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四章 猫儿与老鼠
    在殷海荣看来,贾鸿渐的这个什么酒类专卖的意见,那简直就是开历史的倒车!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新中国那就是在刚建国的时候以及后来社会主义改造过之后,才采用了专卖制度,现在在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还是用专卖制度,这是想干什么?弄一个封建国家出来么?要知道在封建时代,那酒政就有跟盐铁一样专卖的制度的!也有什么授权给大商人的生产许可证制度,当然了当时是不会叫这么现代的名字。

    她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下袁明,本来是想让袁明这个贾鸿渐的“自家人”去劝贾鸿渐,结果谁知道她却是看到了袁明脸上那种期待的表情!这是什么意思?袁明这个年轻女孩儿的天赋她殷海荣也是听说过的,这么一个有天分的新闻人难道发现不了这个决定是开了历史倒车么?她怎么会知道这袁明早就被贾鸿渐调-教的差不多了,现在的袁明,那对贾鸿渐都有点无原则的相信了!这基本上就是打一巴掌塞一个甜枣再打一巴掌的结果!

    贾鸿渐的这个意见奇葩么?当然不奇葩,因为这就是后世中华大地上的酒业管理方式跟现在最大的不同!在后世,想要卖酒那可是不容易的!当然了,这个如果此时贾鸿渐身边有从2012年重生回来的同行的话,那可能要驳斥——瞎说!2012年明明路边小店都有的卖酒,什么时候专卖了?

    2012年当然没专卖了!2012年有参了甲醇的假酒喝死人了么?历史上在20世纪末,国家7个部位联合发文出台了对白酒实行生产许可证制度的文件,而后来更是全国大多数省份都开始执行各种生产、批发、零售的专用许可证制度。也就是说一个办好了营业执照的超市那想要零售卖酒的话,必须是跟卖香烟一样获得专门的烟牌!没有烟牌的,除非是偷偷卖,否则是不能卖的!而酒也一样!通过这种方式,历史上治理好了害人毒酒之后,这才慢慢的开放了酒类产品的市场管理,所以到了2012年的时候,那随便一个小超市都可以进酒卖酒而没有什么事情!

    此时就听着贾鸿渐说道:“此时我个人估计,做假酒的没有大酒厂吧?基本上都是小型酒厂还有个人的非法造酒者吧?那么如果要让假酒消费的渠道断掉,光是想着从源头生产领域来断绝那是不可能的!只要保留了消费者可以接触到这个东西的渠道,那么最终这些东西还是有机会卖给消费者的,毕竟全天下为了成本第一点的无良奸商那肯定是不少的,甚至有人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危害,就是看到成本低就进过来,那也会害人!”

    说道了这里,贾鸿渐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所以我个人的看法,那最终要的就是把批发的领域给管住!不管是谁,要卖给零售的那就必须要有许可证!没有许可证不许卖!谁卖谁吃枪子儿!先把这个渠道管住,那么这样的一个假酒起码就不会扩散到别的区域,不至于从一个小范围的区域**件扩大为全国事件,虽然让当地人受罪也不好,但是相对来说总比让全国接连不断的出现中毒事件好吧?”

    贾鸿渐说的这个,那也算是一种道德困境了,基本上就等同于哲学里面的那个道德困境的问题——一列火车开来,你前面有一个铁路的分岔,一边有五个人被绑在铁道上,另外一边有十个人被绑在铁道上,你让火车走哪边?

    这种事情,要是纯理智的情况下,大家都知道选人少的那边,但是要真是碰到贾鸿渐眼前的这种情况,那考虑到自己可能是亲手送那5人下九泉,那心里的压力可也不小!

    不过贾鸿渐这么做那是对的,这就跟是某地发生了大型恶性传染病一样,第一时间需要封锁当地,让人只能进不能出,甚至进都不许进!这样才能把病源控制在一个小范围,而不是形成一个大范围的爆发!

