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六章 毒酒的开端
    第二天,小曹小袁找人开拖拉机把这一顿的假酒运到了县城,接着又运到了附近已经租好的仓库。这次的经历对他们来说,这倒现在还有点不敢置信呢!在他们看来,这李金福那说是艺高人胆大,还不如说是无知者无畏。一般人被工商质检扣押了东西以后,谁还会有那个胆子给偷回来?这货甚至之前还想着倒摆工商质检一下,直接偷梁换柱来个狸猫换太子!还好这次是没干成,要是真让他干成了,那回头估计这李金福又要去到处告状,说是工商质检的无赖他要处罚他,说自己没钱只是种地很可怜的,可是那帮违法乱纪的干部们居然还要罚他款……这也就是这个年代没有网络没有微博没有公知,不然x大眼等公知看上这事儿了,那非得叫个天翻地覆不可!

    这边小曹小袁存好了这一顿多白酒之后,回到了酒店把录像带取了下来,正收拾了,另外一边倒是发生了一点事儿——李金福这天睡醒之后,去县城附近的化学厂买乙醇,进了仓库之后,正好看到旁边有人正在买甲醇。他随意凑过去看了一下,结果惊讶的发现这甲醇到是挺有酒味儿的。

    “这啥东西?”李金福问道。“甲醇。”化学厂的工作人员头也没回的说道。“这甲醇怎么卖的?”李金福顺口就问道,“00块一顿。”听着这个回答,他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点子。这玩意儿既然有酒味儿,那回去弄来配假酒怎么样?这玩意儿00元一顿,可是比食用酒精的7500元一吨便宜多了啊!当时他就不买食用酒精了,反而是要买两斤甲醇。“等等,甲醇要登记!”谁知道那工作人员却如此说道。李金福一想,登记?登个鬼!当时从身上摸了两包烟出来就直接偷偷的塞给了办事员,“我这就买两斤,不碍事的,您也挺忙的,一点小意思……”

    贿赂了办事员之后,李金福还是登记了,不过登记的是个假名字。没买食用酒精,反而是带了两斤这个东西回家,李金福的举动让老婆很奇怪,不过李金福并没有理会老婆的问题,而是让老婆把小舅子还有村里帮忙兑假酒的雇佣工人给叫了过来。他这生意做的有年头了,自己的小舅子帮忙以外,还在村里雇了个老头儿来帮忙混合井水和酒精。他老婆把那两人叫了过来之后,这李金福当着他们的面用井水混合了甲醇,按照混散酒的大概比例弄完了之后,倒了一小碗给了小舅子。“喝喝看味道怎么样。”他说道。

    小学文化水平的小舅子也没多想,拿过碗来一口闷了进去。喝完了之后琢磨了琢磨,“姐夫,这不还是食用酒精么?”嘿!看着小舅子没喝出来,当时李金福眼睛就亮了,他接着又混合了一碗甲醇和井水的混合物,接着往里面弄了点香精,递给了那帮忙的老头儿,“来,老蔡,你喝喝看怎么样!”

    老蔡拿过碗闻了闻之后,才慢慢的一口口的喝了下去,喝完了老蔡回味了一下,“味道还行,跟咱弄得酒一样。金福,这是啥东西?不是酒精吧?”“不是!这是我今天去化学厂的时候新发现的东西!叫甲醇!我一闻当时这玩意儿有酒味儿,那就打听价钱了,这玩意儿一顿才00!合……合……食用酒精的……一半儿?不对,三分之一!所以买了两斤回来试试,结果你们看看,这味道还不差,哈哈哈!”

    就在这李金福正哈哈笑着的时候,那边的老蔡顿时有点站不稳的样子,他伸手向身边好像是想扶助什么,接着那就有点受不了的直接当场哇哇吐了起来!“老蔡,你酒量也太差了!就这么一碗你就不行了?”李金福和小舅子此时以为老蔡那是没酒量,哈哈大笑着。不过过了五分钟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老蔡吐完了并没有清醒,反而是站都快站不起来了,整个人一直喊晕,然后时不时还吐几下!这可不是醉酒的症状了!当时李金福赶紧和小舅子一起骑着摩托车就把老蔡给送医院了。这老蔡送到了医院之后,医生说是什么甲醇中毒,足足打了一天的吊针才好。

    “姐夫,这玩意儿……是不是有毒啊?”小舅子和李金福从医院出来之后,有点心神不宁的问道。他可是也喝了一碗呢!回头他也这样了咋办?结果谁知道李金福却瞪了他一眼说道,“啥啊有毒?没毒!要是有毒你能没事儿?那纯粹就是老蔡自己不行,你没听说啊,喝酒都能喝成酒精中毒,他那就是酒精中毒了!”

