剩三分之一当零花钱。那三分之二的钱呢,比如冬天就买个三百斤四百斤的白菜回来放在阳台上准备一冬天吃,然后还有就是找人家老农民买一只山羊,杀了了以后带回来挂在阳台上,天冷那直接就跟天然冰箱一样。回头每天隔点肉下来煮着吃,什么羊肉炖白菜啊。我们当时几个男的都年轻,十几岁二十岁,那胃口都大,结果四个人的公共伙食费基本半个月就能花干净,结果剩下半个月就只能看着自己的零花钱买馒头回来,吃馒头就白菜汤……”

    说道了这里,贾刚还没说到偷鸡的事情,不过很快就说道了,“然后那是哪年啊,71年还是哪年来着,有年冬天我们实在饿得不行了,那时候学会了抽烟,剩下的零花钱抽烟用了不少,到最后就光有白菜吃了。光吃白菜那哪儿能吃饱啊,而且又没油水,我们还是当工人的。半夜里面有人饿行了,就招呼着其他三个人一起溜出去,翻墙出了单身宿舍区,然后又跑出了厂区,去了人家老农民家里,半夜翻进人家墙头抱了一只老母鸡就跑!结果这事儿吧,人家一猜就是知青干的,于是第二天就来我们宿舍低下骂,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反正就怎么难听怎么骂,足足在我们楼下骂了一个礼拜啊……听着人家骂我们才知道,原来人家那老母鸡挺能干的,一天能下一个蛋!也怪不得人家农民骂,,我们不但是把人家鸡吃了,还把人家家鸡蛋的来源给断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