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二章 假酒的严重性
    这边签下来了电波怒汉万锋之后,接下来一步那就是要跟市中院联系,跟他们说一下,如果他们那边有一些离婚需要调解的,比较奇葩一点的案子,看能不能跟华夏卫视合作一下,做成一个电视调解类节目。不过这种事情要做,那还是挺有技巧的,比如说如果在不认识中院的人的情况下,只要要跟中院联系,那人家不一定会乐意弄这个事儿。

    所以贾鸿渐做这事儿的时候那很简单,直接跟程昱打了个招呼,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在程昱的指点下找到了负责政法工作的副市长,接着在这位副市长开具的介绍信开路的情况下,一路畅通的就跟市中院搞定了这一合作协议。基本上,上沪中院答应民事调解的案件里面,全市范围内的一系列调解案都会让华夏卫视的采编人员过目一下,采编人员觉得不错的,然后卫视和法院将会一起邀请当事人双方一起来到电视台,在摄像机的包围之下进行一场调解。当然了,如果当事人怕“家丑不可外扬”的话,那是可以选择戴墨镜或者是戴面具,而未成年人那还是有天然的马赛克可以挡住脸的!

    这边的事情开始筹备之后,贾鸿渐的注意力暂时移到了别处,因为汪海那边传来了惊人的消息——贾鸿渐派去的两个摄影记者在偷拍之余调查了一下,结果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吓一跳!令人震惊的是从92年到这96年的5年间,全国已经查处了5起假酒案,累计死亡48人,伤残更是数以百计!

    这个数据够惊人吧?要知道这还是一个冰山一角而已!这还是国家媒体上面通报的事件汇总!国家媒体上面没有通报的,累计5年间全国各地发生的大小假酒事故已经足足有400余起,光是双目失明人数就三四十人!这一触目惊心的消息,那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初期,那真心跟日本当年的大头娃娃事件一样,是各种黑心商品层出不穷的时代。这种让人死亡让人失明的,那肯定都是甲醇造假酒的!

    本来贾鸿渐还以为这年头假酒虽然多,但是大多数造假行业者还有点底线在,知道不要给自己惹**烦,但是现在看来,这是别人的愚蠢度简直是要突破贾鸿渐的想象啊!如果说之前贾鸿渐还是并没有把这个假酒打假的事件排在非常重要的位置的话,那么现在这假酒案绝对是重中之重的!

    这边让汪海等人继续调查晋西当地的假酒制造情况,同时尽量摸清当地是否有保护伞等等,而另外一方面,贾鸿渐则是叫来了袁明:“袁明,现在你放下手头一切工作,优先选择新闻题材的员工骨干组成一个新闻工作室,必要时候可以抽调借调一切兄弟台成员,电视台一切资源向你们工作室进行倾斜。现在我责成你部,搜集改革开放至今我国国内所有假酒案件汇总,我们要做成一个新闻专题,将要对全国乃至全亚太进行播放。这是对全国人民身体和人身健康安全的负责!你能办到么?”

    袁明本来刚听这话的时候还有点不明所以,但是听到了后来,那直接就有了一种战士接到了开赴前线命令的感觉!她一辈子那就是想要做新闻女主播的啊,她小时候就梦想能够在电视台里面跟《新闻联播》的女主播一样播报国家大事的啊!现在在东方台还有点播报新闻的机会,但是在华夏卫视,那基本都是主持各种娱乐节目,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她能不激动么?

    当时她就啪的一下立正了,当场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她转身就要走。“对了,这整个工作期间,你们可以申请用一台摄像机专门录你们自己工作的花絮,未来可能会有用,以后也是一样,新闻题材的都录下来……”

    对此袁明有点惊讶,但是她只是回头看了一下贾鸿渐,并没有询问什么。做新闻的,或者说是做电视台的,把以往的或者一些东西存档作为未来的资料这是业内一贯的习惯,贾鸿渐这次要求的只不过是把工作室里的人的行为和举动也加进去而已。

