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三章 遏制假酒的关键在于
    当袁明等人在大总部不停的收集相关的资料,准备配合偷拍的素材组成新闻专题的时候,在晋西的汪海等人此时已经开始准备进行卧底生涯了。他们已经跟贾鸿渐打过了招呼,讲乔装打扮成为东北地区来这边买酒的批发商,努力卧底打入这个造假卖假的流程中,最终再把汪海等人给带入到造假卖假的团伙里!

    对此,贾鸿渐经过了一番安全评测后,最终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他难道不担心汪海等人的安全问题么?当然担心了!但是也就是因为现在这个假酒弄得这么轰轰烈烈的,好像根本就没人管的样子,这才是卧底进入这个行当最好的时候!因为没人管,所以从业者的警惕性非常低,根本不会想到有人会这么神奇的跟007一样的卧底来调查他们!对方越是想不到这点,那么做卧底也就最安全!

    毕竟汪海他们也不是傻瓜,也不会丝毫准备都没有就进行卧底。他们这次首先装成商人卧底的那就是退休的几个老刑警,这老朱老张两人,此时那就装口音最好学的东北人,而且这东北人好喝酒是出了名的,因此这东北也是全国每年白酒消耗量非常大的地区!作为这个地区来的商人,那是最自然不过了!

    这里汪海他们也是赌对方的组织不严密,如果组织严密了,反侦察经验丰富,那么肯定这么凭空冒出来的陌生人的生意他们是不接的!必须有人介绍才行!但是现在这种造假货的,那还没到那种规模,也没有那种防范意识!因此这么去卧底,还真有很大可能不会被排斥!

    这边汪海等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东北来的客商之后,那是一路到处光明正大的打听买酒的地方,确切的说那直接就是打听买假酒的地方。这么做那可是相当胆大的!而这么一打听不要紧,直接就听到了惊人的消息,这里高中档酒那真是什么牌子都有,当然了主要是仿造晋西的汾酒!

    特别是这边杏花镇当地,那真心是一个各种酒厂遍地的地方。这里除了汾酒厂专门生产正规的汾酒之外,其他的什么镇中杏酒厂什么东杏酒厂什么西杏酒厂的,那厂子里面到处都是各种假酒,什么汾酒的最新防伪包装他们这边都有,同时生产出来的假酒那价格只有汾酒的五分之一!

    面对这么猖狂的直接摆开架势光明正大作假的行为,那汪海等人感觉都像是来到了外国一样!他们在东部沿海地区,哪怕是打假,那当地人也知道自己是在作假,还稍微有点防备心,但是在这里,这帮人简直就像是靠山吃山,简直就像是没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是违法犯罪的一般!甚至当汪海等人稍微流露出来了一些担忧安全问题的想法之后,误解的当地酒厂干部那还排着胸脯说道——他们的酒包装绝对没问题,那都是直接跟汾酒厂里面的人拿的模板,正规厂子用的什么防伪他们就用什么防伪,而别的安全问题么,他们这是光明正大的发展经济!是共用品牌!当地县领导干部那都是支持的不得了!

    除了见识到了如此惊人的大规模造假之外,这终于算是冒充入行了的汪海等人,还打听到了如今全国各地那都是有各种各样的假酒基地。比如晋西这边主要就是辐射内蒙、东北、华北的,中原地区那就是大荷兰省,那边造假文物、假酒什么假的都造,西南的蜀川等地方那也是有各自的造假酒中心!

    这些都是那杏花镇镇中杏酒厂的干部们告诉老朱老张等人的,甚至他们还无不自豪的跟两人说道:“我们这个酒,本身的质量你放心!绝对喝不出问题!高中档酒我们那是认认真真弄得,我们可跟外面的农民自己兑的酒不一样,这么跟你们说吧,我们的酒那直接就被胶东的秦池酒业买过去当原酒的!”哎呦我去!感情原来是这秦池酒业也算是露脸了,姬长空的秦池酒此时此地居然成为了假酒生产商的质量保证了!

    在这边汪海等人不断卧底获取资料的时候,上沪这边的新闻工作室那也是在不停的编辑着新闻专题,“93年5月,黑龙省佳木市郊区发生一起假酒重大事件,造成多人甲醇中毒,其中7人死亡,5人失明,5人终身瘫痪……93年六月,荷兰省邹口店市发生一起工业酒精冒充食用酒精销售致人中毒案,其中四人死亡,一人双目失明,一人视力下降。八名案犯伏法,其中两人被判处死刑,一人被判死缓,五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及有期徒刑……94年3月鄂北省金门市发生假酒案,46人中毒,三人死亡,主犯伏法被判以死刑,从犯被判以无期徒刑……94年3月,蜀川省宜冰市发生假酒案,造成8起中毒事件,累计66人中毒,八人死亡,一人双目失明,案犯被处以极刑!”

