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五章 盗假酒
    老张老朱他们,基本上就是做传统的打假业务。他们各自购买的一千多瓶假酒,那都是为了索赔用的,两边此时也开始找相应厂子的领导去谈打假费用问题。而此时贾鸿渐派去的那两个摄影师,此时则是深入基层,来到了乡镇里面,挖掘那边散酒假酒的消息。

    很快,他们在小坪镇找到了一个“出货量”不小的散酒销售者。在这人那边买了百十来斤的假酒之后,那卖假酒的家伙已经跟摄像师小曹小袁开口闭口兄弟了!“诶,兄弟,你给我个联系方式,我先把这酒带回去看看效果怎么样,如果好回头跟你买更大量的!”小曹如今跟老朱汪海等人学的,那简直就是一秒钟就可以变身成为满身江湖习气的底层商人了!

    他这么一说,那卖假酒的老板当时就乐得不行的给了地址和姓名——当然没电话号码的。这卖假酒的一边用狗爬一样的小学生字体写着自己的家庭住址和姓名,一边大无畏的说道:“我们做这生意那,那就讲究一个诚信!你们放心,我这酒那都是正规的食用酒精加天然井水勾兑的,都是我自己亲手弄得,喝了绝对出不了事情!这就是我家地址,我姓李,叫李金福,回头你们要是觉得好,就来这镇里面这条街找我,要是找不到就去我家,随时都行!”

    手里拿着这李金福的姓名和地址,这小曹和小袁那真心是一时间无语了——你说着李金福这是胆大啊还是怎么的?这作假的事情,居然还能留真实姓名和真实地址?这不怕人上门抓啊?这到底是当地不管这个呢,还是说他给的联系方式什么的都是假的呢?

    当然了,这种事儿不能当面问,小曹和小袁不动声色的跟李金福告别之后,回了暂时租住的旅馆待了几天,顺便把从李金福那边买得假酒送到了大城市的质检进行检测。这一检测可好,直接查出来这散酒的总酸和酒精两项指标都打不到晋西省散装白酒的质量标准!就这尼玛还是天然井水勾兑的?另外一方面,小曹和小袁又去了工商局查询了一下,结果根本没查到这个李金福的营业执照——换言之,这李金福那就是个无证经营劣质白酒的家伙!甚至在工商局调查询问了一下之后,这小曹和小袁才知道,那李金福都是多次被质检、工商扫荡过的惯犯了,这家伙对技监局存放扣押劣质白酒的仓库那简直就跟自己家一样熟悉!

    回过头来,小曹和小袁这边给贾鸿渐打了个电话,他们俩有点像继续把新闻做深。“贾总,我们俩想来想去,不能只是采访到这里就算了。那人是个惯犯,工商的也说了,罚过一次这家伙就再卖一次,一罚的重了他就哭爹喊娘的,说工商打人了,要去政府门口堵领导要说法,这滚刀肉一样的习性让人真的对他没办法。我们觉得应该再挖掘深一点,然后向全国人民展现这个李金福的丑恶嘴脸,最好能把他弄进去!”

    这小曹和小袁那真心是年轻气盛的正义感出来了,但是贾鸿渐此时却是老成持重的说道:“深入挖掘可以,但是记住,不要诱导犯罪!不能为了把他弄进去而故意下套!明白么?咱们现在这样以购买的名义深入调查,说的不好听就是钓鱼执法,这种事情要是做过了线那就是诱导犯罪!到时候他就不是罪犯,而我们是了!明白么?”

    “哦……知道了!贾总你放心吧!”小曹和小袁凝重的答应了下来。说实话,他俩再来晋西之前,还真没想到自己能碰到这样的境遇,真没碰到这种貌似游走在法律边缘,跟人性作斗争、见识人性丑恶一面的地方,如今看到了这些,他们俩总觉得,只是让这滚刀肉一次次的耍赖混过关,那简直就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当然了,他俩经过贾鸿渐提醒之后,那是肯定不会诱导犯罪的!

    又过了两天,小曹和小袁装作是感觉那散装白酒销路不错,又过来大批量批发的样子。当他们找到了那李金福的时候,却见着李金福在家里骂老婆。在院门口一听,好像是因为李金福的老婆卖假酒卖到了工商局门口,结果被人正好抓进去扣了假酒了!小曹和小袁敲响了门,李金福还不解气的嘟嘟囔囔的走了出来开门。结果看到了是小曹小袁之后,那立马脸上就带着笑了。

    “李老板,我们这次本来是想来买个一顿白酒的,但是怎么听着你这边出了点事?”小曹进门之后,面有难色的问道。“啊?一顿白酒?没事儿!什么事儿都没!这样,你们等着,后天!后天你们来,我们这里就有一顿白酒给你们!价格给你们优惠!不过……先付两成定金怎么样?”