    袁明开始组建自己的新闻工作室了,她除了在台里面找相应的员工之外,还按照贾鸿渐的指示,把兄弟台的人也暂时戒掉了过来一起做新闻——比如上沪有线台的殷海荣。这个殷海荣在上沪那就是个传奇,她本来在80年代的时候,还是个丝毫没有背景的幼儿园老师,结果就是碰到了机会之后,毅然决然的打了辞职报告报考上沪有线台的新闻主播,结果最后还真被入选了,时到如今她已经在新闻主播的战线上战斗了8年,每天钻研新闻播报的知识和细节,以一个丝毫没有任何背景的半路出家的幼师,成为了上沪有线台黄金时段雷打不动的女主播。

    这次跟殷海荣一起来的,还有他们上沪电视台台内的一些新闻编导,他们这次来,那完全就是处于兄弟台之间的关系,帮忙整理和做一些调查而已,当然了,他们也带来了上沪有线台这些年来的相关新闻资料。

    不过这些人来了以后,当时就被华夏卫视的疯狂工作速度给震惊了——在贾鸿渐总裁责令之后,整个新闻工作组的员工们都觉得这是电视台要开新闻节目了,一行人那兴奋的简直就是一天12个小时都在公司忙!而那袁明更是兴奋的直接不回家了!她直接回家拿了铺盖卷还有两个旅行袋的换洗衣服,然后就直接在办公室里住下来了!

    短短两天的功夫,也就是48个小时,上沪境内不管是报纸、电台、电视台的精英们,基本上都被击中到了华夏卫视的新闻工作间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只是工作之余被借调过来帮忙而已,但是他们都被这种飞一般的速度惊到了!而此时,袁明经过短暂的开会统一思想之后,那直接就带队飞一般的开始收集资料进行编辑统计。

    这些上沪的新闻精英们在年轻的美女袁明的带领下,不自觉的也开始随着飞一般的速度开始工作,居然在短短5个小时之内,他们居然就已经收集好了所有的资料。而这些资料列出来之后,他们每个人都看傻眼了——从86年开始,新中国就开始有甲醇造假酒的案件!由于执法力度不严或者说是打击不利,这假冒伪劣造假酒的行径那简直叫疯狂至极!简直叫胆大妄为!

    在86年,岭南省边上的岭西省就出现过了案件——该地的省会油脂厂居然把甲醇以“变性工业酒精”的名义买到了贵胄省,结果造成了当地假酒中混入甲醇,造成了当地惨烈的甲醇中毒案!要知道这甲醇是工业酒精里面的成分没错,但是工业酒精里面可不是只有甲醇!只不过对甲醇的含量要求没有那么严而已!这直接把有剧毒的甲醇随便卖出去,那可是犯罪!因为这甲醇本身并不是工业酒精,是化工原料!

    到了86年底,有关部门已经追查到了该厂,可是令人惊讶的是到了87年5月份,也就是被追查到了半年之后,这个厂子还以各种名义向外卖甲醇!然后这种甲醇流传到了岭西省内的几个县城,结果导致了当地多起重大甲醇中毒事件!这两次跟他们厂子有关的甲醇案件加起来,累计就有2000余人次中毒,其中600人次入院治疗,14人双目失明,2人单眼失明,57人死亡!

    这种事情最后哪怕是判刑了相关人员,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被已经追查了半年的企业居然还可以源源不断的向外卖剧毒工业原料?倒是是谁在给这个厂子当保护伞角色?是地方保护主义还是其他的什么?

    甚至不止是这种剧毒工业原料管理的问题,哪怕是面对着有那么点质量的假酒,地方保护主义的势头那都让人胆寒——92年,蜀川某地的郎酒被侵权,打了四年的官司要灭掉造假的厂商,结果虽然官司打赢了,但是得罪了当地的领导——显然这造假的厂商那就是当地的一个酒厂,在当地领导看来,让国有的经营不善的兄弟厂商公用一个有名的老大哥的名牌,那是一家人的家务事,结果这老大哥还闹得全天下都知道,这是外扬家丑!于是该厂厂长、厂办主任、厂打假办主任被一一免去职务!结果这郎酒元气大伤,接着之后郎酒的商标被仿冒到了一百余种!经过整顿,到了这96年年初,市场上还是有几十款的假郎酒在当成真的卖!

    这个例子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人治大于法制!说明了在领导看来,什么官司不官司,什么法院不法院,你要不听话去打官司?我把你职务撤了,我看你还能不能打!这种地方保护主义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假酒的发展?那种打着兄弟厂商牌子的假酒,现在看是有质量的,但是未来没了质量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了,到底是谁负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138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