    这一连串的历史假酒记录总结出来,并且把影像资料或者是文字资料集合到了一起之后,是如此的触目惊心!当看到了这一段段的死亡多少人,失明多少人的连续记录之后,袁明一脸严肃的不说话了,殷海荣不说话了,所有人此时都沉默的站在编辑机前不说话了。这哪里还是卖酒?这简直就是杀人啊!

    之前如果说假酒事件频发是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那么为什么这些假酒案件的主犯从犯一个个的伏法,一个个的枪毙、无期徒刑了,他们还是拦都拦不住的要往这里发展?这真的还是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么?反正别的不说什么,让袁明来说的话,她觉得再过几年这中国境内的第一杀手绝对就是这个假酒了!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如果极刑都挡不住罪犯,那还能怎么办?要知道刑罚这种东西从根本上说,根本不是为了惩罚犯罪者,而是为了震慑没犯罪的人——就是让普通人看到,或者是潜在的罪犯看到,这么干那是会死的!这种用死亡来震慑住他人,才能让社会的某些重大犯罪不会失控!

    但是为什么这都连续给造假酒的人极刑了,他们还是这么前仆后继的?这是造假酒赚钱多么?也没有啊!撑死了几十万案值了不起而已,这都是华夏卫视里面谭惜诵一年提成的百分之一!如果几十万就能让人冲着极刑前进,那谭惜诵早就该死上百次了吧?

    作为一个新闻人,袁明跟殷海荣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播报。他们要做一个新闻专题,那应该是分析出来一个症结所在,哪怕就是有因素干扰,那起码他们自己也得知道症结所在吧?不能只是鹦鹉结舌的把这些事情复述一遍,然后就拍拍手下班该吃吃该喝喝吧?

    要知道这些新闻的背后那都是一条条的人命啊!至少袁明和殷海荣都觉得,如果她们不找出来个症结,那以后再有人因为喝假酒死了,那她们有着逃脱不了的责任的!

    不过到了最后,这俩人实在想不出来,最终袁明向殷海荣提议,去找伟大的领袖贾总询问,看看贾总知不知道。对于此,殷海荣相当怀疑,一个当老板的能懂这么多?她都不知道那袁明到底是为啥对贾鸿渐那么有信心的!当两人来到了贾鸿渐的办公室,而袁明最终向贾鸿渐问出了问题之后,殷海荣只看着这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贾总”非常严肃的思考了起来。

    此时的殷海荣开口说了一个她自认为可能的原因,“贾总,会不会是化学品管理的问题?如果加强管理的话,应该就行了吧?”她感觉,只要在源头上抓住工业酒精和甲醇的销售问题,那应该就能从根本上制住假酒害人命的问题吧?结果谁知道贾鸿渐却是这么说的:“这个不可能管理住的,要找漏洞还不容易?”

    他当然有底气这么说,因为这几天他回忆了一下,历史上国家好像的确几次抓紧了化学品销售的问题,这种事情当年都是上过新闻联播的,但是问题是这么抓紧过之后,那没办法啊——前两年正好是全国白酒产量飞升的年份,别说是假酒了,就是真酒那产量上升的都太大了。之前谭惜诵不是说么,这96年开始国家就要控制白酒产量,因为白酒的生产已经危害到了粮食安全了!

    这白酒产量高是因为市场原因,老百姓收入高了一点,然后餐桌上的鱼肉渐渐多了起来,酒自然也就会多了!酒多了需求量多了,这市场就大,市场大了除了新酒厂会多之外,那假酒多简直就是一定的!指望着抓住化工品的源头,那简直不可能!要是能行的话,历史上还会有晋西的假酒事件?因为贾鸿渐自己记得很清楚,历史上晋西那次事件之前不就国家刚说过要第n次抓紧化学品销售问题了,甚至要登记造册什么的。可是在这个年代,又没有网络又没有数字化管理的,这要钻空子那真心容易!

    “还是必须酒类专卖!没有酒牌的不许卖酒!同时上游控制生产,以生产牌照控制入围的数量,然后抓住批发渠道,不让假酒流入,最后终端零售采用酒牌专许,别的地方不许卖!只能专门的地方卖!”谁知道,贾鸿渐居然出了一个这么奇葩的建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138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