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七章 准备开播
    “他爹,我看到井里面飘着三只老鼠的尸体!其中一个那么老长!都发白了!这水不能用吧?”李金福的老婆急急忙忙的爬进了隔间,脸色发白的跟李金福说道。“就是strong138/strong的全拼,请记住!”她说的这个水不是别的水,那就是他们的“燃料工厂”院子里的一个井里面的水。而这井水不是做别的用,是用了一个小泵远远不断的抽上来兑甲醇的!

    “屁!不用你给我去打水啊?这酒精是能杀毒的,知道不?没看到卫生所那边儿医生打针之前都是要用酒精消毒么?这酒精是乙醇,这个是甲醇,甲比乙大,这甲醇的消毒能力要比乙醇强!再说了,老话说的好,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又不是咱自己喝,管恁多干啥?”这李金福现在已经是完全钻到了钱眼儿里了,什么水里有没有死老鼠之类的,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不想喝这个酒?行啊!去花钱买好的呗!他李金福这又不是做坏事儿!他这是……这是通过一种方法来教育大家一分价钱一分货!不要贪小便宜!真是的!那帮人怎么就是爱贪小便宜呢,他这个酒也就是比正规酒厂的散装酒便宜三分之二,人家三块钱一斤,他的一块钱一斤而已,这么两块钱值得省么?他要是不赚这笔钱,那也别人会赚不是?反正都要被人赚走,还不如让他赚了是不是?

    这李金福现在已经开始主动的为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找借口了,等着时间的推移,他会不断的用这种理由来说服自己,到了最后,基本上他自己都会把自己给骗得信了这句话了!

    小曹小袁这边和汪海等人准备离开这县城了,小曹小袁等人将会把大部分视频资料带回上沪做成新闻专题,而汪海等人将会在这边进行正常的到工商举报假货以期获得假一罚一赔偿的事情。小曹和小袁走之前,也许是为了保险,他们想确定一下那个李金福在不在,结果谁知道却发现李金福一家都没了,甚至连他小舅子都不知所踪了,根据他们跟邻居的说法,那是去外省走亲戚顺便多罚款去了,但是小曹和小袁总是觉得不踏实——这不是李金福发现什么不对,提前跑了吧?

    他们并不知道李金福后来又被工商追加罚款的事情,他们只是自然得担心李金福是知道了他们的行为被拍摄了之后,为了逃避牢狱之灾才跑了——这样一来,那小曹和小袁就成傻子了,他们虽然拍下来了影像资料,但是这些事情不足以让对方入狱,最多就是被罚款而已,而对方这么一跑肯定就罚不到款了,而小曹和小袁那可是还买了一吨多的假酒呢!这假的散酒那事主又不在了,这没办法申请假一赔一的赔偿了吧?

    “贾总……我们给您丢脸了……我们对不起您……”当贾鸿渐听到了小曹打电话过来以后,那当时就有点急了,心想着这俩货不是真的钓鱼执法玩儿过头了吧?要知道这钓鱼执法玩儿过头了,那就很容易变成“构陷”的!比如说前世上沪某区的那个交管局打击黑出租的钓鱼执法,本来意思是好的,程序也没问题,如果只是有人卧底主动找到开黑车的,让对方开车到某地,然后让对方被抓获的话,那么这种钓鱼执法真心没问题!不过问题就出在了那帮卧底的钩子为了拿钱直接装病什么的路上拦车,接着上车到了目的地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扔钱拔钥匙,这就是“构陷”了!也就是陷害!这种陷害当然不属于钓鱼执法,中央台说这玩意儿是钓鱼执法那完全是说错了!贾鸿渐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俩哥们儿会不会因为太想把李金福给送进去,结果自己构陷陷害了人家了!

    不过在他赶忙追问了一句之后,却听到了小曹和小袁这么回答——“李金福可能拿了我们卖假酒的一千多块钱跑了……我们……等于是把台里的一千多块钱用了,结果他还跑了……这钱……这钱我们俩用工资来还!”

    嗨!原来是这事儿啊!这俩兔崽子,也不说清楚,把贾鸿渐给惊得够呛!“还你妹!”虚惊一场的贾鸿渐此时口气不善的回答道,“我批钱给你们是让你们买假酒,拍假酒交易的,你们拍下来了那就是钱用到了地方了,还个屁!说话也不说清楚,弄得我还以为你们陷害李金福了呢,赶紧给我滚回来!”