    “先这么控制住之后,就需要公检法工商质检等等方面联合执法,把假酒厂都消灭的同时,让那些大酒厂可以兼并掉正规中小酒厂的就可以,这样一来把所有可以生产假酒的点都控制住了,接下来那就是针对个人制假分子了,这些主要就是靠着公审以及电视转播什么的进行教育了,告诉那些可能有兴趣造假酒的人,这种入嘴的东西要敢弄假的,那就枪毙没商量!接下来,哪怕就算这个方面也没太控制好,可是稍微控制一下零售店的话,也能尽量降低这种假酒出现在消费者餐桌上的可能了……”

    听着贾鸿渐这么一说,袁明兴奋的点了点头,好像这就是最好的主意了。此时的殷海荣还在惊讶中,她在惊讶于贾鸿渐之前说出来的那个好像开历史倒车的主意,在现在却是居然这么井井有条有轻有重的本着重点而去,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处理流行病一样,直接从传播渠道上入手,然后回过头来慢慢处理传染病源从而从根本消除这种流行病流行的可能一样。这种说法,听起来还真的挺有道理的啊,怎么……怎么这样一个开历史倒车的主意居然会这么有道理呢?这贾鸿渐到底是什么人?看着他这20上下的年纪不应该能想出来这样的主意啊!

    在此时,另外一边的汪海等人,那正一步步的打入到了晋西刘胡兰烈士的家乡,一点点的成为了当地的知名买家!这汪海等人当然不是短时间之内一次次的来,他们的人多于是干脆分成了几个批次,扮演成为了东北奉天的一帮都是做酒类批发的亲戚朋友。在老朱先购买了一千多瓶中档假酒运走之后,汪海这群“亲戚朋友”就上场了!

    在老朱这边吧一千多瓶中档假酒找地方存放并且抽样送到晋西省的质监部门以及汾酒厂进行了检测,证明了是质量合格的“假汾酒”之后,这边老张也上台了,他也购买了以前余瓶假酒,接着又开始胡乱聊天。此时那镇中杏酒厂的人以为老张那就是财神,哪儿会想到有这么大手笔的卧底?那基本上直接就把一些内行的信息都说了。这一说可不要紧,可是把老张给吓了一跳,原来这农村市场的散酒需求可是很大的!

    最早的时候有人到化学用品商店买医用酒精进行勾兑,那都能有对半的利润呢!后来更是有农村人发现了有食品酒精这种东西,一顿居然只要7500元!这算下来,那就是一公斤75元,一斤只要375元!而医用酒精一瓶500ml的可是要5元呢!于是现在那基本上晋西这边的农村散酒市场,都是用食用酒精外加水以及香精勾兑的!那利润直接就能上6成到7成!

    说道这里还不吓人,接着那厂长随口吹牛的一句却是让老张惊到了,“要我说,他们这帮人就是没文化,要是我是他们,一个人作假的话,那干脆买工业酒精算了!工业酒精里面质量好点的,杂质少点不会让人有反应的,那也就是4000多元一顿!这利润不更足?这也就是我们这里是正规厂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才不那么做。说实在的,这年头,哼!就算有人那甲醇兑酒我也不觉得奇怪,你知道甲醇多少钱一顿么?只有00元!哈哈,00元!那基本上稀释一下之后,就是一本十利啊!而且做一次就跑,别人也抓不到……你还别奇怪,我跟你说,这甲醇买起来容易着呢!这甲醇同时还是燃料!别的不说,现在好多国有厂子都自己建立别的产业的小厂子,比如什么碱厂自己弄个小的氯化钙厂之类的,有的化肥厂那自己也弄了个小厂子弄甲醇什么的,这些东西买起来方便,什么证明都不用,哪怕就是要登记,随便塞点钱弄个假名登记一下还不容易?”

    “这现在散酒市场管理这么混乱?”老张虽然震惊,但是作为退休的老警察,他还是不动声色的问道。此时的老张,那焗黑了头发之后,六十岁的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四五十岁的样子,那厂长也没多在意,接了老张递过来的烟,得意的炫耀道:“你以为呢?这工商的人那我看的多了,他们能管什么事儿啊?市场上有假货了他们从来不管,也就是等上面有了什么专项任务了,他们才出来打击一番。你以为这是什么?这就是平常收好处,然后懒得动,养贼自重!这要是没了老鼠,那猫儿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猫儿抓不到老鼠,那哪儿来鱼儿吃?平时养鱼,到了有行动的时候抓些小鱼小虾,这才是生存之道啊!别的不说啥,你到我们县下面的几个乡镇看看去,看看那边的散酒怎么样,我跟你说,那些都是农民自己用食用酒精和井水勾兑的!里面有多少不干净的东西,鬼知道!什么时候见过有人抓了?我跟你说啊……这世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138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