    李金福梗着脖子说服了小舅子之后,回到了家,结果刚一回家就看到有工商质检的人在。“李金福,你回来的正好!你居然敢偷盗我们已经查封扣押的假酒!反了你了!我告诉你,这事儿你吃不了兜着走,罚金增加,一万变四万!”一听到这,李金福那眼睛都红了!“滚犊子!我什么时候偷你们扣押的了?你们自己不看好没了管我屁事!搞不好是你们自己人偷喝了怪到我头上来!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家没钱!只有烂命一条,你要是当这天下不是**的,你有本事就把我抓去抵命啊!来啊!”

    “李金福!你少来这一套!我告诉你,你如果还负隅顽抗拒不承认,我们马上就去公安局报案!你以为你偷了没人知道?你指头上的斗儿可是都印在我们仓库里呢!这叫指纹,懂不?你的指纹全世界就你一个有,懂不?我告诉你,到时候公安局的民警来了,查出来了以后,那你就不是罚款能解决的了!”

    听着工商局的人这么说,李金福当时就没了气焰。他是个小学读完就不读书的,听到什么指纹的那感觉相当高科技啊!这玩意儿都能对上他?他当天晚上去的时候,好像还真没戴手套!怪不得电视里面坏人做事儿都要戴手套呢,原来是这个道理!

    “他爹,咋办啊?咱真交这4万的罚款啊?”媳妇哭丧着脸问道。“交个屁!交了4万也就只能把拖拉机赎回来,一个狗屁拖拉机值四万么?”李金福骂骂咧咧的说道。“可是没拖拉机咱咋卖酒啊?再说人家工商知道咱家在哪儿,回头人家上门来查封东西咋办啊?要是咱家院子都给查封了,咱住哪儿啊?”

    “就你话多!不知道换地方啊?人家黄红和宋丹的超生游击队都知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呢!你就不知道!回头我想个法子,把咱家的这房子卖了,地也承包给人家,然后咱跑到别的县换个地方弄不就行了!”李金福此时脑子里已经有了个计划。没错,那个甲醇也许是有毒性,但是他小舅子喝了不是没事儿么?这就证明这玩意儿毒性不大!不大的话,那咋不能卖?

    虽然这甲醇管理严格,要登记什么的,但是塞了两包烟给办事员,他都打听清楚了,几斤几斤买那要登记人名,要几百斤以上的买,就要以什么合成……合成燃料厂的名义买!说是这甲醇能做甲醇汽油,是合成燃料!回头找个弄假证的,弄个假公章,弄个小厂房,装成是合成燃料厂,这不就能买甲醇了么?以前只能买一吨食用酒精的,现在能买三吨甲醇!这甲醇用来兑酒,那得赚多少钱?

    几天的时间里面,把房子卖了的李金福带着媳妇和小舅子两个人,来到了县北面的徐家村,这徐家村那就比较靠近内蒙了,不过这里还是一副晋西山区的景象。李金福选择来这里那可是想好了的,万一出了事儿,这不就方便往内蒙跑么?晋西的警察再厉害,能到内蒙抓他?而且内蒙东边靠着东北,西边靠着西北,他哪儿不能跑啊?

    接下来,他在一个玉米地的边上,租下来了以前生产队闲置的一个仓库。他一边找办假证的给弄了个合成燃料厂的假公章,一边光明正大的在仓库门口挂上了合成燃料厂的牌子。同时,还买了点水泥沙子和砖头,自己用了几天功夫和小舅子在仓库里面弄出来了一个隔间!这个隔间大概8平方米上下,隔间四面都是墙,没窗户没门,只有一盏白炽灯,也只有一个狗洞一样的通向外面的墙洞!

    李金福找了些包装箱堆码在隔间的外面,而且包装箱堆得很高,整个看起来这隔间的位置那就像是堆满了包装纸箱一样!而这个隔间,那就是李金福准备用来生产假酒的地方!

    “他爹,咱们怎么弄得这么偷偷摸摸啊?”李金福的媳妇敏感的觉得有点不对劲。“废话!之前怎么被工商查到的?还不是你个败家娘们儿太不偷偷摸摸了?要是之前咱家偷偷摸摸一点,工商不知道咱家地址,那还怎么上门罚款?咱这是作假!要有点专业精神!”李金福如此训老婆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138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