    贾鸿渐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有了点当老大的样子,那说话的风格跟央视台长杨光对孙宇胜说话的样子差不多了,简直都是跟训儿子一样的训下属,但是这种训里面带着的关心却是谁都能感受到。此时的小袁小曹听到贾鸿渐这么说,当时俩人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后,回头慢慢一回味就觉出了什么。到了回上沪的卧铺上,临列车熄灯了,小曹说了一句:“袁子,咱们以后不能辜负了贾总,不能对不起他。”“废话!你不说我还要说呢,贾总这么照顾我们,我们不能给他丢人了!行了,睡吧!”说罢,小袁站了起来,爬上了上铺……

    汪海那边打假求赔偿的事情暂且不谈,小曹小袁这边回到了上沪之后,他们带回来的二十多盘录像带那可是相当重要的视频资料,袁明他们新闻工作室的人拿到了磁带之后,直接全员去看资料准备剪辑了!倒是小袁小曹这边傻乎乎的好像没事儿做了……

    就在俩人琢磨着是不是要主动找点工作做做的时候,就听到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你们两个回来了?”两人一回头,看到正是贾鸿渐贾总,当时俩人就有点蔫儿的低头叫了一声:“贾总好……我们没办好事情……让他给跑了……”“你们俩混小子怎么还记着这事儿呢?我们把新闻做出来,全国那么一播,让全国老百姓都知道这姓李的不是好东西,不买他的酒不就完了么?再说你们拍下来的那点儿事情应该不够把他送进去的,就算他不跑都没用。行了,你俩先回家洗洗,换身衣服吃顿好饭,给你们放半天假,明天来上班吧!”听着贾总关心的话,那俩摄影师真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把这俩兔崽子赶回了家之后,贾鸿渐走到了新闻工作室里,看着袁明他们讨论新闻片段——这段影片应该放在哪里,那篇应该放在哪里,这里应该说什么话,那边应该说什么。等这帮人讨论完了,开始互相帮忙一起做筹备的时候,那袁明才发现贾鸿渐他们背后的椅子上坐着抽雪茄呢!“贾总!你什么时候来的?”她惊讶的问道。

    “唔……来了有两个小时了吧?两个小时零7分……”贾鸿渐看了看手表,笑着回答道。“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啊……这真是……怠慢您了……”袁明现在对贾鸿渐那是相当的尊敬,简直就像是对待长辈一样。“什么怠慢不怠慢的,你们能做好新闻那就是对我最好的接待。怎么样,这新闻专题做的怎么样了?”

    “还差两三个小时吧,基本都准备好了,做好以后随时可以开始播报……对了,贾总,咱们这新闻……?”袁明问道。“新闻?礼拜六晚上,把《中国歌手职业联赛》挪后半个小时,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用来播报。”贾鸿渐说道。他这样一来那可是下了不少的本钱!毕竟这每周六晚上8点,那已经是全中国观众收视率最高的时候!这弄半个小时,不少不喜欢看新闻的人那搞不好都是要转台的,这广告收益什么的都要下降不少!

    “对了,这个栏目,名字固定下来吧,就叫做《新闻调查》,我们这个节目呢,主要是做调查性新闻,就跟《焦点访谈》有点像,主要是深入基层,进行现场拍摄的,而不是在演播室里面光靠嘴说的。我们这个节目的目标,不说什么公正公平公开,至少要做到能替观众走天下,帮观众看到一个至少全国各地真实在发生的场面!”

    “好咧!”袁明点了点头,她知道贾鸿渐这话,那就是说要组建新闻部了吧?毕竟有了个名字,那以后应该就是要正常化了?如果以后组建了新闻部的话,那么她觉得自己要提议在新闻部里面写上贾鸿渐刚才的那句话!替观众走天下,把天下的真实带到观众面前……这话说的多好啊!这不就是新闻人应该做的事情么?而且是跟《焦点访谈》一样,那就是舆论监督节目啊,这种节目那真是针砭时弊,直接面对着社会上阻力最大但是不正确的事情前进,这是斗士应该做的,这也是新闻人应该做的!至少现在,袁明觉得自己柔弱的身躯里面充满了力量!

    很快,在周四,他们这个节目就录好了,袁明准备按照规矩把这个节目送到广电进行审核的时候,谁知道贾鸿渐却是叫住了她,然后把她手里的节目录像带拿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138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