    “他爹,咱家没那么多白酒啊!刚被工商局扣了2000多斤白酒,还要罚咱一万块钱,这定金也不够买酒精的啊!”嘿!当时这李金福的老婆就大嘴无忌的说了出来,当时这话一出口,屋子里三个男人直接傻眼了!小曹小袁这边是惊讶,擦,被工商扣了一顿的白酒?还罚款一万?这听起来工商还想也在做事儿嘛!不像是那个什么镇中杏酒厂的厂长说的什么养贼自重嘛!

    而此时那李金福真心连揍老婆的心都有了,他指着老婆鼻子骂娘了几句,接着就笑着对小曹和小袁说道:“两位老板放心!我绝对不坑你们订金!你们要不相信,现在我把定金退给你们!后天也绝对能给你们弄到一顿白酒!”

    本来还想着要回钱就走人的小曹和小袁此时到是愣了,“您这儿不是连买酒精的本钱都没了么……怎么弄酒?”谁知道那李金福却是拍着胸口自豪的说道,“不瞒你们说,工商质检那边的仓库我熟的很!今晚我就找我小舅子一起,去爬工商质检的仓库,把他们石棉瓦掀了我爬下去,把那酒给抽上来不就完了么?那边我被扣了1200公斤的白酒,你们要一顿,这正好啊!而且抽上来了以后,我往里面灌上井水,回头要处罚他们也没证据不是?”

    我了个double去!这货居然这么胆大妄为?小曹和小袁此时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货当国家机关是什么?是旅馆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但是看着李金福那么自信确定的样子,两个人顿时反应过来了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他俩耳语商量了一下之后,如此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这事儿我们得现场看着,到时候我们不会插手帮你们,但是你们得让我们看到你们真是把被扣押的酒弄出来的,否则谁知道你们是从哪儿弄来的?”

    “行!没问题!我跟你说,我这个人就是信誉在外!我做事儿绝对靠谱!那你们明天晚上过来?我到时候明天晚上吃好了倒床上睡一会儿,半夜就去干事儿!”李金福拍着胸脯说道,看着样子,为了取信于人,他还真准备带着这俩人一起去偷酒?

    到了第二天晚上七八点,小曹和小袁来到了李金福的家,他们谢绝了脱衣上床躺一会儿的邀请——包里那有摄像机呢!万一李金福的老婆翻他们包看到了摄像机怎么办?他们俩那就抱着包,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养神了几个小时,到了11点左右,李金福起来了,而没多时他的小舅子也敲门走进了屋子。

    李金福和小舅子也没多说啥,让老婆下厨弄了点面条过来,两人趁热吃了,又喝了半瓶子白酒,带着酒劲就领着小曹和小袁上路了。李金福和小舅子一人骑着一辆摩托车,分别带着小曹和小袁就来到了镇上工商局的仓库附近。停下车子之后,两人分别在周围转了转,眼看着夜深人静,他们就开始从摩托车上卸东西,把卷成有一人腰宽的橡皮管子和棉被拿下了车之后,这李金福就带着小曹准备做事儿了。他们先把棉被给铺在了有着玻璃碴的墙头,然后几个人互相一帮忙,李金福和小曹那就上了墙,三两步就上了仓库的屋顶。

    “看,门卫在那边儿!当门卫的是个60多的老头儿,是我们村里的。这老头儿天天晚上值夜班的时候打盹,声音小点儿就不会吵到他,他也不会出来巡夜的!”李金福指着不远处亮着灯的门卫室对小曹说道,而这一切那都被小曹腰间包里的摄影机给拍摄了下来。接着,这李金福带着小曹一个个石棉瓦的掀开,看看哪儿才是放着他被扣押假酒的地方。

    很快,找到了地方之后,这李金福掀开石棉瓦,然后跟猴子一样三两下就下到了仓库里面,他打开了自家拖拉机上的铁皮容器的盖子,把胶皮管插在了里面,接着让小曹跟外面打招呼。之后,李金福的小舅子就在外面准备好了大铁桶,然后就嘴对着胶皮管嘬了起来——这简直就跟吸油箱里的汽油一样,先靠着气压差把液体引过来,接着靠着虹吸原理让那假酒自动的从那边拖拉机上的铁皮容器里往这边的比较低的铁皮桶里自动流。

    这等着的时候,那真心觉得时间漫长,用了五六分钟的功夫,一个铁皮汽油桶灌满了,这边李金福的小舅子手脚麻利的又换了一个桶,大概用了二十多分钟,带过来的5个大铁桶那都装满了!接着,他们又想弄出来昨天晚上就事先藏在附近的铁桶里的井水给弄到屋里的拖拉机容器里,结果不懂虹吸原理确切内容的他们,尝试了几次之后,都没办法让位置比较低的井水自动流到比较高的拖拉机里面,尝试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这俩人干脆放弃了,他们把5个铁桶里面的井水放光了,然后先带着小袁小曹和装着酒的铁桶回了家,接着李金福又和小舅子骑车跑了一趟,把空铁桶给带了回来!

    “怎么样!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家的酒,不信你们尝尝,那味道绝对跟我家现在桶里的一模一样!是一样的吧?那给钱吧!嘿嘿!”李金福此时嘿嘿笑着说道,好像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多大的事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138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